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双性花蒂调教抹药走绳_往下体倒蜂蜜

2020-11-12 08:59:43【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怼进去那一刹那,金海感觉浑身都充实了,这是多久没有过的舒适感,就连金海自己都忘记了。 而王科长一个猝不及防,她没有想到金海如此猴急,那小嘴不由得一收缩,皓齿轻咬到了金海身

怼进去那一刹那,金海感觉浑身都充实了,这是多久没有过的舒适感,就连金海自己都忘记了。

    而王科长一个猝不及防,她没有想到金海如此猴急,那小嘴不由得一收缩,皓齿轻咬到了金海身上的那阵坚硬和滚烫。

    温软湿润当中带着一圈坚硬的触感,让金海更加的疯狂起来。这种温热中带着一丝牙齿质感的摩擦,让金海感觉飘飘欲仙。 

    “嗯~嗯嗯~”每一次动作,王科长喉咙里都发出一个婉转的声音来,刺激着金海的大脑。

 文学


    王科长从金海怼到她嘴里之前,她就想抗拒的,可是这奇妙的感觉却让她欲罢不能。 

    这么厉害的女人就这么离了,真是暴殄天物啊!金海心生感慨,开始为王科长她前夫不值了起来,家里有这么好的女人,应该是夜夜笙歌才对。

    就在金海准备更猛烈的动作的时候,王科长突然伸出双手来,按着金海的双腿,将她的脑袋抽了出来。

    “我的亲哥哥,你别这么猴急,等下别你舒服了,我却难受的不得了了,那我可就饶不了你了。”王科长用柔软的声音说道。

    金海现在正亢奋,看着王科长蹲在地上,脸色红润衣冠不整的样子,他一把将王科长拖起来,将她直接抱到了办公桌上,黑丝大长腿,包臀职业短裙,看的金海口干舌燥。

    既然你这女人这么欠,老子今天就豁出去了好好伺候伺候你!

    金海二话不说便将手往王科长那性感镂空的小内里面伸了进去,那一片柔软,和少女没有二般,骄阳似火,汪洋成灾。

    “嗯~!”

    王科长闭上双眼,咬着红唇呻吟了一阵,她下意识的一只手伸出来,抓住了金海的手,试图去阻拦金海的动作。然而她这柔软无力的状态,就好像欲拒还休一样,不由得让金海越来越兴奋,金海两只手指勾住,直接就滑了进去。

    紧窄,柔软,这是金海的第一感觉。

    “怎样,王科长,有感觉吧?”

    “嗯……深点!”王科长同时也抓住了金海,开始有节奏的动了起来。 

    十几分钟以后,金海终于在王科长的手上缴械了。

    爽是爽了,不过完事以后,金海却有些后悔,自己的原则,再一次沦陷了。他原本不想和王科长扯上任何身体上的关系,这种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但是事后,金海只能安慰自己是不得已而为之,自己不过是为了要回照片才和王科长暧昧。

    没有做任何的温存,金海擦干净呢那活儿后,便穿好了自己的衣物。

    王科长看着金海这郑重的模样,不禁咧嘴一笑,一边慢慢整理她的职业装,一边说道:“男人嘛真是应了那句话了,完事后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了。”

    “哪儿能?科长,我表妹调度的事情,还得麻烦你呢。”金海尴尬的笑了笑,如果王科长立马将赵婉婷调回国内航班,赵婉婷将照片全删掉的话,金海绝对会提起裤子就不认人的。 

    王科长也算是个人精,那赵婉婷是不是金海的表妹还有待她去查证,不过这事儿要是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金海的话,那她岂不是这么轻易的就失去了一个这么好的情郎了? 

