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酒吧小蜜蜂一炮多少钱*公车bl高肉

2020-11-13 15:08:11【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 清晨,阳光刺过窗帘,罗啸睁开睡眼,抻了个懒腰,直觉得浑身爽利无比,却见床上的美人不见了踪影,扫视一圈,见内衣还在床头,知道这个有些洁癖的美妇人肯定又去洗澡了。 闲来无事,罗啸

文学

   清晨,阳光刺过窗帘,罗啸睁开睡眼,抻了个懒腰,直觉得浑身爽利无比,却见床上的美人不见了踪影,扫视一圈,见内衣还在床头,知道这个有些洁癖的美妇人肯定又去洗澡了。

   闲来无事,罗啸点了根烟,想了想今天的日程。

   正想着,一根烟抽完,就见美妇人裹着浴巾走入了房内,见罗啸醒了,坐到床边,在男人脸上香了一口,笑道:“小冤家,睡的香吗?”

   罗啸一把抱住美妇人,搂到床上,笑着道:“那是当然。有姐姐这样的美人相伴,睡的怎能不香?”

   “呸!差点被你弄死,你这家伙也不知道轻点,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美妇娇嗔,眉宇间却尽是春情。

   “对了,苏姐,怎么有空来玉华看我?”罗啸道。

   “哦,我在这有个通告,是个访谈节目,上午10点要去电视台录,也是想你这冤家,就来了。”

   罗啸看着怀里的美妇,闻着沐浴后清爽的的香气,有些得意。

   这美人的芳名叫苏洛欣,现在只是一个三线过气女星,娱乐圈的边缘人物,已经四十有一,儿子都十七了,却是驻颜有术,身段也保养得宜,除了卸妆后眼角有些许细纹,杏眼樱唇,皮肤白嫩,隆胸翘臀,细腰长腿,活脱脱一个花信少妇,到了床上更是风情万种,实是个不可多得的腻友。

   苏洛欣心中却另有番感慨,自己天生丽质,出道就走红,二十年前就是举国闻名的美人,仰慕者不计其数,后来阴差阳错嫁了个拙夫,事业也江河日下,直到前年,在一次商务酒会上遇到了罗啸。

   这年轻男子不但英俊多金,处事又极老成,给自家的生意帮了大忙,床笫之间更是犀利无比,用过方知自己这前半生是白活。

   总算老天有眼,在自己姿色未尽之时送来了这人,想着想着,苏洛欣心中甜蜜畅快,身体渐热,白净的脸颊上泛起阵阵红潮。

   三十如狼,四十似虎,明明昨晚心满意足,刚刚又冲了个凉,苏洛欣现在却又起了旖旎的心思。

   这事儿真能让人上瘾,比罂粟还要勾魂。

   两人温存了好一会儿,苏洛欣起身穿好衣服,对男人说:“我走了,录完节目我直接飞了,小冤家记得去看我。”

   罗啸调笑道:“我倒是想,就怕姐夫不欢迎我。”

   苏洛欣白了他一眼,腻声说:“好弟弟,要是你想,就算他在旁边,我也跟你好,就怕你没那个胆子,咯咯。我走了。”

   罗啸喊了声:“等等,我叫江琪送你。”

   苏洛欣点点头,忽地说:“你的小美人司机可疼着点,昨天我见她走路腿都合不上,定是你干的好事。”

   罗啸想起昨晚在荒郊野地做的荒唐事儿,干笑两声,有些尴尬。

   二人又缠绵了一会,江琪到了,苏洛欣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一小时后,江琪回到别墅,罗啸早已穿戴整齐,告诉江琪直接去公司。

   江琪调皮的向他伸了下舌头,说:“妲己娘娘走了,好像很满足哦。”

   两人嬉闹一阵,向市内赶去。

   中午,罗啸坐在风雨大厦顶楼的董事长办公室里,和煦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慵懒的洒在身上。

   罗啸有些走神,门外响起敲门声,江琪推门走了进来。

   罗啸看着江琪,她喜欢黑衣,紧身的高领毛衫外面套着黑色的皮上衣,黑色长裤将女郎修长的双腿显得更加笔直。

   罗啸看了看表,站起身对江琪说:“走吧,该去国土局了。”

   江琪点点头,开车将罗啸送到了国土局门口,自己在车里等候。

   罗啸快步上了电梯,到了10楼的领导楼层,国土局局长廖云雅的秘书王柔刚好在门口。

   罗啸笑着打招呼:“王秘书,廖局长在吧?”

