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玩3p宾馆的露脸的普通话的_小婷又嫩又紧的

2020-10-17 16:49:54【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我娘大着肚子在灵堂中翻滚,爬起来的时候大腿见了血,捂着肚子,脸都白成了浆糊, “我肚子好痛……娃在闹腾,他要出生了!” 我娘说完就晕了过

我娘大着肚子在灵堂中翻滚,爬起来的时候大腿见了血,捂着肚子,脸都白成了浆糊,
    
     “我肚子好痛……娃在闹腾,他要出生了!”
    
     我娘说完就晕了过去,当村里产婆急匆匆赶来的时候,她已经因为失血过多陷入了休克。
    
     昏迷中的产妇没办法生孩子,产婆想尽办法也没把我弄出来。
    
     眼看着就要一尸两命,我爷爷一狠心,找了把剪刀划开我娘的肚子,这才捡回我一条命,可我娘却永远没法子睁眼了。
    
     落地后的我既不吭声也不叫,就这么瞪着大眼珠子,滴溜溜地看着身边所有人。
    
     产婆见我不吭气,赶紧对我爷爷说道,“胡叔,这娃落地怎么不吭声,怕不是被血块堵住了喉咙吧?”
    
     我爷爷问她有啥好办法,产婆便拎着我的大腿,将襁褓中的我倒立起来,使劲在我后背拍打。
    
     她接连打了十几下,我愣是一点没吭气,我爷爷急了,上来按住我的胸口挤压。
    
     他这一挤,我才张大嘴喷了一口血块,咿咿呀呀地咧开嘴,哭声洪亮,让我爷爷紧皱的眉头舒展了许多。
    
     产妇蹲在地上,去掏弄被我喷出的那口血块,突然一脸骇然地蹦起来,指着血块惊呼道,
    
     “这娃嘴里吐出的血块怎么带着肉?你家生了个讨债鬼,没出生就在啃他娘的肚皮啊!”
    
     我出生难产,克死了生母,加上产婆是个大嘴巴,到处在村里宣扬我是“讨债鬼”的事,导致陈家在村里一直抬不起头。
    
     八十年代农村封建意识很重,这事越传越玄乎,村民都说我出生是为了讨债的,刚出生就克死亲娘,以后还会克死我爹和爷爷。
    
     尤其是几个多嘴的三姑大婶,总在背后对我爷爷指指点点。
    

 文学

     我爹受不了村里风言风语的刺激,一次喝醉酒终于爆发了,拎着菜刀冲进卧室,打算一刀除了我这个“祸根”。
    
     爷爷跟他扭打在一起,最终闹得不欢而散。
    
     我爹临走前在我脑门拔了一根头发,恶狠狠地瞪着爷爷,“让他滚,永远别回来!”
    
     爷爷没说什么,背着尚在襁褓之中的我,走街串巷,专给人测相算卦,看风水维生。
    
     说起我爷爷,年轻时可是村里头一号顶了天的人物,绰号“胡阴阳”,一手风水堪舆之术响誉十里八乡,乡民有个生丧葬养,基本都会请我爷爷去主持法事。
    
     爷爷选的风水穴位很灵验,从没走过岔子,可自打我出生后,他再也不给人看风水,偶尔给人算算卦,指点下迷津,爷孙俩艰难度日。
    
     他性格很怪,一身本事却从不教我,家传的《风水札记》被他捂得死死的,防我防得比贼还紧。
    
     我有次忍不住心中好奇,偷偷进书房把书翻出来,后来让他知道了,用一根绳子把我绑起来吊在房梁上毒打,好悬没把我打死。
    
     十二岁那年放学回家,老远看见爷爷在收拾东西,问他要去哪儿?
    
     爷爷把脸一板,铁青着脸说,“跟我回家,你爹要没了!”
    
     我们爷孙俩很早就被赶出了家门,从我记事起一直跟着爷爷在镇上生活,凭空降下一个“爹”,我心里不知是啥滋味,
    
     “他死了就死了呗,跟我有啥关系?”
    
