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药物调教高潮敏感h*按着他的腰疯狂的闷声撞击

2020-11-13 10:19:30【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 “不要……”苏一婉奋力挣扎,手腕脚腕全都被磨破了,青紫流血。 面无表情的医生拿着麻醉剂过来,摁着苏一婉的手腕,开始注射冰凉的液体,同时吩咐:&ldqu

文学

  “不要……”苏一婉奋力挣扎,手腕脚腕全都被磨破了,青紫流血。 

    面无表情的医生拿着麻醉剂过来,摁着苏一婉的手腕,开始注射冰凉的液体,同时吩咐:“准备好仪器,脱了她的裤子,马上开始手术……” 

    “不要流了我的孩子,求你们了……”苏一婉哭着苦苦哀求。 

    麻醉药很快发挥了作用,她浑身开始发软无力,连被分开双腿,都毫无抵抗之力。 

    难道她的第二个孩子,也真的保不住吗? 

    苏一婉眼眸无声的盯着头顶的天花板,满眼绝望…… 

    “干什么呢,都给我住手!”手术室的门这个时候突然被人一脚踢开,一个中年贵妇人冲进来,呵斥道,“我陆家的孩子,你们谁敢动!” 

    来人,是陆谨修的母亲,高知媛。 

    几个医生被她一吼,不由就松开了手。 

    苏一婉看着她骂开医生,心里终于暂且松了一口气,任由麻药发挥作用,昏迷过去。 

    她只是暂时麻醉,一个小时后,便清醒了过来。 

    病房里,高知媛就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手机,听见苏一婉醒来的动静,抬起眼皮瞄了她一眼,冷声骂道:“你怎么做我陆家媳妇的?连个孩子都保不住,我们娶你进来,是当摆设的吗?这么没用!” 

    苏一婉抿紧了唇,没办法反驳。她不想在高知媛面前,说陆谨修的不是。 

    高知媛哼了一声,收起手机,走到病床边上,低眼看着苏一婉:“我警告你苏一婉,当初我不让谨修娶你妹妹,就是因为她身体不好,不能给我陆家生儿育女,所以才转而求其次的勉强娶了你,但是……” 

    声音陡然冰冷,她厉声警告:“如果你和你妹妹一样没用,不能给我陆家生个儿子出来,就赶紧给我收拾东西滚蛋,别占着陆家少夫人的名分!” 

    苏一婉攥紧了拳头,沉默不语。 

    “听懂我的意思了吗?”高知媛加大了嗓音,“苏一婉!” 

    “我明白了。”苏一婉只能应答。 

    高知媛这才哼了一声:“真是麻烦,好好给我养胎,要是孩子出了问题,我要你好看!” 

    她扔下这句话,起身便离开了病房。 

    苏一婉闭上眼睑,疲惫的靠在枕头上,默默吞咽所有的委屈。 

    十几分钟后,病房的门,却又一次被人踢开。 

    陆谨修满脸阴沉,带着一身凛冽的气场,走进了病房。 

    “苏一婉,你又在我妈那里打小报告了?”他三两步走到病床前,俯身捏住苏一婉的下巴,眼神冷沉得吓人,“你还真是本性难改,下贱得叫人恶心!你是不是一天不在外面嚼人舌根,就浑身不舒服是不是?” 

    “我没有……”苏一婉下巴被捏得生疼,明澈的眼睛里一圈泪光,“谨修,你相信我,我什么都没有说……” 

    陆谨修厌恶的一把丢开她,满眼嘲讽:“相信你还不如相信一条狗!苏一婉,你为了保住肚子里的这个贱种,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连我妈都搬出来了!” 

    “谨修,我真的……” 

    “闭嘴,别叫我的名字,你不配!”陆谨修眼底冰冷得没有温度,“但我告诉你,苏一婉,我不会让你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的。小妍的肾脏因为常年吃药出了问题,我要用你的,去跟她换。” 

    陆谨修冷冰冰地扫视着苏一婉纤瘦的身体,以及那惨白的脸色。 

    “至于你肚子里的孩子,我会让医生,顺手给你取出来。还有,苏一婉,如果你再敢在我母亲面前嚼舌根,我就让人,拔了你的贱舌头!” 

