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五十中年肥熟妇强烈*榨精玩法

2020-10-17 00:06:26【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婶子求你了!快给俺儿媳妇看看病吧,这马上要拜堂了啊。” 山风徐徐,青草飘香。 正午时分,青山绿水的榆树沟里,锣鼓喧天十分喜庆。村尾靠路边的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那婚宴的流

婶子求你了!快给俺儿媳妇看看病吧,这马上要拜堂了啊。”

 

 文学

山风徐徐,青草飘香。

 

正午时分,青山绿水的榆树沟里,锣鼓喧天十分喜庆。村尾靠路边的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那婚宴的流水席从院里一直摆到了路上,菜色多分量足,村里一半的人都来了,就跟过年似的。

 

可随着女主人的这一嗓子,这敲锣打鼓热闹非凡的场面瞬间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因为新娘子还没出来拜堂见人,居然就全身发抖给晕在了洞房里,这事可就大发了。

 

“桂莲婶,不是我不帮忙,只是这人活脸树活皮,大喜的日子我进人家新娘子的洞房算个啥事儿啊,话传出去也不好听啊。”

 

看着今天给儿子娶媳妇的罗二柱两口子满面愁容,作为村里唯一的小神医陆羽,却是神态悠闲的吃着菜,看起来并不打算趟这趟浑水。

 

“别啊,陆羽,你要多少钱都行。赶紧给看看吧,这大喜的日子,万一出个啥事儿你说可咋整啊!”女主人于桂莲心疼的脸都快拧巴在一起了。

 

别看陆羽今年才十八,可他从小就跟着爷爷学医练武,医术那厉害程度是村里人有目共睹的,几乎没什么他治不好的病。所以罗二柱两口子只能来求陆羽了。

 

“钱不是啥事儿。可我要是进了这没拜堂的新娘子的屋子,明天再有人说我拐了你家媳妇,你说以后十里八村哪家闺女敢嫁给我?我还要不要这脸面?”

 

陆羽还是头一回见这么心疼儿媳妇的婆婆呢。但这并不能改变他的主意,摊了摊手,陆羽很是无奈的再次拒绝。

 

倒不是陆羽铁石心肠自私自利,主要是农村这地方是非闲话太多了。尤其是对他这种长得眉清目秀身材高大的小帅哥来说,哪个女人见了都想干一炮,那闲话简直不要太多。

 

什么昨天他借着给人看病把人家老婆睡了,今天他在草地里跟哪个女人干了一炮,明天连个小女孩都不放过之类的,那说的有鼻子有眼,简直就跟现场直播一样。

 

虽然陆羽对名声什么的并不太在乎,但他可是个胸怀大志,立志要去城里闯荡一番,干出一番大事业的人。你说这万一以后飞黄腾达,从老家里传出这些个破烂事儿,还不把人恶心死啊?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听说新娘子特别漂亮,胸特别大。更重要的是,就算要进去,也得有个别人不能反驳,不能说闲话的理由嘛!

 

这不,想啥就来啥了。

 

“谁嚼舌根子老子砸了他家锅底!你放心大胆的去,我们给你作保!”

 

陆羽死活不挪窝,这可急坏了罗二柱一家子。猛地一拍胸脯,瘌痢头的罗二柱满脸怒气的说道。

 

见罗二柱两口子和旁边其他人纷纷点头,陆羽勉为其难的从怀里取出了针囊,“好吧。既然叔跟婶儿给作保,那我就去看一眼吧。”

 

放下筷子擦了擦手,陆羽拉开洞房门直接就走了进去。陆羽给人治病有个习惯,那就是决不允许别人在旁边看着,这事儿大家都清楚。

 

可罗大虎心里不舒服啊,陆羽那模样是个女人就喜欢,这新媳妇自己还没碰呢,万一看上这小子了咋办?而且这小子色的很,太他妈不安全了!

 

只是罗大虎刚准备跟进去,却被陆羽一脸怒意的拦了下来,“不懂规矩么?外边等着。”

 

“不行!那是我媳妇,我必须得看着!”

 

平时就跟陆羽有仇,这会儿再一看陆羽这张帅气的脸,罗大虎心里就十分不爽,再一想这小子有可能趁机摸他老婆,那就更加的不爽了。

 

“桂莲婶儿,这病我不看了。”

 

冷冷一笑,陆羽径直出门,大步往门外走去。

 

见陆羽要走,于桂莲顿时急了,一把将愣头青的罗大虎给拉了回去,小声地在耳边骂道,“你个兔崽子脑子有病吧?三万块钱买的人,万一死里面了,钱不就砸了么?”

