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软糯双性美人受_开会跪下小嘴含着

2020-10-16 00:05:49【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甚至有其中一人不断摇晃手里的啤酒并喷在女人的衣服上,她却只是娇嗔道:“王哥好讨厌,捉弄人家。” 这样的表演实在让我无力招架,我想起刚刚自己和孙总承诺为了他,什么

甚至有其中一人不断摇晃手里的啤酒并喷在女人的衣服上,她却只是娇嗔道:“王哥好讨厌,捉弄人家。”

 文学

这样的表演实在让我无力招架,我想起刚刚自己和孙总承诺为了他,什么都愿意学,现在实在后悔,唯恐他要求我做这样的表演。

我只能小声问道:“金玉姐,我什么时候能走?”

“走?走去哪?婉婉,孙总可一直等着你呢,况且他刚刚可说了,你只要表现好,至少这个数。”金玉姐低声说着并且深处五个手指。

“五千块?”

“你在逗我吧,是五十万块!”金玉姐略有无奈。

“五十万?”我知道这行赚钱容易,但也没想到孙总会出手这么大方。

“姐都说了,只要你放开自己,赚钱只是时间问题。”

只是一次表演就有五十万块,我怔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洋姐很厌恶我的犹犹豫豫,她立刻将我带到孙总身边,媚笑道:“快去好好伺候孙总,傻丫头,机灵点。”

我深吸一口气,犹豫的坐在孙总身边,为他倒满了酒,然后敬到他的嘴边。

孙总接过酒杯,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我的胸口,我能感受到他炙热的目光,不由得脸红。

“孙总,您快喝酒啊!”我又将酒杯往孙总的嘴边靠了靠。

孙总夺过酒杯却将它放到一旁,我疑惑的看向他,他却直接将我死死抱住,说道:“婉婉,你真是个极品,我简直欲罢不能,你可得好好陪我。”

“孙总,我...”孙总突然的攻势让我不知所措,只有下意识的抵触。

孙总见我这个样子,脸色泛起怒色,他正要发火,却突然有一男人走了过来,对着我道:“小姐,能否赏脸同我喝一杯。

我看着这个陌生男人,心中泛起熟悉感,却想不到是谁,也许我曾经为他的公司拍过平面,谁知道呢。

我此刻已经彻底混了头脑,竟然一时失去反应,况且我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场面,根本无所适从。

幸好辛婷察觉到了我的窘迫境地,她径直走了过来,对着那个陌生男人笑道:“吴哥,你一来就找别的小姑娘,都忘了找人家,人家可要生气了。”

我知道辛婷是在帮我解围,我心里也是万般感激。

“婷,你们认识?那更好,让你的小姐妹陪我喝一杯。”吴总醉醺醺的说着,他并没有因为辛婷的话而放弃,反而更加争取。

辛婷见自己的话不起作用,也微有些尴尬,站在原地显得无所适从。

这个吴总根本不理其他人,而是直接将酒杯怼到我的嘴边,酒水从杯中溅出使我下意识退后,瞬间,吴总有些愠色,我见状只好犹豫的接过酒杯,随后仰头饮尽。

这也多亏金玉姐曾经的教育,她说做这一行,绝对不能让客人生气,他们都是非富即贵,轻易就可以搞死你。

“这就对了!”吴总见状,兴奋不已。

吴总似乎并不是只想让我喝酒,而是直接揽住我的腰,将我带走,我的余光瞟到孙总的脸色难看,心道不妙。

孙总却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过分纠缠,只是起身悻悻离开。

如此我更加捉摸不透孙总的想法,也不知如何是好。

我也只能看向金玉姐,希望能得到帮助,只见金玉姐对着我微笑,我知那是让我好好陪吴总的意思。

虽然如此,但我依旧有些慌乱,虽说孙总为人差劲,但起码还算认识,而这个吴总根本就是个陌生人,我又该如何是好。

吴总似乎兴致缺缺,他只是看着别人唱歌,自己独自喝着酒,我又不善言辞,也只能陪着他喝酒。

很快,面前的洋酒就喝光了,我并不容易喝醉,但却会胃疼。

吴总再次打开一瓶洋酒,而我此刻十分不舒服,胃部的痉挛更加严重,加上周围的男男女女都在肆无忌惮,旁若无人的嬉戏,更有甚者,跳起了脱衣艳舞,男人们兴奋之余也是对其上下其手。