    陆谨修说完,招招手,直接让医生进来。

   “陆谨修!”苏一婉挣下床,躲开冲过来的医生,扑到陆谨修的脚边,死死抓住他衣袖,求道,“你要什么我都可以你,我的肾,我心脏,我全都答应。只有孩子,我求你放过他!这是你们陆家的血脉,是你们陆家的后代啊!苏可妍身体那么不好,你舍得让她给你生孩子吗?” 

    苏一婉豁出去了全部,只为保住孩子。 

    “让我来替她生!陆谨修,我真的求求你,不要伤害孩子……” 

    苏一婉哭泣着,软软的跪在冷硬的地板上。 

    陆谨修眼底一片晦暗:“是,我舍不得让小妍生孩子,但是我更舍不得,让她伤心。苏一婉,我宁肯不要孩子,也不会让小妍以外的女人,为我生子!” 

    苏一婉睫毛狠狠一颤,紧抓着陆谨修衣服的手指,缓缓松开了。 

    她知道了,陆谨修,是铁了心的,要让她流产…… 

    “陆谨修,你怎么能这样狠……怎么能……” 

    “赶紧把她给我弄到手术室去!看着真碍眼!” 

    陆谨修往后退了几步,垂眸盯着苏一婉的眼神,好似在瞧什么恶心垃圾一样。 

    苏一婉被那眼神伤得心脏绞痛,指甲深深刺入了掌心软肉里,她忽然扯开嘴唇,露出一个惨然的笑意。 

    靠近她的几个医生被她的笑震到一瞬。 

    苏一婉趁着一刹那的空隙,急忙撑起身体,推开了眼前的人,冲到床头柜上,拿起手机,给高知媛打电话。 

    现在,只有她能救孩子…… 

    电话,才刚刚拨通,就被陆谨修一把夺过。 

    他扬手狠狠一摔,手机啪啦一声,摔得四分五裂。 

    “苏一婉,你是不是拿我的警告当耳旁风?当着我的面,还想跟我母亲告状?你以为我是死的吗?!” 

    手机被抢,苏一婉最后的希望,也破裂了…… 

    不会有人再来帮她保住孩子了。 

    “马上把她给我送到手术室!”陆谨修满眸阴沉,显然已经是怒不可遏,“先给她做人流,别打麻药,我要好好让她切身体会,孩子被打掉的感觉!” 

    苏一婉撑大了眼睛,绝望惨淡的看着陆谨修,嘴唇都是惨白的颜色。 

    “陆谨修,你怎么能这么残忍……”她带着哭腔的喃喃开口,眼泪大颗滑落,“太残忍了,我恨你……恨你……” 

    恨你。 

    这两个字,格外的刺耳。 

    陆谨修的脸色,越发难看阴鹜。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马上把她给我送进手术室去!”他一声怒吼,所有的医生后背一震,立即回过神,拉着苏一婉,往手术室走去。 

    苏一婉无力的瘫软着身体,不反抗,也没有表情,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玩偶,任由医生将她带到手术室。 

    再一次,躺在了手术床上。 

    青紫的手腕,被紧紧捆上了绳子。 

    苏一婉眼神灰暗,无声滑下眼泪。 

    双腿被打开,冰凉的仪器探入了身体里。 

    血肉被刮离的剧疼,很快袭来…… 

    苏一婉手指紧紧的抠着病床,用力到骨节发白,指甲断裂。 

    疼,真的好疼……血肉挖骨一样的疼。 

    她紧紧咬着下唇,唇瓣被咬破,流出鲜血,她也没叫出一声,只是用尽全力,记住了这份,孩子被生生刮出的,疼痛。 

    替她手术的医生看她那副隐忍决然的样子,心中都不免动容,加快了手术的动作。 

    孩子,终究还是被打掉了,连着苏一婉身体里的大量鲜血,一起被带出了身体。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药物调教高潮敏感h*按着他的腰疯狂的闷声撞击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