 

说着,赶紧追上陆羽,赔笑道,“俺家大虎也是心急,陆秀才你别往心里去,赶紧给瞧瞧病吧。回头婶儿给你包个大红包。”

 

冷冷的看了罗大虎一眼,陆羽直接关门,反锁。

 

“嘿,怪不得一大早的洞房门锁着呢,罗二柱这铁公鸡,连自己儿子娶媳妇都这么抠啊。”

 

看着洞房里那破旧的被子和家具,陆羽呵呵一笑。

 

随意的扫了一眼屋子,陆羽的目光直接落在了炕上,那鼻血差一点就喷出来了。

 

因为这会儿,那晕倒的新娘子恰好就是背对着陆羽蜷缩在炕上的。不,不应该说是背对着,而是屁股对着陆羽!

 

我滴个乖乖!那屁股简直就像是两瓣超大号的水蜜桃摆在那儿,让人看了就想咬一口。这又大又翘的,裤子差点都包不住,要不是那条天蓝色牛仔裤的质量够好的话,恐怕直接就给撑破了。

 

因为实在太翘,加上牛仔裤又太紧,那新娘子修长的腿形显露无疑。这一眼看上去,陆羽愣是没舍得眨眼,顺着那风景就看了过去,脑袋不由自主的歪着,想要看到那两瓣蜜桃臀再往里的景致,甚至恨不得直接去把那该死的牛仔裤给脱掉。

 

因为那牛仔裤紧的,令那饱满的轮廓一览无余,简直让人欲火焚身啊!

 

“奶奶的,罗大虎这个二愣子是走了哪门子狗屎运啊,居然能讨到这么一个身材火辣的媳妇。这要是给老子,一天啥事儿也别干了,整天在炕上能玩多少年啊!”

 

漂亮女人人人爱,尤其是身材这么火辣的。更别说陆羽还是个渴望女人渴望了好多年的小处男了。咽了口口水,陆羽是真的嫉妒了。

 

虽然还想看的更多,可那一身红色的褂子着实让人倒胃口,直接把新娘子的好身材全给遮住了。现在谁穿褂子啊,那一看就是家里压箱底的,当年于桂莲结婚时候穿过的。

 

又咽了口口水,强忍着想犯罪的冲动,陆羽深呼吸了一下,坐在了炕沿边,伸出一只手,直接摸向那正蜷缩在床上瑟瑟发抖的新娘子的手腕。

 

平常陆羽把脉至少也得要一分钟,可这次只是几秒钟就收回了手,然后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这个新娘子。

 

“我说新娘子,装够了么?装够了就起来吧。”

 

然而那新娘子依旧是浑身发抖,没有任何回应。

 

看着那新娘子诱人的背影和浑圆的翘臀,天地良心,陆羽真的快忍不住了。舔了舔舌头,这小子死死的盯着那挺翘,坏坏的说道,“再装的话,我可要脱你裤子了啊。”

 

但是,那新娘子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这着实让人犯罪的冲动更强烈啊。

 

那啥,既然人家装晕,既然人家对这种过分的话都没反应,是不是有可能默许了啊?

 

“娘了个腿儿的,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送上门的便宜,不占是孙子!”咽了口口水,小处男陆羽忐忑的伸出了双手……

第2章 被新娘子给那啥了

“看来是真晕了啊,那脱了算了。”

 

掌心传来的绵软与温热,顿时令陆羽满心激荡。那丰满的触觉,带劲的弹性,瞬间就让陆羽有了反应。

 

可没等那一双邪恶的手肆无忌惮呢,那新娘子忽然浑身一抖,快速躲开陆羽的手,往前挪了好几下。

 

这一下着实把陆羽给吓了个够呛。天地良心,陆羽虽然是出了名的胆子大,可也不敢当着上百号人的面,把人家新娘子给祸祸了啊。

 

虽然至今还是小处男,但陆羽也是偷偷见过别人两口子干那事儿的。女人爽的时候,那叫的还了得?这新娘子万一要是来上哪怕一嗓子,那自己还不得被活剐了啊。

 

陆羽是不怕事儿,可在别人的新房干别人的新娘被抓住,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所以拍了拍手,强忍着冲动,陆羽起身就准备走人。

 

可这刚一起身转身,手腕忽的被人给拉住了。回头一看,那新娘子正坐在炕上,直勾勾地盯着他。

 

柳叶弯眉樱桃口,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透着纯净的灵气儿,鼻梁挺翘瓜子脸,还有那乌黑的长发,那漂亮程度绝对不比电视上的范冰冰差,陆羽直接给看呆了。

 

尴尬心虚的陆羽还没来得及说话,那新娘子就压低声音开口了,“救我……”

 

那一双水灵的大眼睛里全是恐惧和哀求,分明是把陆羽当成了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这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的陆羽都有点心软了。

 

“救?难不成你还是被绑来的啊?其实啊,罗大虎虽然是个混球,但一看那样子肯定是个怕老婆的货,你……”

 

“救我!他们是人贩子,求求你救救我,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求你了。”陆羽的话还没说完,那新娘子眼角的眼泪就出来了。

 

