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两个乳球上下晃动起来*尿在里面了h 黑人

2020-11-13 11:35:58【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我看见里头的半遮半掩的风景,看得我差点喷鼻血。 她问了我的情况,我没有隐瞒,一五一十地说。 我说着,眼睛一阵阵发酸,努力控制泪水。 本来月姨看我的神情带着几

我看见里头的半遮半掩的风景,看得我差点喷鼻血。

 文学

   
   她问了我的情况,我没有隐瞒,一五一十地说。
   
   我说着,眼睛一阵阵发酸,努力控制泪水。
   
   本来月姨看我的神情带着几分不屑和傲慢,听完后,变成同情。她叹口气:“也是苦命的孩子,不过你东叔跑别的城市创建业务团队了,千里迢迢的,大概要三个月才回来。”
   
   我傻眼了,难受地站了起来,轻声说:“没事,我再去找别的老乡问问。”
   
   其实我都不知道去哪找老乡,虽然有不少同村的在城里干活,但我就知道东叔。
   
   我走到门口,刚要打门,月姨问:“你住哪?”
   
   “我……我应该能找到地方住。”我说。
   
   “看你那土包子样,就知道找不到地方!”
   
   月姨有点儿娇嗔:“这样吧,先在我这住着,还有房间,我告诉你几个劳动力市场,你好好去跑跑。”
   
   我问:“月姨,这家里就你一个人吗?”
   
   “可不,我和古东都忙,一个七八岁大的孩子,交给我妈带,在县城里。”
   
   “可这……就我们两个……”
   
   “怕啥呢,我是你姨!”
   
   月姨这么一说,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忽然看见她神情有些诡异。
   
   我也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就觉得不大对劲,但脑子一热,答应下来。
   
   月姨扭身从她房间里端出一碗牛奶,让我喝掉。
   
   “这奶挺补的,看你面黄肌瘦,肯定营养不良,好好补补。”
   
   我一阵感动:“月姨,你对我真好!”
   
   我没啥疑心,月姨总不会拿毒奶害我,捧过来就咕嘟咕嘟喝。不甜,淡淡地,很解渴。不过,感觉着不大像牛奶,也许是外国奶粉冲的?
   
   听说城里人都爱喝外国奶粉。
   
   喝完了,月姨问:“好喝么?”
   
   我直点头:“好喝!”
   
   顿时,月姨笑得她胸前两只玉兔都要跳出来了,看得我目眩神迷。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笑得这么疯。
   
   接下来两天,我就住在月姨家了,每天跑劳动力市场。但是,因为我连大专学历都没有,又没见过世面,找工作很难。这天下午,又无功而返,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月姨还没回来。看看这个豪华的家,我一阵不安。
   
   我本来想赶紧找到工作就搬走,要不总是尴尬。说真的,我快要憋不住一股子兽性了。这两天,我可没少用眼睛吃月姨的豆腐,从她的胸到她的腿,我都爱看。
   
   她似乎也不介意,或对我这种小毛头没戒心。
   
   她总穿得那么露,似乎可以随便我看。
   
   所以我觉得危险,可想到要搬走,又不舍得。
   
   但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白吃白住啊!我干脆打扫卫生,把地拖干净,把窗户擦干净,什么都整理得好好的。月姨回来,看到这些,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她说:“咦,我怀疑我走错家了,小伙子,不错嘛!打扫得这么干净,我平时都懒得打扫,好谢谢你哦!”
   
   她说着,语气透着娇憨劲儿,很动人。
   
   我耸拉着耳朵:“这两天都没找到工作,在你这住你这吃,月姨,真不好意思。”
   
   “说这话就见外了!你好好找工作,找到合意的才行,慢慢来。在月姨家里,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把屋子打扫干净就行。哎呀,我累了,先进去洗个澡。”
   
   月姨说着,朝她房间走去。
   
   她一边走还一边伸了个懒腰,她穿着的是套裙加一件翻领的短袖T恤,随着双臂舒展的动作,衣角拉起来,露出一大圈腰身。
   
   我忍不住看着她进了房间,把房门虚掩。
   
   月姨进去了,我在客厅里头魂不守舍,脑子里不断晃出她那摇来摇去的浑圆的屁股,还有一截腰身。
   
   我觉得我都快要入魔了。
   
   忽然,卧室里传来月姨的声音:“亮堂,你也来把我卧室清扫一下,特别是窗户和床底,我觉得都挺脏的。”
   
   我应了一声,赶紧拿着扫把和抹布走进去。
   
   洗手间的门关着,里边传来哗啦啦的声音,月姨已经在那洗澡了。
   
   想到自来水喷洒在她身体上的情景,我咕嘟一声吞了口水,又是一阵躁动。
   
   紧接着,躁动就更加强烈。
   
   我两只眼睛都直了,直勾勾看着床上。
   
   那里丢着月姨之前穿的套裙和翻领T恤。不单单是这,还有她里头穿的小件内衣。
   
   我抹着窗户,时不时扭头看向床面上的罩罩,想法越来越邪恶。洗手间传来的水声,又让我神魂颠倒。好不容易控制自己抹干净了窗户,跪在床边用扫把清扫垃圾的时候,我终于还是没忍住,放下扫把,两只手抖着抓向那玩意儿。
   
   把它摊开来,一手抓一个。
   
   抓着它们,就好像真抓住了月姨的饱美,我很快陶醉。
   
   忽然,侧边传来一声惊呼:“王亮堂你干什么?”   

