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绑在刑架上夹奶惨叫_羽毛搔腋窝

2020-10-15 15:48:51【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平时在家那么怕老婆,这时算是真怕了,吞了吞口水。 “乡巴佬,尼妈啊……刚才是你让老子滚的吗?”一个痞子说着就朝着吴正国走了过来。吴正国这时看了那个

平时在家那么怕老婆,这时算是真怕了,吞了吞口水。

 文学

“乡巴佬,尼妈啊……刚才是你让老子滚的吗?”一个痞子说着就朝着吴正国走了过来。吴正国这时看了那个女子一眼,她也吓的脸色一白。

吴正国心想这次一定要闯祸了,怎么说不能在美女面前吃鳖,也不能给林西村的人丢脸呐,一种荣辱感从吴正国心底升起,然后双手紧紧握着拳头,走上前:“龟儿子,妈批,连女人都欺负,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王八蛋。”

“把他给我抓起来,我亲眼让他看看我是怎么把这个女人给办了。”说话的男子说着就抓住了那个女子:“放过我,你们这帮没素质的家伙。”

两人挣扎了一阵,那名女子手上的包一下散落在地上,几个红色的本本掉了下来,那名男子检起来一看:“哟,还是师范大学的毕业证啊,叫肖艳,1998年生,尼妈啊,才二十六啊,操啊”

这时吴正国更加确定的就是接的这个女教师,他噌的一下,拾起路边的一块石头就砸了过去,像是一只猛狮一样,扑上去,不知哪儿来的猛劲,拦腰抱住那名男子,直接将他冲到了四米高路下,几人一见:“尼妈啊,还来狠的,不就一股蛮劲儿嘛。”

被推下去的是大哥,还有两名痞子连忙下去救他,三名痞子这次防着点儿把吴正国三两下抓住,其中一名痞子一个耳光拿在吴正国的鼻子,两股鲜血一下就流了出来:“乡巴佬,你想英雄救美啊,你要有那本……”

后面的话没说完,吴正国只看见两名痞子也从路边滚了下去,咋一看,还是那个叫李美丽的将他们推下去,这时吴正国一口口水喷在一名痞子脸上,一拳打在他鼻子上:“龟儿子,吃屎去吧你。”

这时叫李美丽的女子拾起她的包儿说:“快走吧,别让他们追上来了。”

“快上我的车。”吴正国拉着肖艳,跑到自已三轮车上,然后一股劲儿的向前开去,回头一看,总算把那帮痞子甩掉了,不过自已的鼻子肿的跟狗鼻子似的。

“喂,你叫肖艳,是到林西村支教的吗?”吴正国一边噌着车一边问,因为刚刚那帮痞子都说出了她的名字和年龄。

“是啊,你怎么知道大哥?”肖艳的声音很温柔,普通话十分标准,一看就是城市生活的,气质非凡。

“奶奶个腿啊,找了你很久,终于让我找到了,我就是林西村派来接你的负责人。”吴正国说完呵呵的笑起来。

这时肖艳用手挠了挠头,不解的问:“什么叫奶奶个腿啊……”

闻言,吴正国扑哧的笑了一声,这个肖艳看来是第一次来到乡下,当然不知道吴正国这是在骂她,于是吴正国笑了笑说:“奶奶个腿呢?意思就是你很漂亮……”

肖艳然后看着吴正国点点头,这时她又问:“听说林西村很穷,穷的老鼠跑到你们家去,最后出来的时候都含着眼泪的?”

吴正国这时心里不爽,他停下车看着肖艳说:“你什么意思,我们村儿不穷,还用的着你来支教嘛。”

肖艳看着吴正国的熊样儿,心说咱文明人,不跟土包子计较。

“喂,天都快黑了,你能不能快点儿,破三轮车什么时候才能到啊。”肖艳又不傻,坐在车上又冷的要命,越看这地方越阴森,越看越看不顺眼,尼妈啊,前面的小道上最多一米五,而且上面还有很多积水,三轮子压的都要哭了。

