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又粗又长进美妇后菊|交换沉沦娇吟

2020-11-13 09:19:09【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没法下去游泳,他就甩了拖鞋,把脚伸进水里蹬水。看着平静的水面有了一圈又一圈波浪往水深处扩散,把月亮的影子打碎在里面。

突然,一个奇怪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来,他一骨碌爬了

没法下去游泳,他就甩了拖鞋,把脚伸进水里蹬水。看着平静的水面有了一圈又一圈波浪往水深处扩散,把月亮的影子打碎在里面。

   突然,一个奇怪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来,他一骨碌爬了起来,支楞起耳朵。仔细听来那好像是一个女人在低低呻吟。

   怕不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再三犹豫之后,陈飞大着胆子顺着声音的来源摸去,声音越来越近,他抬眼一看,眼前正是孙寡妇的小平房,发出声音的无疑就是孙寡妇屋里。

   要说起村里的贫困户,那非是他陈飞和孙寡妇莫属。

 文学



   孙寡妇嫁的男人,同辈份中排行老二,村里的人也就二嫂二嫂的叫着孙寡妇,寡妇这个不怎么好听的称呼没有人去提。

   而孙二嫂一人还拉扯着两个半大孩子,一个四岁女儿,一个五岁男孩。生活过得还不如陈飞,不过也得亏她男人生前给她们娘三个起了几间平房遮风挡雨。

   因为孙二嫂家在村子边上,距离山里比较近,陈飞平日里抓的野味儿也没少往她家送。

   看着两个孩子面黄肌瘦,就想着让他们补一补身子。

   陈飞站在不远处,正准备大声喊的,又忽然想到怕是两个孩子睡着了,生生收回了准备喊出的话。

   今天二嫂家的灯早早灭了,电视机也没有声音,只有她房间里有些微弱的光从窗子缝隙透了出来。

   按照陈飞进去给孙二嫂送过野味儿的记忆,那两个孩子睡在屋子最里面,孙二嫂一人睡在外面,开了院里大铁门往右一拐就是。

   陈飞三步并两步的来到窗子前,窗子紧紧关着,窗帘也放了下来遮挡,里面什么情况根本看不到。

   只有一阵阵压抑住的呻吟声透了出来,陈飞听不出来孙二嫂是怎么了,只是觉得这些声音跟他平日里知道的痛苦叫声有着不少区别,并且这呻吟还有些隐隐的快乐。

   直是让人心里莫名激动,不过到底是什么感觉他却搞不清了。

   陈飞轻轻敲了敲窗户,小声的问了一句:“二嫂,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没事吧?”

   房间里的声音戛然而止,接着是孙二嫂紧张又吃惊的问:“谁?”

   声音里夹杂着不少的慌乱。

   “二嫂,是我,陈飞!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

   “哦……小飞啊!我没病,没事!”屋里传来悉悉索索的穿鞋声,“稍等一下,我给你开门。”

   既然二嫂没什么问题那陈飞就松了一口气,还能够下床开门证明也没什么事。不过她很可能还是病了,故意瞒着自己,怕替她担心。

   陈飞正猜测的时候,大门“吱呀”一声开了一道缝,陈飞有些担心的望去,只见到一个身穿宽松睡衣的妇人站在门口对他笑。

   二嫂说起来也不小了,带着俩孩子的她去年刚过三十,身材稍稍有些肥胖。但是仔细的看来年轻时的风韵尚存,俨然是徐娘未老。

   平日里被裤子紧紧包裹的大腿在这时得到放松,在短裙的作用下白花花暴露在陈飞眼前。月光照射中,显得如此光滑诱人。

   还有那胸前,竟然没有穿内衣!把睡衣撑起两个突出来,肥大的衣物都没有遮盖着玲珑的曲线,真是呼之欲出。

   二嫂扎起来的头发在今晚也放了下来披在肩上,看着也像是电视里的美人儿那般模样。

   加上脸上浅浅的笑容,看的陈飞心生荡漾,裤裆里的老二都调皮着支撑起短裤来。

   漂亮,真她妈漂亮!

   陈飞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喉头滚动。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一个大了他那么多岁的妇人竟然能够让他如此心动。

   “小飞,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孙二嫂见陈飞一脸痴迷的看着自己,就骄傲的挺了挺胸脯,巧笑嫣然,问着陈飞。

   陈飞缓过了神,收回了眼光:“那个……我在家没事,来河边看看。这不,听到了二嫂你的声音,不太放心,就过来看看。不过二嫂你是真没事吧?别骗我。”

   孙二嫂脸上有些潮红,伸过手去拉住了陈飞:“我真没事!谢谢你的关心。来,进屋来说,娃娃们睡了,声音小点就行。”

  陈飞的关心是孙二嫂没有想到的,惊讶中还带有些小小的感动。

   陈飞没有反抗,吸着孙二嫂身上残留的香味儿,任由她拉进了屋。

   孙二嫂转头把门死死关上,拽着光膀子的陈飞进了屋里。陈飞对于在晚上进入一个寡妇的房间这事儿感到挺别扭的,甚至还有点不好意思。

   可是一看到前面孙二嫂的屁股扭来扭去,还有那一双白嫩大腿,他就心猿意马起来,恨不得冲上去就扯掉孙二嫂的衣服,狠狠抓几把过瘾。

   半推半就之下,陈飞也就跟着二嫂进了屋里。

   说到底,陈飞不过还是一个没有碰过女人的半大男人,对于男女之间的事着实懵懂。

   但是他却并不坏,除了对女人有一种莫名的向往之外,还真没有对谁动过歪心思。就连调戏王美丽都是他为了过过嘴瘾,再给他一个胆子他也不会真的溜进王美丽的床上去。

   除了懒,陈飞也没有什么让人诟病的地方,村儿里人当然也没有提防着他。

   孙二嫂刚进屋就反锁了门,脸色娇羞的坐在床沿,两条大腿来回晃动。那情形跟一个刚出嫁的大姑娘碰到丈夫真没什么区别。

   屋里的氛围也突然变得有些奇妙,再加上灯泡橘黄色灯光,一种兴奋偷偷爬上了两个人心头。

   “那个……二嫂……我现在呆在这儿是不是有些不合适?”陈飞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

