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高中生的嫩缝|班里同学都玩我作文

2020-10-15 23:36:57【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抱歉我帮不了你” 我放下银行卡,“钱我不要了,今晚就当我陪了您,所以也希望您放我一马。”我自觉这番话说的客气礼貌,陆励成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从我的角度望去

抱歉我帮不了你”

 文学

我放下银行卡,“钱我不要了,今晚就当我陪了您,所以也希望您放我一马。”

我自觉这番话说的客气礼貌,陆励成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从我的角度望去,似乎可以看到他微微翘起的唇角,挂着一抹讥诮,薄冷的唇微启,“该说的我已经说过了,怎么掂量是你的事情。”

离开之前,我听见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想明白以后,可以回来找我,但我没有太多耐心。”

我头也不回的冲进夜幕,在三伏天的夜晚,抑制不住的浑身发抖。

不知道沿着街道走了多久,包里传来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

来电显示是前夫家里的家庭电话座机,这个电话只有一个人会打来,我忙调整呼吸按下接听键,换了温柔的语气,“喂?小乖吗?”

电话那头传来我五岁的女儿小乖的声音,磕磕绊绊的带着哽咽,

“妈咪,打雷了,小乖害怕……”

我想起刚刚的雷声,忙追问,“爸爸呢?奶奶呢?”

那边/传来小乖抽抽搭搭的声音,“没有人呜呜呜……”

家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我倒抽了一口凉气,顾不上多问,便答应小乖回去陪她。

我赶到前夫家公寓楼下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望着三楼窗口昏黄的灯光,我的心中五味杂陈,犹豫了一会儿,从包里翻出了门禁卡。

刚走到二楼楼梯间,头顶忽然传来一道粗重的喘息,我以为是我听错了,停住脚步的瞬间,又准确的听到一道女人的呻吟。

“啊……还不开门,进去做…….啊…….死鬼,别摸了,这么猴急…….”

我正要咳嗽,却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将我震在原地,

“宝宝,你可真是个妖精,为了你我心甘情愿离婚…….”

我扶着楼梯的手猛地收紧,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朝着楼梯之间的缝隙望去。

昏黄的门灯下,一对男女正在门前纠缠。

“哐当”一声门响,门板砸到墙上的声音在整个楼梯间回荡,我回过神的时候,俩人纠缠着进了屋,我抿着唇,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

“门没关呢?”

“没关就没关,这么晚了哪有人,宝宝你真香……”

男人喘息着将女人压/倒在沙发上,一双手四处乱摸。

女人咯咯笑个不停,从我的角度能看到她的一双眼睛,媚眼如丝,跟我曾在前夫公司见到那副冷淡干练的模样判若两人。

“你怕不是以前也是这么哄你前妻的吧?”

“洛心就是外强中干,长着那么一张漂亮脸蛋,其实躺在床上跟死鱼没什么区别,在床上干她如同嚼蜡,哪有你有滋有味,遇见你我才食髓知味。”

“真的?”

“当然。”男人猴急的脱了上衣,对着我的视线露出精壮的后背,

“好不容易离了婚,我不就是为了跟你夜夜双宿双栖么?我们现在可是合法的夫妻!五月二十日,还记得么?咱们的结婚纪念日,你可反悔不了……”

我浑身冰凉,颤抖的手指几次无法准确触碰到门把手。

第五章 我被背叛了

 

五月二十日,我的前夫跟他的顶头女上司领了结婚证,而前一日,五月十九日,他才刚跟我办完离婚手续。

说是性格不合好聚好散,其实从他提出离婚到办完离婚手续期间不过短短三天,起因是他觉得饭菜不合口味,跟我争吵中,我“不小心”推了他一下,造成了他轻微脑震荡。

就这样一个原因,让我愧疚难当,反审自己是不是真的没办法当一个好妻子,同意了他提出的所有离婚条件。

财产,房子,孩子都归他,我净身出户。

可现在事实撬开我的双眼,给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

哪有什么性格不合?

根本就是一场早有预谋的好戏。

“哐当”一声,我怒火中烧的推开门,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沙发前,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卯足了劲儿一把抓住了胡宇轩的头发往一侧扯去,

“胡宇轩,你这个混蛋……”

男女的尖叫声中,胡宇轩掰着我的手腕将我的胳膊甩开,

“洛心?你怎么在这儿?你他妈的疯了?”

我不管不顾的又扑上去,混乱中却被甩了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响彻整个屋子。

我捂着右脸跌坐在沙发前,掌心下面火辣辣的疼痛传遍了全身,不敢置信的望着打我的女人。

高处传来女人尖酸刻薄的声音,一下下的划破我的耳膜,

“跟个泼妇一样,老公你以前眼光可真不怎么样。”

一侧的房门忽然拉开,小小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我的女儿小乖一边哭一边挡在了我的面前,张开小小的怀抱将我护在身后,

“不许打我妈咪……”

我的女儿将我护在身后,这一刻我心痛欲裂,当初在抚养权上竟然连争都没有争,就这么将女儿交给这个狼心狗肺的男人。

我擦了一把眼泪,将小乖抱起来,盯着胡宇轩道,“离婚的事情到此为止,女儿我带走!”

我把小乖带回身边,有女儿在身边,我心情好陪得笑脸也多,被客人多摸上两把也都乐呵呵的,客人心里高兴,给的小费也就多了。

转眼过去一个月,午夜将至,我在夜总会包厢陪客人唱歌,忽然收到合租室友的短信,

“洛心姐,有个老太太说是你婆婆,带了好几个人来,把小乖带走了,我们没拦得住。”

我骤然方寸大乱,忙找了个托词从包厢出来打电话给合租的小夫妻确认,我前脚刚走,我前婆婆后脚就到家里敲门把孩子带走了。

好不容易打通胡宇轩的电话,不等对方开口我便急声道,

“小乖在哪儿?”

胡宇轩只说了一句话,如同一盆凉水将我从头浇到尾,

“我妈带走了,就你住的那个房子?人都转不开还带孩子?还有,就算是打官司你也不会赢,我妈喜欢小乖,不会让她受委屈的,你别浪费时间了,大晚上的抽什么风……”

说完这话,他便挂断了电话,再打过去已经是无人接听状态。

我在走廊急的眼泪都下来了,只顾着低头打电话,转身的时候没留意,一头撞上一堵人墙。

脚下高跟鞋一歪,我惊呼一声整个人朝着后面倾斜,幸亏被一只手及时托住了腰,

这是我和陆励成的第二次见面。

依旧是在夜总会,我依旧狼狈。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高中生的嫩缝|班里同学都玩我作文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