“别催啊,在两个小时应该就到了,我们林西村可不是什么城里,全村就我会开车。而且就这么一辆三轮车。”吴正国说完的时候得意的笑了起来。

“真是土包子,没见过世面的。”肖艳心里这么想。

“对了,你们村里有多少小孩子?”肖艳想了解一下情况。

“几十个吧,多少我也不太清楚,呆会儿回去,刘为民会给你好好介绍的。

吴正国开着三轮车,前面的路更加的凹凸不平,还不如下来步行:“肖老师你可要座稳了,前面的路真不是人走的,草。”

“你开你的车吧。”肖艳突然觉得这个吴正国挺娘们的。

吴正国一来气,就朝着前方开了过去,肖艳这时候被振的身体不停的晃荡。

“啊啊……”肖艳大叫一声,吴正国连忙转身:“咋的?”

肖艳脸一红,吴正国仔细一看,尼妈啊,一定屁股下面那个板凳不老实了:)把肖艳的妹妹给刺激了,这时肖艳红着脸说:“这是什么破地方嘛,鸟不生蛋。”

吴正国看着李美丽都快哭了,不过肖艳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脏话,这让吴正国很佩服。

“肖老师,反正你是来支教的,也就两三个月,教完之后,拍拍屁股就走了,跟你啥关系也没有,你就当来一次底层的生活体验吧。”吴正国安慰道。

肖艳一路上跟叫床一样,惨叫连连,吴正国听见肖艳那叫声,心里兴奋的很,心想这个女老师屁股挺圆的,长的又漂亮,胸部也挺大的,不过吴正国的脑子还不至于进水了。对肖艳来说肯定是鲜花叉牛粪上了。

晚上七点的时候,车子终于停在吴正国住的小学附近的一个仓库外。

肖艳下了车,然后走进仓库,到里面一看,这哪还是一个人住的地方,看着吴正国说:“大哥,你就住在这里吗?”

第5章:什么卫生

 

吴正国这时低下头,脸色有些难看,这时肖艳看着她说:“男人三十而立,一切都可以从头在来的?”

吴正国愣了一下,先把肖艳手中的包放在床上,然后开始生火。肖艳在房间里四处打量了一下,这时看见桌上有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全家福,这时肖艳眨了一下眼睛,原来这个人是结过婚的人啊。

“肖老师,先来烤火,取取暖,这鬼天气真他妈的冷。”吴正国这时笑了笑说。

肖艳走了过来看着吴正国说:“大哥,你贵姓?”

“哦,我叫吴正国,跟吴帮国就差一个字。”吴正国厚着脸皮说。

逗的肖艳扑哧一笑:“一个字可就差远了,人家吴帮国是国家的总理,你呈正国什么都不是?”

吴正国一听不高兴了,拍着胸口说:“谁说的,我吴正国怎么说还是林西村的村长呢?”

肖艳看着吴正国说:“吴大哥,你吹牛吧你,村长会住这种地方,啧啧……”

这时吴正国一想到自已跟于香香通奸,被老婆发现了,之后又是离婚的事,他就来气:“肖老师,你别小看我吴正国,之前一直都是村长,最后出了点了事,现在什么也不是了。”

肖艳没有嘲笑他,她看出了吴正国脸上的痛苦,然后说:“出了点儿什么事?你跟我说说,不是偷人家粮食,还是拐人家小孩了?”

吴正国看着肖艳的思想倒是挺开放的,不愧是城里来的支教老师,他咳了咳说:“肖老师,家丑不可以外扬,俺就跟你说了,本来我村长是做的好好的,最后让村头的那寡妇几杯酒下肚,最后诱惑我……”

“行了行了,别说了,你活该啊你,跟寡妇搞什么搞,亏你还是一个村长。”肖艳听了也来气。

“我就知道你会数落我,最后被老婆发现了,就跟她离了婚……你是不是也笑话我。”吴正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挺难受的,跟那老婆张翠英离了婚现在还有些后悔。

肖艳这时看着吴正国说:“吴大哥,人这辈子活着总应该有点意义,我看你还是早点从痛苦里面走出来吧,多做做好事,古人说的好,一日有三善,心善,言善,行善,三年天必赐福之。你一个大老爷们,难道就一辈子住在这冰冷的仓库里,亏你以前还干过村长,怎么说还是个文化人,有手有脚的,应该为村子里做点好事了。”

吴正国听肖艳这么一说,感觉就像自已的小媳妇一样,然后呵呵一笑:“我怎么就感觉你像我小老婆似的?”

