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往下面涂牙膏》_火腿肠断里面了

2020-11-12 09:23:24【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林霜都不敢相信,这赚钱还有这么容易的。自己每天累死累活的只为了能够赚个温饱,而这来路不明的陈默,却能够在只言片语见,就拿到了五十万。 五十万啊,五十万可不是小数字啊,真

林霜都不敢相信,这赚钱还有这么容易的。自己每天累死累活的只为了能够赚个温饱,而这来路不明的陈默,却能够在只言片语见,就拿到了五十万。 

    五十万啊,五十万可不是小数字啊,真要起来可是能要人命的啊。 

    陈默没有去解释这一切,搭车到了一家数码城,手中的现金基本还没有动过,但是自己很多东西都十分的缺乏。 

    在数码城买了两台最新款的水果牌手机,和成套的数码产品。回到家中,林霜看着面前这一堆东西,看着陈默很是不解,问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们明明没有任何的关系。” 

    陈默正拆着手机盒子,听到问话,抬头咧嘴一笑说道:“别这么感动嘛,你是我回国之后遇到的第一个女孩,还这么漂亮,我一向对美女是没有抵抗能力的,对你好点很正常啦。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还好我有先见之明,提前买好了设备,今晚咱们就可以试一试这个设备的效果怎样?” 

 文学


    林霜俏脸微红,白了一眼紧了紧领口说:“你想什么呢,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你帮了我,我很感谢,但是又不一定是要肉偿。” 

    陈默一屁股坐到林霜身旁,凑到小脸旁问道:“难道你就不想得到我这么优秀的男人吗?” 

    林霜俏脸瞬间通红,整个人也不自在的僵硬起来,干咳了两声,说:“那个,我……我们还没有熟悉到这种程度。” 

    陈默也不再调戏她,说道:“你用来还钱的三十万,明天去了银行取钱之后就给你,你去把你的空缺给补上,我看得出来,为了这三十万,你肯定大费周章,就差卖身了吧?” 

    林霜呆若木鸡的看着陈默,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了话。眼里弥漫着泪光,就算陈默只是骗她玩玩的,却也足够让她感动了。 

    “别哭啊,要是你真想感谢我,今晚我的房门不会锁哦。”陈默抛了一个媚眼。 

    林霜脸上落下两含泪,猛的扑倒陈默,在脖子上用力的咬了一口,声音带着哭腔但却傲娇的说:“你想的美,我可没这么下贱,三十万就想打发我了?” 

    陈默摸着脖子上的齿痕,看着林霜把自己关进房里,不禁的摇头感叹:“这感谢未免也太隆重了一些,破了相了可怎么办?” 

    清晨,两人准备好出门,林霜因为高利贷的关系公司已经把她给开除,所以这两天也不急着去找工作。陈默第一件事就是拿着支票去银行转账,当林霜手机收到银行卡进账五十万的信息时,陈默原本坚强的眼神再次湿润起来。 

    陈默这次没敢再调戏她,生怕这妮子忍不住再次扑过来把自己给咬了。吃过了早饭,两人前往旋转餐厅。 

    乾森早已在那边等候,见到陈默赴约,脸上的笑容别提多开心,明知故问道:“有没有吃早饭,不如就在我这里吃了?我这里的厨师可是明海有名的。” 

    陈默摸着空空如也的肚子笑着说:“当然了,明知道会来这里,怎么还会去吃那些廉价东西呢,有什么好吃的快上来,吃饱了肚子才有力气干活不是?” 

    乾森拍拍手,立刻就有服务员端着不同的盘子上来,揭开之后全是各种不同口味的早点,看的林霜是眼花缭乱。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所以就都做了一份,请随意。”乾森默默的装逼。 

    陈默不动声色的咽了口唾沫,然后极为有格调的拿着筷子吃了起来。半个小时之后,乾森和林霜两人看着陈默强大的食欲有些震惊,这里少说也有三十种不同餐点,但是全都被这家伙全都给收拾干净了,看着情况,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真是一个怪物,乾森不得不这么想。 

    “啊,差不多了,行了,咱们还是先去看一看东西吧,总不能光享受不干活吧。”陈默笑着摸了摸肚子,不是他食量大,只是这早餐一份就那么一点点,不多吃一点哪里能补充所消耗的能量。 

