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在娇小的身体里发泄,各种玉势开菊

2020-10-17 14:58:12【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也是刘汉东开黑车的第七天,晚饭后,他停在南郊长途汽车客运站附近的路边打瞌睡,别的黑车都是等在出站口主动揽活儿,但刘汉东跑车全凭心情,这会儿他有点困,不乐意凑那个热闹。

也是刘汉东开黑车的第七天,晚饭后,他停在南郊长途汽车客运站附近的路边打瞌睡,别的黑车都是等在出站口主动揽活儿,但刘汉东跑车全凭心情,这会儿他有点困,不乐意凑那个热闹。
    
     刘汉东正在迷迷糊糊,忽然听到有人敲车顶,抬头一看,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满嘴烟熏黄牙,趴在车窗旁对自己说:“师傅,走不走?”
    
     “去哪儿?”刘汉东问了一句,有些不悦。
    
     “温泉镇。”大黄牙笑眯眯道。
    
     “一百块。”刘汉东狮子大开口,温泉镇距离这儿不过十公里,但正在进行道路拓宽工程,还有交叉立交桥项目,路很难走。
    
     “便宜点。”大黄牙掏出烟盒来弹出一支递给刘汉东,四十五一盒的苏烟,刘汉东接了放在鼻子下嗅一嗅,架在了耳朵上,道:“这已经是最低价了。”

 文学

    
     “行,权当交你这个朋友了。”大黄牙回头招手,刘汉东也扭头过去,发现路对面停着一辆黑sè汉兰达,驾驶座上是个瘦高男子,面庞被墨镜遮住大半,依稀能看到侧脸上的刀疤。
    
     副驾驶位子上下来一个粗壮青年,从汉兰达后备箱里提出一个巨大的红蓝彩条编织袋来,双手提着走过来。
    
     刘汉东下车,打开普桑的后备箱盖,随口问了一句:“自己有车怎么不去? ”
    
     “借单位领导的车,不敢跑烂路。”大黄牙这样解释。
    
     编织袋放进普桑尾箱,刘汉东上车发动,大黄牙坐上了副驾驶的位子,提袋的青年男子钻进了后座,普桑吭哧吭哧了半天终于启动,大黄牙笑着说,你这车还是四个前进挡的,怕是用化油器的吧?刘汉东说开不坏的桑塔纳,修不好的切诺基,别看车老,关键时刻不掉链子,到温泉镇有几个土坡,我普桑能上去,你汉兰达不一定能爬上去。
    
     两个人就都笑了,刘汉东瞥了一眼后视镜,路边汉兰达渐渐远去,后座上的男子二十七八岁年纪,胳膊上有纹身,笑的有些心不在焉。
    
     开了一会儿,大黄牙打个哈欠,随口问你们开黑车一个月能挣多少钱,刘汉东没搭理,因为他感觉后备箱里有细微的颤动,不是货物因为颠簸而产生的位移,而是活物在扭动挣扎。
    
     一脚刹车,普桑停在路zhōng yāng,刘汉东问道:“你们拉的什么货?”
    
     后座上的男子猛然双手伸过来,手里早就预备好了一根细细的绳索,勒住刘汉东的脖子猛绞,邻座的大黄牙也拔出匕首捅了过来,刘汉东被勒的眼睛都凸了出来,右手格挡着匕首还不忘挂档,脚下油门离合一踩一松,平时总掉链子起步慢半拍的普桑这回出奇的给面子,蹭的就窜了出去。
    
     起步太猛,汉子手中绳索又湿又滑,差点脱手,刘汉东缓过一口气,邻座上的刀子又捅过来,刘汉东索xìng也不挡了,迅速升档提速,一脚地板油,普桑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在空旷的夜路上狂奔,脖子上的绞索又勒紧了,刘汉东一打方向盘,汽车径直撞向路边堆积着的建筑材料。
    
     普桑一头撞上修立交桥用的水泥预制板,高速冲击下,副驾驶位子上的大黄牙撞得血头血脸昏死过去,匕首脱手而出,后座上的家伙更是一头飞出来,撞破了风挡玻璃,栽在水泥预制板堆上,面部被钢筋贯穿,血流在预制板上,两脚痉挛着。
    
     刘汉东系了安全带并无大碍,但也被震得七荤八素,破车根本没安全气囊,车门变形了,安全带也解不开,他捡起匕首割断安全带,从车窗爬出来,拿出手机想报jǐng,诺基亚1110没电了,绕过来探身进去搜一下中年男子身上,摸出一个手机按了一下,居然要输入开机密码,气得他把手机一扔,再去翻预制板上那家伙,一部苹果手机已经摔成了碎片。
    
     试一试那家伙的鼻息,还有气,刘汉东先不管他,一瘸一拐来到车后,打开尾箱看那个编织袋,袋子已经不动了,刘汉东拉开拉链,里面是一个蜷缩着的小女孩,初中生的年纪,白T恤牛仔裤上沾了不少灰尘,嘴上贴着胶带,手脚用尼龙绳绑得很牢,长长的睫毛颤抖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瞪着刘汉东,工地碘钨灯照耀下,能隐约看见她白皙皮肤下的青sè血管。
    
     刘汉东扯下胶带,用匕首割开小女孩手上脚上的绑绳,说:“别怕,我不是坏人。”
    
     忽然两道刺眼的光柱shè过来,轰隆隆的马达声由远及近,是运渣土的土方车,刘汉东赶紧挥手拦车,哪知道土方车根本不搭理他,明明看见发生了车祸,刹车都不带踩一脚的,擦着刘汉东的身子呼啸而过,扬起的尘土让他满嘴牙碜。
    