肖艳白了吴正国一眼:“美的你,你还真不显老啊你。别打我主意知道吧?”

吴正国被肖艳逗的一笑,然后说:“你说的还是有些道理。”

“当然了,我刚大学毕业可不是白毕业的,肚子里没有点墨水怎么敢来教书呢?”肖艳看着吴正国微微一笑。

吴正国只是呵呵的笑,也不说话。肖艳来了半天,早就想上个厕所,这时看着吴正国说:“吴大哥,我有点不舒服……”

“咋的了?”吴正国这时一脸关心的问。

肖艳尴尬的看着吴正国,吴正国一个傻冒儿,人家肖艳明明就是想上个厕所,这时肖艳就直说了:“洗手间在哪儿?”

吴正国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然后说:“你说你要上厕所我不就知道了。出门右侧向里面拐。”吴正国说着就带着肖艳走了出去,外面冷的要命,风呼呼的刮,吴正国带着肖艳从右侧走了进去,天又黑的什么都看不见,吴正国就拿着火机照着光。

肖艳被黑乎乎夜吓了一跳,人有三急,没办法肖艳就朝着里面走去,这时吴正国说:“小心点儿,别掉下去了。”

尼妈啊,肖艳一看,就两块木头横在一个大坑上,心说:“这地方真是穷的要命,连个厕所都这般,关键就是人的思想有问题。”

没办法肖艳看着吴正国说:“吴大哥,你别照了,转过身去。”

吴正国连忙灭了火机,然后转过身,肖艳这时才拉下裤子,先是一阵哗啦啦的声音,吴正国听的一阵兴奋,尼妈啊,吴正国跟老婆离婚后,再也没有碰到女人,这个肖艳长的很漂亮,吴正国动了猫吃老鼠的心思。这时肖艳说:“大哥啊,你这儿怎么连手纸都没有啊?”

吴正国咳了两声:“肖老师,这地方太穷了,一般都用一些报纸。”

肖艳一听,差点崩溃了,然后看着吴正国说:“大哥,我的那个来了,你去到包里帮我拿两片卫生巾……”

“什么卫生巾?”吴正国反问道。

肖艳再次崩溃:“大哥啊,你不会连卫生巾都不知道吧?”

林西村真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全村就一辆破三轮车,一百多户人家,没有一户人家有电视,信息相当落后,商品流通十分麻烦。这个吴正国在怎么落后,卫生巾还是知道的。

“喀……我还真不知道?你在说清楚点儿?”吴正国明显的是在逗人家肖艳。

肖艳一大学生真给他气死了:“我的大姨妈来了,去在我包里拿片卫生巾明白吗?”

吴正国心里好笑,再次逗道:“别开玩笑了,大姨妈来了,我还大姨爸,七姑婆来了呢_。”

“我真是服了你了,你真不知道,还假不知道,我怀疑你老婆是不是天生闭经啊。”肖艳气乎乎的说。

“什么叫闭经啊?”吴正国还装的真像。

“真让你给气死了,月来了知道吗?”肖艳吼了一声,女人来这个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心情不太好,并且脾气也比较暴躁,现在吴正国算是明白了,自已的老婆张翠英,她妈的,一年四季都脾气暴躁,难不成,她妈的天天来月,草啊。

“好了,我知道了。你等着,我这就是给你找找。”吴正国耸了耸肩膀,屁颠屁殿的跑到房间内,直接拿过床上肖艳的包包,然后随手打开包包,打出一包卫生巾,吴正国呵呵一笑:“肖老师,你用的卫生巾还真是高档啊,以后用完了看你怎么办?”

吴正国从里面拿出一片,然后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次奥,第一次见到这种桂花味道的卫生巾……”

吴正国这时兴奋的朝着门口跟去,砰的一声,头撞到了什么东西,一屁股座在地上,手上的卫生巾直接落在脸上。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绑在刑架上夹奶惨叫_羽毛搔腋窝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