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往下面倒可乐/摩托车三个人一起做了起来

2020-11-12 10:20:32【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在白马影楼和相好的拍那种照片,我可是亲眼见了,两个摄影都是男的。老板娘亲口说过,刘传明夫妻俩拍的时候,都放进去了。妻子一定夜允许奸夫放进去了,然后拍各种姿势,恩爱无间道。&r

在白马影楼和相好的拍那种照片,我可是亲眼见了,两个摄影都是男的。老板娘亲口说过,刘传明夫妻俩拍的时候,都放进去了。妻子一定夜允许奸夫放进去了,然后拍各种姿势,恩爱无间道。”

   不知道为什么,罗森越是这样想,下面越坚硬,已经硬到了快要爆炸的节奏,如果不能马上缓解一下,罗森担心自己精神会崩溃。本来他想立刻审问妻子私处为什么会这样湿?是不是在车里被人家操了?可是,现在脑子一热,迫切需要先释放一下。

   罗森解开腰带,扶着妻子柔软的腰肢,狠狠地拱了进去,里面很滑,很润。罗森马上欢快地动起来,运动期间,罗森怀疑那个奸夫喷在了妻子的里面,要不然怎么会这样润滑?尼玛,这个该死的奸夫,我要是知道是谁,绝不会放过他。罗森攻击速度越来越快,妻子也因此娇喘连连,高潮迭起。

   眼看两人就要达到快乐的巅峰,偏偏这时候,防盗门外面传来钥匙开门声,还有人说话,“罗森和嫂子应该在家吧。问问他们吃饭没有,没有的话,一起吃。”

   “天啊,是袁强和文睿回来了。”林舒音惊慌的说。同时,她飞快地推开罗森,连衣服都没顾上拿,就跑回自己房间。

   罗森也感到很意外,也挺扫兴,想遮掩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对方有钥匙,直接开门走进来。这对度蜜月归来的新婚夫妇,看到客厅沙发上赤裸裸的罗森,以及扔在一旁的林舒音的裙子,内衣,他们俩倍感吃惊。

 文学


   罗森也赶紧穿裤子。袁强有点尴尬滴说:“罗森,不好意思啊。我们回来太匆忙,没想到你和嫂子在……亲热。”

   罗森苦笑一下说:“算了,你们夫妻俩度完蜜月了?”

   文睿是个漂亮,聪明,伶俐的小姑娘,她撇了一眼罗森刚刚装进内裤的雄壮本钱,心里暗自吃惊——森哥好威武啊!!她打破尴尬局面说:“森哥,你们还没吃饭吧?我正好叫了外面,大家一起吃吧。袁强,你把朋友送的那瓶茅台拿出来,今天晚上庆祝一下。”

   袁强和文睿结婚,罗森和林舒音商量后,随了三百块钱礼,袁强和文睿必须要请客吃饭的,今天在家里吃外面,看来就省了去饭店。这小女人还挺会算计哦。不过罗森没有计较,他知道,他们小两口都没有正式工作,经济很拮据,上月交房租,袁强还借了自己五百块钱呢。

   林舒音在卧室换了衣服出来,她脸上表情很不自在,刚才的事实在太囧了,自己和丈夫在客厅做爱,竟然被邻居两口子看到了,当时,自己光着屁股跑进屋,那个袁强不知道看到没有,真是太羞人了。

   四个人一起吃了晚饭,然后各自回卧室休息。林舒音去卫生间洗了个澡,回到房间看到罗森在床上躺着抽闷烟,就凑过来,拿掉罗森的烟卷,柔声说:“老公,不是都说好了,不再抽烟了吗,怎么你又抽上了?”

   罗森一脸不悦,只是淡淡哼了一声,林舒音说:“是不是因为我们被看到了,你生气?都怪你,非要来,也不分时候,我都告诉你了,他们两口子今晚上回来。”

   罗森目光锁定妻子恬静美丽的脸,突然质问说:“我问你,你今天怎么回来的?”

   林舒音身子微微一颤,看着丈夫怀疑的目光,她思索了一下说:“坐……坐同事的顺道车啊。怎么了?”

   罗森冷笑一声说:“那个同事是谁?你做他车上,怎么那么长时间不下车?”

   林舒音吃惊地看着罗森,这个时候她心里咯噔一下,“丈夫似乎跟踪了自己,他为什么要跟踪我?难道他还在怀疑,我在白马影楼的那件事?”

