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调教绳裤穿短裙上班|剃毛的光溜溜的性奴

2020-10-15 14:30:54【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打架从来就没怕过人,此刻见着刘沉,“啪!”地一锄头就抡了过去! “砰!”地一声,那把伞从中断成了两截,刘沉也是吓了一跳,身子一晃摔倒在了地上,溅得浑身上下全都

打架从来就没怕过人,此刻见着刘沉,“啪!”地一锄头就抡了过去!

 文学

“砰!”地一声,那把伞从中断成了两截,刘沉也是吓了一跳,身子一晃摔倒在了地上,溅得浑身上下全都是泥。

这一下,要不是有那把伞挡着,刘沉非得被那锄头一下子砸破了脑袋不成!

他吓得不轻,嘴里连忙喊:“王远,你他妈的疯了!”一边说,一边还飞快用手撑住地,一个劲儿想爬起来。

可是奈何这乡下路边满是稀泥石子儿,一时间手掌滑不溜秋,压根儿就爬不起来。

王远顶着雨,居高临下冷冷盯着刘沉,手上一用力,挥起了那锄头,狠狠地就要朝着刘沉的脑袋瓜子砸了下去!

眼看锄头落下,这一砸,刘沉非得头破血流,一命呜呼,却就在这关键时候,旁边刘沉兄弟刘大根儿一下子反应了过来,猛地回身推了王远一把!

刘大根儿力气大,雨天路又滑,王远一时站立不住,失了重心,身子向旁歪倒了去,“砰!”地一声就摔倒在了路边,后脑袋磕着石头,顿时眼前黑沉,失去了意识……

看见王远躺在地上没动弹了,刘大根儿和刘沉俩人面面相觑,再一看,地上还有些许血水顺着王远后脑勺流淌出来,俩人这下脸都青了。

刘大根儿一时没了主意,嘴唇颤抖,结结巴巴半天:“坏事儿,这可咋办?”

那刘沉是个沉着人,扫了眼四周,抬脚将王远手里的锄头远远扔了出去,又伸手捡起地上的破伞,对刘大根儿说:“别伸张,雨天路滑,这小子自己傻,跑着摔了的,我们回去,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

刘大根儿点了点头,回身再看了眼王远,只见着那些血水顺着他的后脑勺,混入旁边的稀泥水中,不由吞了口唾沫,飞快跟着刘沉离开了……

雨在下,似泼,似淋。

整个马刘庄在这场雨的笼罩下,都像是罩着了一层帘子似的,朦朦胧胧……

王远浑浑噩噩躺在地上,一时感觉自己的身子很重,一时又感觉自己的身子很轻,意识就像是轻纱,被风一吹,在他身上荡了荡就要消散。

某一刻,天边忽然闪起了一道闪电,王远那满是泥浆的身子猛地颤了颤,意识又重新回到了身体里,他感觉到雨水和寒冷,隐隐约约,他看见了一道身影正朝着自己走来。

身形绰约,婀娜多姿,却又和这雨下的马刘庄一样,朦朦胧胧,看不清白,只感觉那个人走到了自己身旁,用她那软的跟棉花似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随即耳边是那诱人婉转的轻声低语:“我渡劫在即,既然相遇,便是有缘,这三张隐身符,留着保命,一定要活着把合欢宗传承下去。”

“轰隆!”一声巨响,电闪雷鸣,王远身子一颤,闭上眼睛再次昏迷了过去,隐隐约约感觉脑子里面似乎多了点东西,合欢宗,天地阴阳法。

天地阴阳法,阴阳互补以采灵气,以灵设阵画符。

再醒过来的时候,他只觉得浑身上下说不出来的冷,眼睛睁开,竟然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个雪白的两瓣以及一丛芳草……

这是?!王远瞪了瞪眼,半晌之后才反应过来,这分明就是女人的屁股!这屁股又大又圆,肥美诱人,而中间那地儿却在轻轻抖动着,似乎有水要滴落了下来……

这一下,王远彻底反应了过来,你爷爷的,这是有个女人在自己头上撒尿啊!

他一缩脖子,连忙向下挪了挪,那黄色的尿一下子倾盆而出,若不是王远反应得快,只怕就要被这一泡尿灌得满脸都是了!

“你爷爷的,撒尿也不瞅瞅地方……”这么大个人躺在地上,她看不见?还往老子的脑袋上撒尿!王远气的破口大骂,翻身就爬了起来。

可是这才刚骂到一半,他忽然反应了过来,咦?老子没死?