    “小金,你也知道,调档这事儿并不是我一个人全权负责,我虽然是调度科科长,但是我上面还有部门主管,该走的程序可省不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快提交报表的。”

    这王科长对金海的战术,就和金海对赵婉婷的战术一模一样,拖延!金海当然也从话中听出来了,王科长要借着这件事情吊着自己,金海不禁觉得这可真是因果报应,自己拖着下面的人,而头上的人却吊着自己。

    调度科,当然是科长说了算,只要她签字,报表一提交上去,快则七个工作日内,慢不过半个月,就能将调度的事情给办妥了。 

    不过,哪怕王科长再不好对付,金海也要想办法将赵婉婷调度的事情给解决了。毕竟,赵婉婷手上有他的照片,那些照片一旦曝光,金海这饭碗一来保不住,二来在行业内的名气也臭了,日后找工作可就不容易了。

    “那就麻烦科长了。”金海留下一句话,然后就出去了。 

    回到调度室内,金海坐在办工作上,心里惴惴不安,他感觉自己正在往一潭沼泽中陷下去,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一整天的时间,金海犹如魂不守舍一般,越想这件事情,他就觉得其中的水越深,甚至几个平时关系比较好的同事喊他一块去吃饭,他也是爱理不理的。

    第二天下班时间,金海随便收拾了一下办公桌,便起身往调度室外走了出去。

    当金海正准备进电梯下楼的时候,却看见走廊尽头的拐角处站着一个靓丽的身影,那人正是赵婉婷。

    赵婉婷站在拐角处朝着金海抛了个小眉眼,同时勾了勾手指,示意金海过去,随后便转身往楼道里走了进去。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金海这样想着,于是迈开脚步走了过去。拉开楼道的门后,金海还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没人看他,他这才一步跨了过去,然后轻轻将门给关上。

    赵婉婷今天打扮的很休闲,头发披散在背后,脸上点着淡妆,白T恤也遮掩不住傲人的曲线,再搭配超短的牛仔裤,比起之前的职业范儿来说,现在的赵婉婷显得青春动人,别有一番风味儿。

    “金哥,上班辛苦啊,瞧瞧你,额头都出汗了呢。”赵婉婷微微一笑,一边说还一边抬手在金海额头上轻摸了一把。

    “外面比较热。”金海随口回答道。 

    “金哥,怎么看你好像心不在焉的?难道是看到我不开心吗?哦对了金哥,我那调度的事情,怎么样了,有眉目了吗?”赵婉婷问道。

    赵婉婷不知道金海和王科长那层关系,她自然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他来说有多难。不过金海却也不能够将自己的难出表露出来。

    金海镇定说道:“事情哪儿能办的这么快?我不过是个空管调度员,又不是调度科科长,从我提交报表,到科长,再到主管部门,那手续一层一层办上去,也得需要时间的啊。再说了,调度科负责的事情那么多,这种单一的调度报表,肯定得拍在日常工作之后。”

    之前金海一直在拖延,赵婉婷她心里也清楚,而现在金海又在赵婉婷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和之前并没有什么两样,依然是在拖延。

    赵婉婷突然莞尔一笑,她双手环上了金海的脖子,抬着头,开口说道:“我说过了,只要金哥帮我调回到国内航班来,我保证会让金哥满意的。那你就不能为了我们共同的那一天,给我开个小小的后门吗?难道,你是觉得我不够漂亮吗?”

    “调度和你长得漂亮也没多大关系啊,我这……”

    金海还想开口说点什么,他就看到赵婉婷脑袋伸了过来,紧接着他的嘴唇就被赵婉婷那两瓣温软如玉的桃花小嘴给包裹住了。

    金海本想抗拒,可是他不禁回想起了在KTV那晚上赵婉婷温软的地方,又回想起了前天和赵婉婷在换衣间,她那灵活的小手和小脚。

    金海的理智,还是败给了赵婉婷嘴唇上传来的温软的触感。金海的舌头伸了进去,和赵婉婷那灵活的如同小蛇一样的舌头搅拌到了一起。

    金海渐渐的开始狂热了起来,他将舌头从赵婉婷的嘴里抽了出来,开始游走到她的玉颈上,双手也往下游走,往赵婉婷挺拔的屁股上移动了过去。

    赵婉婷开始轻声呻吟了起来,嗯嗯的声音让金海开始渐渐的投入了进去。

    开始就在金海的双手即将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赵婉婷双手突然伸到自己的背后,用力抓住了金海的双手。

