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涨乳娇吟奶水,嬷嬷 验身 戳破膜

2020-10-15 15:01:28【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王家是练习道家元气的传人。道家不是道教,包含很多门派,至于王家属于哪个门派,连老爷子王阳都记不清楚。这修炼道家元气,能使人的精气神达到饱满外溢状态,从而保证身体机能远比普

王家是练习道家元气的传人。道家不是道教,包含很多门派,至于王家属于哪个门派,连老爷子王阳都记不清楚。

这修炼道家元气,能使人的精气神达到饱满外溢状态,从而保证身体机能远比普通人要旺盛。理论上来说,王辉的父亲和爷爷应该很长寿。

 文学

可实际上两年前,一场泥石流突然袭击了牛角村。老王一家四口,除了当时在外寄宿上学的王辉躲过一劫。家中的爷爷,父亲和母亲,都被从山上奔涌而下的泥石流直接淹没殒命。

本来自然灾害面前,死人也很平常。可奇怪的是,当时发生的时候是在夜间,按理来说正是大家睡觉休息的时候,很多人家的房屋都被山上的泥石流淹没到房顶,可全村唯独自家死了三口人。

等王辉赶回村里,那里还有什么家,到处都是一片污水和泥潭。

泥石流所到之处,房倒屋塌,王辉自家的房子也是仅剩下半个屋顶。在村民的帮助下,花了两天的时间,最终才从一片泥泞的黄土中,刨出三具尸体来。

王辉的家,距离发生泥石流的山头也不是很近,连附近七十多岁腿脚不便的赵大爷都躲过这场灾难。可身体一直很好的一家三口,反而殒命于此。不能不让王辉,觉得其中事情蹊跷起来。

可一切都只是怀疑,王辉没有半点证据。直到一个月前,赵大爷临死前,偷偷告诉王辉一个秘密。

“发生泥石流的时候,天空先是打了好长时间的响雷,大家伙都知道这是要下暴雨的前兆。很容易形成泥石流,所以很多人都赶紧从被窝里爬起来。我离开家门时,还想着喊你家人一起逃命,可看到你家房门上了锁,还以为他们早就听到雷声后,跑到别处躲藏起来。当时村长杨伟也在附近徘徊,手里还拿着驱赶野猪的一熏到。事后我虽然也有怀疑,你家出的事情八成和村长有关。可空口无凭证,就只能把这么秘密埋在心里。”

事情隔了那么久,当时那个锁自家大门的铁链和锁,早已不知被丢到何处。而唯一目睹村长是嫌疑人的赵大爷,也撒手人寰。没有人证,没有物证,王辉明白直接翻脸找村长杨伟当面对峙,不仅占不到半点便宜,反而容易被他倒打一耙。

王家给人看病,需要用体内的元气外放,作用到病人体内。不过一直以来,从王辉的爷爷,到他的父亲,都是竭力隐藏自己修炼道家元气这个秘密来。

不仅如此,王家还有一个规矩,就是给人看病,不管病情轻重,一律不收任何钱财报酬。不仅王辉不明白,就连王阳老爷子也不懂,可这是王家的祖训,没人敢忤逆。

王辉曾经听爷爷说过,村长杨伟心术不正,想利用王家的这些本事,去外面阿谀奉承那些大官,来给自己铺垫一条仕途。

后来王阳借口自己年岁太大,老眼昏花,无法号脉,便不在给人看病。而王辉的父亲,也是借口没有学到真传,只能给人看一些简单的头疼脑热的小病症。若是稍微复杂一些的病症,都会嘱托对方去镇上的医院治疗。

如今到了王辉这一代,自然顺着王阳老爷子的路线,一路低调下去。

至于前段时间王辉破了规矩,给赵光把在省城大医院都没治好的疾病,给彻底治愈。是因为当年挖掘家人尸体时,赵光出了大力气,王辉心里一直存有感恩之心,才会如此行事。

给人看病,需要消耗自己的元气,而且还不能从病人那里收钱。这多少让王辉心里不平衡,否则自己一家早就凭借这个本事,住在城里宽敞明亮的大房子里。

所以王辉在给人治病的同时,多少会想着办法故意折腾对方一番。

“王辉,你真能治好廖菲菲的病,我看她病的可不轻。”在一旁冷观的孙小敏,看到王辉没有回复自己,便仗着自己辈分高,追问下去。

“等一下何老师把水烧开后,你就明白了。”王辉抬头看了一眼孙小敏,虽然这娘们快四十岁了,可皮肤保养的不错。虽然不能跟躺在床上的廖菲菲相比较,但走到集镇上,除了熟人外到没几个人能正确猜出她的实际年龄。