   “你都看到了?”林舒音脸色一变。

   罗森点点头,说:“你的同事停车后,你过了将近二十分钟才下车。我想知道,你们有什么要紧的事,说那么久?”

   罗森发现妻子的眼神慌乱,她目光刻意躲闪着自己,低声说:“教育局有通知,不管是公立学校,还是私立学校,都不允许老师给学生高价补课,如有发现,严肃处理。老公,我给学生补课收费的事,被举报了。学校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我们学校的莫总……找我谈话。”

   罗森吃了一惊,“被举报了?是哪个混蛋家长举报的。给他们的孩子补课,提高孩子学习成绩,这难道还错了?”

   妻子苦笑:“我哪里知道是哪一个,总之,我现在处境很被动,如果学校严肃处理的话,我就要被开除。”

   罗森心里咯噔一下,要知道,自己这个家庭的财政开支离不开妻子,自己刚刚换了新公司,业务还没有适应,每个月只能拿底薪,可是那点底薪只够交房租,如果妻子失业,那么他们的生活将会陷入困境。

   本来,妻子的家庭条件不错,父母都有稳定的工作。而自己的父母却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买不起婚房,甚至连首付都拿不出来,和妻子结婚的时候,岳父母其实并不愿意这桩婚事,但是他们迁就女儿,加上罗森立下誓言,三年打拼一定买下属于自己的婚房。一年过去了,房子连个影都没看见,如果这时候妻子要是被辞退,他们夫妻在这个城市真的是没法混了。

   “不会严么严重吧?那个莫总怎么说?”罗森问。

   妻子叹口气说:“当然严重,我会在他的车上跟他谈那么久吗,他给我讲了很多大道理,我苦苦哀求,他说念在我是第一次违纪,就不开除了,但是我必须好好表现……”

   罗森皱起眉头,问:“好好表现是什么意思?”

   见妻子红着脸闭口不说,罗森马上明白了,“他是不是要挟你了?那些老板,没一个好东西。”自己的妻子这么漂亮,有把柄落在了自己手里,那个莫总不提要求才怪。

   妻子支支吾吾说:“他说喜欢我,希望跟我交往……”

   罗森生气地说:“你没告诉他,你已经有老公了?”

   妻子点点头说:“我说了。可是他说没关系,他就喜欢人妻。”

   罗森骂道:“这个人渣,是不是趁机把你……操了?”

 

   妻子神色有点犹豫,似乎不敢如实地说,罗森阴着脸说:“你不用害怕,把当时的情况说一下。”

   妻子咬着嘴唇,美眸中泪花滚动,她努力控制着没有让眼泪流出来,开始讲述发生在车里的事情,“莫总是我们学校的最高领导,他一边给我讲道理,一边用手摸我的腿,我当时就气坏了,狠狠给了他一个嘴巴。他也生气了,捂着脸说,你就等着被开除吧。”

   听妻子说打了老板的脸,罗森很欣慰,毕竟妻子不甘心受辱,极力反抗了。妻子继续说:“我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马上向他道了歉,他就继续摸我,我担心……被开除,当时脑子很乱。”

   罗森怒道:“你应该继续抽他耳光,然后去派出所告他强奸你,你闺蜜不是警察吗?”

   妻子含着眼泪说:“可是,我想到真要是被学校开除,那样的话,我们家就没有收入了。我们还拿什么买房子?”

   罗森咬着牙问:“难道你就妥协了?后来,他是不是把你操了?”

   妻子身子一颤,赶紧摇头说:“没有,就算我大脑混乱,也绝不会允许他那样做的。我猜想他就是想占我点便宜。”

   罗森回忆了一下,当时自己看到那辆汽车正在做有规律的震动,难道,那个禽兽真的会放过妻子?仅摸摸而已?罗森继续问:“他都摸你的哪儿了?”

   妻子低声说:“摸了胸部。”

   罗森问:“隔着衣服摸的,还是伸进胸罩了?”

   妻子说:“当然是隔着衣服,即便是这样,我也马上反抗,把他的手推开了。”

   罗森又问:“下面摸了没有?”

   妻子摇头,“他想摸,可是我不许。见他得寸进尺,我就用力挣脱他,逃下车。然后就遇到你……”

   听妻子讲完,罗森满腹狐疑,“妻子在撒谎,进门后,我亲眼看到,她的私处都湿透了,森林里都是水,没有被人干,怎么会搞成这样子?”

