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调教驯服大肚子麻麻/重口老熟妇

2020-11-12 15:34:12【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要不我来帮她吸吧,你一个男人,不太好啊!
我说我来处理吧,你继续联系车队!说着我把对讲机塞给梁千韵。 林若抿着贝齿,脸颊红红的,眼眸微微颤抖说:苏星柏你来吧。 说着她

要不我来帮她吸吧,你一个男人,不太好啊!
 

 文学

    我说我来处理吧,你继续联系车队!说着我把对讲机塞给梁千韵。

    林若抿着贝齿,脸颊红红的,眼眸微微颤抖说:苏星柏你来吧。

    说着她闭上眼睛,睫毛一颤一颤地,就好像待在地羔羊。

    她当时娇软的身子彻底靠在了我身子里,软软的,带着一种温热的娇嫩。

    我把她抱到了旁边一块石头上,脱下自己的衣服替她垫上,她当时紧紧地抱着我的脖子,慌张坏了。

    我看着她一双大白腿,漂亮又细腻,修长紧致的肌肤,诱人得不行,这漂亮的妖精,要是能和她那样,真是做鬼都值了!

    我掀开她的裙子,她当时或许是感觉到下半身的发凉,身子颤了一下,我目光都盯着那小小的内裤,有点挪不开目光似的,心里来了强烈的感觉,可是我没看到她大腿上有咬痕。

    这时候她支支吾吾地说:在……在屁股。

    我看着那边在呼叫着对讲机的梁千韵,心扑通扑通跳着翻转林若的身子,当时我就看到她娇臀上很接近那里的位置,有两颗毒牙的痕迹,有一点点血往外流。

    她那里被小内裤包裹得痕迹都出来了,可爱又诱人,真的有种凑过去亲一口的感觉。

    不过我知道什么更重要,我压下欲望,我让她趴低身子,两只手捏动着那一股灼热的丰润雪白,我捏动着就吸了一口。

    她手指紧紧抓着我,很小声地就说:“好了没有?”害羞而忐忑,我估计不是怕死,而是怕羞。

    “哪有那么快。”我吐着鲜血,这血有些发苦,都黑了,我一边吸着,一阵阵女人特殊的芳香钻进鼻子里,让我的感觉喉咙里堵着烧烧的滚烫,心跳一阵阵加快。

    “那你快一点知道吗?要是你敢占我便宜我回了公司一定要炒你!”

    我忍不住对着她娇嫩的翘臀白了一眼,这女人,都什么时候了。

    我没回答她,把废血一口口地吐掉,一直吸了五六分钟才吸出鲜血,她当时已经不催我了,可我知道,她现在还是中毒了,就算能延长时间,可24小时不得到救治必死。

    我不舍地狠狠嗅了一口那种特殊的女人香,深深地看了一眼内裤包裹下的肉感才挪开脑袋,等我替她放下裙摆说好了,心脏扑通扑通跳着。我拿着矿泉水一遍遍漱着嘴巴,这五六分钟而已,我嘴巴已经麻得有些没知觉了。

    林若放下裙摆,一双白腿紧紧夹着,脸色绯红地看着我,我注意到她有生气,有愤恨,似乎有点开心,又有点复杂。

    梁千韵白了我一眼,“便宜你了,让你这么占我闺蜜的便宜。”

    说实话我还有些意犹未尽,不过林若那眼神,我又有点心虚说:“联系到公司车队了吗?我们赶紧往里走吧。”

    梁千韵神色顿时又没那么开心了,她摇了摇头说:“我们往里走吧,天黑前应该能到。”

    我看着林若:“要不我背你吧?”她现在腿脚不便,要是走的话会很慢了。

    林若当时顿时警惕地看着我说,不用了,还是千韵扶着我一起往里走吧,是吧韵韵?

