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吃饭连在一起动_翘高办公桌趴跪惩罚

2020-10-16 10:17:58【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 来自于执着 10分钟后经理回来了,兴奋地搓着双手:“老弟,老板答应了,我们搞一个月的活动,从明天就开始,赠送半年的。”我心里一阵狂喜,但是面不改色:“那好,我先给你

 来自于执着

 

 文学

10分钟后经理回来了,兴奋地搓着双手:“老弟,老板答应了,我们搞一个月的活动,从明天就开始,赠送半年的。”

我心里一阵狂喜,但是面不改色:“那好,我先给你一本收据,用完了你和我联系,这是我的名片。”

事情就这么谈成了,从售楼处出来,我看着正午火辣辣的太阳,狠狠在空中挥舞了一下手臂。

妈的,一个人,如果不逼自己一把,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

晚上,我犒劳了下自己,买了两瓶海州啤酒半斤牛肉,在宿舍美美打了一次牙祭。

酒足饭饱,打开电脑,带上耳机,在扣扣音乐里听着忧郁的《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开始上网。

我之所以戴耳机是为了避免听到那帮学生回来后例行活动的动静,长期这么骚扰,荷尔蒙分泌会失调的。

浮生如梦在线。

我主动给她发过去一个握手的表情,她随即回复了一个微笑。

“好几天没见你了!”我说。

“有事出去了,今天刚回来!”

“哦。”

“看到你在听《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喜欢这首歌吗?”

“是的,其实我喜欢它,是因为这首歌的忧郁。”

“此刻,你的心情是忧郁的吗?”

“或许,可能,差不多,不过,在忧郁的日子里,偶尔也还能寻找到一丝光亮。”

“这么说,你今天是找到了一丝光亮了?”

“白天刚谈成了一笔生意,多少心里感到一些安慰。”

“祝贺你,你一定是一个优秀的企业管理者。”

我心里一阵惭愧,不错,曾经自己是一个自信而小有成就的企业主,但现在却什么都不是。

我说:“我其实是一个垃圾的企业管理者。”

“别这么作践自己,过度的谦虚就是骄傲。怎么样,这几天忙不?”

“一般,你呢?”

“忙啊,刚接手新工作,很多东西需要熟悉,有压力,也有动力,阻力也不小。”

“有信心吗?”

“必须有!办法总比困难多嘛。人生就是奋斗,我可以接受失败,但是不能接受未曾奋斗过的自己。”

我心里一震,曾经的自己也是这样,为了理想、事业和爱情而充满高昂的斗志,只是经历了双重打击的我现在变得心灰意冷。虽然自己现在也在做事,但心中没有了曾经的豪情壮志,现在的努力,只不过是为了度过眼前的危机混口饭吃而已。

其时,我带有一种自虐倾向,不想让自己有思想。

一会儿我说:“你心态很好,一定会成功的!”

浮生如梦:“谢谢你的鼓励,我相信一句话:一个人的生命中有很多事情足以把你打倒,但真正能把你打倒的是自己的心态,所以,我觉得心态很重要。”

我心中一动。

浮生如梦:“你的忧郁是来自于烦恼吗?”

“不知道,唉。”

“不要叹息,我觉得,或许你应该是一个执着的人。”

“何以见得?”

“因为,人的一切烦恼来自于执着。”

我心里一动,半晌没有说话。

接着她问我有关营销的问题,我给予了详细的回答,她不时发过来大拇指表情,显然很满意。

我然后问她:“你们营销的商品是什么?”

“一种文化产品。”

“太笼统,不愿意说那就算了!”

“你猜猜?”

我今天刚推销完自己的文化产品,于是下意识打出两个字:“报纸!”

浮生如梦发过来一个呆呆的表情:“啊——恭喜你,答对了。”

我一楞,这个浮生如梦的原来营销的是报纸,那自然就是和我同行了,不同的是她是高高的管理者,我是低低的推销员。

我不由问:“你哪家报社的?”

海州有大大小小十几家报纸,竞争相当激烈,每年都有发行大战。

“对不起,暂时保密好吗?要是告诉你了,你就能知道我是谁了,那这网络就木有神秘感了。别忘了我们做网络朋友的初衷。”

我明白她的意思,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浮生如梦该不会是秋彤吧?

元朵早上无意中说过一句话,秋彤出去考察刚回来,而这个浮生如梦也是出去刚回来。

一想到这里,我又开始了剧烈的蛋疼,世界真的这么小?现实中避不开秋彤,在虚拟世界里难道也无法摆脱她?