 

我扭头一看,魂飞魄散,赶紧收手站起来,手足无措。

   双手背在背后,像是做错事的小孩。

   “我……我没有……我真没有干什么……”

   我吓得要命,眼泪都要狂飙了。

   这个时候的月姨却是那么迷人。

   她光着双脚从洗手间走出来,身上只裹着一件大浴巾,只裹住她的胸腹还有小半截大腿。不管是胸还是结实的大腿,都冒出一大部分。细嫩的皮肤上,还沾着一些水珠。这一切,都那么迷人。

   月姨气呼呼走了过来,指着她的罩罩说:“你刚才抓它干嘛?有毛病是吧?你这小脑袋瓜子!”说着,她一抬手就朝我头上拍过来。

   她很恼火,但就因为这手势,一下子没注意,浴巾哗啦啦滑下来。

   里头啥都没有。

   我看呆了。

   她也吓了一大跳,赶紧俯身捡起浴巾。

   她还惊慌地喊:“你看什么看!王亮堂你真的是太过分了。不准你这么看我……看看你那眼珠子。真想把它们挖掉!”

   我这么听着也是羞辱难当,并不是因为月姨的话,而是痛恨自己为什么老是对她产生肮脏的想法。为什么刚才要抓她的罩罩?我猛然一扭身,就朝外边走去。

   走到客厅里,我深深做了个深呼吸。还是心乱如麻。

   但已经有了决定,我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不是我不想呆下去,是月姨一定不会再让我待下去。

   与其她赶我,不如我自动自赶紧走人。

   我走进只住了三四晚的一间客房,这房间不大,却是我住过最好的房间。可惜,很快就要这么走人了。我收拾了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只有几件简单的衣物。

   走出客厅,打开房门就要走人,后边却传来月姨的声音。

   “喂,你等一等!”

   我扭头一看,看见月姨换上了一件短袖睡裙。

   走过来的时候,上半身跌跌荡荡,明显里边就什么都没有了。

   她总是这么迷人这么性感,让我无法自禁。

   我一颗少男心啊……

   她走到我面前:“你要去哪?”

   我低着头说:“我……我也不知道要去哪,反正我还是离开这里好了,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就不要你赶我了。”

   说完这句话,好久没听到回应。

   我抬头一看,看见月姨一张憋笑的脸。

   她突然抬起一只柔软的巴掌,在我脸上推来推去。

   她娇嗔说:“你这个臭小子,你要是离开了我这,去哪住?身上都没钱了对不对?找了好几天工作都没找到!还是继续在这住。我啊,可以理解你这十七八岁的血气方刚,难免会对我有这样那样的想法,这有啥好走的?”

   她说的话,就像是柔和的涓涓细流,一点点流进我心里。

   “我开头也有点吃惊,不过转念一想,这很正常,你自己想通了就好!行了,留下来吧。赶紧去做饭,我都饿了!”

   她用力把我一拉,让我差点摔进她怀抱,肩膀碰到那很弹的肉球球。

   她脸一红,稍微闪身,把门也关上。

   我有些纳闷:“月姨你真的不生气,我刚才那么做,我觉得我很猥琐……”

   “是很猥琐!”

   月姨很快确定这一点,又伸手在我鼻子上用力一捏,我疼得泪水流出来。

   她接着说:“可你猥琐得可爱,做饭去吧!”

   她冲着我抬起一只脚丫子。

   我在想这要干嘛呢,她就朝我屁股上踹一下。

   一股温暖的感觉涌动全身心。我赶紧就去做饭菜。

   说真的,我厨艺挺不错,在家里就经常我做饭做菜。镇上读大专,还有不少同学把我叫去他们家下厨,说要尝我的手艺。这几天,月姨吃我做的饭也吃得很适应,没到赞不绝口那种地步吧,也吃得津津有味,让我看着心里头很舒服。

   吃饭的时候,月姨忽然问出一句:“亮堂,你抓着我的那个揉来揉去的时候,感觉是怎么样的?”她看着我,脸上还露出好奇的神情。

   我差点喷出了一口饭,好不容易才咽下去,直咳嗽。

   我很难为情地说:“月姨你就别扯这件事情了行不行?我保证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这是我人生的污点,就不要再提了!”

   说到后来我都带着哀求了。

   月姨却不以为然,还在那咯咯直笑。

   她说:“当时我一出去,看见你跪在床边抓它玩,我还真的挺生气!但是现在想想你那如痴如醉的样子,我觉得很搞笑哦。”

   我快要哭了。

   月姨看见我这样,赶紧安慰:“行了行了,不逗你了,不说这件事了行不行?你也不要把它放在心上,我可不觉得这是你人生的污点,最多就是一个笑点。”

   “……”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两个乳球上下晃动起来*尿在里面了h 黑人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