“孙婶,你体质虚寒,不要吃凉的东西。从冰箱里面拿出的东西,要放上一些时间,等凉气过了在吃,要不然你这腹疼的毛病,永远都无法根除。”

孙小敏看看躺在床上的廖菲菲没有苏醒的迹象,又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朝外瞅瞅还在忙碌的何丽,估摸着等水烧开还要一些时候,便大着胆子,凑到王辉的跟前,轻佻眉毛,一副半老徐娘风韵犹存的风骚气质扑面而来。若是换做村里的其他男人,八成会被这股挑逗意味十足的劲头,勾引的欲火焚烧起来。

“王辉,你给婶子说实话,是不是对婶子有啥想法。”孙小敏边说便盘起来腿,坐在床边对着王辉眼神勾引起来。

“我对你有啥想法,要说非有的话,也是想糟蹋你闺女一番。”王辉连忙把身子朝后挪了一下,来拉远和对方的距离,同时心中暗暗调侃道。

孙小敏的闺女丁茹和王辉同龄,只是人家现在考上了大学,是个正儿八经的大学生。虽然也是和王辉从小一起长大,两小无猜。可小时候两人在一起玩过家家倒是没啥,可女大十八变,这心思也变得活络起来。

“婶子没事就喜欢拿我开涮,你是长辈说说到没什么,可我是晚辈,不敢对你胡言乱语。”

孙小敏的喉咙哽咽一下,趁着这个机会,倒是把自己的疑惑全部倾诉出来。

“那你给婶子看完病后,咋要那样对婶子。”

王辉苦笑不得,当时孙小敏也是肚子疼痛的直冒虚汗,如果自己不及时把元气输入对方的体内。估计对方也会因为肚子疼,引起其它的病症。

女人的体质本来就不如男人,而孙小敏在全村中,体质更是最差的。当时王辉给对方服用药物后,若是依靠药物的药力发作来缓解疼痛,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孙小敏当时肚子疼,王辉在输入元气时,自然要把手掌放在对方的肚皮上来。

只是在输入元气时,会产生热量,为了进行掩盖,王辉便借口给对方按摩腹部,来促进药物吸收。

换做旁人,孙小敏自然不肯答应,凭什么自己的肚皮让一个陌生的男人随意抚摸。她更不会想到,这是王辉治疗的重要手段。在孙小敏看来,王辉只是一个普通的赤脚医生,给自己开了一副药治愈后,便想借着这个理由,来从自己身上揩油下来。

王辉没法解释,只能继续套用按摩来促进体内血液循环,让药物更加有效抵达病灶的解释来。

“王辉,你老实说婶子的肚皮白不白,皮肤光滑吗?”孙小敏也有自己的小算盘,这王辉算从小看着长大。性格中有年轻人的血气方刚,也有传统国人的隐忍来。总体上说,王辉的本质不坏。而她更是从王阳老爷子活着的时候,就喜欢讨教一些养生之道。

王阳老爷子倒是知无不言,可孙小敏不全盘接受,只摘取自认为有用的那部分来。

其中阴阳双修,阴阳互补一直被孙小敏牢牢记在心中。

说白了,这阴阳双修和互补,无非就是男女之间那点事情。可人家王阳老爷子,是指夫妻之间鱼水欢乐,如果能够达到双方满意的状况下,也算对身体有益。可孙小敏,却固执的认为,在这种双修中。男人只有选择比自己年岁小的女娃,或者女人选择比自己年岁小的男人进行交合,才能对自己有益来。

孙小敏的小腹平坦,皮肤还算尚可,脸蛋也有成熟女的魅力。王辉也不是圣人,在帮助对方按摩的同时,多少也会因为接触女性的身体,产生些生理的冲动。只是那股邪念,也仅仅停留在王辉的脑海中。即便当时对方故意在他按摩的时候,暗示他的手可以上下游走一番,也被王辉拒绝了。

王辉此刻后悔不已,当初选择孙小敏留下,是因为她在村里的辈分高。自己也怕单独和廖菲菲共处一室,事后有理说不清楚。本以为有她做旁证,在加上何老师在,自己也算积善行德,却没想到在这个时刻,孙小敏居然在旁边还躺着一个人的情况下,就赤裸裸的用语言挑逗自己来。

