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公车暴露女友被吸奶头,老熟女性开放小说

2020-10-15 15:37:55【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陈小莲不过是受到惊吓后,双腿发软以至于身体失去平衡,软倒在水中的瞬间被河水呛晕了而已,长期混迹在河水中的村民,大多都懂一些溺水后的急救措施,因此,为了避免再和陈小莲有肢体肌

陈小莲不过是受到惊吓后,双腿发软以至于身体失去平衡,软倒在水中的瞬间被河水呛晕了而已,长期混迹在河水中的村民,大多都懂一些溺水后的急救措施,因此,为了避免再和陈小莲有肢体肌肤上的接触,唐林并没有参与对陈小莲的救治。

 文学

三个女人,清一色的裹胸小背心,三角小裤头,或蹲、或站、或躺各种姿势不停的变幻,把环肥燕瘦迥异不同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唐林在一旁看的极为尽兴,若不是唐小林在河中被陈小莲重击,如此美艳的情形下,非当众出丑不可。

“小莲,你终于醒了,可吓死我了,你万一要出了什么意外,我咋向你家男人交代啊,以后可不敢再半夜叫你们出来洗澡了。”

几分钟后,陈小莲缓缓睁开了双眼,只是气色极差,显然还没有从剧烈的惊吓中缓过神来,林瑶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松软的河沙上。

“我、我这是……”

陈小莲神情有些木讷,看看林瑶,又看了看高晓迪和唐林,大脑似乎出现了短暂性的失忆。

“小莲姐,你忘了么,刚刚你被水鬼拽住双腿,差点儿就淹死在河里了,幸亏小林子不顾自身安危,把你从水鬼手里抢了过来,要不然,就凭我和瑶姐俩人,你尸体都未必能捞到……”

高晓迪一通连珠炮,站在她身边的唐林,唯恐陈小莲听到水鬼俩字之后再受到什么刺激,不由得用手指捅了捅她的胳膊,示意她别继续说下去了,没成想,这熊娘们儿白眼一翻,冲唐林小声道,“嫂子这不是为你邀功么,咋,还不领情了?臭小子,等着以后得好处吧!”

“这虎了吧唧的熊娘们儿。”唐林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林,谢谢你救了我,嫂子会报答你的救命之恩的。”陈小莲气息虚弱的道。

唐林刚想开口客气两句,高晓迪抢先一步,咯咯笑着对陈小莲道:“小莲姐,这可是救命之恩呐,你准备怎么报答小林子?既然小林子给了你第二次生命,依我看,小莲姐,你直接以身相许得了,你看小林子这龙精虎猛的,说不准能给你播颗好种,收获一个带橛的呢。”

这彪呼呼的熊娘们儿,说话简直能闷死人,听的唐林是满脑门的黑线,陈小莲苍白如纸的脸颊上也不由得浮上一抹红晕,若是换做平时的话,说不得早就笑骂着去撕高晓迪那张没上锁的俏嘴儿了。

“晓迪,什么当口儿,你还有心思开玩笑。”眼见高晓迪话说的越来越不靠谱,林瑶脸色一沉,瞪了她一眼道,“赶紧把衣服穿上,送小莲回去,让她好好睡一觉。”

高晓迪吐了吐舌头,拿起一条紧身牛仔裤,裤子刚穿了一半,就见这熊娘们儿火烧了尾巴根似的,双手在挺翘的屁股蛋子上一阵猛拍,神色惊恐的叫道:“该死,该死的水鬼上俺身了,又抠了我一下……”

“晓迪,别胡闹……”林瑶呵斥道。

“瑶姐,我没闹,我说的是真的……哎呀,好疼、好痒,那水鬼的手指还在乱动……”

高晓迪跳着叫着,却不敢再用手去乱拍,泪珠儿断线珍珠般的滑落,这虎娘们儿突然用双手捂住脸颊,凄凄惨惨的哭道,“瑶姐,我没脸见人了,与其让水鬼给祸祸了身子,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说着,从河滩上捡起一块石头就往脑袋上砸。

“晓迪,你别做傻事!”林瑶惊呼。

唐林也没想到,高晓迪的性子竟然会这么烈,说死就死,看她那架势,这一石头下去,就算砸不死自己也能砸个脑残,这熊娘们儿脑子已经够逗逼的了,再锦上添花的话,整个美人沟估计都会不得安生。

“镇定点,哪儿有什么水鬼,别自己吓自己。”

唐林手疾眼快,一把夺过高晓迪手中的石块,手臂一环,趁机将她抱在怀里,柔声安慰道,“晓迪嫂子,相信我,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鬼,就算有,那也是鬼怕人。别忘了,你可是咱们美人沟大名鼎鼎的三骚之一,十里八村有数的泼辣婆娘,难道还会怕一个自己臆想出来的怪物?”