    她说着就搂着梁千韵的手臂,说什么也不让我碰似的,脸红得不行。

    我摆了摆手说好,那我联系车队,你们先扶着,我们走吧!说着我拎起了背包,梁千韵就留扶着林若,我沉着情绪联系公司的车队,可对讲机里除了沙沙的声响什么也没有;之前对讲机里面让人都不要去,那种惊恐,就仿佛即将死亡一样的感觉,我越想越觉得不安。

    大概走了二十分钟,梁千韵就气喘吁吁的,累了,林若脑袋上散着微汗,很疲惫。

    “喂,苏星柏。”

    她突然生硬地叫我,其实我一早就猜到,还是得我来背她。

    我笑了笑,“怎么了?老板?”

    她生硬地看向旁边,咬着红唇,“你,你来背我吧。”她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才说出了这句话。

    我白了她一眼,她顿时有点生气地说:你来不来,不背等我回去我扣你工资!

    其实不管怎样,我也不能丢她不管,我蹲下身子,她很不情愿地又问了一句:“你行不行啊?”

    我说你放心吧,上来吧。

    梁千韵媚媚地看了我一眼,一副大有深意的样子,我背起林若,她软软的身子贴上来,当时我两只手托着她的大腿,感受这她软软地贴着我,心里顿时一热,她带着香气的鼻息还打在我脸上,真是快痒死了。

    我背着林若,一边加快地走着,林若的胸前一直在磨着我,分开着腿一直被我背着,然后过了没多久,林如忽然搂紧了我,胸前紧紧贴着我的脖子,喉咙里闷哼着,身子忽然就在我身上抽动着一颤一颤地,“林若你怎么了!”

    我急忙问她,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蛇毒犯了。

    林若这时候仿佛抑制不住一样,长长地娇吟了一声,又慌乱地说我没事,梁千韵吃吃地笑着,什么也没说,那眼神大有深意地看着我,也看着林若,我当回事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林若到底怎么了,我心里的热切一下就上来了,妈的这女人可敏感!

    我忍不住摸了一把她的大腿,滑腻腻的,她当时搂着我更紧,很没有底气地骂了一句色狼,那时候我欲望和危机感一起燃烧着,可她颤抖着,我却感觉我背后好像湿了。

    走了好几个钟,营地根本没人,我们不得不沿着旁边已经开进偏路的车胎痕迹深入,走到深夜一路用电筒照明,可是这么一直走着不见人,我们都开始变得沉默,心里也焦躁得很。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一晃眼好像看到有一只门板大的鸟、扑哧扑哧地振翅飞起,不过我还没看清楚,却注意到了车队,当时车队亮着灯,我急忙背着林若过去,恨不得砸了这他妈比的车队。

    “星柏我们快过去!”梁千韵紧张地催我,当时我们接近的时候,我发现估计能有七八十个同事已经到了,马泰带着带着十多个男人,剩下的全是女人,看样子,他们早就跟过来了,可是我们公司一百多人,却少了四五十个人。

    林若在我背后挠着我:苏星柏你快放我下来!她大概是担心被公司职员看到了觉得不好。

    我说好,我也有些忧心忡忡地,现在恐怕糟糕的不只是林若中了蛇毒,我总感觉真的出事了,心头有阴霾在笼罩。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的车辆闪出几道电花,接着立马有人惊慌地哭着:车要爆炸了!

    当时黑暗的树林忽然被一阵照亮,三十多辆车堆积在一起,忽然燃起巨大的火花,轰隆隆地“砰”地炸开,我眼睁睁地看到一片炸飞的车门削飞了一个同事的脑袋,鲜血淋漓地喷涌半米高,汽车碎片好像炸弹一样随着火浪炸开!

    我毛骨悚然急忙大喊一声:趴下!

    然后张开手把林若和梁千韵一起护在身下,接着一阵阵更热烈的爆炸和热量烘烧了过来,车辆连续爆炸燃烧,我身上的衣服都被热得烤坏了。

    这一片树林成了废墟,参天的树木都在燃烧,露出的一片乌黑夜空浓烟滚滚。

    “啊……”一个倒霉的幸存者才得以喘息,突然惊恐地大叫:蜈蚣,蜈蚣!

