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挺进警花翘臀/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

2020-11-13 15:18:25【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 其实我想趁机占点便宜的,不过那也太猥琐了,反正,看着高冷傲娇的女总裁央求我,那也挺爽的。 “你好无耻!” “这怎么就无耻了?”我伸了个懒腰,“

文学

   其实我想趁机占点便宜的,不过那也太猥琐了,反正,看着高冷傲娇的女总裁央求我,那也挺爽的。

    “你好无耻!”

    “这怎么就无耻了?”我伸了个懒腰,“你快点啊,我可没什么耐心,反正你我非亲非故,我干嘛要帮你呢?万一那只虫子有毒呢?”

    呵呵!我心里暗爽,老子就不信了,吓不住你个小娘皮。

    米娜委屈地简直要哭了,美眸中多了一层雾气,她死死盯着我,咬牙切齿道,“我求你……”

    “求我干嘛?”我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抓……抓虫。”

    “往哪抓?”

    “往……”米娜气急败坏地瞪着我,“混蛋,你玩够了没?从一上飞机,我就看见你的眼神在各种女人乱瞄,没想到看你一表人才的,竟然这么猥琐,你干嘛不去死啊?”

    好嘛,原来我在她心中是这么形象,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欣赏一下美丽的女人,有错吗?

    “不说是吧?那我走了。”

    我也不跟她废话,那臭脾气都是给人惯得,如果之前没有那一巴掌,你跟我客客气气的,另当别说,这种态度,哼!傻瓜才会救你!

    “你……”她终究是选择了低头,喃喃道,“好,我说,往这儿抓。”

    她指了指自己那道白皙的沟壑。

    我顿时回过头,笑眯眯凑到了跟前,“嘿嘿,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啊,别回头再骂我。”

    “好!”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就是太天真了,才会相信她的鬼话,就在我的手抓着虫脱离她胸口的那一刹那,米娜又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

    “混蛋!你干嘛多捏两下?”

    我:“……”

    什么叫多捏两下?抓虫的过程中,难免会有接触啊?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当我没脾气是吧?”

    我愤愤地站起身,目光一凛,米娜顿时吓得双手抱胸,护住了自己的要害部位,警告道,“你想干嘛?我可跟你讲啊,你要是敢非礼我,等救援队一来,我就报警,让你坐牢,你可想清楚了……”

    “呵,幼稚!”

    人的忍耐终究是有限度的,连续挨了两巴掌,我现在真一点儿也不想理她了,重新抱起了那两颗椰子,我在海边一阵搜寻,看到那儿有块大型礁石,中间镂空,形成了一个溶洞,大概是四五平米的样子,正好可以用来当做庇护所。

    我进去检查了一番,没什么危险,于是到林子周边捡了些柴火,生了一堆火,空难后4时是最佳救援时间,我弄点烟出去,要是附近有路过的飞机或者船只也能发现我们。

    接着,我便敲开了椰子,连喝带吃,肚子里总算是好受了点,可终究不是主食,这玩意吃多了容易拉肚子,我又是饭量比较大的人。

    得去找点肉啊。

    从溶洞里出来的时候,我看见米娜一个人呆呆在那坐着,听起来像是在小声的抽泣,我是最见不得女人哭的,可这个关头,我过去也讨不到好处,反而会被骂一顿,何必呢?

    想了想,还是算了。

    我就海边搜寻,海浪倒是冲上来一些小鱼小虾,不过这么大的太阳,早就臭了,对了,螃蟹啊,礁石带那儿肯定是有螃蟹的。

    果然,我一通搜寻后,找到了好几只招潮蟹,这儿的招潮蟹个头特大,都能比得上大闸蟹了。

    我找了块石头,把它给碰碎了,断裂那面正好可以拿来当石刀用,撬开招潮蟹的盖子,处理掉内脏,再拿回海边洗干净了,我就直接串起来,架在火上烤了。

    不一会儿,肉香四溢,馋得我直咽口水,刚想捧起来吃,不经意回眸,却发现一双圆溜溜的美眸眼巴巴地看着我,一脸的渴望之色。

    “卧槽!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刚过来。”米娜吞了口唾沫,眼睛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招潮蟹。