被唐林强壮有力的手臂抱在怀里,一股浓烈的安全感充斥心田,高晓迪渐渐安静了下来,满脸惊恐的道:“可是、可是下边传来的感觉很真实……”

“相信我,别乱动,我帮你看看,到底是啥东西在作怪。”

唐林一边安抚着高晓迪的情绪,一边缓缓的转到她身后,目光在她的臀瓣上一瞄,顿时忍俊不禁,失声笑道,“晓迪嫂子,你放心吧,根本就不是什么水鬼抠你,呵呵……”

“不是水鬼就好。”

高晓迪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被鬼缠身可是会死人的,可问题也随之而来,既然不是水鬼,那又是什么东西时不时的在她敏感的部位边缘,时不时的抠上那么一两下呢?

“小林子,你看到了啥?”林瑶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窑姐,你自己看吧。”

“窑姐,快帮我看看。”高晓迪忙不迭的转过身,将雪白的翘臀对准了林瑶的方向。

噗嗤!

林瑶一看,顿时笑出声来,责备道:“你个死妮子,一惊一乍的,差点儿害的小莲丢了命。”

高晓迪急了,跺脚道:“到底是咋回事儿嘛,你们快告诉我,真急死人了。”

“晓迪,你真是的,小裤衩下边破了个洞都不知道,这下好了,被水里的蚂蟥钻了空子,正贴在你的盐碱地上吸血玩呢。”林瑶止住笑,假正经的道,“还好破洞的位置偏了那么点点儿,这要再正上分毫,那蚂蟥还不成了犁耙直接钻进去,吸光你全身的血呀。”

“妈呀!”

高晓迪一声惨叫,三步并作两步跳到林瑶面前,撅着屁股道,“瑶姐,快,快帮我把恶心的东西弄下去啊。”

“呕,真恶心。”

近距离看着那足有十五厘米长,五六厘米宽的黑青色蚂蟥,林瑶顿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莹白的肌肤上跳起一个个小鸡皮疙瘩,双手一闭,伸手就去揪。

“等一下。”唐林的声音忽然响起。

林瑶疑惑道:“小林子,咋了?”

唐林苦笑一声道:“窑姐,这蚂蟥的吸盘吸力非常强,你这么硬揪的话,肯定会揪断,如果蚂蟥的吸盘留在晓迪嫂子体内的话,不仅很难取出也容易造成感染。”

“那咋办?现在手头也没别的东西可用呀。”林瑶着急的说道。

自然知道怎么对付蚂蟥,可这大河边的哪儿去弄清凉油、盐或者醋之类的东西呢,看看唐林,浑身上下就穿着一条湿漉漉的大裤衩子,身上也不像是带着火机,只好停下手,无奈的对高晓迪道,“晓迪,小琳子说的没错,要不然咱赶紧回去,等回家之后,姐用烧红的针尖儿扎死这瘆人的玩意儿行么?”

蚂蟥,学名水蛭,因为模样长的丑陋瘆人,美人沟这地儿称这东西为‘吸血虫’或‘吸血鬼’,乡下有传言,被蚂蟥叮咬之后,若是不及时发现,蚂蟥会钻进人的身体内,甚至会在人的身体内下崽儿,直到吸干人全身的血液,吃掉所有的内脏为止,所以,乡下人对蚂蟥有种莫名的畏惧。

“不要,瑶姐,我一刻也不想让那‘吸血鬼’待在我身上,我会疯的,你想想别的办法好不好。”

高晓迪苦苦的哀求道,若是蚂蟥叮咬在别的地方还好说,忍着回家也就是了,可那该死的玩意儿叮咬的却是她身体最为柔软的地方,万一不留神,真个被钻了进去,她高晓迪估计会成为美人沟第一个被蚂蟥犁地而死的倒霉蛋了。

“我倒是有个土法子,不过,这蚂蟥叮咬的位置太特殊,怕只怕晓迪嫂子忍不住疼啊。”唐林若有所思的道。

“鞋底子抽?”