    我亲眼看到,他在这火光映照下,面色发紫地抽搐死亡,当时他小腿上居然扒了四五只十多厘米、食指粗的蜈蚣!

    这时,我发现梁韵正用一种春情湿腻的目光看着我:“你,你快起来!”我愣了一下,当时我立马被咬了一口,我才发现,林若面色绯红,而我的手,一只放在林若的胸上,另一只,却压在了梁韵的大腿间,隐约能感觉到那一阵柔嫩。

    而身后,有人慌乱地哭着:“死人了,我们出不去了,死人了!”

这叫声让我愣了一下,林若羞愤地扇了我一巴掌,梁千韵被我这么一摸身子都酥了,她忍不住“嗯——”地娇吟一声,眼神水汪汪的;那时候,因为汽车连环爆炸的席卷,林若和梁千韵的衣服都已经撕碎得破烂不堪,一片片白嫩嫩的肌肤露了出来,皮肤好得好像牛奶泡着长大一样丝滑。

    只是发生了这么大事,就算我好奇这女人的皮肤怎么这么好,我也已经无心停留了。

    我爬了起来,惊魂未定地看着三十多辆汽车突然熊燃爆炸的中心,那里一片狼藉,树木都被炸倒了一片,破烂的汽车构架四散,有好几团烧焦了的人还在火里抽搐着,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一些人体器官被炸飞撕碎,空气里还有种肉焦味。

    林若捂着嘴巴,一下子就呕吐了出来,梁千韵搂着林若,我不远处一个同事的头颅断开,脖子下的地面一片染黑的鲜血,眼睛睁开着,死不瞑目地盯着我们充满了难以置信。

    现场浓烟滚滚,飘着血腥,一片混乱,很多女同事都哭得崩溃了。

    这一场爆炸,不少人女人已经衣衫破烂,难以遮体,一眼看过去,全是一种暴露让人产生欲望的画面。

    “帮帮我……”

    有个重伤的女人面色煞白地哀求着,她下身暴露,满脸痛苦,而她肚子上,一截树木洞穿了她的肚子,肠子和内脏都爆裂了出来,她哀求着,“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她说话的声音已经断断续续着,周围已经涌得满是鲜血,小腹上、大腿上全是一片猩红,可我才凑近看着这一阵胆寒的伤势,她抓着我的手却无力地垂落下去,这一刻,我心里一疼,我们死了太多人了!

    挺远的地方我听到一声呻吟,我急忙冲过去,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她秀气的瓜子脸上布着痛苦的汗珠,满脸苍白,眉头拧着,红唇抿动,手死死地扶在树上,尽管这样,她的姿色也只是和林若还有梁千韵差一丁点而已,但她好像不是我们公司的人。

    我把她扶着一起进了人群,她身上的短裙都已经被勾破了,内裤露了出来,丝袜七零八落地被撕破露出一片片娇嫩,可这时候根本没人有心情去看这种春色。

    林若咬着红唇,脸色已经一片煞白,“我们扶着伤员一起出去报警,”死了这么多人,她作为公司总裁,组织发起这次活动,压力很大,赔掉半个公司也赔不回来这些人命;这里残肢和内脏散落着,空气弥漫着焦味和混杂着血腥,一片人间地狱的画面。

    那陌生妹子脸色痛苦,眼睛里含着艰难的泪水,“这里毒虫很多,根本就没有方向,我感觉,我们出不去了!”

    她这话说完,林若身子忽然晃了一下要倒,我急忙扶住她,她那种难受仿佛到了极致,我明白了,她的蛇毒开始了!她恐怕过不了这关了!

    陌生妹子看着林若脱口而出:她是不是被毒蛇咬了!

    她这话,瞬间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说你有办法吗?