“什么?人贩子?姑娘,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呢吧,我们榆树沟虽然穷了点,但从来没有过买媳妇这回事啊。”

 

听到人贩子三个字,陆羽心头一惊。不过回头一想,这事儿倒是极有可能。

 

“哦,也对,罗大虎前些年在外边不干好事,染了一身的脏病,没啥人敢嫁给他。”

 

“求求你了,我知道你是好人,求求你救救我吧!”那新娘子满眼的泪水,如果不是恨意能化成火的话,整个榆树沟绝对是一片火海。

 

然后,陆羽也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原委。原来这女孩叫陈雅琪,不是本省人,过生日跟朋友喝酒喝多了,自己都不记得是怎么回事,只知道醒来之后在一辆面包车上。

 

当时一看不对劲,她就死命的挣扎,使劲的撞车门想逃跑,可车上坐着个老婆子和俩男人,她一个女人能有什么抵抗能力?自然是被打了个半死不活。

 

在这之后,但凡有点反抗,就又是一顿毒打。到了最后双手双脚都被捆着,连饭都不给吃。

 

车开了三天三夜才停下来,刚一停车虚弱无力的她就被人贩子用麻袋套住了头,然后以三万块钱的价格卖给了早就等在那儿的罗二柱。

 

身上盖着厚厚的草料,她就被个驴车给拉走了。一路上,这老东西那手脚也是不干净,很多次都想把陈雅琪给强了,还好陈雅琪拼尽力气死命反抗,这才没被他得手。

 

可悲惨的命运才刚刚开始。

 

到了罗二柱家里,罗大虎看到陈雅琪那漂亮的脸蛋和身材之后直接就忍不住了,当着爹妈的面就把陈雅琪给扛进了屋子,说话就要干陈雅琪。

 

慌乱中,陈雅琪踢中了罗大虎的命根子,差点把那狗日的给踢的断子绝孙,直接就肿了。也就是因为这,陈雅琪才躲过了被罗大虎强奸的命运。

 

见识到陈雅琪的泼辣,这一家三口生怕她跑了,每天就给半碗米汤,还连天昼夜的换班看着她,让她连个出去求救的机会和力气都没有,直到结婚的这一天。

 

“我艹他大爷!这老畜生,真他妈不是个东西!”听完陈雅琪的哭诉,陆羽忍不住的吼道。

 

“求求你,帮帮我,我真的走投无路了……”哗啦呼啦的哭泣着,陈雅琪不愿放弃这唯一的机会。

 

“可是,我也没办法啊。我还要在这村子里生活,上上下下全都是认识的人,如果被人知道的话,那我就完蛋了。”

 

看着陈雅琪那伤心的样子和哭肿了的眼睛,说真的陆羽的心软了,正义感也爆棚了。可他毕竟住在这个村子里,虽然未来要离开,但只要在这个村子里,就逃不出村里的伦理道德。

 

他非常想帮陈雅琪,可如果陈雅琪逃走了,村里人绝对会把他生吞活剥了的。

 

因为没有人会听她说什么,也不会相信这新媳妇是买来的,他们只知道,拐走别人家的媳妇不道德,是要遭唾弃的。

 

虽然陆羽从小练武身手很好,但双拳难敌四手,而且他从小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你让他怎么对那些照顾过他的人出手?

 

“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救救我吧……如果你不帮我,我真的会被他们打死的。求求你了……”听到陆羽拒绝,陈雅琪哭的更伤心了,一颗心也更加的绝望了。

 

“可是……你,你让我考虑考虑……”

 

虽然对罗二柱一家子从来没什么好感,但他是榆树沟乡亲们你家一口馍,他家一根菜养大的。

 

可是这个女人,也真的是太可怜了,以罗大虎那暴戾脾气,如果她宁死不从,那真的是会被打死的。

 

一时之间陆羽犹豫了。

 

就在陆羽犹豫的时候,门外于桂莲的催促声传了进来。

 

“陆羽?陆神医?瞧的咋样了?”

 

都过了这么久,屋里都没什么声音传出来,罗大虎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那孙子一定是在对他媳妇干什么。

 

这绿帽子一旦自己给自己扣上,罗大虎心里瞬间无比屈辱和愤怒,暴戾脾气猛地发作,抬脚就使劲的踹门。

 

“姓陆的!你他妈的在里面干啥?开门!给老子开门!”

 

这些天她不止被罗大虎打过一次,那每一次都是比死还痛苦。听到这踹门声,陈雅琪就像听到了催命钟一样,浑身猛地一抖。

 

她知道,如果不抓住眼前这个唯一的救命稻草,她绝对会被罗大虎活活打死的。

 

所以短暂的犹豫之后,陈雅琪狠狠一咬牙,下定决心豁出去了。

本文标签:直男被两男人玩一夜

很赞哦! ()

推荐五十中年肥熟妇强烈*榨精玩法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