躺在地上闭目养神的陈小莲,忽然睁开双眼说道。

唐林点了点头,迟疑道:“不过,估计这次会比平时疼一些……”

“疼就疼吧,总好过被‘吸血鬼’犁地,瑶姐,小林子你们俩谁来抽,别墨迹了,赶紧的好不好?”高晓迪咬牙催促道。

“还是我来吧。”

唐林毕竟是个男人,终归有些不方便,林瑶挪了挪身子,挡住唐林的视线后,分开高晓迪的双腿,一鞋底子呼了上去。

“哎妈呀,疼死我了。”高晓迪惨叫出声。

林瑶一怔,看了看手中的短跟凉鞋,苦笑道:“看来这法子行不通,鞋底儿不合适,这么呼下去,蚂蟥没拍下来,晓迪先疼死了。”

唐林眼珠一转,对林瑶道:“窑姐,鞋底子行不通的话,那只有用巴掌呼了。”

林瑶点了点头,丢了鞋子,柔弱无骨的手掌,噼里啪啦的在高晓迪的腿根处抽了起来,边抽边嘀咕道:“奇怪了,今天这蚂蟥是发了哪门子疯了,平时轻轻拍上几下,就自己掉下来了,这会儿至少拍了十几巴掌了,咋还死咬着不松口呢?”

“瑶姐,会不会是你力气太小了?你看这‘吸血鬼’的个头,明显比普通的要大上许多呢。”陈小莲插嘴道。

“有可能。”

林瑶已然香汗淋漓,手臂酸麻难耐,迟疑了一下,对高晓迪道,“晓迪,姐是没力气了,要不然、要不然让小林子帮你?”

“成!”

高晓迪倒是没什么顾忌,此时此刻,她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把那该死的东西弄离自己的身体,至于是谁来弄,有区别么?至少目前对她而言,不存在。

“晓迪嫂子,那、那我就拍了哈,疼就叫出来。”

唐林最终被赶鸭子上架,站在了高晓迪身后,目光匆匆一扫,心中不由暗自感叹造物主的神奇,纤腰丰臀,身段儿堪称完美。

“嗯嗯,小林子,快点儿吧,嫂子受得住。”高晓迪忙不迭的点头。

“那我就抽了哈。”

唐林收敛心神,扬手冲着那雪白的屁股蛋子一巴掌呼了下去。

啪!

一声脆响,高晓迪雪白的屁股蛋子上顿时出现五道血引子,臀浪翻涌,看的唐林鼻孔一热,差点儿飙出两道鼻血。

“啊!”

高晓迪的叫声更加夸张,惨而销魂,在静谧的夜里传出老远。

啪!

啊!

啪!

啊……

两种极为有韵律的声音,一启一合,应和着河中草丛里的蛙鸣虫叫,奏响了一曲山村独有的交响乐。

“我操你姥姥的唐林,你敢弄老子的媳妇儿,老子弄死你!”

……

第5章 黑又硬

 

第五章黑又硬

“坏了,那头倔驴咋找这儿来了?”

高晓迪浑身一激灵,扭头朝声音传来的那片松林看了一眼,神色焦急的道,“小林子,弄不下来就算了,二楞不知道为啥来了,你赶紧走吧。”

“嫂子,不差这一下了。”

唐林神色如常,又是一巴掌拍出,雪浪翻涌,吸在高晓迪盐碱地上的蚂蟥,啪嗒一下掉落在河沙上,打了个璇儿不见了踪影,唐林看着那瓣被他呼的红彤彤的翘臀,很有成就感的笑道,“齐活,记得回家之后用碘酒擦一下伤口。”

“唐林,你个小白脸子没好心眼子的杂碎,敢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砸烂你的脑壳。”

就在这时,一阵闷雷般的声音响起,地面仿佛都在震动,就见一个身高接近一米九的黑又硬,手中拎着一个枣木杠子,杀气腾腾的朝唐林奔了过来,到了近前,二话不说,抡杠子就砸。

艹!

唐林一惊,右脚一蹬地,身体迅速向后滑出,左脚则顺势在河滩上一撩,大蓬的河沙扬起,撩了黑又硬一脸。这黑大个唐林认识,正是高晓迪的男人,确切说是她的前夫——李二愣子。

“二愣,你发什么疯,咱俩已经离婚,早就不是两口子了,你说话注意点分寸。”

“放屁!”