    她看着我眼神颤动,她当时想说的,可是她似乎顾忌人太多,她咬着红唇说还是我跟她私下说吧。

    我点了点头,开始清点人数,不远处的马泰也神色阴沉,七八十个人,现在只剩下三十七个,死了大半,而且男人除了我和马泰之外,就剩下马泰的朋友杨明。

    我们整个人群,从恐惧、哭嚎、到沉默,到沉重;更让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就是马泰他们过来的时候,见到车队里有血迹,可却空无一人!

    车全都炸了,我们要走出去大概需要一周时间,而背包里不多的矿泉水和干粮,根本就撑不住,在这种沉重里,这一切都已经变得人心惶惶。

    我们撤离开了这处地方一些,虽然说这些人生前都是同事,可死后都是残肢真的太难受了,而且我眼睁睁地看着同事被那么大的蜈蚣咬死,包括车队司机的失踪,全都压得我们难以呼吸。

    我走过去林若梁千韵还有那个女孩的火堆,这一阵下来,我已经知道,这陌生女孩叫姜洛神,她也是和朋友进来玩的,可现在她脸上却全是一种绝望,她告诉我,她的同伴本来应该八个人,可是失踪的失踪,死的死,这片树林里毒虫很多,而且她甚至不敢相信是不是眼花,她看到了人头大的蜘蛛!

    “不可能的,没事,不要自己吓唬自己,我们能出去的。”其实我心里发寒,因为我之前,隐约就看到过门板大的飞鸟,可我宁可相信这只是眼花,只要我们出了这片树林,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

    姜洛神轻轻嗯了一声,手抱着屈着的双腿,脑袋埋上去,悄悄哭了。

    我心情沉重,“林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我注意到了,刚才林若一直在悄悄注意着我脸红,现在我这么一问,她脸颊变得更加红了,“我……我没事了。”她眼神左右闪烁着,不敢看我,火光映照下,那种楚楚动人的羞涩,更加明媚俏丽。

    梁千韵吃吃笑了几声,“不是没事,是暂时没事,而且一个月内,要她彻底没事的话,还需要你来帮忙,混蛋,到时候可就便宜你了!”

    我有点听不明白,不过我看林若的样子的确挺好了现在,只是她被梁千韵这么一说,仿佛更加害羞一样,搞得我都有点好奇,姜洛神让林若解决蛇毒的办法到底是什么?

    只是短暂的修整,我还在火堆里面沉睡的时候,忽然被一阵哭喊声惊醒,我本来就靠坐在树根睡着,这女同事一喊,我睁开眼睛就看到,她吓得瘫坐在地上,而她面前,一个同事抽搐着就要口吐白沫,脸色发紫,我看到一条大概三十厘米的蜈蚣正爬行着钻进枯叶里,我心里发寒,我亲眼目睹蜈蚣害死了两个人!

    同事们先后醒来,当我们围着那具尸体,没人敢休息了,而是重新上路,可相比于来时的欢声笑语,往回走的路,我们的心情全都沉重压抑,就仿佛心头被压着石头。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我们三十八个人,经过半个月时间,已经锐减到三十个人,正常本应该五到八天能走出去的森林,可现在却仿佛越走越深,随着一次次的死人,我们一群人里面,渐渐有人出现了心态的变化。

    比如马泰还有杨明,他们两个几乎成了一个小团体,马泰本来就是开除军籍的军人,品行恐怕有问题,而现在,马泰的目光更是时不时地扫过公司女同事那些白花花暴露的地方;之前的爆炸,加上一路的风餐露宿,她们身上早已经衣不蔽体,甚至有人的胸都漏了出来,而我身边的三个美女,全都是他重点关注的对象。

    这一夜,我靠在树根眯着眼睛失眠,我在想,马泰和杨明最近为什么那么热心地去为女同事们来回生火烧柴,这里面,我仿佛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本文标签:嘤嘤嘤没有拔出来

很赞哦! ()

推荐调教驯服大肚子麻麻/重口老熟妇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