    坐着乾森的车到了明海的一处别墅区,陈默下车看了一眼,这栋独立别墅周围,最起码有三十个保护的保镖,更别说监控密布,各种安保措施层出不穷。 

    “乾先生保护的很严密嘛。”陈默感叹道。 

    乾森暗自点头,能够一眼看破自己的防护的肯定不会是普通人,于是心下更加的安心了一些,带着两人进了别墅,到了地下室,经过了重重门卡才到了最重要的地方。 

    在一处保险箱里,陈默见到了东西,一个看起来就年代久远的翡翠镯子,和几本老旧的日记本。 

    “我可以说,没有人可以进到我的屋子里面,但是在路上,一切不确定因素太多。所以才重价请你,你一定不能让我失望。诺,这是对方留下来的信,你看看。” 

    乾森递给陈默一封信,里面只是很简单的字,写到:“无论你保护的再好,我们依旧会拿走。动手日期,七月二十三号。” 

    这写的倒是十分的嚣张,距离二十三号也只有短短三天时间。陈默把信还给乾森问道:“那你知道对方是谁吗?” 

    “遗憾的是,我们现在连对方是谁都一无所知,我甚至都不敢相信我自己的团队。”乾森无奈的摇头。 

    “那你就相信我不是对方的人?”陈默笑着反问。 

    乾森说道:“这个我还是可以确信的。这个是我的安保方案,一共兵分三路,但是三路都是假的。到最后,你带着真东西,独自出去。我想,你一个人行动,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请你务必,安全把东西带到地点,我必有重谢。” 

    陈默咧嘴笑道:“当然不会有问题,毕竟钱我都花了,我可没有钱还给你,除了完成任务,我还真不知道能有什么还给你。” 

    乾森听到这句话,内心的不安也有些平复,微笑的点点头,继续和陈默商议事情。但是没过多久,就看到一个壮硕的跟小山一般的男人咋咋呼呼,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 

    “乾老板,你这是不是不厚道,咱们安保公司这么多的好手你不用,偏偏找一些弱不禁风的人来管事,是不是太看不起我们了?” 

    陈默回眸一笑,不是万种风情,却是老谋深算,该来的还是来了。

   乾森不动声色,对着男人说道:“你怎么来了?” 

    男人说:“收到消息就赶过来了,乾老板,是不是太不给我们面子了?这种事情,有钱大家赚,干嘛要给别人。看看这身板,小子,你能抗住我一拳吗?” 

    陈默笑道:“你可以试试?” 

    男人此时却摇摇头, 笑容里满是鄙夷:“还是算了,我怕一拳把你打死了到时候找谁说理去,还得一堆麻烦上身。” 

    陈默并不生气,对于这种低级的激将法他还是能看的出来,所以他转过身继续看着地图说道:“这件事情我已经接了,就算你在这里哭爹喊娘,满地打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嚷着也没有办法。这里可没有你的妈这么惯着你。” 

    “嘻嘻。”一旁的林霜是忍不住,俏脸微红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男人此时是强-奸不成反被草,陈默的话瞬间让他恼羞成怒,二话不说伸着有小树般粗壮的手朝着陈默的肩膀抓去,势必要给他好好的上一节课,课名叫做强者为王。 

    毫无阻碍的抓住了陈默的肩膀,男人咧嘴笑了起来,陈默毫无察觉。乾森把这一幕看在眼里,眉头紧皱,心说这陈默也不会这么轻易的被制住。 

    男人都能够想到陈默之后是如何的被自己揉捏哭着喊着求饶,但是奇怪的是,无论他怎么用力,陈默就站着这里,纹丝不动。男人咬紧牙加大力道,陈默依旧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姿态,纹丝不动。 

    男人心里大呼见鬼,两只手都搭上了陈默肩膀,身形如满弓,这是愤力往后拉的姿态。 

    “啊,啊啊!”男人此时是憋的面红脖子粗,就连防滑的鞋子都开始不自觉的往陈默那边慢慢挪动,可见他的力道有多大。 

    但是陈默仍是纹丝不动,整个人就如同是千万斤重的东西,凡人根本无法撼动丝毫。过了十多秒,陈默觉得肩膀有些痒,身形微测,男人紧抓的手瞬间松脱,整个人惨叫一声,整个人如同滚葫芦一般滚了出去。 

    乾森把这幕看在眼里,紧皱的眉头已经平复下来。他虽然不懂武艺,但是刚才陈默那手,他应该能懂的。纹丝不动是华夏的古武千斤坠,修到最深处,整个人如同千万斤巨石,无论来多少人都不能动齐丝毫。第二手则是比这千斤坠更加高级的存在,乾森说不出来名字,但是他却知道,陈默虽然是动了动身子,但是肩膀处绝对如同十八禁解手一般,卸掉了男人的抓力。 