     妈了个逼的没道德,刘汉东啐了一口,回头再看,车里哪还有小女孩的身影,只剩下一个空的彩条编织袋,四下里看看,喊了两嗓子没人应,这个路段正在修路,路灯不亮一片漆黑,又是城乡结合部,灌木庄稼树木很容易藏人,八成这小女孩把自己当成劫匪一伙的了,躲起来也合情合理。
    
     刘汉东很郁闷,居然摊上车祸外加绑架案,他觉得还是得赶紧报jǐng,又是一辆土方车从旁经过,这回他学聪明了,箭步上前抓住了土方车车厢上的加强筋,免费搭乘一段路。
    
     走出去不到三公里,迎面一辆交jǐng巡逻车闪着jǐng灯开过来,刘汉东急忙跃下来,挥舞双手拦下jǐng车,报告说自己遇到劫案,两个劫匪受伤就躺在前面,交jǐng非常重视,让他上车前往查看。
    
     开到刚才发生车祸的地方,普桑依旧在,可是两个劫匪却不见了,连预制板上面都干干净净,一滴血没有,面对交jǐng疑惑的目光,刘汉东也傻眼了。
    
     “你喝酒了吧?”交jǐng问道。
    
     “驾驶证行驶证出示一下。”另一个交jǐng说。
    
     刘汉东没有驾驶证,他灵机一动说证件被劫匪抢走了,又指着自己被血浸透的汗衫给交jǐng看,说我跑这么远找你们报jǐng,还能骗人不成,交jǐng看他样子不像醉驾,车里有急救包,匆忙包扎起来,然后说你这个案子属于治安案件,我们送你去派出所吧。
    
     最近的是温泉镇派出所,夜里九点半依然亮着灯,蓝底白字的牌子上写着近江市蕴山区温泉镇派出所,交jǐng停下车,钥匙都没拔,带着刘汉东走进值班室报案。
    
     刘汉东先把凶器---带血的匕首交出,然后颠三倒四叽里呱啦一通说,俩值班jǐng察听的是晕头转向,拿出一张纸来不耐烦道:“你先想清楚,把案发经过写下来。”
    
     交jǐng和派出所民jǐng都是认识的,随便聊了两句正准备走,那边刘汉东拿着笔抓耳挠腮还一个字没写,忽然门口一阵轰响,一辆黑sè汉兰达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一人,个子挺高,梦特娇T恤领子上挂着墨镜,藏青sè裤子,手里拿着手包,腰带扣上是银sè的jǐng徽,更重要的是,他脸上有一道疤。
    
     刘汉东认出了这个人,愕然停笔,慢慢站了起来,那人也认出了刘汉东,当即指着他大喝一声:“就是他,抓住他!”
    
     jǐng察们还没反应过来,刘汉东就抓起椅子掷了过去,趁着对方躲闪的空当冲了过去,头也不回的窜到门口,大路上车水马龙,无处可逃,刘汉东来不及多想,拉开车门钻进交jǐng的桑塔纳,拧钥匙启动,挂档踩油门猛打方向盘,汽车发出一阵怪叫,轮胎冒出一股青烟,jǐng车如脱缰野马一般从派出所停车场shè了出去。
    
     交jǐng和派出所民jǐng急忙上车追击,拉响jǐng笛紧追不舍,刘汉东看着后视镜里闪烁的jǐng灯,也打开了自己这辆车的jǐng灯,两辆jǐng车外加一辆汉兰达在夜间公路上疾驰,jǐng笛尖叫不已,社会车辆还以为jǐng方办案,赶紧让出道路,反倒方便了刘汉东逃命。
    
     这辆交jǐng的桑塔纳志俊是2.0排量,档位清晰,车况很好,比刘汉东的黑车强出不知多少倍,很快速度就上了一百六,但后视镜里追兵依然紧咬不放,前面却有堵车,十几辆渣土车挡住了去路。刘汉东一咬牙,单手猛打方向盘,同时猛然提起手刹,一阵焦糊味飘出,jǐng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甩尾。
    
     刘汉东松手刹,猛轰油门,紧盯着对面的jǐng车,忽然挂档迎面冲了过去,对面慌忙让开,两车擦肩而过,将左后视镜都撞掉了,但紧随而来的汉兰达却并不避让,闪着大灯面对面撞过来。
    
     妈的,遇到硬茬子了!刘汉东见计策不好使,一打方向盘冲下路面,朝着远处的铁路开过去,一列长长的运煤货车正在疾驰。
    
     jǐng车向道口狂奔,刘汉东紧咬牙关,猛踩油门,眼瞅着巨大的火车头越来越近,甚至能感觉到那股磅礴的气势,如果撞上去,桑塔纳定然粉身碎骨!
    
     刘汉东突然降档加速,桑塔纳咆哮着撞破单薄的拦路道杆飞过道口,几乎是同一瞬间,火车从道口呼啸而过,气浪逼人,尾追而来的jǐng车被迫停下,民jǐng从车里钻出来,摔帽子暴跳如雷。
    
     火车很长,足有七十节车厢,况且况且的铁轨与车轮撞击声令人发狂,终于一切安静下来,火车渐行渐远,道口对面,静静停着一辆桑塔纳jǐng车,jǐng灯依然闪烁,却早已人去车空。

本文标签:手慢慢滑向那道软缝

很赞哦! ()

推荐在娇小的身体里发泄,各种玉势开菊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