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男攻男受含着不许掉出来&男男上课play腐文

2020-11-11 11:47:31【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精致推荐的连载新闻:牛小飞拎着一个黑色的袋子,笑嘻嘻地站在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少妇身前。 “莉莉婶儿,今天是你33岁的生日,你猜,你宝贝大侄子给你带了什么好礼物?”

精致推荐的连载新闻:

牛小飞拎着一个黑色的袋子,笑嘻嘻地站在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少妇身前。
    “莉莉婶儿,今天是你33岁的生日,你猜,你宝贝大侄子给你带了什么好礼物?”牛小飞嘿嘿笑着,晃了晃手里的黑袋子,然后目光就溜到了少妇那丰挺的胸部。
    “小飞,你知道我是个急性人儿,卖啥关子呢!快给婶儿打开看看,里面装的什么好东西?”秦莉莉心里痒痒的,伸手就要去摸这黑袋子。

 文学

    “莉莉婶儿,别急!你自己摸摸看,看看手感熟悉不?”
    牛小飞将袋子的口攥住,让秦莉莉隔着薄薄的黑塑料袋儿,抓握袋子里的东西。
    粗!
    硬!
    长!
    感受着手里握住的这玩意儿,秦莉莉一脸雪白的小脸立刻就红了,这手感太熟悉了,也太久没有握过了,这可不像是黄瓜或香蕉啊。
    “小飞,这……这里面到底是啥玩意儿?怎么摸起来感觉怪怪的?”秦莉莉也顾不上脸红了,手抓着袋子,不断地抓握着袋里的东西,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秦莉莉不但是过来人,更是性情中人,那熟透的身体对性十分敏感,联想着袋子里的物件儿,两条修长的玉腿不禁慢慢夹紧了,下面的芳草丛已经泥泞一片。
    “嘿嘿!莉莉婶儿,看你馋得这样儿,给你看看!”
    看到秦莉莉面色潮红的样子,牛小飞咧嘴笑着,三下两下,粗暴地将黑色塑料袋撕烂,然后两样东西就呈现在了秦莉莉的眼前。
    其中一样二十多公分长,造型笔挺,质地坚硬,单手难握,顶部不但溜尖儿,而且表面还遍布着细细密密的小刺儿,赫然是一根长势极好的大黄瓜!
    另一样则圆溜溜的,看外型也挺坚硬,不过并不是跳蛋,而是鸡蛋。
    在这炎炎夏日的午后,这两样清凉的东西确实够馋人的。
    在牛小飞撕开袋子之前,秦莉莉本来是呼吸急促,一颗心狂跳不止的,看到误以为是假那个玩具和蛋蛋的东西,居然是黄瓜和鸡蛋,秦莉莉心中的一团火不但没有熄灭,反倒燃得更加旺了。
    “小飞,你什么意思?想玩儿我?”秦莉莉媚眼如丝,紧盯着牛小飞问道。
    “呵呵!我的好婶儿,听你这话说的,我倒是想玩你,我敢?”
