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如何用袜子玩下面|绑 绳结 嵌入 摩擦

2020-10-15 15:47:05【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被吓得脸色苍白当即开口呼救。后来还是张老头赶了过来找了村里几个人将张大牛给抬到了家里,找了大夫包扎了一下才算了事。 当天晚上,老赵头家里,老张头的续妻徐昌兰一脸嫌恶的

被吓得脸色苍白当即开口呼救。

后来还是张老头赶了过来找了村里几个人将张大牛给抬到了家里,找了大夫包扎了一下才算了事。

 文学

当天晚上,老赵头家里,老张头的续妻徐昌兰一脸嫌恶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张大牛,没好气地骂道,“这个没用的东西,还学人家给女人出头,被打死了也是活该!”

“哎呀,说啥呢,张大牛这不是脑子不好使才这样的嘛,你少说两句。”老张头听着媳妇的话,吧嗒的抽起了旱烟。

徐昌兰白了一眼,呵斥道,“少说两句?东边那块地要是再不弄出来,马上下雨就不好弄了,他受伤了难道家里的地指望你?”

听到这话,老张头沉默了,闷着头猛吸了一口旱烟,顿时咳嗽起来。

“咳咳咳,叫你抽,早晚抽死你,老的老的没用小的小的也没用。”徐昌兰气得骂了一句,然后起身离开了张大牛的屋子……

第二天一大早,张大牛头上缠满了纱布,跟一个大头怪一样,扛着锄头就下了地。

“哟呵,大牛,你这头是怎么回事哟?”

刚到地里面,张大牛就听到了隔壁田里的女人在说话,他嘿嘿笑了一声。

说话的这人叫赵小凤,是前几年刚从外地嫁进来的,常年在地里干活,她的皮肤虽然黝黑,但看起来却十分健康,皮肤紧致,生养有两个小子,但身材看起来跟个大姑娘似的,特别是她那屁股,在村里面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惦记着,因为够翘。

见张大牛不理人,赵小凤放下水桶,扭着屁股从田埂走过来,调趣的说:“大牛,你是不是偷看谁家女人被打了?”

傻子听了也不生气,摇摇头,“大牛没看女人,被人打的。”。

聊了一会,赵小凤话头一转,“大牛,我说你也是大男人了,总不能每天在地里过吧?赶紧跟你爹说,让他给你找个女人,晚上也好伺候你啊,你还没尝过女人味吧。”

赵小凤越说越来劲,平时她可不敢这样,是觉得张大牛就是个傻子,懂什么?所以说话也不顾及,而且她特别不满自家的男人,一点都没用,那小玩意进去一下就软出来了,什么感觉都没有。

“大牛不懂,什么女人?”傻子饶了饶头,一脸的茫然。

“等你长大了……不对,现在你已经长大了,就是不知道那地方长了大了没有。”说完赵小凤朝着张大牛的裤子看了一眼。

这一看赵小凤有些心痒痒的了,张大牛穿得裤子明显小了一号,也不知道谁家给的,这样一来张大牛那东西的规模就显出形来。

赵小凤一下看到傻子那鼓起来的部位,心想妈呀,傻子这也太大了,看的她脚都移不开了,闭上想,要是这东西塞到自己里面,那得多幸福啊。

可他是个傻子啊?会做吗?

赵小凤眼睛突然火热了起来,就是因为他是个傻子啊,这不是老天送给自己男人吗?其他男人她不敢找,可傻子什么都不懂,不就等于一个工具吗?

“大牛,你到底会不会玩女人啊?”赵小凤心里的欲望已经让她靠近傻子了,周围没人,说话更肆无忌惮了。

傻子木讷的看着她,眼睛就盯着赵小凤的胸部,伸手就抓过去,说:“玩奶。”

赵小凤吓了一大跳,本能的躲开一下,可还是被傻子的大手给抓住了,舒服的她琼鼻轻哼一声,可又怕被别人看到,纠结的拉开傻子,说:“大牛,你想玩这是吗?”