既然她不愿意说,我决定在不询问她底细的情况下试探一下她的真实身份。

从谈报纸营销入手。

我:“做报纸营销,宏观的我搞不来,不过微观的一些东西,倒可以给你提供一下思路,比如,实用见效快的实战策略。”

对方果然很感兴趣:“快说。”

“比如,可以搞报商合作……”我侃侃而谈,抛出了诱饵。

对方沉默片刻,接着回复:“你说的对我的思路很有启发,我会认真考虑。”

鱼儿上钩了,我静观鱼儿咬钩后的表现。

我就看海州哪家报社会在最近推出这个举措来。哪家搞这个,浮生如梦就是哪家报社发行的掌门人。

我暗暗祈祷浮生如梦千万不要是秋彤,却又有些心不由衷。

人在很多时候都是自相矛盾的。

之后连续两天,投递完报纸,我就在站里帮元朵干活,等着验证自己那晚抛出的诱饵。

我似乎有一丝不详的预感,浮生如梦弄不好就是让我胆战心惊的秋彤。

这天等到下午4点多,什么迹象都没等到,倒是等来了房产公司那销售部经理的电话。

现在,该给这经理一个名字了:张晓天。

张晓天在电话上很兴奋,说我的办法效果很好,这两天涌上门来的客户比以前1个月加起来还多,还有5个当场就决定买房子,只是订报收据太少,要到站上来取收据。

放下电话,我和元朵说了下,元朵快乐地蹦起来:“亦克大哥,真看不出,你竟然能耐这么大!”

我不动声色地说:“不是我有能耐,赶巧了,我去人家门上订报纸,正好那销售部经理有这个营销计划……”

我感觉出那张晓天是个好大喜功之人,也就干脆顺水推舟送个人情。同时我不想木秀于林,以免引起秋彤的注意,也不想招来同行的嫉妒。

元朵目光里闪过一丝遗憾:“那销售部经理真牛,你够幸运的。”

一会张晓天来了,我介绍元朵和张晓天认识,元朵和他握手:“张经理,刚才听我大哥说了,这个营销策划出自你之手,你可真有水平,以后多多指导。”

张晓天有些意外地看了我一眼,接着打个哈哈:“这个……小意思,吃这碗饭,就得干这事,本职工作而已。”

说完,张晓天又赞许地看了我一眼,随即又看着元朵,眼神有些闪烁。

元朵给张晓天拿了10本收据,张晓天看看表:“到下班时间了,不知道元站长能否赏光共进晚餐呢,我请二位一起吃个便饭。”

张晓天很聪明,知道初次见面单独邀请元朵未必能成,就把我拉上了。

元朵看着我:“亦克大哥,你有空吗?”

我正好想借这个机会开开荤打打牙祭,点点头。

于是,大家一起去了附近的餐馆。

吃饭时,张晓天兴致很高,毫无愧色地给元朵大谈营销的技巧和经验,显得深喑此道。

看得出,这家伙初次见面就对元朵很有好感。

元朵用敬佩的目光看着张晓天。

酒足饭饱,张晓天主动提出要送元朵回家,元朵有些迟疑,看着我,我冲张晓天说:“我喝多了,那就有劳张经理了。”

元朵眼里闪过一丝失落。

我挥挥手径自离去。

回到宿舍,登陆扣扣,浮生如梦在线。

浮生如梦说:“我这两天一直在琢磨你上次和我说的事,打算在10月份大征订开始前成立大客户开发服务部,采取包括报商联盟等多种方式,搞集团作战,向规模要效益。”

我眼前一亮,浮生如梦的视界很开阔,我一点拨,她竟然就能把一片绿叶变成整个春天。

又一想,她要在10月份大征订开始前成立这个大客户开发服务部,那短期内无法验证浮生如梦的真实身份了。

不由有些遗憾。

浮生如梦又说:“到底是浙商,肚子里就是有货。”

我发出一阵惨笑,我是一个失败的浙商,输地一塌糊涂,事业和女人都没了。最可悲的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公司破产和芸儿突然离去的真正原因。

一时没有说话,心里隐隐作痛。

浮生如梦:“你在想什么?”

我叹了口气:“浮生如梦,我问你,你相不相信人生会有如果,相不相信过去的事情会再回来?”

浮生如梦:“我觉得,人生没有如果,只有后果和结果。过去的不会再回来,即使回来也不再完美。”

我沉默了,眼前浮现出芸儿的影子,还有那往日的欢笑和甜蜜。

浮生如梦继续说:“有时候,人还是简单了好。对于过去,不可忘记,但要放下。”

我心里一动,不由问自己是否该从对芸儿的伤痛和迷恋中走出,是否该将芸儿放下。

记得有人说,如果你很想要一样东西,就放它走。如果它回来找你,那么它永远都是你的,要是它没有回来,那么不用再等了,因为它根本就不是你的!