    牛小飞一脸的坏笑,看着面红耳赤的秦莉莉说道,“我从书上看到,说是送给女人最好的礼物就是黄瓜和鸡蛋,特别是寂寞的女人!为啥呢,就说黄瓜吧,黄瓜吃到肚子里又解渴,又能当饭。切成片儿贴在脸上,有排毒养颜的功效。在晚上囫囵着用,还能……哈哈。鸡蛋也是这么个道理,是上天赐给女人的圣物啊……”
    “小飞,你个犊子,拿老娘寻开心呢是不?”秦莉莉喘着粗气说道。
    “婶儿,你就说我送你的黄瓜和鸡蛋,你喜不喜欢?”牛小飞很认真地问道。
    “喜欢!”秦莉莉脱口答道。
    “嘿嘿,喜欢就行!那咱可说好了,村长李四发欠我的那一千块工钱,你可得帮我要啊!这孬种是你表哥,你这个当表妹的出面帮我要工钱,这点面子他总得给!”牛小飞郑重地说道,“行了,礼物带到,我还得赶着坐车回东村呢,走了!”
    看到牛小飞说走就走,秦莉莉一下急了,说道,“小飞,你给我站住!把你婶儿弄得不上不下的,说走就走?”
    “额?心里有火啊?这不是有很好的灭火器么?两个一块用上,包你爽得叫破屋顶!嘿嘿!”牛小飞笑着说道。
    “你个犊子!没货的时候我用假货,现在有你这么个大真货,我不用假的用真的?”秦莉莉红着脸,眼睛里泛着浓浓的遇望,说道,“小飞,你有胆子勾引我,现在弄得人不上不下的就走人,算什么事儿啊!”
    牛小飞舔了舔嘴唇,看着秦莉莉那鼓涨涨的大胸部,和那雪一样白的脖颈,笑着问,“婶儿,真想让我喂喂你啊?”
    “是啊!你有喂饭的家伙不?有就喂!喂饱了婶儿,李四发欠你的一千块钱,包在我身上!他不给你,我给你!”
    秦莉莉说到这儿,心痒难搔,伸手就抓向牛小飞的胯下,入手是一条火热、粗大而又坚硬的物件,喘着粗气说道,“大兄弟,你这都硬成这样了,还想忍到什么时候?”
    “哈哈!妹子啊,话都说到这里了,哥本来应该二话不说,提枪上马就把你喂饱的!不过这可是大白天,而且你这卫生所人来人往的,要是被人发现咱俩有奸情,别说你表哥是村长了,就算是镇长,那也捂不住乡亲们的嘴不是?”
    秦莉莉虽然遇火焚身,但还没有丧失理智,想想牛小飞说的确实是这么回事儿,于是站在那儿纠结起来了,想吃又不敢吃,不吃又馋得慌,牛小飞那物件儿可着实不小呢!
    秦莉莉是板刀山村医务室的医生,去年丈夫在城里做药材生意做发了,包了女人在城里住,秦莉莉想离婚离不了,想偷汉又不敢,自从上月给牛小飞打针的时候,发现牛小飞那东西特别大之后,小心思就打到牛小飞身上来了。
    牛小飞也是无利不起早的人,要不是秦莉莉答应帮自己向村长李四发要工钱,谁闲得蛋疼,会在这大热天里跑到城里去,买这两件东西“孝敬”她。
    牛小飞长二十多岁,见过骚货,但没见过像秦莉莉这么骚的货。在人前是穿着白大褂的卫生室大夫,一接到那种事儿上就不是人了,像兽!拿根黄瓜和鸡蛋撩拨撩拨她,就让她遇火焚身,恨不能一口吞了自己。
    “小飞,今天我先放了你!”秦莉莉考虑了将近半分钟,这才艰难地说道,“不过,这笔账改天你得连本带利一起还我,知道不?”
    “婶儿,你放心吧!看见这东西没?”牛小飞说着,拍拍自己胯下那老大的物件儿,骄傲地说道,“这东西不在这杵着么?我这玩意儿,为你生,为你死,为你劳动一辈子!嘿嘿!”

