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为什么下面两边很大,拿着冰块缓缓推入

2020-11-12 14:42:02【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这臭小子肯定又躲在家里拿着她的内衣干坏事!
香彤换上裙子,飞快摸进小宝的卧室,说:“小宝,我说你怎么不接电话,快醒醒,我……我下面进蛇了!” 田

这臭小子肯定又躲在家里拿着她的内衣干坏事! 
 

 文学

    香彤换上裙子,飞快摸进小宝的卧室,说:“小宝,我说你怎么不接电话,快醒醒,我……我下面进蛇了!” 

    田小宝正在回味梁家洞房里的韵事,闻言一骨碌弹坐起来说,香姨,你……你是说,你的那之间钻进了一条蛇? 

    问完话,田小宝嘴巴张得都能塞入一个鸡蛋! 

    “是的咯,是一条菜花蛇钻入我的那之间。快,你快点帮我抓出来!”话没落地,香彤顿时发出一声娇吟,一屁股墩坐倒床头。那条该死的菜花蛇淘气得很,在她地里钻来钻去。 

    “啊?这……这怎么抓?”田小宝摸汗了,兜眼看见香姨茂盛的野草地,顿时他粗大的家伙事儿就抬起了头,想找女人干事。 

    “笨蛋,你是医生,你没办法谁有办法?用手钻进来抓!” 

    香彤俏脸变得异常滚烫,一对桃花眼里的浓情,浓得好似欲滴出玫瑰汁。那淘气的菜花蛇来回钻进出,害得香彤不停扭动屁股。她的屁股有磨盘那么大。一扭动起来,简直跟发骚没俩样。 

    完了完了,我在小宝面前成了骚浪货! 

    “香姨,有雄黄酒没?”田小宝突然心说,端午节刚过没多久,水帘村这边的村民有喝雄黄酒的习俗。而蛇类最怕雄黄,只要在香彤的地里撒点雄黄酒,那条淘气的菜花蛇自己都会蹦出来。 

    “啊?雄黄酒不是喝完了。你去问问品兰老师,她们就有!”香彤说的吴品兰,就住香彤家的隔壁,是村小的年轻老师。 

    田小宝上五年级时,吴品兰当过他的班主任。今年才二十六,生鲜肉嫩,一想到吴老师,小宝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吴老师那对圆滚滚的大木瓜。 

    他就打起把雨伞,屁颠的跑去找吴老师。吴老师刚下课,坐在客厅把上衣掀起来,给那对大木瓜抹药水。 

    一闪身进入吴家院内,突然看到吴老师高高的峰峦,这家伙一对贼眼都冒烟了。 

    “吴老师,你怎么了?” 

    真是想不到呢,吴老师比香姨小了整整十岁,那对峰峦更加的壮观,也更加的挺拔! 

    吴品兰见是学生田小宝,把上衣放下,把挺拔的部分遮住,起身道:“小宝,我是老毛病,乳腺增生。大夫说要多揉揉!” 

    “吴老师,你家有雄黄酒没?” 

    “有呀,我给你!”吴品兰听他是来讨雄黄酒,就从柜子里拿出一瓶来。 

    田小宝着急,拿起就走。 

    吴老师在后面叮嘱他:“小宝,你是小郎中,回头帮老师治疗治疗?” 

    “好的好的,我晚上来!”得知吴老师请他帮忙揉她的大木瓜,田小宝的心里就痒痒,泛起了过去美好的回忆。 

    一阵疾风回到香姨房间。 

    “小宝,快点儿,我受不了了!”香彤见他回来,一骨碌坐了起来。 

    “雄黄酒倒里面,可能有点炸,你忍一忍!”田小宝怕香姨叫出声,就拿来毛巾叫她咬着。 

    天哪,我也受不了了。真想伸手指去把玩一下这件上帝的杰作。 

    看着这个梦想之地,田小宝的家伙事儿再次高高的抬头。 

    香彤被菜花蛇钻得难受极了,她只好蹶起屁股,这样不仅好受一些,而且还可以避免面对面的尴尬。小宝也更放得开好帮她把该死的菜花蛇弄出来。 

    猛然间从腿间看过去,把香彤吓得哆嗦起来,心说天呐,好大,好大的牛牛! 

