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浴室里猛的挺进她的身体,鲤鱼乡 太深粗黑

2020-10-15 15:08:30【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两只雪峰沉甸甸的往下坠着,小腹平坦,再往下芳草萋萋,里面隐藏着埋葬所有男人的桃源洞。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手机突然振动了一下,原来是收进了一条信息。看到手机屏幕被点亮,我一下

两只雪峰沉甸甸的往下坠着,小腹平坦,再往下芳草萋萋,里面隐藏着埋葬所有男人的桃源洞。

 文学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手机突然振动了一下,原来是收进了一条信息。

看到手机屏幕被点亮,我一下子想到刚才看到的《少&妇&白&洁》,连眼前这个女人的挑逗都忍受不了,还谈什么吃得下屈辱?

我一个虎扑把韦茜彤压在身下:“小骚货,今天我非把你干到求饶不要。”

韦茜彤“哧哧”的笑着:“那个田正桂什么破玩意儿?东西那么小,搞的我浑身难受,还好有你的大家伙。”

这句话任何男人听了都会自尊心得到极大满足,我也不例外,反正这小妖精早就急不可耐,我也没做前戏,直接进入了巷战、刹那间短兵交接,两军杀的难分难解。

韦茜彤把玉腿大大的张开,双手扶着我的腰,让我可以更加尽情的、肆虐的冲锋。

直到最后关头我想要抽身而退时,韦茜彤一把搂住我的腰:“射里面吧,反正我今天怎么样也要吃药。”

……

当我精疲力尽的翻身躺在床上时,韦茜彤却支撑着酸麻的身体爬起,张嘴给我清理起来。

这并不是口舌间的挑逗,就是用嘴进行很认真的清理,并且她很干脆的把东西全吃进了肚子里。

我躺在床上思绪万千,可能是想把刚才的屈辱发泄到这个女人身上,刚才的一顿冲杀太过猛烈,子弹射尽后我没有了一丝的力气,任由韦茜彤帮我收拾着。

吃干净后,韦茜彤跳下床向卫生间走去,却不想一迈步就倒吸了口凉气,在原地站了半天。

我随口问道:“怎么了?”

韦茜彤白了我一眼:“还不是你?简直是头驴。”

如果是平时这么“夸”我,可能我还有点得意,但这个时候我实在提不起兴致,只觉得眼皮渐重,嘴里喃喃的说道:“那你慢点走。”

迷迷糊糊之中,感觉有人拿热毛巾给我擦着身体,从上到下,要害部位也没放过,还小心的翻开包皮仔细的拭净,当擦到脚指的时候,我终于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已经天色大亮,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有点恍惚,一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左右看了看,才忽然想起我已经结婚了,昨天晚上是我的新婚之夜。

新婚之夜?去他妈的新婚之夜,这个见鬼的新婚之夜已经被我卖了,昨天之前的那个吕弘山已经死了,从昨天晚上开始,一个堕落的、无耻的、卑鄙的吕弘山已经诞生。

看了一眼睡在我旁边的韦茜彤,她精致的脸庞如大理石雕刻的一般,眼睫毛浓密而长,就算放在明星堆里,她也是非常出彩的那一类人,此刻她蜷缩在我的身旁,一只胳膊放在我的身上。

看着身上如莲藕一般的玉臂,我却忽然感到一阵恶心,这双玉臂不知道搂过了多少形形色色的男人。

虽然我一点也不爱韦茜彤,但在法律上她确确实实已经是我的妻子了。

而且,她也是我从今天开始通往青云路的一件绝佳工具。

今天我还在婚假之内,不用去上班,本来可以继续睡的,但我闭了半天眼睛却再也没有半点睡意。

索性从床上爬起来,光着上身坐在床上,顺手从床头柜上拿过一支烟来点上。

韦茜彤被我吵醒:“你干嘛呢?”

虽然据她自己说她老家是西川省的,但她说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根本没有一点川音。

我吸了口烟,闷声道:“想事情。”

韦茜彤从床上爬起来,像一条蛇一样搂住我的脖子:“别着急,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事情要一点点的办,哪有一步登天的?”

柔软硕大的酥胸蹭着我的后背,我却没有半点感觉,又吸了口烟:“话是这么说,听田正桂的意思,他今年有可能调到县里,我也要抓紧想想下一步怎么办了。”

韦茜彤整个人像挂在我的身上一样:“没事,就算没有他我也有别的办法。”

我咬牙道:“那岂不是便宜了他?”

