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公车少妇顶臀天涯,被邻居老头揉捏我奶头

2020-10-15 16:53:48【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左手。” 虽然不知道王大志问这个是什么意思,被王大志爆发出的力量和勇气吓到的王华华,还是下意识的回答了王大志。“左手?”听到王华华的话,王大志扭过

“左手。”

 文学

虽然不知道王大志问这个是什么意思,被王大志爆发出的力量和勇气吓到的王华华,还是下意识的回答了王大志。

“左手?”

听到王华华的话,王大志扭过头看向郑二黑,他眼中满是厉色:“郑二黑,我也不难为你,你那只手推得我妈,我便废了你的那只手。这样,是不是很公平。”

“钱我会一分不少的还给赵江,你这手,我也必须要废。我妈,不是你能推的!”

“你想废我的手,你小子疯了?”

听到王大志的话,郑二黑顿时惊呆了:“小子,我告诉你,你敢动我一下,江哥绝不会放过你。到时候不光是你,就是你们一家人,都活不下去!”

“是吗,他赵江敢这么做?”

“咔嚓。”

“嗷。”

只听到郑二黑发出一声渗人至极的惨叫。

“我的手,我的手。”

“现在,你们可以滚了。”

王大志冷眼看着郑二黑和他的两个小弟:“滚。”

“走。”

“二黑哥,我们走。”

听到王大志地话,这两个小弟扶着郑二黑,便屁滚尿流的滚出了王家。

“二黑哥,我们村没有医院。下面楼前村有个卫生室,你可以先包扎一下。”看着郑二黑断了的手掌,赵元利一面对郑二黑说着,一面便想跟着郑二黑三人,逃出王家。

“叔,我让他们走了,可没让你走。”

见到赵元利想走,王大志拦住了赵元利,冷笑着看向赵元利:“叔,这人,是你带过来的吧?”

“叔,昨天那事我可没往外说,你这是要逼我啊。”

“大志,是叔糊涂了,这事是叔的不对。”

停住脚步,赵元利战战兢兢的看着王大志。此刻的王大志宛如魔神,赵元利虽然是村长,但也不敢威胁此刻犯浑的王大志:“大志,他们过来要债,逼着我带路,我也没办法。大志,叔给你赔罪,你就饶了叔这一次,成吗?”

“叔啊,都是乡里乡亲的,你怎么就这么绝呢?”

眼中闪过一丝厉色,王大志举起手中的钢管,便想要给赵元利来一下。

“大志。”

“大志。”

没等王大志动手,两个女声便喊住了王大志。前一个是赵元利的女儿赵霞,后一个是王大志的母亲詹秀芳。

“妈?”

“大志,算了。你叔也是被人逼的,算了,算了。”

“对,大志算了。”

听到詹秀芳的话,看着王大志眼中的红芒逐渐散去。张顺利这才敢接近王大志,从王大志手中拿走砖头。

他很清楚,赵元利现在真是被王大志吓到了,所以才没敢反抗。但赵家可是孤石村的第一大家,如果王大志真打了赵元利,那王家在孤石村,也就待不下去了。

“大志哥,你要想打那你就打我,你别打我爸。”

赵霞张开双手,挡在赵元利面前,她看着王大志,大眼睛中充满了滚滚泪水:“大志哥,你要有气你就打我吧,我让你打。”

“小霞?”

听到詹秀芳的话,看着赵霞再看着赵霞身后的赵元利,王大志深吸一口气,眼中的暴虐有了丝丝缓和,他对着赵霞挥了挥手:“走吧,看在你的面子上,今天这事便算了。”

“不过只有这一次,如果再有第二次,那别怪我心狠!”

“大志哥,谢谢你。”听到王大志的话,对着王大志说了一声,赵霞扶着吓坏了的赵元利,便走出了王家:“爸,我们走。”

“行了,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吧。”

“都散了,散了。”

在赵霞和赵元利离开后,张顺利和王大才对着一众乡邻挥了挥手,便让一众乡邻散了。王大才完事便走了,看着乱成一团的王家,张顺利和杜庆月,便留了下来。

“呼呼,呼呼呼。”

伴随着眼中的红芒散去,王大志赶到了一阵阵虚弱。他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喘了一口粗气。王大志并未意识到,他的性格在经过古神传承后,已经有了显著的改变。以前的他,绝对做不出今天这样的事。

