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粗腐书bl屁肉_同桌在我内裤里放跳动蛋

2020-10-16 16:25:09【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虽然我看不见自己的脸,但也能够想到现在我的脸色是多么地难看。 我也是一个有正常需求的女人,老公的雄风一天不如一天,越来越越不能满足我,身体的空虚让我想要抓狂。 &

虽然我看不见自己的脸,但也能够想到现在我的脸色是多么地难看。 

 文学

    我也是一个有正常需求的女人,老公的雄风一天不如一天,越来越越不能满足我,身体的空虚让我想要抓狂。 

    “恩……”老公的声音很小,似乎是很尴尬。 

    忘记说了,我老公叫陈企,三十二岁,国企的一名小员工。 

    而我汤琳琳,二十七岁,私人公司的广告总监。 

    “好了,睡觉吧。”我知道今晚没戏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压下还在体内燃烧的欲火,以及想要冲着老公发火的心,翻身裹住被子睡觉。 

    老公的手臂环住了我的腰肢,我抿了抿唇,明明这手臂是那样地有力,抱着我给我心安,可是偏偏那方面的能力不行。 

    我是一个比较遵循传统的女人,我并不想出轨。 

    “老公,”我叹了口气,翻身回抱他,“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好吗?” 

    说完这句话,我能明显感觉到搂着我的男人动作突然变得僵硬,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响起:“我们可以去药店买药吃,医院……就算了吧。” 

    老公的回答我很理解,作为一个男人,那方面不行,还真是难以启齿的。 

    “那就去医院买药吧,早点睡吧,明天周一还要工作呢。”我窝在老公怀里,感受着老公怀抱的温暖,闭眼睡觉。 

    第二天老公果真去药店买了药,我也满怀期待地等着老公重振雄风。 

    可是一个星期过去了,老公还是那个样子,根本不能满足我,我心里想要出轨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老公,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不然我害怕我真的会出轨啊。 

    后半句话我没有说出口,这一次老公虽然不情愿,也还是点头答应了我。 

    从医院出来后,我的心有些沉,医生说老公的早泄想要治愈很难,这就意味着,我很有可能一直得不到满足。 

    “琳琳,”走在路上,老公突然拉住我的手,声音一如既往地低沉,是我最喜欢的音色,“我想给公司请假,然后回老家休息几天。” 

    我点点头:“恩,休息一下也好,很久没回去看爸妈了,我这里最近工作比较忙,就不陪你回去了。” 

    我工作忙吗?并不。 

    老公离开的第一天,我去了酒吧,身体一直得不到满足,让我渐渐忍不住要去打破内心禁锢住自己的伦理纲常,我是一个正常的女人,我想要被填满,被占有,被狠狠地侵占啊! 

    我穿着一身比较休闲的衣服走进了酒吧,我保守的打扮和这里显得是那么地格格不入,不过我不在意。 

    酒吧内四处飞散的暧昧的因子让我心情愉悦,可内心的渴望就越发地强烈了。 

    “给我来一杯威士忌,谢谢。”坐在吧台旁,我冲着侍卫礼貌地笑了笑。 

    不是我自夸,作为广告总监的我,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都是格外出色的,酒吧内,至少有数十道火热的目光在我身上游走。 

    “这么漂亮的小姐竟然会喜欢威士忌这样烈的酒,”身边响起男人的轻笑,我转头看去,是名模样普通的男人,“女士喝太烈的酒可不太好哦,侍卫来杯锐澳。” 

    男人就这么自说自话,为我点了锐澳。 

    “谢谢。”我礼貌地点头道谢,酒杯中属于锐澳透亮的光芒让我神情恍惚,我这样做真的是对的吗…… 

    “小姐是新来的吧?以前从来没见过你呢。”男人靠近我坐了下来,属于男性特有的气息在我鼻尖缭绕。 

    我不自然地往边上坐了坐,哪怕决定想要这么做,我骨子里还是一个传统的女人。 

    “恩……最近工作比较累,出来放松一下。”我尽可能地让自己笑得自然一点,尽管我知道这不太可能。 

    “小姐你好像很紧张啊,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刘天宇。”自称是刘天宇的男人微笑着看着我,我抬头与他对视。 

    他眼中的欲望是我最熟悉的东西,可是我从来没能得到过满足。 

    “我叫白雨。”我随口胡扯了一个名字,拿过酒杯抿了一口,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我很少喝酒,再加上心里有些不安,我被呛到了,再温和的酒被呛到,也能变成烈酒一样让人难受。 

    “咳咳咳……”我忍不住咳嗽起来,因为酒精的刺激,眼眶有些泛红。 

    “白小姐你没事吧?怎么那么不小心啊,喝酒都能被呛到。”刘天宇连忙轻轻拍打着我的后背,为我顺气。 

    男人火热的手掌在我的背上轻轻拍打,更是拨撩着我本就没能满足的渴望。 

    身体里一阵燥热,我暗叫不好。 

    “白小姐?白小姐你怎么样了?”刘天宇关切的声音越发地模糊,我猜到是他给我下药了。

    要不就这样从了吧……就这样堕落了…… 

    我不是一直得不到满足吗,现在就是一个好机会,能够让我脱离苦海啊。 

    心底仿佛有一个来自深渊的声音,不断引诱我上钩。 

    刘天宇的脸越来越近,我突然清醒过来,猛地推开了他,跑出了酒吧。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我这样真的对得起老公吗! 

    我一路狂奔回家,凉凉的夜风不断拍打着我的脸,并没让我得到一点儿的冷静,体内的燥热越发地难耐。 

    回到家,我还来不及坐下,便发现家里乱七八糟的,就像是进了小偷一样。 

    我下意识想喊老公,可是突然想起来,老公回老家了,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了。 

    我紧张地咽了一口唾沫,体内的燥热此时也下去了大半,我小心翼翼地往房间内走去。 

    翻东西的声音从卧室传来,我顺手拿起扫帚,轻手轻脚地推开了卧室的门。 

    卧室门刚一打开,我就被人拉了进去,随后猛地甩在了床上。 

    “嘭”地一声,我重重地摔在了床上,一阵头晕目眩。 

    当我从头晕眼花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人摁住了双手,恍惚间,看见匕首在月光下泛着的寒光。 

    “别出声,不然我杀了你!”浑厚的男声在我耳边响起,让我忍不住身子一抖,被下药的身体又开始蠢蠢欲动。 

    我努力抑制住自己身体里的燥热,配合地点点头。 

    “把这里值钱的东西全部交出来!”似乎是因为我的配合,小偷摁住我手腕的大手松了几分。 

    那炙热的温度让我不由得有些失神,同时也有些不安,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这么欲求不满了,对一个小偷,都会有感觉。 

    “呜呜……”我甩了甩头,示意我要说话。 

    “只要你不大喊,我就放开你。”小偷凑在我耳边压低声音道,滚烫的呼吸喷吐在我的耳畔,让我越发地难耐。 

    我点点头,示意自己一定会听话的,小偷才松开了我,不过抵住我脖子的匕首并没有离开。 

    明明此时是生死攸关的时刻,我却满脑子是交合的事情,身体的空虚让我越发想要被男人狠狠地占有。 

    但我不敢承认,骨子里的保守让我把自己这一切的变化都算在了在酒吧里被下药上。 

    “我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我抬眼看着他,小声地开口道。 

    “你少骗我!住在这高档小区里,你告诉我没有钱?”小偷显然不相信,手上的匕首用力了几分。

本文标签:拉扯乳尖 轻咬小核 娇喘硕大

很赞哦! ()

推荐粗腐书bl屁肉_同桌在我内裤里放跳动蛋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