这里此刻犹如淫情的地狱,欢爱成群。

看着眼前的一幕,我突觉恶心,只能向吴总道歉欲离开。

吴总也很体谅,毕竟我的脸色确实难看极了,我硬撑着走出金阁包间,终于来到拐角的洗手间,便克制不住的吐了起来。

事后,我也十分不舒服,之后找到通风处休息一下,冰冷的寒风扑面而来,倒是让我清醒不少。

虽然在来这里之前,我已经告诉自己要准备好,也告诫自己要忍耐,但真正处在那样的环境里,依旧让我如坐针毡。

我垂下头,一脸丧气,试图调整自己的情绪。

就在这时,金玉姐前来寻我,她见我这样无精打采也十分难受,为了缓解我的负面情绪,她来到我身边,轻拍我的背部,温柔道:“婉婉,姐知道你难受,可生活就是这样,咱一没钱,二没势,想在这里生存的好,就是要付出这样的代价,生活所迫,大家都在忍耐。”

即使金玉姐不说,我也明白这些道理,我只是还没能适应这样的生活。

但是,既然现在我已经做出了选择,也只能咬牙坚持,否则刚刚的屈辱不就白受了,只是当下没有缓过劲罢了。

包间里的欢愉始终没有停止,我缓步走向金阁,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金玉姐在我的身后,轻声道:“婉婉,客人在等着。”

金玉姐说着话,便走了进去,我也正想跟着进去,却突然有一双手拦住我,将我带到一旁。

“孙总?你这是?”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孙总,我还以为他已经走了。

第五章 身体为代价

 

孙总咧着黄牙痴笑,并且慢慢向我靠近,我被他逼迫到墙角,恐惧感也渐渐出现,昨天的一幕,再次浮现在眼前。

但如今我已经不同,只能压抑着抵触情绪,尴尬笑问:“孙总,找婉婉有事?”

孙总意味深长道:“婉婉,等着饭局结束了,来三楼的315找我,别让我失望哦。”

我看着手中孙总塞给我的钥匙,只觉得恶心,但我也不能得罪孙总,只能陪笑,设法委婉拒绝。

“孙总,我...”

我拒绝的话还没出口,孙总却倏地将我抱住。

“婉婉,你对我来说就像天使一样,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爱上了,你放心,只要你好好伺候我,我不会亏待你。”

孙总说着话,顺势从怀中拿出一张银行卡在我的眼前晃了晃。

第一次,我竟有些动摇,父亲的病刻不容缓,而能救父亲的只有钱。

但是我很清楚,换取这张卡的代价,是要我付出自己的身体。

这一刻,我犹如天平,摇摆不定。

孙总似乎笃定了我会听话,于是一身轻松的离开了,剩下我,背负巨大的压力。

但时间不等人,包间里的吴总还等着我,那也是不能得罪的主。

我再次回到包间,只见吴总正望着我,我会意的坐到他的身边。

“丫头,脸色咋这么难看,不舒服?”吴总许是见我情绪不高,略有关心。

对我而言,吴总的关心让我有了短暂的轻松,也让我觉得他人不错。

“没什么,现在好多了。”

“忍受不了?”

吴总一系列的质疑问懵了我,“什么?”

他却并没有看我,只是讽刺冷哼一声,“出来卖,还装纯?”

吴总的话,将我假装的坚强全部击碎,我心中更是升起一丝愤怒。

起身便想要离开。

虽然这一行本身就是出卖自己的工作,但是我仍然不愿意放任自己堕落,我仍然放不下尊严。

吴总见我想走,一把扣住了我的手,把我拉进他的怀里,直接扣上我的胸部,得意道:“不想玩那些也行,但我也不能白花钱,让老子好好摸摸。”

吴总的手劲越来越大,我实在吃痛,于是试图起身脱离他,他察觉到我的挣扎,立马变了脸。

“臭婊子,装你娘的清纯,我呸!”