这便是古神传承带来的改变,古神何其骄傲,怎么能够忍受欺凌。接受了古神传承的王大志,自然也接受了古神的骄傲和不屈的性格。

“大志哥,你喝水。”

杜庆月给王大志倒了一杯水,小心翼翼的看着王大志:“大志哥,你刚才的模样,真可怕。”

“嘿嘿。”

王大志干笑一声,伸手接过了水。不过在接水时,却无意间摸了杜庆月的小手。

“大志哥。”

杜庆月娇俏的白了王大志一眼,赶紧跑回了里屋。

“这小妮。”

“大志,你牛。”

把地上的鲜血用泥土掩盖,张顺利对着王大志竖起了大拇指:“我记得以前小月根本就看不上你,现在倒是对你十分青睐。”

“嘿嘿,你要不说,我还真没注意。”

听到张顺利的话,王大志这才意识到这一点。以前杜庆月来王家找王华华玩时,别提给王大志倒水了,就是话都不会和王大志多说一句。

“大志,你进屋。”

屋内,传来了王大志父亲王富贵的喊声。

“嗯,爸。”

王大志深吸一口气,知道自己实力不足,短暂爆发后便会虚弱的王大志,还是强撑着身体,走进里屋。

东屋,王富贵靠着墙壁半躺在炕上,正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自制土烟。詹秀芳半跪着坐在一旁,正摸着眼泪。

“爸,妈,怎么了?”

半个屁股坐在炕上,王大志疑惑的看向王富贵和詹秀芳。这郑二黑已经被打走了,王富贵和詹秀芳还愁什么?

“呼。”

“咳咳,咳咳咳。”

深吸了一口烟,有些呛的王富贵干咳几声后,掐灭了烟头。看着王大志,王富贵长叹一声:“大志,带着你妈和你妹,走吧,现在就走。”

“你们离开孤石村,离开高塘镇,离开南华县。去市里,赶紧走,走的越远越好。”

第五章 王家的困境

 

    “走,爸,我们为什么要走?”

听到王富贵的话,王大志颇为疑惑的看向王富贵。他还真没想到,王富贵问他的第一句话,不是问他功夫是从那里学的,反而是让他赶紧走。

“是啊爸,那些坏人都赶跑了,我们不用担心了。”拉着王富贵的手,王华华也轻声说道:“只要我们好好过,等猕猴桃卖出去了,一定可以还上债。”

“你们俩个娃懂什么,你们真以为,打走郑二黑就没事了?”

看着王大志和王华华,王富贵一脸的焦急:“郑二黑就是一个打手,他在替赵江办事。赵江手底下有多少打手,你们知不知道?在高塘镇,黑白两道谁不卖赵江一个面子。”

“你们现在打了郑二黑,赵江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趁着赵江还没派人过来,大志你带着你妈和你妹赶紧走,离开高塘镇,离开南华县。去市里,去一个没人认识你们的地方。”

“只有这样,才能躲过赵江的报复。你们要留在家,等赵家带人过来,咱们一家人都要玩完。”

“爸,我们可以报警。他赵江再嚣张,也总不能不怕警察。”

念过书的王华华和大部分害怕衙门的村民不同,她第一时间便想到了报警。看着王富贵,王华华说道:“再说是郑二黑先动的手,我哥只是正当防卫。就算他受了伤,也是我哥有理。”

“华华,报警没用。”

叹了一口气,王富贵摇了摇头:“赵江在衙门里有人,事情闹不闹大,他都能压下来。再说,我们也真欠了他的钱,我白纸黑字的写了借条。”

“大前年,隔壁三道沟村的高家,不就打了上门催债的人。最后被赵江带着三十几号人,拿着砍刀冲进了三道沟村。敢阻拦的村民,二话不说就挥刀往下砍,最后高家一家五口,除却在市里打工的老大没事外,其余人不都被打了个鼻青脸肿?”

“要不是高家老爷子豁出命去抗,害怕出人命把事搞大,赵江的人能住手?”