     “小畜生,你给老子闭嘴!”爷爷看我的眼神像是要吃了我一样,眼珠子血红,表情特别的狰狞,怒骂道,
    
     “要不是为了你个讨债鬼,你爹娘又怎么会……”
    
     话到这里,我爷爷突然住口不说了,扬起的巴掌轻轻落在我后脑勺,老泪纵横语气唏嘘不已,“罢了,这都是命啊,怪不到你身上!”
    
     我似懂非懂,被爷爷连夜拽回村子,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回村,一路看稀奇,走到靠近后山的一座老宅院,爷爷指着大门,阴沉的脸色都能拧巴出水来,
    
     “胡全,这就是你出生的地方。”
    
     我看了看两扇黑漆漆的老宅子大门,见一个穿着补丁衣服的中年男人正挑水走向屋里,正觉不解,爷爷又指着那个中年人的背影说道,
    
     “他就是你爹!”
    
     我捂着脑门,眼珠子滴溜溜转圈,说道,“爷,你不是说我爹快死了,快死的人还能挑水吗?”
    
     “他……”
    
     我爷爷嘴皮子动了动,脸色比锅底还黑,“咱们先找个地方待着,今晚子时你去敲门,然后……咱们一起送你爹上路!”
    
     “啥?”
    
     我冷汗都下来了,抬头看看爷爷那张充满狰狞的脸,皱巴巴的抬头纹深陷,一张老脸又黑又硬,宛如枯树皮一样,每一道皱纹都仿佛刀刻。
    
     我难以置信地惊呼,“爷,难道你要弄死我爹?”
    
     我打小和爷爷一块过活,要说对我爹,还真没什么感情,可书上也说了“忠孝仁义”,就算他不肯养活我,我也犯不上回来弄死他吧?
    
     弑亲可是大逆不道,爷爷从小教我背诵诸子经典,他自己不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啊!
    
     爷爷爆闪的睥子射出一缕精芒,好悬没把我吓趴在地上,咬牙切齿地跺脚喝骂道,“兔崽子,你懂个什么?”
    
     我被爷爷强拽到了老宅子后面的一片林子里,我啃着窝窝头,他就不断抬头观测天日,子时刚到,爷爷面无表情地站起来,递给我一把剪刀,
    
     “胡全,你去敲门之前,先把剪刀埋在门口,大门只敲三下,如果开门的是个女人,你就朝她丢石子,如果开门的是你爹,你就叫他一声,算是还了这一世的情分。”
    
     我茫然道,“女人?难道我爹已经二婚了?”
    
     “不是……如果开门的是女人,那她就是你的亲娘!”爷爷涩声应了我一句,铁青的脸色充满挣扎和犹豫。
    
     我更不解了,急忙道,“爷,你不是说我出生的时候,我娘就已经难产死了吗?她怎么可能还在,难道你骗我?”
    
     爷爷一张老脸都隐藏在阴影中,脸色阴晴不定,“伢子,爷没骗你,这种事你不知道为好,你爹……他是想逆天而行,你快去!”
    
     我被爷爷推攘到门口,天黑路不好走,没留神摔了几个大跟斗,到了门口立马去埋剪刀。
    
     我在大门口挖出三寸三的口子,把剪刀埋下去,又找了几块硬石子填好,站起来,犹豫着要不要开门。
    
     大半夜的爷爷让我做这种事,我心里充满了犹豫,闹不懂他究竟想干嘛。
    
     犹豫再三,我觉得爷爷应该不会害我,便硬着头皮上去敲门,在大门上连扣了三下。
    
     咚!咚!咚!
    
     三道敲门声响起,门背后立马传来脚步声,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我看见我爹青着脸站在门口,双手把着门框,乌青色的眼眶凶狠地瞪着我,
    
     “你是谁?”
    
     十二年前我被爷爷带走,那时候还在襁褓之中,老死不相往来,我爹不认识我的长相,我同样感觉他很陌生。
    
     “我……爹,我是胡全!”想起爷爷的吩咐,我还是硬着头皮叫了一声。
    
     谁知他听了我的话脸色却大孩,浑身一抖,瞪大眼睛踉跄着后退,指着我大呼道,
    
     “啊……你,你是来讨债的!”

本文标签:老公不在你们都是怎么解决

很赞哦! ()

推荐玩3p宾馆的露脸的普通话的_小婷又嫩又紧的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