说话的同时,看到傻子那鼓起的地方越来越顶,赵小凤的心跳就越来越快,脸都潮.红起来,恨不得脱掉他的裤子看看到底有多大。

傻子点点头,“大牛要吃,吃奶奶。”

赵小凤吸了一口气,说:“傻子,想吃的话,跟我走。”

这时候,傻子却出乎意料的摇摇头说:“大牛不走,大牛要干活。”

赵小凤这时候已经火已经开始烧了,她从没见过那么大的,所以一定要看看傻子那到底有多大,可傻子居然不想走,难道在这田里搞?虽然现在没人,可要是被看到了,她可就麻烦大了。

情急之下,赵小凤攥着口袋,发现有几颗糖,是平时给孩子吃的,马上拿出来问:“大牛,想吃糖吗?”

大牛看到赵小凤的糖,用力地的点头说:“想吃,大牛想吃。”

“想吃的话,你得听我的话。”

“大牛听话,给大牛吃糖。”

赵小凤已经急不可耐了,这种念头一旦升起,只能用肉体的碰撞来消灭,她当即拉着傻子跑到了山田边的一处破房里,

走在路上,赵小凤满脑子都是怎么用傻子这大玩意的想法,一到老屋子,她急不可耐的把张大牛的裤子给脱下来,看到那狰狞着大头差点弹到自己的脸,她一下腿都软了。

这对她来说简直太大了,这玩意居然有这么大的?

赵小凤想想,两腿一弯,蹲在了张大牛的面前……

此时张大牛正津津有味的嚼着嘴里的糖,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身下传来一种让人难以抵抗的愉悦感。

“大牛,怎么样,舒服不?”赵小凤用手擦了擦嘴角边的口水,抬着一对杏眼看着张大牛。

“舒服,大牛舒服。”傻子一边吃糖,一边傻呵呵的笑着。

赵小凤白了张大牛一眼,心中暗想,真是个傻子,不知道这玩意到时候会不会中看不中用。

一想到这里,赵小凤忍不住说:“大牛你舒服了,是不是也得让嫂子舒服舒服?”

随后不由分说,赵小凤几下脱掉了衣服,拉着傻子的手说:“傻子,吃。”

赵小凤使劲的忍着,但还是发出莹莹的声音,傻子不能咬,但又觉得享受,只能咬着牙闭着眼的按着傻子的头。

“傻子,看过这里吗?”

“水,湿湿的。”张大牛看着自己的手说。

“对,大牛,我受不了了,你躺下,我教你弄。”赵小凤真的忍不住了,一下把张大牛给按在地上,握着他,刚触碰到自己那一刹那就像被雷劈一样。

张大牛一脸木讷,他不知道赵小凤想要干嘛,但是自己心里却是莫名的舒服。

突然,赵小凤惊声的叫了一声……

第5章 不会发现你的秘密

 

赵小凤啊的一声,整个人吓得跳起来,浑身不停的发抖,她盯着张大牛茅草堆旁一条色彩斑斓的的蛇。

“蛇……有条蛇咬了我。”

身上没有半点遮掩的赵小凤无比惊慌的看着那条不断吐出信子的蛇,同时低头一看自己的脚踝,哪里赫然有几个血红的小点。

张大牛盯着那条蛇看了一会儿,随后在赵小凤惊恐的神色中掐住那蛇的头,就像是一条玩具,递给赵小凤看说:“蛇,好玩,不怕。”

“你快点掐死它,快点。”赵小凤哪里敢看,拿起地上的衣服遮住自己的私.处。

张大牛看到赵小凤脚上已经流血了,突然说:“不杀,有毒,不杀,有用。”

说完,张大牛在地上拿了一条草绳,把蛇头给圈住,然后在用石头把蛇尾给压在地上,紧接着穿上了衣服,慌慌张张的就跑出门了。

“喂,傻子,你回来,傻子你要去哪?”

赵小凤一看傻子跑的没影了,不停大叫,那条蛇还在地上,她害怕的紧,想傻子回来拿走,最后没办法,只好先把衣服穿上。

刚把衣服套上后,赵小凤就感觉自己的脚已经肿起来了,而且神志有点晕乎乎的,想到刚才傻子说的,这蛇有毒。

这花斑纹的蛇,扁头,肤亮,一看就是毒蛇。

刚才她太过激动导致血液上涌,而且没有及时处理伤口,现在头已经有点晕了,如果再不处理伤口的话,毒素很快就蔓延开来了。

“这个傻子居然丢下我跑了!”一想到这里,赵小凤就更惊恐了,脸色刷一下就白了,为了跟傻子做那事,她特意把傻子引到这山脚边来,荒无人烟的,走回到村子里,少说也得大半个小时,到时候毒素早就扩散了。

唯一的救命方法就是让张大牛去找人,可现在张大牛也跑没影了,赵小凤一下子感觉到绝望。

“救命啊,来人啊。”赵小凤急的都快要哭了,叫也不是,走也不能,她都快恨死自己为什么要跟张大牛做那事了。

就在赵小凤已经绝望的时候,‘吱呀’一声,门开了。

这开门进来的,居然是张大牛!赵小凤本来以为这小子跑了,没有想到又回来了。

“大牛,大牛,快点背我去找大夫,我快不行了。”看到来人是张大牛,赵小凤有点失望,毕竟这个时候,一个傻子能干什么?