   “妈个比的,我们去告他!”罗森骂道。

   妻子摇摇头,“老公,他们有钱有势,很难告倒的。再说,我不想失去这个工作,你现在挣不到钱,我要是不忍让一下,我们今后怎样生活啊。我可以发誓,在车上真的没有让他得手。”

   你现在挣不到钱,这句话让罗森的心一颤,妻子陷入这种困境,还不是因为自己没能力挣钱,如果我有钱,妻子可能就会严厉拒绝那个禽兽,甚至不需要去冒着危险做家教。

   “你有没有那个混蛋的照片?”罗森问。

   妻子不知道罗森要莫总照片干什么,犹豫了一下,打开手机发给罗森一张,她担心地问:“老公,你该不是要报复他吧?万万使不得啊,即便你把他打了,你也要吃官司的。”

   罗森问:“他这一次没有得手,以后继续骚扰你怎办?你敢保证不会失身?”

   妻子说:“我会想办法跟他周旋的,如果真的摆脱不了,我再辞职,再去找其他工作。”

   事情说到这份上,罗森也没有办法,妻子说的这些话,他没有全信,妻子在莫总的车上,究竟有没有被操,这个恐怕再问下去也没有结果,现在,问题的关键是,莫总和妻子之间的暧昧关系,是妻子被动情况下发生的,还是另有隐情?

   如果,白马影楼的那个男人是这个莫总,那么,妻子刚才说的那一切都是谎言,实情应该是,她给学生高价补课被举报了,找莫总摆平这件事。莫总答应了,在自己家的楼下车中,先摸了她,然后操了她。然而,妻子巧舌如簧,说成自己犯了错误,被莫总要挟,这样尽管她承认被莫总摸了,但是,她始终处于一个被动状态,而且,她拼命在保住自己的贞洁,为了保住工作,又不能告对方。让自己也没有办法怪罪她,甚至还要同情他。

   罗森跟妻子要了那个莫总的照片,就是要找白马影楼老板娘求证一下,和妻子在白马影楼拍婚纱的那个男人是不是这个禽兽?当然,这需要他交钱后,亲身拍一套婚纱,老板娘或许会告诉他更多秘密。

   “老公,以后我没法继续做家教贴补家用了。”妻子委屈地说。

   罗森安慰她说:“没关系,我会努力挣钱的,我手里有一笔大单,要是做成了,可能会有十几万的业务提成。”

   妻子说:“刚才吃饭的时候,文睿跟我说,我唱歌唱的好听,可以跟她一样去她那个平台唱歌挣钱。运气好的话,两个小时也能几百块钱的。”

   罗森愣了一下,问:“做女主播?”

   妻子点点头说:“是的。”

   罗森对网络平台不太了解,但是他在新闻上看见过,某些女主播为了求打赏,会表演一些露骨,低俗的节目。他担心地问:“是不是需要脱衣服?”

   妻子解释说:“不会的。人家文睿在的那个平台是正经平台,不会有那种乱象的。就是唱歌,陪客人聊天。我想试试,如果必须做那种脱衣表演,我就退出。再说,文睿老公在场的,如果文睿做那种低俗表演,她老公能同意吗?”

   罗森想了想,觉得妻子说得有道理,如果能够通过网络平台挣点外快也是不错的,就说:“那好吧。”

   看到罗森还是有些担心,妻子微微一笑说:“你放心好了,我会把握尺度的。”

   “老公,吃饭前,你没有释放出来,还要不要?”妻子温暖的小手,握住罗森的根轻轻滑动,罗森很快就膨胀起来。

   罗森也禁不住大手抚摸妻子傲人的双峰,峰顶的樱桃在他的抚摸下充血上翘,罗森一个翻身骑到妻子上面,将她的两条苗条修长的美腿温柔地抬上肩膀,她喘着粗气用力夹紧罗森的脖项。罗森校正好位置,却没有马上进入。温柔地问,“老婆,你想要吗?”

   “……嗯……”妻子嗯了一声,脸上一阵热,连耳根都红了。

   “要什么?”罗森逗她。

   “……你……你知道的嘛,别逗我了,快……”妻子把臀部抬高,迫切需要罗森快些满足自己,罗森低头吻了妻子的面颊一下,然后猛地用力一插到底,刺激得娇妻把嘴张成“O”型,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叫。罗森估计这叫声,隔壁一定听到了。

   管不了许多了,罗森托住她的肥臀,开始发力,娇妻呻吟着逢迎,夫妻俩郎情妾意,水乳交融,连续了之前没有完成的幸福生活。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往下面倒可乐/摩托车三个人一起做了起来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