黑又硬一手胡乱的挥舞着手中的枣木杠子,一只手拼命的揉着双眼,叫道,“你爹娘收了老子的彩礼,你上了老子的炕,就一辈子是老子的婆娘。想跟别人好,成,把老子当初给你爹娘的彩礼钱退回来,你个骚娘们儿爱跟谁跟谁去。”

“二楞,你……”

高晓迪泫然欲泣,仿佛受了莫大委屈,忍了忍,泪珠儿还是断线珍珠般的流了下来。

“嫂子,他这摆明了不是欺负你么?你就这么受着?”唐林蹙眉,上前忿忿不平道。之前他还想不明白,高晓迪这么水灵的女人怎么就会嫁给了李二愣子了呢?现在看来,问题主要出在了高晓迪的老爹——高老抠的身上,彩礼是关键啊!

高老抠膝下就俩闺女,大闺女高晓迪、二闺女高晓影,之后不管咋折腾,婆娘的肚皮再没起过,用乡下人的说法,高老抠就是个‘活绝户’,寻常人如果没有个带橛儿男娃来传宗接代,也就没了攒家底儿给娃讨老婆的后顾之忧,所以敞开肚皮,一辈子尽情的吃喝享福。

可高老抠却是个例外,即便膝下无子,却是个典型的守财奴,一分钱恨不得掰成八瓣花,在美人沟是出了名的抠门,极有可能因为彩礼的原因,而让水灵灵的大闺女下嫁给李二愣子。

毕竟,三万块在美人沟这小山旮旯可不是一笔小钱。

而,一旦这彩礼钱进了高老抠的口袋,以他舍命不舍财的性格,再想让他吐出来,无疑是痴人说梦。至于闺女的死活,他才懒得搭理,与其去操心一个‘赔钱货’,不如在村里物色几个贪财的骚婆娘,一旦让他下种,他高老抠也就有延续香火的希望了。

高老抠打的一手好算盘,只是苦了高晓迪,遇到这么一个当爹的,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唐林暗暗摇了摇头,忽然有些可怜面前的女人。

高晓迪强笑道:“没事,已经习惯了,倒是你,还是赶紧……”

没等高晓迪把话说完,唐林突然把她揽到怀里,坏坏的一笑:“你跟二愣子离婚的事儿村里人都知道,现在呢,你就是朵无主的花儿,虽然带了点刺儿,可咱皮糙肉厚不怕扎,今儿还就当着那夯货摘了你这朵香喷喷的花儿了,看他能怎样?”

说着,不等高晓迪反应过来,啵的的一口亲在了那嫩的能捏出水来的俏丽脸蛋上。

“小林……”

高晓迪脸颊蓦地一红,一脸吃惊的看着唐林,二楞仗着自己身高体壮,有把子蛮力,在十里八村都是属螃蟹横着走的主儿,唐林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一时间让高晓迪有些不知所措,使劲儿推了他一把,道:“傻小子,我已经是残花败柳了,不值得你这样。”

“嘿嘿,值不值得另说,小爷我就看不惯大老爷们欺负女人……”

唐林呵呵一笑,看着缓过劲儿来的二愣子,道,“李二哥,差不多就行了,你这站着比人高,躺着比人长,咋就这么小心眼儿呢?嫂子已经跟你离婚了,你该干啥就干啥去呗,这么纠缠着图个啥,让村里人看笑话?”

“我去你娘的唐林,你站着说话不腰疼,敢情娶媳妇儿的时候花的不是你的钱。”

李二愣子瞪着唐林,一张脸狰狞扭曲,分外吓人,将手中的枣木杠子一挥,二逼哄哄的道,“唐林,今个老子也不打你了,既然你说了,一口价,拿出三万块钱来,老子就让晓迪跟了你,保证以后再也不纠缠她,咋样?”

高晓迪急道:“二楞,你瞎说啥,当初你就给了一万五的彩礼钱……”

“你闭嘴!”

李二愣子眉毛一拧,粗声粗气的道,“当初是给了你一万五,难道就不用算利钱了?老子早知道你会成村里最骚的三骚,打死老子都不会娶你。”

“你咋不说你自己不中用?”

眼中的泪水终于无法抑制的流了下来,高晓迪哽咽道,“二楞,你凭良心说,我嫁过去之后,怎么对待你和你爹娘的,可你们又是怎么对待我的?我去村支部拿着大喇叭喊,图的啥,我一个女人家家的难道就不怕丢人么?生不出孩子是我的错么?”