“这事十里八乡都知道,你们见有人管了?”深深吸了一口烟,王富贵对着王华华挥了挥手:“走吧,赶紧走。”

“爸,那我们一起走。”

知道王富贵说的没错,王华华拉住王富贵的手,便想要带着王富贵一起走。

“我不走,我已经废了,我和你们走,只能拖累你们。你们走吧,我就留在家里。”慈爱的看着王华华,王富贵叹了一口气:“总要给他们留一个出气的,反正我已经废了,用我的命换你们的命,值。”

“富贵。”

詹秀芳拉着王富贵的手,眼泪决堤似的往下流。对农村女人而言,男人就是她们的天,是她们的依靠。虽然王富贵的腿断了,但这个家仍旧是王富贵说了算。

“富贵,我不走,我跟你留下。就算死,咱倆也死在一块。”

“你胡说什么,你不走谁照顾娃。我废了,你没有废,你留着做什么?”王富贵额头上青筋暴起,他大声怒吼着:“走,你们现在收拾东西,赶紧走。”

说着,推开王华华的手,王富贵看向王大志:“大志,带着你妹妹和你妈,赶紧走。以后别回南塘镇,这辈子都别回来。”

“爸。”

深吸一口气,王大志紧咬牙关,眼中闪烁着浓浓的不屈和愤怒。他很想去和赵江拼了,但他又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他自己可以无惧赵江和郑二黑,但他爸他妈和他妹却不行。他知道王富贵说的没错,今天虽然他把郑二黑打走了,但赵江绝不会善罢甘休。

以赵江呲牙必报性格,他绝对不允许高塘镇有人挑衅他的权威。这一点王大志很清楚,如同王富贵说道一样,他家可不能做了三道沟村的高家。

“赵江,我一定会干掉你!”

眼中闪过一丝寒意,王大志知道现在自己不是赵江的对手,他只能按捺住心中的愤怒。

“爸,你欠了赵江三万块是吧?”王大志看向王富贵:“我会把这三万块还了赵江,至于郑二黑的事,我会和赵江算清楚。”

“娃,那可是三万啊。就算把咱家宅子卖了,也卖不了三万。”

詹秀芳看着王大志,眼中满是疑惑。她很不明白,只是一天没见,王大志好像换了一个人般,让他有些陌生。

以前的王大志,碰到这种情况早就没了主意。现在的王大志,却已经代替了王富贵,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妈,这个你放心,我有办法。”

想起昨天在黑鹰峰见到的灵芝,王大志知道自己必须要再上一趟黑鹰峰。有那一株灵芝,应该可以卖个几万,还了欠债。

至于王家的宅子,都快成危房的宅子,除却王家敢住,还有那个不要命的敢买,敢住?

“哥,你可别做犯法的事。”

听到王大志的话,王华华扭过头,疑惑的看向王大志。

“就是,大志哥我可以和我爸妈说,让他们先给你凑一些。”看着王大志,杜庆月也轻声说道。

“大志,我家的情况你也知道,多了我也拿不出来。回头我把马卖了,给你凑一万。”张顺利深吸一口气,同样对着王大志说道。

“谢了兄弟。”

拍了拍张顺利的肩膀,王大志笑着看向王富贵和詹秀芳:“爸妈,你们放心,我昨天上山看到了一株灵芝,因为没带工具,所以没法摘。明天让顺利和我去一趟,只要拿到这株灵芝,就能还了债。”

“大志你说真的,有灵芝?”

听到王大志的话,詹秀芳眼睛一亮。她知道灵芝价格昂贵,尤其是上年份的野灵芝,更是各地药商眼中的香饽饽。

“嗯,妈你就放心吧,这事有谱。”

对着詹秀芳点了点头,王大志嘴角一抽。他看向张顺利和杜庆月:“华华,你今晚去小月家里睡。这几天你就和小月待在家里,不要随便出来,也不要和外人说,尤其不能让村长知道。”

“顺利,让我爸我妈先去你家睡几天,等这事解决了,再回来。”

“大志哥你放心,华华和我睡一个屋,没事。”杜庆月轻点下巴,回答了王大志。

“成。”

张顺利看着王富贵和詹秀芳:“叔姨,委屈你们先在我家住几天,等大志把这事解决了,你们再回来。”

“大志,你真有把握可以摘到灵芝?”

“爸,你就放心吧。”对着王富贵点了点头,王大志看向詹秀芳和王华华:“妈华华,你们把紧要的东西收拾一下,等下天黑了就走。”

说道这里,王大志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一贫如洗的王家,除了几个人外,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公车少妇顶臀天涯,被邻居老头揉捏我奶头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