    金海立马抬起头来,疑惑的盯着眼前脸上已经生起红晕的赵婉婷。

    “金哥,有些事情,等到我如愿以偿以后,我自然会奉献给你,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呢。”

    金海的兴致才刚刚被这尤物般的空姐给勾出来呢,他哪里想才刚刚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于是金海又将脑袋伸过去,一只手抱住了赵婉婷的后脑勺,想将她给拉过来,可是赵婉婷却抬起手,伸出两只手指,挡在了金海的嘴边。

    “金哥接吻的功夫不错呢,想必以前交过不少女朋友吧?我可以给你个建议哦,温柔点,女孩子会享受更多。并不是每个女孩子都喜欢狂野的,毕竟,这不是在床上。”赵婉婷带着挑逗的声音,钻进了金海耳中。

    紧接着,赵婉婷又伸出另外一只手,从金海的胸前慢慢的贴着金海的身体移动到了下面,在金海那活儿上隔着裤子摩挲了一阵,这可让金海更难受了。

    金海顿时扒拉开赵婉婷的手,就要去拉她的白衬衣,赵婉婷并没有抗拒,只不过金海才往上拉到一半,露出她那粉色的文胸时,赵婉婷却说道:“金哥,这里可是机场办公大楼哦,外面人进人出的,说不定会有人进来楼梯间里抽根烟呢。这要是被撞见了,我倒是没什么,不过金哥你,没关系吗?”

    赵婉婷这样子,带着一丝狐媚子一般的微笑,她仿佛吃定了金海不敢继续有动作似的。而金海还真停下来了,他倒不是怕人看见,而是他怕万一有人看见,赵婉婷喊个非礼什么的,那就玩完了。

    金海这才悻悻的收回手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定了定神。 

    “金哥,我跟你说句真心话,自从那天KTV一起玩过后,其实人家也很和你那个呢,只不过时候还没到,你懂的。”

    “你放心,这事儿我肯定会重点去办的。”金海还是认真的说了一句,算是给赵婉婷吃一颗定心丸。

 

赵婉婷听到这句话,便后退了几步,她掏出手机来在金海面前晃了晃,说道:“金哥,有消息了打我的电话哦,可别让人家一个女孩子天天主动来找你。”

    手机,又是手机!看着这手机金海心中就窜起一股无名火,这又是赤裸裸的威胁!

    老子不上了你,就不姓金!

    金海故意在楼道内站了一会儿,等赵婉婷走了一两分钟后,他这才从楼梯间里走了出去。

    夜晚,这件事情一直压着金海,让金海久久无法入眠,被人牵着鼻子的滋味儿着实不好受,尤其是女人,而且是两个女人!

    第二天上班,王科长从调度室外面走了进来,一种调度员们都发现今天王科长脸泛红光,面色如桃花,有经验的人都猜想,这王科长很有可能是被男人滋润过了。

    更重要的是,她的心情看起来似乎不错,以往从调度室外面进来,绝对是板着一张脸,而今天,她脸上居然挂上了一丝微笑!

    有个胆儿比较大的调度员见状,立马站起身来,朝着王科长打了个招呼。

    “科长早!”

    “小刘你也早。”王科长还了一个问候,这就更加出人意料了。平时不管是谁在大厅光中下和她打招呼,她不过冷冷的点点头而已。所以也很少有人会主动和她问好。

    于是众人也都开始和王科长问号,她都一一回应。

    等王科长经过金海的办公桌时,金海也挤出一丝笑意来打了个招呼。

    “科长早。”

    “恩。”

    王科长冷冷的点了点头,看都不看金海一眼,便走进她办公室去了。

    “哎你们看,科长这是怎么了?”

    “看起来像是沐浴春风了,哎?不会是去夜店找少爷去了吧?”

    “哎这话可别乱讲,等下被王科长听到有你好受的!嘿嘿……”

    听着这些闲言碎语,金海心中有些不好受,他们哪里知道,滋润王科长的那个男人,正是平日不显山不露水的金海自己。 

    金海站起身来,看着王科长办公室的门犹豫了一下,他还走走了过去,抬手轻轻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进来。”

    金海走进去,王科长正坐在办公桌后面整理她的文件,她平日看到金海,基本上都会停下手头的活,先让金海坐下来。就算她比较忙的时候,也会匆匆整理手里的活。

    可是这一次她面无表情,不紧不慢的移动文件夹,头也不抬的冷声问道:“什么事?”