韦茜彤从床上跳下来:“什么便宜不便宜的,只要他不倒,这个事就不算完,早晚有他还帐的一天。”

我看着只穿着内裤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的韦茜彤,心里不禁一股邪火往上蹿,怒声道:“你能不能先穿上衣服?”

韦茜彤回头看了我一眼:“哟,你这是怎么了?”

我皱眉道:“烦。”

韦茜彤好像看清楚我的内心一样,调皮的在我的嘴上闪电般啄了一下:“你这是在在乎我吗?嘻嘻!”

我心里升起一股厌恶感,恶声道:“没有!”

“没有还说那么大声干嘛?”韦茜彤斜了我一眼,虽然嘴上和我逗嘴,但还是拿过衣服穿起来。

但由于她的胸太大,即便是穿上衣服还是峰峦怒涛般汹涌澎湃。

这原来在我眼里无限美好的东西,一想到昨天晚上在田正桂手里被肆意蹂躏,我的胸口就像堵了个东西一样的发闷。

正在考虑今天要干什么去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来,接起来的时候原来是乡办公室主任韩战西:“小吕,你赶紧到乡里来一下,有急事。”

听到韩战西的话我顿时愣了一下,平时在乡里我就是打个杂的,扫地、拿报纸、送文件。

这种活计有什么着急的?

韩战西好像透过电话能看到我正在发懵,接着说道:“小吕,西河制药在我们乡投资的制药厂,征地的时候出现纠纷,现在已经出现了有人受伤,田乡长亲自点将让你去处理。”

听到这话我顿时兴奋起来,在体制内不怕没事做,就怕被束之高阁,今天这个事在一些人眼里是个烫手的热山芋,但在我的眼里却是天上掉下来的机会。

只要有事做,就有表现的机会,有表现的机会才有可能往上爬。

我精神一振:“韩主任,我马上去乡里。”

韩战西道:“你不用来乡里了,直接去十里洼……什么?死人了?”

电话那头不知道谁和韩占西说了句话,韩占西一下子惊叫起来。

我听到有人死亡,顿时一颗心沉到了谷底,暗道:“坏了!”

第五章 红衣妖娆

 

    由于近几年国家对环保越来越重视,一些污染大的企业纷纷掉转船头,目标瞅准了县乡级行政区。

这种大企业对于不发达的县乡简直是财神爷主动上门,哪个不是恨不得摆个桌案供起来?

政策方面给予最大优惠不说,因为这些企业的头头们都是手眼通天的人物,来到县乡根本不把这里的领导当回事,完全是一幅恩赐给你的屌样子。

像这次十里洼征地,要不是西河制药催的急,也不至于会出人命这种大事。

当然,这种事也不能全怪药企,政府和农民都有责任,区别就是谁责任更大的问题。

听到韩战西让我直接去十里洼,我问道:“韩主任,十里洼那边现在谁在那里?”

“十里洼的村主任,农机站干事程国中和郝景文都在。”

听到韩战西这话,我差点骂了娘,特么的出了人命这种大事,乡里的头头们一个个的都成了缩头乌龟,派两个干事过去管个几巴用?

嗯,目前的我身份也只是个干事,过去也没有什么几巴用。

韩战西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气的我直想摔手机,特么的,这叫什么破几巴事?

倒是韦茜彤问了两句后开始开导我:“别发牢骚了,好办的事还能轮得上你?越是困难的事,才能越显出一个人的能力,赶紧穿上衣服过去吧。”

让韦茜彤一提醒,我倒是回过味儿来,先前自己的凌云壮志哪里去了?刚遇到一个小挫折就怨天怨地,这可不是应该有的情绪。

急忙穿上衣服,推开屋门边往外走边回头叮嘱:“中午我多数回不来了,你要自己不想做饭就去镇上二嫂的饭馆吃,要不然去我爸妈那边吃也行。”

韦茜彤催着我赶紧走:“行了、行了,我一个大活人还不知道吃饭?你赶紧去吧,工作方面我可是帮不了你什么。”

听到韦茜彤最后一句,我抱过她来狠狠的亲了一句:“谢谢你。”

韦茜彤眼里光彩一闪而过,然后推开我:“赶紧去,加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骑上我的破电动车,“风驰电掣”的向十里洼奔去。