王辉以前在城镇上学时,也算见过不少女人。说实话,以孙小敏现在的情况,虽然年岁不小,但还是颇有些吸引力。可问题是自己只有二十岁,还没有破身。好歹自己的第一次,也要面对一个同龄的女孩,怎么能够和一个年约四十岁的女人发生那种关系。

“王辉,你是不是嫌弃婶子年龄大了,觉得我人老珠黄了。你瞧,上次你顺手留在我肚脐眼上面画的小圆圈,我还没有舍得擦掉。”孙小敏此刻倒想个十八岁的少女,对着王辉撒娇起来。

因为给人治病无法收取钱财报酬,所以王辉给每一个治病的人,都会采用恶作剧的方式,来让对方多少破财一些。

可孙小敏的女儿,如今正在上大学,她家的经济也算有些捉襟见肘。远比不得财大气粗的赵光,也无法和有些家底的常枫比对。所以王辉在按摩完毕后,顺手用研磨的中药粉饼,在孙小敏的肚脐眼上,画了一个圈作为记号。

没想到反而给了孙小敏一个错误的信号,让王辉现在是骑虎难下。

第五章 甜头

 

  女人是老虎,招惹不得。

王辉后悔不已,如果此时不是何丽还在外面忙碌的脚步声,不时传递进来,估计孙小敏早就扑了上来。

而那个躺在床上的廖菲菲,在如饥似渴的母老虎眼里,形同虚设。

王辉也不是正人君子,也曾趴在孙小敏家卧室的窗户边,偷听他们两公婆晚上的房中之事来。

在王辉眼里,孙小敏如今年约四十,还能保持三十多岁女人的娇媚。

每次孙小敏和她男人丁磊出现时,女方是精神焕发荣光满面,男方则是黑着眼圈佝偻着腰肢,就能看出这阴阳双修互补中,谁是真正的大赢家来。

“你答应婶子,我让你先尝尝甜头。”孙小敏想着反正屋内就两大活人,便对着王辉勾勾手指,示意他坐的离自己在近一些。

王辉哪里肯答应,恨不得立刻逃出屋子。可孙小敏一脸的坏笑,狡黠的轻声说道:“你敢跑,我就说你趁着何丽不在,故意摸我。反正屋内就咱俩大活人,你说人家信你还是信我。”

王辉倒不是没想过在孙小敏身上练练兵器,可自己练习元气还没达到一定的水平,若是直接破了身子,对以后会产生不良影响来。

虽然阴阳双修也能间接的提高实力,可那是在双修中,自己处于优势一方的结果。

“看你害怕的那个样子,我在大胆,也不会再这里行事。我知道你们男人的心思,这廖菲菲可是只比你大两三岁的美人。”孙小敏看到王辉窘迫的样子,抿着嘴巴强忍笑意。同时把手放在被子一角,轻轻撩起来。

王辉虽然记恨这廖菲菲,口无遮拦,居然为了一个破西服站在村口骂了自己三天。

“哼,你们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孙小敏把被子重新放下,一脸的鄙夷起来。

“娘们,信不信我现在就在屋里开练你。”王辉一直处于被动局面,心里多少有些不爽快。被孙小敏这么一刺激,倒是横下一条心,非要给对方点颜色看看。

“来呀,我还怕你不成。”

“别动,你把舌头在伸出来让我瞧瞧。”王辉看到孙小敏的舌苔有些发白,本能的喊道。

“我说婶子,你咋像个小孩子一样,让你不要吃辛辣,冰冷的食物,你是不是又在家吃这些玩意了。对你身体真的不好,下一次你要是在肚子疼,别怪我真的不搭理你了。”王辉最厌烦这些不听忠告的病人,自己的提议明明对她的身体康复有益,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丁茹前几天说要回来,我就做了很多菜。结果这孩子临时说自己要和同学旅游去,她喜欢吃辛辣的食物,我这当娘的哪有不依顺的道理。我们家老丁也吃不多,所以就都剩下啦,我看着丢掉可惜,就想着多少吃些不能白白浪费掉。”一说到自己的闺女,孙小敏的脸上就没了荡妇的神情,俨然一副慈母贤妻的庄重来。

“这女孩子吃辛辣的食物,容易造成内热,损伤脾胃。你还是劝劝小茹吧,要是有机会我帮她把把脉,看看有没有造成积热化蕴,消谷耗液来。”王辉和丁茹当年也是高中同学,如果不是自己家发生这种事情,让他草草高中肄业。也许此刻的王辉也和丁茹一样,正在大学的校园里,结识更多的同龄朋友来。