    那高高抬头的部分只把香彤挑逗得吐出香舌来,动情的道:“小宝,你快点上呀!” 

    田小宝一突噜嘴,拉回思绪,便是把瓶口对准香姨的那个地方,灌雄黄酒进去…… 

    啊! 

    雄黄酒一倒入香姨的那之间,她就痛哼一声。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条拇指大小的菜花蛇像中电一样,一下子窜了出来。 

    “天呐,还是你有办法!”得到香姨的表扬,田小宝成就感爆棚。不过香姨很快就皱起了眉头,眼巴巴的看着他说:“小宝,雄黄酒辣,姨有点难受,怎么办?” 

    “这好办,你用水洗干净就行!”田小宝更难受,他的某个部分雄赳赳气昂昂,胀得他喉头发苦。 

    “你好人做到底,再帮帮姨,行吗?”香彤吃那雄黄酒的刺激,辣得难受。不得已再次羞涩的向田小宝求助。 

    田小宝明白了香姨的意思后,说:“香姨,这……这样都可以?” 

    一句话把香彤逗乐了,打他一个暴栗:“你是医生,你在帮姨治疗,怎么不可以?快点嘛,帮姨把雄黄酒清理掉!” 

    田小宝闻言,呼吸都不正常了,像害了哮喘病。不仅如此,他的脸红得像猴子屁股。想到此事实在有违人情,就提出了一个建议:“我叫吴老师帮你!” 

    说完就想请吴老师过来。 

    吓得香彤一把拽住他说:“死小宝,你看都看完了,还怕清理呀?再说,这么丢人的事,不能让外人知道。传出去,你香姨不要活了?” 

    啧。 

    香姨说得有道理,她的身体进了一条蛇,这事够丢人了,千万不能泄漏出去。否则,村里那几个好事的长舌妇,能广播得全镇人都知道。 

    田小宝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就点点头说,好。 

    香姨见小宝答应帮忙把雄黄酒清理出来,急忙拉着小宝到床边,她自己就躺了下去。此时,她的心里通通的跳,一个劲帮自己开脱,小宝在帮我治病,我是没办法才求他帮忙的。 

    想到这里,美妇人认命似的闭上了美眸。 

    没多一会儿,雄黄酒清理得差不多了,香姨满面潮红,发出如同拉风箱一样的喘气声。 

    田小宝也是躁动起来,可是最后的理智告诉他,眼前这个女人是香姨,他不能乱了辈份。 

    香姨见他要走,一把抱住他道:“小宝,你看,害得你家伙事儿抬头了,姨帮帮你?” 

    “啊?不……不用了,我用冷水浇一浇就完事!”田小宝心说,对香姨动了歪心思,要是养母知道,她不气死才怪。 

    “这怎么行?男人要出来,不出来会憋出毛病哦。来吧,姨帮你!” 

    见香姨这么心疼自己,田小宝暗叫可惜了,要是香姨年轻二十岁,我一定娶她当老婆。这么一想,他就红着脸道:“那就辛苦了!” 

    “不辛苦,我帮你吃了哦!”说着,香彤蹲到了他的面前,张开了嘴……

就在这时,院内传来吴老师的问候声:“小宝,你在家吗?” 

    声音到,紧接着吴老师的人也到了。 

    两个人吃惊的发现,光顾着抓蛇,都没关门。田小宝打个激灵,飞快的兜起裤头,一把抱起香彤,把她塞入大衣橱内。 

    往床头一倒,拉起夏被盖到身上。 

    这一连串的动作都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没有任何破绽。 

    吴老师一阵风闯了进来,见他蒙头大睡。就笑着把他的被子一掀,掀开道:“小宝,你大白天还睡呀?以为你多忙。老师的病发作了,你快帮忙治!” 

    说着,这水嫩美少妇还以为就田小宝一人在家,把翘臀往床头一坐,把上衣掀了起来,露出一对高耸的大木瓜。 

    瞬间田虎眼都直了,心说我的天,吴老师的胸这么大! 