    明知故问!可是就是金海知道是如此,他还是无奈的开口问道:“科长,那个关于我表妹的事情,怎么样了?”

    “什么你表妹的事情?”王科长装作不知道什么的问道。 

    “额……关于我表妹赵婉婷你能不能帮我表妹开个后门?优先办一下?”

    王科长听到金海的话,这才停下来,抬起目光来,看着金海反问道:“你是想开你表妹的后门,还是想开王科长我的后门?”

    这句话说的意味深长,王科长这后门两个字咬的格外重,很明显的是别有寓意在里面。

    这么郑重其事的开这种玩笑,王科长的意思可想而知了。

    王科长上次完事后,还说什么男人提起裤子就不认账呢,没想到王科长这女人才是穿上衣服就不认人的那个人。

    “王科长,这后门不能随便开,不过也得看人不是?”

    “啪~!”

    王科长顿时恼怒,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朝着金海沉声怒道:“金海,上班时间不要开这些玩笑!你说赵婉婷是你表妹?我昨晚问了其他同事,他们怎么都说你和赵婉婷一点关系也没有?”

    “科长,赵婉婷真是我一个远房表妹,这不是平日没有人问我,我也就懒得说吗,本来就没什么交集,谁知道她会突然跑过来问我这个事情?”金海连忙解释道。

    然而在人精王科长面前,金海这解释有些苍白无力了。

    “金海啊金海,你以为航空公司是你家开的?你想开谁的后门就开谁的后门?我告诉你,别说后门了,就是门都没有!你好好负责好你们组的工作,确保每个调度工作不要出什么纰漏就行了!至于人员调度的问题,不是你该考虑的!”王科长冷着脸训斥道。

    “对不起了科长,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金海灰头土脸的说了一句,便转身出去了。

    玛德!这女人真特么欠!

    吃了一鼻子灰,金海感觉极度难收,他先前总感觉自己要陷入泥潭,看到王科长今天对自己的态度,他心中的预感果然不假。

    看着金海这灰头土脸的样子,他对桌的同事小声的问道:“怎么,金哥,遭王科长训了?哎,你一个月才挨几次训?没事也就得了!”

    “没事没事,报表弄错了而已,至于发那么大火气嘛。”金海无奈的摇了摇头。 

    “哎,金哥,这样,待会儿一块吃饭,我约了几个轮休的空姐一块吃饭,看看美女,给你扫扫晦气,怎么样?”

    “行,没问题。” 

    “那说好了等下一起吃饭啊!”

    “好。”

    这个坐在金海对面的调度员名字叫张宝山,论职务,金海虽然是普通调度员,不过他属于这个组的小组长,可以说是张宝山的小领导。而张宝山平日和金海私下的关系也不错,经常会喊金海一块吃饭。

    一上午工作时间不快不慢,说过也就过了。

    金海和张宝山两人一同来到楼下的职工餐厅内,张宝山带着金海进入了靠窗的卡座。等张宝山打了个电话后没多久,张宝山约的那两个空姐也到了。

    当金海看到人的时候,他不好说这是冤家路窄还是有缘无处不相逢,张宝山约来的两个空姐都是国际航班正轮休的,其中一个居然就是赵婉婷!而另外一个空姐名叫曲茹。 

    “来了,快坐,我来介绍一下!”张宝山站起身来迎接,还不等他话说完,那两个空姐就朝着金海笑着打招呼。

    “金哥!”

    “金哥,咱们又见面了呢!”

    张宝山见状,立马笑了起来。

    “哟哟哟,金哥,原来你早就认识了啊!怎么都不见你约出来吃个饭,一块联络一下感情吗?”张宝山呵呵笑道。

    “说什么呢,金哥在咱们国际航班组的同事心中,那可是男神呢!婉婷,你说是不是?”曲茹笑道。

    赵婉婷莞尔一笑,那一双媚眼慢慢移动到金海脸上,嘴角微微翘起说道:“说的没错,像金哥这么帅又风流的男人,咱们公司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说的也是,金哥在这里待了,调度表又是从他手上过的,他认识的人自然多了,哈哈,不说这些,点单!”