张大牛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趴在地上,抓起了刚才那条蛇,掐着蛇嘴,用力的挤出几滴血出来,然后呸出了嘴里的枯草,将蛇血揉搓在里面。

赵小凤都快急哭了,不停说:“好大牛,快帮我去找大夫好吗?”

“别动,脚别动。”傻子的眼神突然变得明亮,抓住了赵小凤的脚,用力的咬下去。

“啊……傻子,你干嘛?快放开我。”赵小凤吃痛大叫,试图踹开傻子。

张大牛用力的按住她的脚,然后顺着蛇印咬开了一个缺口,再吸出一小口血,再将那草沫给按在伤口上。

赵小凤撕的一声,差点疼的晕厥过去,好像生石灰洒在了伤口上的滋味,难以忍受。

过了好一会,赵小凤才慢慢的平复下来,感觉没有那么疼了。

睁开眼,发现张大牛又不见了,坐起身来才看到张大牛坐在一边的草堆上,拿着那条咬过自己的蛇在玩。

这时候她在看自己的伤口,惊讶的发现,那本来淤青红肿起来的脚裸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肤色,而且她原本疼的几乎麻痹的腿已经恢复了知觉。

难道这傻子会解毒?不可能吧,他可是一个傻子,怎么会……

赵小凤想了想,于是朝着傻子摆摆手,让他过来。

赵小凤一脸疑惑的问:“大牛,你是不是会解毒?”

张大牛摇摇头,没说话。

赵小凤觉得,自己可能问的张大牛听不懂,又问:“大牛,你是不是会给人治病?你是不是医生?”

“大牛不是医生,大牛要干活去了。”张大牛根本不懂赵小凤在说什么,他站起身来把蛇挂在锄头上,然后就往回走。

这个时候,赵小凤眼珠子转了转,暗暗的想,虽然这几条蛇不是剧毒,但傻子能够两三下子就给自己解了毒,绝对不是什么土方法,就算是村医张有道也没有那本事。

不过张大牛根本说不出来什么,赵小凤心里又好奇的很,只好说:“大牛,你想不想吃蛋糕?”

“蛋糕,好啊,好啊。”一听蛋糕,傻子马上咧嘴笑道。

“那你扶我起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赵小凤虽然腿上不疼了,但走路还有点吃力,被张大牛拉着,慢慢的走回村子。

靠着张大牛赵小凤心里还有点遗憾,这一身腱子肉,刚才差点就可以吃了,一想到这,她腿更软了,心想这么大的玩意绝对不能放过。

“大牛,到了。”赵小凤指着村口那最奢侈的一栋两层半的小楼说:“村长家就有蛋糕好吃。”

刚说完,张大牛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黑纹长裙的女人抽着烟从门里走出来,大波浪的金黄色头发,鲜红的唇膏,深色的眼影,跟这周围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再走近一点,还能看到她那稀松衣服身上尖尖的两个小点。

“黄姐,在家呢?”看到她,赵小凤笑的可殷勤了。

黄芬芬慵懒的看了她一眼,说:“哦,是小凤啊,有什么事情吗?”

赵小凤拉着张大牛走过去,小声的说:“黄姐,上次你不是跟我说,前几天你屁股被蜈蚣给咬了,一直没好吗?这不,我带大牛过来给你看看。”

黄芬芬对赵小凤本来就没什么好感,一听这话,脸色马上变了,说:“赵小凤你是存心的吧?我可警告你,你家男人如果还想要分多点地,嘴巴就给我干净点。”

“黄姐,你别急啊,你先听我好好说说。”赵小凤吓了一跳,马上把自己的意思说清楚点,把张大牛会点医术的事情说出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如何用袜子玩下面|绑 绳结 嵌入 摩擦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