    因为吴老师吃的是公家饭,不用下地,在地里风吹日晒。她的皮肤养得又白又嫩,尤其是这对大肉弹,绵软Q弹,真想去摸一把! 

    吴品兰见他表情这么夸张,羞红了脸说,小宝,你是不是想摸? 

    “吴老师,我准备一下。”吴品兰是腺体增生,要用到鸡血藤和追风草,把俩样捣成汁,加上去一块揉,这样能消肿止疼! 

    水帘村后面有座山叫做白银山,山里没有白银,但是长满了各色各样的中草药,足有上百种之多,因此白银山又称药王山。 

    山里野生的追风草又名风湿弹,是治疗痛风和关节炎的神药。同时这种草药对女人的腺体增生也有不错的疗效。 

    “太好了,小宝你不早说。快点儿,老师可疼了呢!”得知学生有药方,顿时吴品兰喜上眉梢,干脆把碍事的上衣脱了下来。 

    田小宝尴尬极了,他知道香姨在大衣橱内看着呢,一骨碌滑下床头,道:“吴老师,你先回家去。我弄好药,就上你家治疗,怎么样?” 

    “我是你老师,跟老师还生分什么!就在你屋里不行吗?”吴品兰心说自己是有夫之妇,她哪敢回自个家让小宝治这种病。万一老公回家发现,那她就完蛋了。 

    “这……好吧!”田小宝见老师都不介意,他倒着了相。手脚麻利,很快把追风草和鸡血藤的叶子捣成汁,用小盆子端进屋。 

    突然,咚的一声,从大衣橱传来一阵响动。 

    把吴老师吓了一大跳:“谁,谁在里面?” 

    “没……没人啊。估计掉了东西。”闻言吴品兰就大松一口气,拍着大乃子道:“吓我一跳!” 

    田小宝端进来一盆药泥,先把药泥糊在吴品兰高耸的乃子上。 

    吴品兰才二十六岁,她的乃子就像白嫩的大馒头扣着,绵软Q弹。 

    田小宝第一次摸这么白嫩的乃子,心里激动的低吼起来。妈呀,好大的乃子啊。若非面前这个少妇不是自己的老师,他就埋头去吃乃子了! 

    这时他的粗糙大手都有点打抖,两只眼瞪成铜铃一般大,把吴品兰的乃子盯得直肿起老高。两颗紫红色的的大葡萄也硬邦邦起来。 

    吴品兰娇喘着道:“小宝,你是第一次摸女人的乃子吗?” 

    “我……我,是的!”田小宝紧张得出了一身汗。他生怕惹恼了吴老师。他忘不了,当年吴老师很照顾他。所以,他就怕吴老师因为这事翻脸。 

    “你摸老师的大乃子,不是非礼老师,而是帮老师治病,不用紧张。啊……!”吴品兰心头通通的跳,一股热流从腹下冲击着她的大脑。激活了大量雌性激素,透遍全身,不禁梗长了脖子,双腿紧紧的夹住了那之间…… 

    “老师,你怎么了?”此时小宝感觉自己的家伙事儿肿得不行了,邦邦硬只想着干女人那事。 

    “啊,没……老师没事儿!”吴品兰的那之间如万蚁咬噬,痒痒得出水。她心说糟糕,老公向大龙不在家,想要干那事,找谁干去? 

    总不能叫小宝上我吧? 

    如果叫小宝满足自己,不知道会不会吓到他? 

    “吴……吴老师,那我……我用力推拿你的乃子,行,行吗?”田小宝感觉面部烧得厉害,不敢跟吴老师对视。 

    他的大掌紧张得出了一层细汗。 

    “嗯!用力摸,想把药力透进我的乃子,就得用力摸!”吴品兰一对杏眼含着一汪秋水,再看学生的时候,眼眸中多了一层雾。 

    时间过得飞快,半小时后,吴老师胸部的疼痛就消失了。不仅如此,随着小宝的大力推揉,一波接一波的快感传遍全身。她的小腹处不断涌起一股股热流。吴品兰暗叫糟糕,湿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为什么下面两边很大,拿着冰块缓缓推入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