    难道是刚才烤螃蟹的时候太认真了?完全没注意到她移动啊,不行,这毛病一定得改,回头要是遇到敌人,我可能早就没命了。

    “哦。”

    我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啃起了螃蟹,眼角的余光瞥见米娜面露失落之色,不过更多的是愤怒。

    “你,你难道就不打算给我吃点吗?”

    瞧这话问得奇怪了,好像我不给她吃,就犯了什么人道主义错误似的。

    “我为什么要给你吃啊?”我冷笑着反问。

    “因为……”米娜有些迟疑,憋了老半天才道,“因为我是女人,男人应该照顾女人。”

    “呵呵,怕是对男人有什么误会吧?”我笑了笑,“男人应该照顾的是自己的女人,你是我的女人吗?”

    “你……”

    她再次哑口无言,气呼呼地瞪着我,看着了老半天,突然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直接动手抢了。

    “喂,你好歹也是个总裁,至于这样吗?”

    米娜一愣,“你认识我?”

    “见过你几次,我叫叶凡,我女朋友就是你们公司的。”

    听到这话,米娜瞬间来了底气,冷笑道,“那你还不给我肉吃?不怕回头我炒你女朋友鱿鱼?”

    我嘿嘿一笑,让她随便炒,最好再能给她弄个经济犯罪的由头,进去蹲几年,反正吧,对于那种贱人,我现在没一点儿的同情之心。

    “你这人真歹毒!”米娜道。

    我故意摆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威胁她说我就是歹毒了,所以你最好离我远点,不然小心我霸王硬上弓,米娜被我吓得不轻,警惕地又躲开了我,一瘸一拐地挪到了洞口,一个人可怜巴巴地坐在那儿,耷拉着脑袋,愁眉不展。

    这个时候,我其实已经心软了,可米娜去突然跟我道歉了。

    “对不起,之前是我的错,你救了我,我不应该那么对你……”

    “呦呵,新鲜了,你该不是想吃肉,故意的吧?”

    “爱信不信!”

    米娜的性子特别倔强,把我这么一打趣,竟然站起来想要离开,可走过我身边的时候,被脚下的柴火给绊了一下,一个重心不稳,就趴在了我的背上。

    我只感觉,两坨挤压着我的背包,触感美妙,可面前是一堆火啊,摔下去非得烫伤不可,情急之下,我一脚蹬到了侧面的礁石上,借助这个力道,我们侧翻出去,好巧不巧,来了个对趴。

    此刻,正面相对,我们俩就跟在沙滩上亲热的小情侣似的,保持着尴尬的体位……

    “啊……混蛋……”

    可这种美好没持续三秒钟,米娜就抡圆了巴掌朝我扇来,可这一次,我早就有了防备,连忙翻身夺过,她扑了空,气得直吹鼻子。

    “喂,你就不能温柔点吗?小心以后嫁不出去啊。”

    “管你什么事?”她挣扎着坐了起来,本来就褴褛的衬衫,现在已经完全从两个肩头滑落,那一幕盛景,简直闪瞎了我的眼。

    “你眼睛往哪看呢?”

    “嘿嘿,吃螃蟹。”

    这一次,我变聪明了,巧妙的转移了话题,有了螃蟹吃,她也不闹了,跟个饿死鬼似的,狼吞虎咽,大快朵颐。

    “美女就是美女啊,吃饭的样子,都这么好看……”

    我跟个花痴似的,静静看着她,米娜白了我一眼,厌恶地转过身去,就在这时,不远处那林子里传来一阵奢靡的叫声。

    是个人都知道那是在干嘛,米娜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我愤愤地起身,冲着那林子喊:“大白天的,还要脸吗?”