   “哦,罗总,您好您好。廖局在办公室,你直接去找她吧。”王柔的声音很好听,不愧是播音专业出身。

   罗啸道了声谢,走到局长办公室的门前,敲了敲门。

   很快,里面传出有些威严的女声:“请进。”

   罗啸推开门,走进办公室,抬眼就看到一位穿着黑色职业套装、戴着金丝眼镜的美妇端坐在办公桌后,正专注地看着手头的文件。

   罗啸反手关上门,笑着对美妇说:“廖局,一向可好?”

   廖云雅见了罗啸,脸上先是一喜,马上却又一沉,冷声道:“你怎么来了?”

   罗啸也不惊讶,只是笑着坐到红木椅上,说道:“我来问问12号地的投标。”

   廖云雅的脸色更冷,“王副市长不是答应你了吗?那还来找我做什么?” 

   罗啸也不生气,走到廖云雅近前,双手按住妇人的肩膀,柔声说道:“雅姐,你刚提成正职,我不想给你添太多麻烦。最近公司又忙,才没来看雅姐,我心里自是想你的。”

   廖云雅站起身,刚要走开,早被罗啸一把拉住,拥入怀里,双手环住美妇人绵软的蛇腰,深吻下去。

   廖云雅起初还有些挣扎,吻了一会,身子便软了下来,很快就献出香口甜舌,任君品尝。

   片刻,美妇人有些喘不过气,推开罗啸,娇嗔道:“你这人,这是办公室,检点些。你不是要问地块的事嘛,说正事。”  

   罗啸坐到廖云雅的局长椅上,把美妇人拉坐到怀里,说道:“我的局长宝贝儿,那都是小事,还是让小弟先疼疼姐姐。”边说边上下其手,揉摸得美妇心火直冒。

   廖云雅压了压火儿,双手搂住男人的脖子,正色说:“那块地没你说的那么简单,虽说王副市长答应了你,可现在上面纪委查的很严,王副市长也早就在纪委挂了号,他自己能不能自保还不好说。我这边的审批自然没问题,不过土地储备中心刚换了主任,新来的那位可难缠得很,要是按照严格的明标,你有把握拿到这块地吗?”

   罗啸听了,心头一动,自己原先并未考虑周全,这几年做事太顺,看来不是什么好事。

“土地储备中心的新主任是什么人?我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收到?”罗啸问。

   “市委的临时决定,估计是要有什么大事”,廖云雅有些忧心忡忡,“不过新来那人我倒是很熟,是我大学同学,原先是华中建筑学院的副院长,叫林蔓。”

   罗啸有些诧异,问到:“是个女人?”

   廖云雅凑到男人耳旁,吹了口热气,说:“那可是个美人,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介绍?哦……你手往哪摸呢,拿开拿开!”

   原来廖云雅一直坐在罗啸怀里,丰满浑圆的翘臀正顶着男人,男人早就扯旗致敬了,一只手伸进了廖云雅的长裤里。

   廖云雅年轻时就是玉华市委第一美人,现在虽已到中年,但一直身居官位,养尊处优,平时又注意保养,舍得往身上花钱,所以身材保持得很好,胸大腰细臀圆,比起二十七八岁的少妇也不遑多让。

   廖云雅的丈夫上了年纪,又常年出国,房事极少,偏偏她自己又有着这么一身美肉,狼虎之年无处宣泄,自从认识了罗啸,尝了那欲仙欲死的滋味后,便欲罢不能。

   局长办公室隔音性非常好,局子里也没人敢来听局长的墙,罗啸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几番厮摩试探之后,双手的动作就忍不住越来越大。

   廖云雅被男人一番上下夹击,顿时也没了章法,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她身子紧绷,一手紧捂着自己的嘴,一手去抓男人肆意妄为的狼爪,端庄的俏脸上一片酡红。

   眼看着要擦枪走火,廖云雅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廖云雅从男人的怀抱中勉强站了起来,接了电话,脸色一片凝重。

   “怎么了?”此时罗啸也没有了缠绵的心思。

   廖云雅一边整理着有些凌乱的制服,一边狠狠瞪了男人一眼,道:“杨市长的秘书刚刚打来电话,叫我马上去参加一个市委紧急会议,我估计正处级以上的干部都会到场。你先走吧,我去开会,晚上我家里没人,你自己过来,我们再好好合计合计。”