李二愣子眉毛一抖,没言语。

“你爹娘因为我生不出孩子,给我使脸色,在村里逢人便说你娶了不下蛋的母鸡的时候,你去哪儿了?我只是个女人,我泼辣,可我更需要我的男人在我需要他的时候,能够在我身边,别的我不求,我只想能够抱一抱我。让我能够感觉到自己嫁人了,身边有心疼自己的爷们,而不是白天遭受了公婆的白眼以后,晚上还要忍受自己男人的摧残!”

“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一个合格的男人?你做到了身为丈夫应尽的责任了么?”

“说我骚,我为啥这么骚,还不是你们逼的?不下蛋的母鸡,总要证明自己能下蛋,可我高晓迪敢拍着胸前的俩奶子说,跟你结婚这么长时间以来,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情,哪怕离婚后,也从没有。但是……”

多年挤压在心头的委屈,仿佛在这一瞬间全数的爆发了出来,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女人,此刻疯了一般,歇斯底里的对一脸懵逼的李二愣子喊道,“二楞,你让我寒心!钱我可以给你,但是你要给我一些时间……”

“三天!”

李二愣子喘着粗气,暴躁的道,“三天后,钱准备好,咱俩两清……”

“三天?”

高晓迪愣了,“二楞,你是想活活逼死我么?”

三万块钱在美人沟来说,绝对不是个小数目,村里人大多依靠种点薄田过活,即便现在村里的男人们陆陆续续的走出大山打工,一没技术、二没文凭的汉子们,除去吃喝赚到手的钱也少的可怜,有倒霉的遇到黑心老板,直接卷着钱跑路,一毛钱拿不到的也不在少数。

因此,美人沟该穷还是穷,极少数有头脑的在城里赚了钱,也特么的忘了家里还有婆娘孩子,哪怕家里的婆娘比城里的姑娘要漂亮,身材要好,依旧不能够让他们抵挡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对他们的诱惑。

说白了,就是个钱!

高晓迪一个女人,短短的三天时间里,去哪儿弄这三万块钱?从她老爹手里抠出三万块钱来?别说当初李二愣子娶高晓迪的时候只拿了一万五的彩礼钱,就算真给了三万,就高老抠那人性,也不会为了闺女往外掏一个大子儿。

“艹。二愣子以前小爷觉得你虽然傻愣了点,倒还算是个爷们,可现在看来,你丫就一垃圾。”

感受到高晓迪眼中的绝望,唐林心中莫名的一软,脑袋一热,霸气无比的道,“三天就三天,不就是三万块钱么,三天后,还在这河边,你过来拿钱。”

“行。”

李二愣子看了被唐林抱在怀里的高晓迪一眼,眼中恨意浓烈,转过身边走边咬牙道,“嘿嘿,三天后要是拿不到钱,就用你和疏影抵债!”

“二楞,你有啥事儿冲我来,跟小影没关系……”高晓迪急道,换来的却是李二愣子连声的冷笑。

“疏影姐不是离开美人沟都两年了么,外边的世界大的很,二愣子肯定找不到她的,放心好了。”唐林安慰道,暗中却不由皱了皱眉头,三万块钱呐,去哪儿弄呢?

虽说这事儿跟唐林没啥关系,可老爷们一口涂抹一颗钉,刚才他娘的一时冲动,答应了二愣子三天后来拿钱,总不能大包大揽后,把事儿再全部推到高晓迪一个女人身上吧?

再说了,高晓迪这小娘们儿也确实够可怜的,先是被亲爹当‘货物’一样的‘卖’了出去,现在又被自己的前夫索要结婚时给的彩礼钱,这女人得有多么强大的心理素质,才能够没有当场崩溃发疯!

然而,唐林现在别说是三万块钱了,就是三千块钱也拿不出来。

老唐头生前倒是攒下了些家底儿,不过仿佛知道唐林是个败家子似的,在临走前的一个月,拿出所有的积蓄,前后两排盖了十间大瓦房,甚至亲自张罗着用临街的两间房子开了村里的第二家小卖部,另外三间房子则捣鼓成了村里唯一的一家诊所。

唐林现在吃喝不愁,却断然拿不出这三万块钱来!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公车暴露女友被吸奶头,老熟女性开放小说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