   虽然陈飞并不想离开,在这满是女人味儿的房间和一个成熟的妇人待在一起是他求之不得的。可是两个人都不说话,总得有人先开口。

   “没事儿,两个娃娃都在里屋睡着呢。”孙二嫂一把拉住陈飞的手,把他扯到床沿同自己并排坐下,脸红到了耳根儿,“小飞,二嫂问你,你还……没有碰过女人吧?”

   陈飞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不敢抬头看身边近在咫尺的二嫂,他偷偷瞟了一眼,孙二嫂睡衣的领口真低啊!胸前没有束缚的暴露在灯光下,圆润充满着神秘。

   “没……没呢……”

   孙二嫂看着陈飞的紧张模样,和饥渴眼神,就更加确定这就是个没有见过女人身子的愣头青。

   二嫂伸出手来扯了扯睡衣,大大的乳房也随之跳动。她能听到陈飞激动又急促的呼吸声,转而用手捧住陈飞的脸,爱怜而柔情似水:“要是我再年轻一点,一定会找你这样好男人嫁了……”

   “哪里有的事,二嫂,你还是一样的年轻漂亮!不比外面那些妹子差!”

   “我真的那么好看吗?小飞,你要说实话。”孙二嫂眼光迷离,语气带着兴奋及渴望。

   “真的!二嫂不但年轻漂亮,而且就跟电视里的女明星一样好看!”陈飞说话间把手一直放在了裤裆上,因为那里已经膨胀到无法抑制的地步,生怕让孙二嫂看到。

   “才多大啊,嘴就那么甜,要是长大了还了得?”二嫂其实早就注意到了陈飞廉价短裤间撑起的“帐篷”,那可真是不小!

   陈飞有些着急,连忙摆手说:“没有!我这是真心话,二嫂本来就很漂亮的嘛!”

   “那……小飞,你想,想碰女人吗……”二嫂的眼里满是灼热,身子向陈飞不断靠近,胸脯紧紧贴在了他的胳膊上。

   陈飞哪里会想到孙二嫂会问他这样一个问题,耳朵跟火烧一样,支支吾吾的回答:“想……做梦都想!可是哪里会有人看上我呢……我这个样子,女孩儿也不会给我当老婆啊……”

   “我没有问你那么多。”二嫂看着局促不安的陈飞,不自觉笑出了声,赤红着脸趴在他的耳边又问了一句:“你想不想跟女人睡觉?就是上床……”

   “我……那个……”

   他被孙二嫂的话问的蒙了头,一时间才反应过来。正处于生龙活虎的青年,哪里会不想跟女人上床呢?毕竟,那可是男人们的共同愿望。

   没见过世面的陈飞总觉得那些事还不是他能够触及的,一夫一妻才正确,一个男人只能够给一个女人睡觉,除非是像钱村长那样离了婚,才能和其她女人上床。

   他这样连老婆都讨不到的光棍,怎么还能奢望去跟女人睡觉呢,再说了,怕是也不会有女人愿意跟他这个穷光蛋上床吧。

   只得苦笑一声化解尴尬。

   可是,老天总会善待某些人,现在触手可及的女人就坐在陈飞的身边,一股股女人身上才有特殊幽香钻进他的鼻腔。只怕是陈飞的魂儿都要飞出来,他浑身燥热难耐,只想跳进水里冷静冷静。

   二嫂见时机差不多到了,一把扯开睡衣领口:“要是嫂嫂真的漂亮,那不如……你现在就把嫂嫂要了吧……”

   陈飞气血上涌,身子似乎都不听使唤。觉得这一切似乎是在做梦,孙二嫂虽说是两个孩子的妈,但是身材并没有被生活改变。就像是酿的酒,越久越香,仍然是一个美艳的女人。

   从孙二嫂的男人一年多以前死了后,打她注意的人可真不少。不过这些男人都是一些老头子,老了老了,却色胆包天。

   年轻点青壮年基本在外打工,偶尔回来一趟光是应付自家婆娘就够受的了。何况,女人们把自家男人看的紧,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在外拈花惹草。

   村里像陈飞这么大的就剩他一个了,其他的净是一些毛还没长齐的孩子和半老八十的老头儿,除了五十几的村长钱荣。

   这一年来,半夜里偷偷敲窗子的人不少,甚至还有其他村的男人想要偷腥。不过这些男人光想着寡妇的饥渴,却没在意这孙二嫂是有洁癖的人,她是打心底里讨厌那些肮脏且不正经的老头子们,还想上她的床?根本不可能!

   那道铁门也不知让多少人吃了闭门羹,就是死活不给男人们打开。

   孙二嫂倒因为没有男人的光顾,被村里女人看成了女中豪杰,都说她是模范。

   剩下的男性中,真要说哪个最像男人,也只能是这个经常送野味儿来的愣头青陈飞。

   恐怕,孙二娘打陈飞的主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刚好在今晚欲火焚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又粗又长进美妇后菊|交换沉沦娇吟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