“你个坏小子不是打我闺女的主意吧,小心我要了你的命。”孙小敏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丁茹长得还算不错,可王辉一直把她当做妹妹一般对待。倒是没有产生非分只想,如今被孙小敏这般说道,倒是起了叛逆之心。

“信不信我把你们母女都调教的服服贴贴。”王辉说着话,一把搂过孙小敏。

“别这样,婶子可是炸药,一点准的爆炸。”孙小敏有些心慌,这短暂和王辉的拥抱,却让她感觉回到刚和丁磊认识的那会,两个十八岁的少男少女第一次偷吃禁果的紧张和刺激来。

“你刚才不还是想吓唬我吗,不如我们现在草草练习一番如何。”王辉看到对方示弱,这底气又硬了起来。

“大侄子,过两天丁磊去学校看望闺女,咱有的是时间,现在婶子真的不能给你。婶子怕控制不了自己,这外面还有人,等一会衣服要是湿了,露出了马脚,还怎么继续留在村里。”

这孙小敏能在阴阳双修中,一直处于优势地位,本身倒是有些不简单。只是用舌头上下在王辉的手指打转一圈,就仿佛有一团热气,透过王辉的手指尖传递到他的体内,使得王辉的身子骨微微一颤。

“靠,这女人四十如虎的传言果真不假。”王辉赶紧把手指缩了回来,反观孙小敏还是一副意犹未尽。

“到时候,你可不要当缩头乌龟,让婶子好好教你如何取悦女人。”孙小敏眨着眼睛,又从刚才的贤淑变成欲求不满的怨妇来。

王辉愣了片刻,下身早已有了反应。如果还继续留在屋内,难保自己一激动,直接把对方扑倒就地法办。随即想到外面还在烧水的何丽,便假借这个借口,正准备快步离去。

“王辉,水烧好了,接下来咋办。”正巧何丽把一盆水烧开,心里惦记还处于昏迷状态的廖菲菲,就赶紧跑来询问。

“先倒入半盆热水,然后掺和些凉水,只要水温不至于烫伤皮肤即可。”王辉一边簇拥着何丽朝外走,一边说道。

“那剩下的热水,还有啥用途?”何丽还以为多烧些热水,是要泡什么药材,连忙问道。

“半盆热水足够了,剩下的吗,给我洗脚。”王辉大言不惭的说道。

何丽顿时愣在原地,她哪里知道,刚才王辉在给对方号脉的同时,早已把体内的元气输入对方的体内。只是分量上虽然不多,但却能恰好的把握住时间。估摸着再过十来分钟,即使啥也不做,那廖菲菲也能清醒过来。

“何老师,咋站在原地不动,你累了吧,坐在屋里好好休息一下。我去帮王辉把热水调和均匀。”孙小敏看到何丽像个木头一样站在原地,便想着趁着这个机会,在和王辉在厨房里面唠叨两句。

何丽当然生气,明明只需要烧半盆的热水,或者把水烧到稍微温热状态即可。可王辉居然还要自己烧那么一大锅的热水,如今廖菲菲生死不明的躺在床上。万一出了啥情况,可是人命管天的大事。

王辉自然也不会解释那么多,能传给对方那点元气,已经算是破天荒的大事了。他倒是想烧一口井的热水,让廖菲菲多在床上躺一会。做个沉睡的睡美人,总比清醒过来像个泼妇一样骂街的强。

厨房内,王辉一眼看中了那个烧汤的高锅来。听常枫说,这廖菲菲平时喜欢煲汤喝。自己也经常跟着沾光,没事来蹭顿饭的时候,饱餐一顿。

“你这孩子,是故意拖延时间不想让廖菲菲早点醒过来的吧。是不是心里还惦记,前段时间她骂街的事情。”厨房内孙小敏动作麻利的把脸盆内的热水,用凉水搅拌调和成温和状态。

“给她用这条黑色的毛巾把全身擦拭一遍,主要是反复清洗脸蛋。”王辉一眼又相中了挂在门后的黑色毛巾来,随即从上面取下,直接扔到了脸盆中。

孙小敏还想再厨房中逗留,把过两天的事情细节敲定,可王辉有些不耐烦,伸出手掌对着她就是一阵巴掌伺候。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涨乳娇吟奶水,嬷嬷 验身 戳破膜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