天还在下雨,身上衣服似乎被雨水全给淋湿了,伸手再摸摸后脑勺,那磕在石头上的伤口居然不见了?

王远心下是又喜又惊,脑袋里一下子回想起了之前看到的那个朦胧身影,还有那些天地阴阳法和……三张隐身符!

一想到隐身符,王远立马低头一看,目光所及,自己的身子竟然空空荡荡,啥都没有,乍然见到这样的画面,他心下也是吓得不轻,但是伸手摸摸,却又能够摸到身上的各个部位……

看来,这就是那个隐身符起作用了,自己已经隐身了!

正在他脑子里胡思乱想之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个慌张恐惧的声音:“谁……谁!谁在说话!”

王远低头看去,只见地上正蹲着个人,她打着把红色的小伞,遮住了上半边的身子,但是下头那诱人肥美的屁股蛋子却露了出来,还能够隐隐约约看见地面上正在滋出来的水花。

这就是刚刚那个险些尿在自己脸上的婆娘!王远心下嘿嘿一笑,老子现在隐身了,这婆娘自然看不见自己的身子。

他凑近了两步,弯下腰看了一眼,只见那伞下面竟然是村东的郑芳,这郑芳身上穿着个红色的包臀短裙,腿上裹着肉色的丝质长袜,她双腿分开,脚下踩着黑色的高跟鞋,正蹲着撒尿呢。

看样子,她应该也是憋急了,见天又在下雨,就索性在路边撒了尿,谁知道刚撒出来就听见王远的叫骂声,她心头也是害怕了起来,雪白脸上满是慌乱之色,一阵东张西望,可能还以为是有啥变态正在偷看她撒尿呢。

王远憋着笑,细细看着郑芳那诱人的身子,他倒也认得郑芳,这女人是马老三的媳妇儿,听说以前还读过大学,穿的可比村里一般女人时髦多了。

不过这婆娘一向眼高于顶,仗着自家男人有钱,遇到王远这穷小子的时候,总是拿鼻子对着他,还会故意发出一声不屑的“哼!”声。

此刻看着郑芳,王远心下也是嘿嘿冷笑,你爷爷的,老子以前没机会,今天非得好好收拾收拾你一下不成。

眼瞅着郑芳的尿已经撒完了,拿出纸巾擦了擦之后就要把小裤扯起来,可这时候,王远却一下子从背后猛地搂住了她!一只手穿过包臀短裙的领口进到里头握住了那雪白的鼓囊,另一只手则一巴掌拍在了她那肥美的雪白屁股蛋子上面!

“啪!”一声轻响,郑芳整个人一震,竟是吓得愣住了……

第五章 患难见真情

 

  “啪!”地一声响,王远的手拍在了郑芳那诱人的屁股上面,手感极佳,弹性十足。

郑芳却被吓得身子僵住,回过头来一看,四下里雨已经小了很多,一眼看过去压根儿就没有半个人影,可……郑芳又明显感觉到背后贴上了一个湿漉漉的身子……

这……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啊,饶是她平常胆子大,此刻遇到这样的情况,一时间也是被吓得小脸煞白,动也不敢动了。

看到郑芳这模样,王远心下不由暗暗好笑,这婆娘以前总是一副不得了的模样,现在还不是被老子抱在怀里摸屁股!

感受着手上的极致弹性,王远一阵暗爽,手掌继续向上,顺着那被丝质长袜包裹着的饱满腿根,一点一点地往那更神秘的地方摸索了去……

可就在王远的手快要碰到那地儿的时候,郑芳的身子忽然一震,双腿也是一下子并拢来,夹住了王远的手!

这一次,郑芳是彻彻底底感觉到了自己裙子底下有东西,她吞了口唾沫,强忍着恐惧,一点一点地把自己的手往下摸去,终于,她摸到了王远的手指,手掌,手背……

郑芳的身子颤抖地更加厉害了,甚至连腿都开始发软了起来,她一点一点,僵硬地转过头,身后,依旧是空荡荡一片,什么都没有……

这时候,一股冷冷的风吹来,拂起了郑芳的额间的头发,她隐隐看见了雨帘中空出来的一道人影……

“啊!鬼啊!”郑芳大叫一声,连伞都不要了,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转眼之间就不见了踪影。

看着被吓成这样的郑芳,王远捂着肚子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一下,只怕郑芳回家都得做两三天噩梦了。

不过,这隐身符可真是好使,以后要是看上哪个女人,使张隐身符出来,不就可以隐身过去把她给折腾了么?