吴总猛然把我推开,同时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

我被他巨大的手劲打得眼冒金星,一时间稳不住身形,险些跌倒在地。

而包间里的众人,也都投来不同的目光,有质疑,也有看热闹的。

吴总似乎并不解气,再次咒骂道:“真拿自己当明星了,都能出来卖,还装个屁。”

金玉姐见我挨打立刻跑了过来,匆忙的将我扶起。

“吴总,这是干嘛?我这妹子可嫩得狠,你咋舍得下手。”金玉姐娇嗔着,试图缓和气氛。

“金玉姐,对不起,但我真的不行。”

我小声的解释着,说到底,我终究无法丢掉自己的良心,也无法任由自己堕落。

“温婉?”

金玉姐微有怒色,她是在责备我的不识趣,我也知道,自己确实给她惹麻烦了。

“金玉,就这种货色你还捧她干嘛,连基本的事情都做不好,既然出来卖,还在这装高尚,不就是她妈的想要钱,装什么白莲花,臭婊子。”

吴总越骂越起劲,甚至将桌上的酒瓶砸在了地上,酒瓶应声落地,四散飞溅的玻璃险些弄伤了我。

“啊!”一名女人被突然的声响惊到,不由得尖叫。

“吴总,您快消气。”

金玉姐再次出来打圆场,唯恐对方再爆发。

“吴总,看在我的面子上,您放她一马,原谅她是个新来的,没见过世面,千错万错都是她的错,我回去就收拾她,今天有得罪您的地方,我替她跟您道歉。”

金玉姐说着话,拿起桌上的酒杯,同时用手暗自掐了我一下,说道:“臭丫头,还不给吴总倒酒,你看我等会怎么收拾你。”

一旁看热闹的男人更是看热闹不怕事大,见吴总教训我,他立刻插了一句:“出来卖不就是要钱,都是下贱的母狗。”

此话一出,包间内的氛围更加严峻,我毕竟是金玉姐的人,如今我这个样子,就是给金玉姐丢人,要是今天这事闹大了,金玉姐也要跟着被风言风语。

“温婉,你聋了!快点!”

金玉姐催促着我给吴总倒酒,我明白她的用意,在这种场合里,极少有这样的事情,大家都是出来玩的,我们这些小姐的职业就是让客人开心,所以都不会惹事。

如今出了这档子事,等于是我砸了金玉姐的好招牌,她也是骑虎难下。

金玉姐只是表面上吓唬我,我知道她也不过是想要帮我度过这关,我自然不能坏了她的好意,于是伸手拿去酒杯,稳定情绪,笑靥盈盈道:“吴总,刚才都是婉婉的错,我喝了这酒,您就饶了婉婉吧。”

话音未落,我已将杯中烈酒饮尽。

吴总见状却依旧不依不饶道:“金玉,你看人的眼光咋变这么差了,什么货色都敢带进圈子里,以后可要注意,否则容易吃大亏。”

金玉姐理亏,也不好反驳吴总,只能阴郁的瞪了我一眼。

在外围的圈子里,模特的身份不比那些职业的小姐,我们都是有额外的身份价值,金玉姐今天把我带进圈子里,我想也一定用了些手段来抬高我的身价,但那是她的手段,我无法企及。

也许,一些女人为了得到金钱可以放弃自己的底线尊严,可以卑微的屈身于男人的胯下,但与我而言,做那样的事比让我去死还困难。

“吴总,婉婉知错了,您...”

“呵,老子就知道你是装清纯,心里一定都巴不得老子上了你吧。”还不等我说完话,吴总已经贴身过来死死抱住了我,随即又将嘴贴上我的耳垂,他浑身的酒气熏得我头晕。

我被吴总的双臂钳得死死的,无法挣脱,况且我越挣扎,吴总就越兴奋,他的手已经滑上我的胸部,企图当众撕开我的衣服。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软糯双性美人受_开会跪下小嘴含着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