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夜场陪一次富婆多少钱_束缚男生强制榨精

2020-10-18 23:02:18【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即便我清楚我只是在帮她催乳,但毕竟她给我的感觉太不一样了。 我朝着玲姐伸出手之刻,双手不禁微微颤抖着,玲姐那胸柔软细腻的弹性瞬间让我有些头晕目眩。

即便我清楚我只是在帮她催乳,但毕竟她给我的感觉太不一样了。
    
        我朝着玲姐伸出手之刻,双手不禁微微颤抖着,玲姐那胸柔软细腻的弹性瞬间让我有些头晕目眩。
    
        嗯玲姐被我摸了一下,嘴里头忍不住嘤咛了一声,那一张精致的笑脸透着一股红晕,那微眯着眼眸散发着一股醉人的气息,特别是那轻抿的红唇发出的微弱喘息声,我竟然一下就有了反应。
    
        我顿时尴尬不已,怎么说我当催乳师也有五年了,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
    
        五年前偶然的一次机会踏入这行业,历经五年,为无数新妈妈催乳丰胸过,但却从没像今天这般如此失态。
    
        看了看玲姐,我不禁苦涩一笑,这根本不能怪自己,只怪玲姐实在太漂亮,那张精致到无可挑剔的面容,每一个五官都如同雕刻出来的一般。
    
        她这对胸算得上是我这五年来见过最丰满的,保养的很好,肌肤细滑。
    
        “小六,你口袋里什么顶着我的腰怪难受的。”我正摸的起劲,玲姐忽然睁眼朝我问道。
    
        我吓了一跳低头看了看顿时尴尬不已,那哪里是啥东西,分明是我动情了,慌忙往后退了一步,玲姐此时也看出了我的异样。
    
        她是过来人自然清楚那是啥东西,俏脸上当即抹过一道红晕,同时还幽怨的白了我一眼。
    
        我尴尬咳了一声道:“玲姐,我这”
    
        “好啦,姐不怪你,你自己控制着一些。”玲姐见我难为情反倒过来安慰我,我听着又感动又羞愧。
    
        玲姐就是相信我才找我催乳的,我怎么还会有这种邪恶的想法,我无奈叹了一口气,只想快点帮着玲姐完成催乳。
    
        我默念着催乳师道德守则,压制着体内浴火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是当看到玲姐那妖娆的娇躯,两手摸过去那一刻,双手还是不禁颤抖了起来,摸上去那柔软细腻的舒服感。
    
        加上这会玲姐嘴里头忽然发出一道轻哼声,那性感的娇躯还跟着扭动了一下,急促的呼吸声,让我好不容易压下的念头一下子再次涌动了起来,再一次碰触了玲姐的腰。
    

 文学

        玲姐身躯明显一颤,不自然的扭动了一下,我吓的连忙看了看她,见她黛眉微皱着,真怕她会怪我。
    
        毕竟她刚就提醒过我了,只是没听到玲姐说话,我暗暗松了一口气,不敢多想,快速的按捏着雪峰寻找病因。
    
        随着我的检查,玲姐不断的扭动着,呼吸声越来越粗重,时不时传来一道娇哼声。
    
        我看着她那妖艳的红唇,艰难的吞了吞口水情不自禁朝着她靠去,想要去吻她。
    
        “小六,还没好吗”就这会儿玲姐突然开口问道。
    
        我吓了一跳,慌朝着朝后退了一步,咽了咽了咽口水道:“好,好了。”
    
        “哦。”玲姐瞄了瞄我俏脸当即浮起一道红晕,娇媚的转过头,拿起她的文胸和衣服穿戴了起来。
    
        我看着玲姐穿上衣服,心里头不禁一阵失落,同时还伴随着一阵愧疚,毕竟认识这么多年了,玲姐一直把我当亲弟弟对待,这么多年了,自己遇到不少困难,玲姐也没少帮我。
    
        可我却用自己的职业去吃玲姐豆腐怎么对得起玲姐。
    
        想跟玲姐道歉,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查出来了吗”玲姐穿好衣服,抬头看向我问道,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我看玲姐并没有怪我的意思,松了一口气,连忙道:“嗯,查出来了。”
    
        刚才检查的时候,虽然已经变成了对玲姐的一种欲望,但毕竟当了五年的催乳师,经验还是有的,玲姐这胸柔软,细腻,充满弹性。
    
        刚才检查时里面是有着奶水在荡漾的,并非是没有奶水。
    
        那只有一个原因,堵塞了。
    
        我把原因告诉给了玲姐,玲姐挺害怕的,焦急道:“小六,那那我是不是都不会出奶水了。”
    
        看着玲姐惊慌的样子如同少女一般。
    
        我不禁乐了,笑了笑道:“玲姐,不要着急,你这问题并不严重,只要回去让姐夫帮忙着那那那一下就成了”我本来想说吸的,但发现有些不妥,就改成了那个一下。
    
        玲姐黛眉微微皱了一下,疑惑的望着我:“小六,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那个一下。”
    
        我没想到玲姐竟然没听懂意思,皱了皱眉头,正犹豫着该怎么说,玲姐先急了,白了我一眼道:“你快点说呀,人家都急死了你怎么还在这卖关子。”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道:“玲姐,其实你这个问题不大了,就是回去让你老公帮忙着疏通下就行了。”
    
        “什么疏通”玲姐缩了缩眉头,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俏脸当即浮起一道红晕,轻哼了一声:“小色狼。”说着还抡了我一拳。

本文标签:鸭子给我用嘴服务

很赞哦! ()

推荐夜场陪一次富婆多少钱_束缚男生强制榨精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