十里洼是卅里铺乡一片荒芜的盐碱地和沼泽,前几年附近的村子有几个人承包了几块地搞特色养殖,听说有野鸡、大雁什么的。

西河制药来到这里考察后,对于十里洼的整体环境还算满意,最后拍板落户卅里铺乡。

但事情麻烦就麻烦这几家养殖户上,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打听到了西河制药划定的地基范围,头天晚上硬是在西河制药划定的范围内建了两个野鸡棚。

也怪当初这几家养殖户当初和乡里签定合同的时候,合同书里面没有划定标准的范围。

当时也没想到卅里铺这种穷乡僻壤能迎来西河制药这种大财神,并且十洼那种鬼地方除了有两条河流,其他是一片盐碱沼泽地,根本种不出庄稼来,谁知道今天却成了个香饽饽。

我一路骑着电动车冲到十里洼,远远的就听到有人争吵,好像正闹的不可开交。

等我冲进去之后,才发现在人群分成两派正在对峙,一边是几十个十里洼的村民,手里拿着木棍、粪叉等东西。

另一边是乡镇的几个拆迁员,旁边还有两个生面孔,几人前面是一台推土机,程国中和郝景文也在其中。

看样子一言不合推土机就要横推过去,这可是要出人命的。

我急忙丢下电动车跑过去:“大家都冷静,冷静,有什么事慢慢说,千万别动手。”

十里洼人群里面有人叫道:“小山,你怎么来了?”

我回头一看,可正好,那个人是我妗子的大哥,按辈份来说我要叫他大舅。

“大舅,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我叫大舅,十里洼的众人脸色都缓和下来,毕竟在村里,人们对于亲戚关系还是非常看重的。

说起来,我这个妗子的大哥和我还有点交情,我刚考上公务员分到乡镇上那年,他家在乡镇上读中学的小儿子被几个坏小子欺负,正好被我看到。

把那几个坏小子教训了一顿后,我联系了学校的老师,让老师多照顾照顾那个孩子。

因为这个事大舅对我很是感激,这几年在乡里没什么成绩,但每次在我舅家碰到这个大舅时,他却没有和别人那样瞧不起我,反而对我很是关心,一直说如果在十里洼碰到什么事一定去找他。

但是因为我这两年一直没混出什么模样,从来也没有下过村,也就没和这个大舅打过交道,没想到今天还真碰到了。

我急忙安抚住这些人,因为有大舅帮忙劝阻,十里洼的人终于停下手,但棍棒、粪叉什么的可没丢下。

这时程国中冲我叫道:“吕弘山,你不是在休假吗?跑过来干嘛?”

我走过去对程国中说道:“刚才办公室韩主任打电话让我过来,我也没办法啊。”

这个事就是个烫手的热山芋,谁也不想沾,果然程国中听到我是韩战西派过来的,立时问道:“韩主任没说我们……”

话没说完他的手机就响起来:“韩主任,我是程国中……哦……,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挂掉电话,程国中眼中闪过一丝嘲弄之色,然后对我说道:“韩主任让我和景文回去准备今年冬天农田水利的计划报告,这里就辛苦你了。”

不等我说什么,程国中和郝景文匆匆的骑上电动车一溜烟的跑掉了。

这两个人跑掉后,现场拆迁队这边就剩下除了我之外的七个人,其中两个明显是外乡人,可能是西河制药派来的。

回头看看十里洼那边的几十个人,我头皮一阵发麻,就算那边有我的亲戚在,但真要冲突起来谁还管你是谁的亲戚啊?

我转头问拆迁队的队长:“我听说刚才有人伤亡,人呢?”

拆迁队的人其实是乡里雇用合同工,说白了都是临时工,但这些临时工可都有背景,而且都是各村的二流子,没一个好鸟儿。

队长是乡驻地卅里铺村的叫马大胡子,这厮四十多岁的年纪,留着满脸的络腮胡子:“没死,那小子被推土机撞折了几根骨头,被人送去医院了。”

没死人就好,我长出了口气,急忙给田正桂打过电话去报告,联系医院那边救治当然得他大乡长出面。

然后我走到十里洼那边,对这些人说道:“拆迁的事不着急,大家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咱们慢慢商量,大家看好不好?”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浴室里猛的挺进她的身体,鲤鱼乡 太深粗黑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