   罗啸答应下来,告了别,走出廖云雅的办公室,到了电梯口又遇见廖云雅的秘书王柔,打了个招呼,上了电梯。

   到了电梯里,罗啸回想起来,才发现刚才那位王柔秘书看他的眼神有些异样,却又说不出哪有问题。

   回到车上,江琪正在听歌,音响里的英文慢摇迷幻诱人。

   二人驾车离去,一路上罗啸却始终无法平静,心里说不出的烦躁,总觉得有什么事,被廖云雅撩起的火儿也聚集在小腹下,胀痛难忍,越发压制不住。

   开到半路,罗啸见车窗外有家自动洗车场,心念一转,对江琪说道:“去擦车。”

   江琪十分诧异,车也不脏啊,擦什么车?不过她没有多问,乖乖把保时捷开进了洗车场。

   罗啸推开车门下了车,洗车员赶紧上来招呼。

   罗啸从兜里掏出两百元钱,塞进洗车员手里,轻声说:“洗半个小时。”

   那洗车员早就见怪不怪,连忙机灵地说道:“老板放心,保证没人打扰”,说着打开了自动门。

   江琪停好车,关上车窗,洗车水直喷而下,在车窗上打起一片水雾。

   罗啸哪里还忍得住,一把抱住江琪,将她提到副驾驶自己身上。

   江琪这才知道男人要做什么,不禁大羞,叫到:“啸哥,啸哥,别在这里,别在这里。”

   罗啸粗喘着气,一边肆意亲吻着美人精致的瓜子脸,一边道:“小琪,快,救救我,救救我,再憋下去我就要疯了。”

   江琪也知道先前国土局那位廖局长是自己老板的老相好,现在看着,肯定是剑拔弩张之际被外务干扰,而罗啸正值壮年,也确实心火难消。

   罗啸一向心疼这个妮子,对她也不像其他女人一样随意,两人既有男女之爱,又有兄妹之情,所以此时他还能强忍着刻意温存,没有急吼吼地霸王硬上弓。

   江琪明白男人的爱怜,心头甜蜜,很久就在罗啸的温存下有了感觉,白净的俏脸酡红一片,在男人耳边低声腻道:“那啸哥你轻着点,别弄疼了人家。”

   罗啸连忙点头,伸手去剥江琪那件黑色的紧身皮衣。

   “不要。”江琪本能地去抓罗啸的手。

   她还是女孩儿心性,大白天里,当然不可能任由男人把自己剥成一只大白羊,你来我往之间,两人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

   江琪当然拗不过男人,那件黑色皮衣还是被脱了下来,鹅黄色的紧身羊绒衫也难逃魔掌。很快,两人便渐入佳境,车外仿佛下了大雨般敲打着车身,车内则是令人面红心跳的细哼和粗喘。

   特殊的地点自然有着特殊的感觉,罗啸当然也并不如往日一般善战,半小时后,他心满意足,开始帮着浑身酥软的江琪整理衣物。

   这次罗啸破天荒地自己开车回了公司,江琪星眼如丝地坐在副驾驶座上,俏脸上的潮红久久不散,嘴里也是嗔怪连连。

   这次是有些荒唐,江琪骨子里是个本分端庄的姑娘,一时情迷,事后有些难以接受。

   回到办公室,罗啸想了想在国土局时廖云雅说的话,有些担心。也不知道王副市长这次是不是真的被省纪委的人盯上了,要是真出了事,那可麻烦了。

   想到这里,罗啸拿起电话,拨通了省纪委监察一室的电话:“喂,梁主任吗?我是风雨集团的罗啸啊,您好您好。”

   一番客套后,罗啸委婉的提出给梁主任在澳洲留学的孩子赞助些学费,十万美金,梁主任几番推迟后收下了。

   罗啸见他收了钱,这才问起王副市长是否被调查的事。

   梁主任有些迟疑,想了想,才说改天找个时间见面聊。

   罗啸放下电话,几乎可以肯定王副市长有了问题。男人盘算了一下,这几年给王副市长的好处可不少,几千万总有了,被揪出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地产行业,暴利,但你得有后台,才能吃得开。前几年,那位分管土地的王副市长替风雨地产批复了好多地,罗啸才在这个行业混得风生水起,现在王副市长被双规,纪委肯定会清算,罗啸难逃干系。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酒吧小蜜蜂一炮多少钱*公车bl高肉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