    乾森不禁在大喜,心中喊道:“高手,真高手。” 

    林霜把这一幕看在眼里,眼睛瞪的老大完全不敢相信这一幕发生在自己的面前。之前她还有点担心陈默会打不过这个壮的跟小山般的男人,现在看着男人滚葫芦一般出去,整个人趴在地上撞死,这才放下来心来,对于陈默,有了一种莫名的信任。 

    “为什么不今天就把东西送过去。”陈默问道。 

    “因为事发突然,那边的保险还在组装,今天可以装好,我明天就要去检测,所以只能在后天及时的送过去。”乾森立刻回答。 

    “那我们两天后再来。”陈默点头说完,带着林霜就往外走。 

    路过还在装死的男人,林霜切了一声,中看不中用的家伙,没有理会,两人走出门。直到走了老远,男人这才雄纠纠气昂昂的站起来,怒道:“妈个蛋,有本事咱们再打三百回合,谁跑谁孙子,刚才不小心打了个瞌睡……” 

    乾森看着微微一笑,说道:“别在这丢人现眼了,做好你的事吧。” 

    …… 

    回到小区门口,陈默让林霜先去,自己去了便利店买了两条香烟,和一些吃的喝的。刚上楼,就看到自己的大伯和大伯母正站在门口,指着林霜训话。 

    “我们原本以为你是多好的一姑娘才把房子租给你,现在倒好,你看看,你看看把我的房子弄成什么样了。欠债还钱?恩?这要是说出去了,指不定还说是我们欠了人家钱呢。这小广告怎么回事,你就不管管?有你这样的房客吗?不行,这房子我不能租给你了,这都什么人。”大伯母言行极为尖酸刻薄,听的陈默心中都一股子怒气。 

    林霜只能低声下气的求饶:“这件事情是我不对,但是就算是要我搬出去,你们也得把剩下的钱给我,而且也得给我找房子的时间吧。” 

    “你把我们家弄成这样了,你还想要房租,我都没有报警抓你就是好的。三天之内,必须给我搬出去。”大伯母趾高气昂的说。 

    陈默再也听不下去,这是自己的房子,什么时候轮到他们在这里撒野。 

    “大伯,大伯母,我记得这可是我的房子,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的房子了?”陈默嘴里叼着烟走上前,一把拉着林霜的手说:“而且这是我女朋友,你想把我的女朋友赶出去?” 

    见到陈默,两人都是一愣,死死的盯着陈默看了好半天,大伯这才问:“你是陈默?” 

    “不是我是谁?”陈默没个好脸色。 

    大伯母一脸不敢相信,绕着陈默转了好几圈,才指着陈默耳根的一处黑痣说:“是陈默,他这里有个痣,我知道的。” 

    大伯自然是一脸高兴,整个人都似松了口气,紧紧的抱着陈默说:“你这小子,这几年跑哪里去了?害得大伯我担心死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不然我还真的没办法跟你死去的爸妈交代啊。” 

    陈默心中一阵感动,大伯其实对自己很不错,但是这个大伯母就差的太远了。于是陈默微微一笑,说:“我听林霜说你们一直都是把房子租出去的,现在我回来了,手里刚好缺钱,要不,你们吧房租都给我,这也是我的房子不是?” 

    大伯一听,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没有说话,倒是大伯母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起来,随后就发出了呵呵呵的妇女笑声,别提多亲热:“你看看你走的这段时间,这房子也没个人打理,我们就想着把它租出去,但是又怕你指不定什么时候回来。这不,我们也才刚租出去几个月,没多少钱,回头我给你算算。” 

    林霜眼里极为不屑,说道:“你们这房子都已经租了快两年半了,租金都要几万了。” 

    这一下,大伯和大伯母都尴尬了起来。陈默微微一笑,挽着林霜的纤纤细腰说:“这是我女朋友。” 

    “刚回来就找了一个女朋友,真厉害啊。”大伯母只能讪讪笑着。 

    大伯说:“既然你回来了,该结清的还是给你结清的,你难得回来,我也有很多话想跟你说,而且我们家水心也一直念叨着她的陆哥哥,晚上去我们家吃个饭,知道我们家吧?” 

    “知道的。”陈默点头说。 

    “那你先忙,我们就走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往下面涂牙膏》_火腿肠断里面了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