第2章 村花

“你这流氓,故意馋老娘的是不?快滚吧,记得有空来看我!”秦莉莉一脸潮红,饶有深意地叮嘱道,“你不来西村看我,我也会去东村看你的!”
    “那是那是!莉莉婶啊,话说你这疼我的心,就跟我要找李四发要工钱的心一样,是非常急切啊!”
    牛小飞也一语双关,再次叮嘱秦莉莉,回头可别忘了找李四发要工钱,而且越快越好,然后推开门,昂首阔步地走了。
    板刀山村很大,一条大河将村子分割成东村和西村,秦莉莉的卫生室在西村,牛小飞要到东村去,本来可以走桥的,但是前几天下大雨把桥冲断了,现在也还没修起来,所以要回自己在东村的家,还得坐客车绕过去。
    一路哼着小曲,刚来到大路旁边,就看到一位穿着牛仔裙的小美女站在路边,明显也是在等车。
    “哟,这是哪家姑娘有这好身材啊,这不是玉香么?”
    牛小飞走到牛仔裙小美女的身侧,认出这是板刀山村出了名的小美女,村花苏玉香。
    苏玉香和牛小飞是同龄人,在村子里开了个小超市,早几年爸妈离婚了,现在就苏玉香和她妈经营着超市,娘儿俩可都是很拿得出手的美女。
    特别是苏玉香,脸蛋儿本来就正,小身材也是越发迷人了,在无数个寂寞的夜晚,牛小飞可没少一边想着她,一边撸着管子,每次都能获得巨大的满足。
    “小飞哥?你看啥呢,不认识我了么?”看到牛小飞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打量,苏玉香很羞涩地笑了笑。
    “呵呵,你小飞哥不认识谁,也不敢不认识大美女玉香啊!”牛小飞笑着,向苏玉香的胸部深深看了一眼,“玉香,你长大了哈?”
    “嗯?说啥话呢,我不一直都很大么?”苏玉香奇怪地笑着问。
    “是是,咱家玉香一直都很‘大’,将来会更‘大’的,嘿嘿!”
    牛小飞正嘿嘿笑着,一辆破旧的小班车就驶过来了,两人招招手,一起上了班车。
    “呼——呼——”
    两人刚坐下来,旁边座位上的一位大青年,闭着眼在那儿睡觉,浑身的酒气就够让人恶心的了,这一阵阵的呼噜声,更让人想把他直接丢出车去。
    这人离得远也就罢了,偏偏距离牛小飞最近,牛小飞的左手边是苏玉香,右手边是过道,再往右就是这个肥头大脑的青年。
    “小飞哥,看你这段时间经常进城,你在城里干什么活儿啊?是在哪个厂子里打工,还是怎么着?”苏玉香问道。
    “我啊?我不打工,我现在经商,专业销售爱情动片。虽然我没有自己的店铺,但客户很多,好评如潮!”牛小飞笑着说道,背上背的这个破书包里,装的全是黄碟子。
    “啥?你现在卖碟片啊?卖什么碟片呢,我家里有影碟机,回头买你几张碟儿,没事的时候在家里看看。”苏玉香涉世未深,还不知道爱情动片是什么碟子呢。
    “呵呵,行,那敢情好,到时候我陪着你看,我卖的片子啊,俩人一起看才有意思。当然了,要是再多几个女人一起看,也不孬,嘿嘿!”
    “喂,哥们,卖片的?你卖啥片的啊?”
    旁边那位肥头大耳的醉酒青年,不知道什么时候睡醒了,一醒过来就向牛小飞搭讪话。
    “我?没卖啥片,说着玩呢!”
    看这家伙明显不是什么善茬子,牛小飞也不想惹是生非,简单应付一句后,就把头转向了车窗外。
    “呵呵!现在看片,啥爱情动片,不都在电脑上看么?要看啥样的片子看不着?你贩个小黄碟,能养家糊口么?”肥头男半认真半玩笑地问道。
    牛小飞没有回答他,顿了顿嗓子,暗示这肥头男说话最好注意点儿。
    “哟,哥们,身边这位妹子不错啊?你们是哪个村上的?”
    肥头男伸着脖子打听,看牛小飞理也不理,又悄声说道,“哥们,跟你商量个事儿,咱俩换换位子好不?”
    “你说啥?”
    牛小飞立刻转过脸来,盯着肥头男问道,“伙计,喝了不少酒吧?酒喝多了,就少说点没味的话!你再胡说八道,我保证让你难受!”
    “小子,说这话啥意思啊?想打仗?”
    肥头男一边说着,缓缓解开衬衣的钮扣,好让纹在胸口的飞禽走兽露出来。
    苏玉香立刻就急了,低声向牛小飞说道,“小飞哥,你别跟他硬来,我怕你吃亏!他要敢耍流氓,咱就跟司机说!”
    “咳!你当司机是英雄好汉啊?平常人也就算了,像他这种鸟人,司机敢放个屁?玉香你放心,今天,我就算被他一刀捅死,我也得好好护着你!”
    牛小飞拍拍苏玉香的小手儿,好让她放心。
    苏玉香心里扑扑直跳,没想到平日里油嘴滑舌的小飞哥,现在能这么护着自己,这番话太让人感动了。
    可是,看两人的块头,牛小飞虽然是姓牛的,身板却一点也不牛。而这个一脸色相的胖子,肥头大耳的,小飞哥要是和他动起手来,能不吃亏么?
    不止苏玉香心里着急,周围的几位乘客也都皱起了眉头,既恼怒这肥头男无法无天,想调戏人家大姑娘,又为牛小飞捏一把汗。
    “小子,咋不说话了?你刚才不挺能装逼么?这会儿怎么哑巴了?你倒再给哥说一句听听?”
    肥头男气焰更嚣张了,站起身来,挺着将军肚走到牛小飞旁边,突然扬起那粗大的手掌来,想抽牛小飞一个耳光。
    “欠揍!”
    牛小飞哪能老老实实挨他的耳光,右掌突然推出去,正正地推在肥头男的肚子上。
    肥头男愣是哼也没哼,二百多斤的身子被牛小飞这一掌推出好几步去,重重地坐在了座椅上。
    这一交手,不少乘客就都看出来了,肥头男只是银样蜡枪头,不是牛小飞的对手。
    “小子,行啊你!推我这一下子,老子不废你的手!”肥头男仗着酒劲,提着拳头又想站起来打。
    啪的一声响!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男攻男受含着不许掉出来&男男上课play腐文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