我的心起起落落起来。

第五章 有一种相遇叫缘分

 

转眼到了9月20日,天气凉快起来,已经有了初秋的冷意。

我手里微薄的银子一天天在减少,过着没有早饭,中午和晚上各一个大碗面的艰苦日子,每天在半饥饿状态下奔波着,身体日渐消瘦,时不时会觉得头重脚轻。不过我还是坚持熬着,一天天算着日子。

元朵对我的身体变化提起过几次,我每次都做毫不在意状说自己在减肥掩饰过去。元朵几次欲言又止,带着怀疑的目光看着我。

张晓天那边的订报活动今日结束,我统计了下,接近1000份报纸,虽然都是半年的,但也能有接近18000元的进账。

我打算等提成到手,就辞职走人。

听元朵说,最近秋彤刚修改了公司原来每月中旬发工资、压发行员半个月工资的做法,改为每个月的1日发上月工资。也就是说10月1要我就能拿到工资和提成了。我8月份来的时间短,公司财务没给发钱,说是和9月的一起发。

公司刚下发了国庆节放假通知,报纸节日期间停报3天,从10月4日到6日,发行公司的假期也就是这3天。

我想等假期结束后和元朵打个招呼,让她物色新的发行员,等新发行员来了再走。

我不知道元朵要是知道我辞职的决定后会有怎样的表现,也不大敢想,怕伤了她。可是,我终究是一个流浪的人,我的心始终在流浪,我的心依旧在麻木沉迷忧郁惆怅着。

想到很快就要和这个城市辞别,我突然感到几分莫名的眷恋。

自从那天在洲际大酒店遇到秋彤和李舜,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我对秋彤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依然感到迷惑,感觉秋彤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只是终究是什么故事,我无法知晓,也没有机会去知晓了。

此时的我,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命运今后会和李舜紧紧捆绑在一起。

这些日子,除了白天的忙碌,几乎每个晚上,我都和浮生如梦在虚拟的世界里聊天。我给她灌输了大量营销实战技巧,她学地很认真。

我分明感到,这是一个天资聪慧的女子,很多事情往往是我一点拨她就能意会,而且能举一反三延伸上升到新的高度,有的高度甚至是我都始料未及的。

我不由断定,假以时日,她会在这个领域大有作为。

除了谈经营管理,我和她还经常交流对人生的见解和体会,在很多观点上,我都能有惊人的默契和巧合。有时候她不说话,我不说话,但是好像彼此都明白对方在想什么,不约而同会打出一个会心的表情。

我终于明白,在这个看不见的世界里,有一种相遇叫缘分,有一种感觉叫默契,有一种情感叫知己。

只是,浮生如梦的身份我一直没有得到证实。

最近张晓天往站里跑的很勤,他是来找元朵的。对于他们的交往,我心里默默祝福元朵,希望她能有一个幸福的归宿,虽然元朵不时用别样的眼神看我,但我故意装傻。

今天投递完报纸,我心跳有些加速,正好路过站里,决定过去歇一会儿。

刚进去就听到元朵办公室里传来赵达剑的声音,他又来了。

我悄声走进去,在靠近元朵办公室的一张椅子上坐下,倒了一杯水慢慢喝起来,边留意听着屋里的动静。

“元朵,上次的事,我喝多了,你不要介意!”赵达剑的声音。

元朵没有说话。

“今天我来呢,是想和你说个事。”

“请赵总指示!”元朵客气的声音。

“公司最近要成立大客户开发服务部,负责人还没有确定,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我浑身一震,脑子轰地一下。

狼终于来了,秋彤要成立大客户服务部,和浮生如梦在扣扣上说的正好吻合!

无疑,浮生如梦就是秋彤!

事情竟然是如此巧合!

我一时懵逼!

既然浮生如梦就是秋彤,那么以后还要不要和浮生如梦再联系呢?万一暴露了真实身份,那该如何是好?

我心里乱乱的,万分矛盾起来。

这时,屋里的谈话又传进我的耳朵。

元朵说:“我没什么想法,一来没那水平,二来,公司这么多能人,轮不到我。”

元朵这话其实是在谦虚,根据我这段时间的观察,她具有比较强的创新和运作能力,如果给她适当的点拨,相信元朵应该适合这个位置。

“不必这么说,元朵,你的能力我是了解的,我说你行你就行,只要你愿意,到时候在公司经理办公会上,我会提名你,我看谁敢反对,秋彤再怎么着,也不敢真拿我的话不当回事。再说了,你就是真的一开始适应不了,不是还有我吗?”

“感谢赵总对我的看重,不过我还是没这想法。”

“怎么,还是因为上次的事对我有看法?以为我帮你是别有企图,不领我这个人情?”赵达剑不高兴的声音。

元朵沉默着,赵达剑到底有没有不良企图,她心里是有数的。

“我对你好,你心里要有数!”赵达剑半是威胁的声音。

元朵还是不说话。

“不识抬举,到时候你会后悔的!”赵达剑重重哼了一声。

“赵总走好!”