王远站在原地,也不管天上哗啦啦渐渐下大了的雨水,脑子里只想着刚刚昏死过去的事儿,他实在记不起那时候救自己的那人长什么模样,但是那个人留下的天地阴阳法却清清楚楚地烙印在了脑袋里。

这天地阴阳法就是那人所说合欢宗的独门秘籍,以阴阳互补修炼灵气,只要有了灵气,那么画符,设阵,炼丹,炼器等等传说中神仙的手段,王远也都能做到。

比如说,这隐身符!

王远低下头来,伸手到怀里一摸,果然还剩两张隐身符,这三张隐身符是之前那个人留下的,但是要王远自己制作出来,却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仅仅是画符时所需要的灵气,现在王远就没有。

当然,这两张隐身符是最顶级的那一种,隐身时间能够长达一个小时,要是只制作最低级的隐身符的话,所需的灵气倒是要少了很多。

有了这些神仙手段,女人,金钱,权力,地位,这些以前王远根本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却都变得唾手可得!他的眼中闪过一抹火热之色,抬头看看天空,心里默默说了句谢谢。

饭要一口一口吃,路也要一步一步地走,王远捏了捏拳头,第一步,先想办法赚钱,让自己和嫂子过上有钱人的日子,另外……他转过头,朝着刘沉家所在的方向冷冷看了一眼,刘沉,你欠老子的东西,老子会一件件取回来!

雨,还在下,王远回家的时候,见那些刚刚围在自己屋外看热闹的人都已经不见了,倒是李倩还坐在屋门口,正仰着脖子朝这边望呢。

此刻的王远还没有取消隐身符的效果,所以李倩压根儿就看不见他,还一个劲儿伸长了脖子望呢,那样子,分明就是在等王远回来。

看看她那白净小脸上带着的几分焦急和关切之色,王远的心头倒是不由生出了几分温暖,这小妮子平日里和自己吵吵闹闹,还总爱使点小性子,但是到了关键时候,倒是只有她关心自己。

患难见真情,不过如此。

只是,现在王远能够隐身的事情却还不能告诉别人,他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会不会有其他人,也拥有神仙一般的手段。王远自己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在此之前,若是被有心人知道了自己的能力,那将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所以他必须要小心低调才行!趁着李倩不注意,王远偷偷摸摸从她身旁进了屋子里,朝着旁边扫了眼,只见大嫂正半躺在卧房里看着手机,看那样子,气色已经恢复了很多。

王远稍稍放心了几分,回了自己的卧房,他四下看看,确认万无一失,这才将身上湿漉漉的衣服换掉,取消了隐身状态。

隐身符虽然有隐身的时长限制,但若是中途不想隐身了,也是可以自行取消的。

低头看看,身子已经恢复了过来,王远的嘴角也是不由勾起了一抹笑容,推开房门,看看外面还在焦急等着自己的李倩,轻笑道:“倩倩,你咋在门口站着呢,吃了没?快进屋坐坐吧。”

一听到这话,房门口的李倩一下子就转过了头来,当她看见了那卧房门口的王远时,那张雪白的小脸上顿时满是惊愕之色,动人的大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起来:“你……王远,你……你咋……”

见到李倩这个样子,王远心下不由笑了笑,脸上却故意露出一抹疑惑之色:“啊?我咋了?我脸上有东西么,你这么盯着我干啥?”

李倩小嘴微张:“我,我爸说你去找刘沉打架了,你咋……你没去啊?”

王远嘿嘿一笑:“我没去啊,我刚刚在家睡觉呢,咋了?出啥事儿了么?”

李倩一跺脚,柳眉顿时倒竖了起来,纤细如葱根般的手指伸出,指着王远怒声说:“你个混蛋!害,害别人担心,你大嫂都被人气病了,你还在家睡觉,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啊!”

眼见李倩气的身子都发颤了起来,王远的心头不但没有丝毫气愤,反而是一阵温暖,他抬脚走到了李倩的身旁,轻声道:“你是想我去找刘沉拼命,把他狠揍一顿?好,我这就去!”说着,作势就要往屋外冲。

看到这一幕,李倩不由一急,连忙伸手拽住了王远的胳膊:“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调教绳裤穿短裙上班|剃毛的光溜溜的性奴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