    航空公司说大也不大,虽然不能说每个人都认识,但是调度科的人,基本上和大部分空姐都打过照面,只是熟与不熟而已。 

    就在张宝山说话期间,金海突然感觉到一个什么柔软的物体碰到了自己的脚,那东西隔着裤腿轻轻的在他叫上摩挲着。

    金海下意识的往赵婉婷看了过去,只见她正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那东西不用说了,是赵婉婷的脚!她这是在挑逗金海。

    赵婉婷的脚在金海小腿上摩挲了一阵后,开始慢慢的往上移动,渐渐的来到了金海大腿处。

    酥酥麻麻的感觉立马传遍了金海的全身,虽然赵婉婷的腿修长,可是毕竟双方还是有点距离,所以赵婉婷的脚即将移动到金海大腿内侧的时候,距离便不够了。

    可是这个位置已经快接近敏感的部位,隔着裤腿,金海都能感觉到赵婉婷那小脚的柔软。赵婉婷那细腻小脚的形状,不由自主的浮现到了金海脑中。

    这不由得让金海回忆起那天晚上赵婉婷的黑丝长腿,和金海玩弄赵婉婷玉足的情形。

    一股无形的火在金海小腹升了起来,这种感觉说不上是刺激,紧张,又或者是舒服。但是确实已经将金海的神经挑逗了起来。赵婉婷则是一边玩手机,一边莞尔微笑着。 

    然而桌面之上,几个人的表现都很平和,该聊天的聊天,没人知道桌子下面居然在进行这么惹火的一幕。

    金海很想将自己的身体往前凑,好让赵婉婷能够得着关键的位置。 

    这个时候,一个身影从卡座的小窗户外面经过,金海看到那个身影的瞬间,身体猛的往回一缩,就像感觉到一盆凉水从自己头上浇下来一样,体内的邪火瞬间褪去。

    这个刚刚从外面经过的人,正是王科长!

    然而金海感到可气的是,王科长并没有看卡座里面,就要走过去的时候,张宝山这小子,居然吆喝着朝着王科长打了个招呼!

    “王科长,吃饭呢!”

    我吃你个祖宗!金海心中顿时怒骂。

    王科长驻足扭头一看,随意的点了点头。

    原本王科长看到金海,脸色是有些发冷的,可是当他看到两个男人对面的空姐的时候,她脸上立马露出一丝笑意来打招呼:“小张,吃饭呢!金海也在呢!”

    接着王科长又朝着赵婉婷端详了一阵笑道:“这位应该就是咱们国际航班的空姐花赵婉婷吧?我听说你是小金的表妹,对吧?”

    赵婉婷听到王科长的话,她愣了下,然后瞬间回过神来,笑道:“王科长好,对我是金哥的表妹。”

    “哎呀!金哥你可真是!难怪你们认识,原来婉婷是你表妹啊!你怎么不早介绍我认识认识!” 

    “好你们吃,回头见。”王科长挥了挥手,郑重的看了赵婉婷一眼,然后就走了。

    金海现在是想发作又发作不了,王科长本来就猜到了金海和赵婉婷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这样被他撞见几个人在一块嘻嘻哈哈的吃饭,那王科长还能同意调度的事情才怪了。

    这样一来,金海就更没什么心思吃饭了,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吃完以后张宝山回休息室午休去了,而金海则是独自来到了调度室内。

    正在金海怔怔出神的时候,王科长走了过来,朝着金海说道:“金海,跟我来办公室一趟。”

    一进入办公室,王科长对金海的态度又转变了过来。

    “金海,怎么板着脸呢?还在为早上的事情生气呢?”

    “没,科长你说的对,我是该好好反省反省自己。”金海回答道。

    “其实,要将你表妹调到国内航班,也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双性花蒂调教抹药走绳_往下体倒蜂蜜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