赵达剑出来,看到正坐在那里喝水的我,眼里发出憎恶和蔑视的目光,瞪了我一眼,然后径自走了。

元朵也出来了,脸色有些发白,看到我在,松了口气。

我冲元朵笑了下,元朵也笑起来,接着说:“亦克大哥,真为你很高兴,这个月你光订报提成就可以拿到一万八,加上工资,就接近两万了!”

这些钱其实早就在我的预料之中,我心里并没有多么兴奋,以前动辄几百上千万的钱在手里折腾,这点钱实在不算什么。

但我不想扫元朵的兴,于是努力做激动状。

此时我的身体很虚,元朵看我额头冒冷汗,脸色很难看,就让我回去休息一会。

我刚站起来,突然天旋地转,随即眼前一黑……

等我再次睁开眼,发觉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眼前是元朵带着泪痕的焦急脸庞。

看我醒来,元朵舒了一口气,擦擦眼角的泪水:“亦克大哥,你可醒了,吓死我了。”

显然是元朵打了120把我送到医院的。

我动了下身体,浑身无力,手上正在打吊瓶。

元朵让我不要动,说我是因为身体营养不良造成的低血糖,打上几天吊瓶,回去好好休养就行了。

我一听急了,妈的,住院要花钱的,老子手里的那点银子怎么经得起这番折腾,等出院的时候说不定连住院费都付不起。那人可丢大了。

我于是提出出院,元朵态度很坚决,说我必须在医院好好休养,工作不用担心,她替我投递。

元朵第一次在我面前表现出了与以往性格不同的一面,那就是倔强和固执。

我拗不过元朵,只得同意。

随后的3天,我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元朵上午投递完报纸,下午和晚上就在医院陪我。她去市场买了母鸡,自己在宿舍里炖好带到医院来给我补身子,中午吃一半,晚上吃一半。其他时间,元朵就陪我说话聊天解闷儿。

此时的元朵,很像是一个大姐姐,一个保姆。

颠簸流浪了这么久,第一次感受到女性的的呵护和体贴,我心里涌动着说不出的感动,发誓有机会一定要报答元朵。

3天后,我出院了,元朵已经猜到了我的拮据,提前去交了费用。

我对元朵表示感激,说发了工资还她,元朵小脸涨红了:“亦克大哥,你再和我这么见外,我就真生气了。”

看着元朵清澈的眼睛和撅起的小嘴巴,我无言以对,满怀感动地拍了拍元朵的肩膀。

元朵送我到了宿舍楼下,我不想让元朵看见自己的窘迫现状,要和元朵告辞,元朵又倔强起来,坚持要送我到宿舍里,我无法拒绝,也就遂了她。

进了宿舍,元朵看见小窝里满地狼藉和堆积成小山的大碗面空盒子,眼圈一下子红了,随即就动手整理床铺让我躺下,然后动手打扫房间。

我躺在床上一会儿又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房间里变得整洁干净了,窗外夜色笼罩,床前昏黄的灯光下,元朵正抱着我随身带的一本营销技巧书看地津津有味,床头小桌上的饭碗里,冒着热气的鸡汤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我看着元朵的神态,觉得元朵是那么恬静,那么充满母性的柔情。

元朵看我醒了,温柔地笑起来,放下书本:“大哥,你醒了,来,吃晚饭喽。”

说着,元朵端起饭碗要喂我,我坐起来下床,不让她喂,元朵也不坚持。

我让元朵和我一起吃,元朵高兴地答应了,拿了一副筷子,和我一起凑在小桌前吃晚饭。

吃完饭,元朵坐在床前的小凳上和我聊天,又拿起那本书:“大哥,这本书真好,我刚才都看入迷了。”

“你对营销感兴趣?”

“嗯哪,我自学考试的专业就是营销,已经拿到大专文凭了,正打算报考本科。”

自学考试靠的是真功夫,我不由对元朵高看了一眼。

元朵又指着笔记本电脑:“大哥,你还有这个,干发行员的,有电脑的可不多。”

“二手货,朋友送的,我就是空闲了在上面打打游戏而已。”

元朵歪着脑袋看着我:“是吗?那岂不是浪费了资源,电脑上网可以用来学很多知识的。”

“我这样的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哪里有那素养啊。”

元朵掂了掂手里的书,又看看我床头的几本书,看着我说:“可是,我怎么感觉你不是那样的人呢,我总觉得你好像是——”

“好像是什么?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吃饭连在一起动_翘高办公桌趴跪惩罚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