    可那俩人根本就没有在意我的话,反而更加激烈了,这时候,我突然觉得那女人的声音很熟悉,似乎是我……女友?

    “好你个贱人!”

    我当下气呼呼地冲了上去,这一次,老子一定要抓个现行!

米娜一看我我跑了,急得在后面惊声尖叫,可她因为脚还扭伤着,也没能跟上来。
    
    “我去去就来。”

    她为什么叫呢?估计有很大程度是怕我丢下她跑路了,这女人别看着一副高冷的样子,可终究是个女人,所有就有女人固有的特点。

    这些想法,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而我真正的关注点,其实在那一声声浪叫上,我们所在的地方,距离林子边缘大概有两百米,等我跑到一半的时候,那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这可就悲剧了,我迟疑了片刻,仔细回忆着当时听到声音的具体方向,再度摸了过去,可到那儿一根毛也没发现。

    难道是因为发现了我,所以跑了?

    一想到可能是我女朋友潘莲,我内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不信邪地又在附近找了找,一无所获后,我悻悻然地回去了。

    “怎么样?是谁啊?”米娜好奇地问道。

    “没影了。”我无精打采地坐在火堆旁,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地浮现潘莲跟那什么秃顶男人承欢的场景,越想越心塞。

    那么短的时间,他们到底能跑哪去呢?

    “哎,你说会不会是猴子之类的东西啊?”米娜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毕竟,自然界千奇百怪,有些动物搞出来的声音,确实跟人挺像的。

    “或许吧。”我无奈苦笑了一声,将剩下的招潮蟹全都给烤熟了,等到饿了,就可以随便吃了。

    要说米娜到底是纵横商界的人,察言观色这一套,反正练得是炉火纯青,我已经极力地在掩饰自己内心的情绪波动了,还是被她给看出来了。

    “你似乎有什么心事?”

    “没什么。”我直接了当地否认道,我可不愿意内心那点小九九被人看了笑话,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时候,我要跟另一个女人控诉我女友是如何坏,人家只能当我是渣男。

    “哦。”

    她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望着远处的地平线,喃喃自语,“也不知道救援队啥时候能来。”

    我也想问这个问题啊,毕竟飞机失事,可是国际大事,当初马航失事的时候,我国、美国、越南、澳大利亚、日本这些国家都有出动力量去寻找。

    不过一想起马航,我就心里直发憷,现在是2018年啊,四年来,还没找到呢,别回头我们运气差,成了第二个马航,那可就悲催了。

    我们俩之间也没共同话题,就那么干坐着,气氛尴尬到了极点,我临时起意,问她潘莲这个人在你们公司怎么样啊?

    “潘莲?”米娜显得有些疑惑。

    “就是我女友啊。”

    米娜露出了一个歉意的微笑,“对不起,公司几千号人,我还真记不清了。”

    得咧!您贵人多忘事。

    好不容易扯起了话题,就这么了结了,不知不觉间,夕阳西下,天快黑了,米娜是干不了活的,我让她守着火堆,自个儿又去林子里弄了些柴火,不然晚上没得烧了。

    在这种地方,有火才有安全感。

    临近天黑的时候,我总算是弄了足够多的柴火,篝火熊熊燃烧,月光的映衬下,米娜那张绝美的俏脸愈发的动人,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开始在她的身上打转,她很机敏,忙护住了胸口,斜眼瞪了我一眼。

    “叶凡,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猥琐?”

    “咳咳……”我尴尬地收回了目光,笑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嘿嘿……”

    米娜没好气冷哼了一声,显然不想与我多费唇舌,缓缓地靠在了岩壁上小憩了起来,临睡,还不忘警告我不要乱来,否则,她就算一头撞死在礁石上,也不会让我得逞的。

    好烈的女子啊,我喜欢!

    不经意回眸,我突然看到远处有两个黑影徐徐朝我们靠近,出于本能警戒意识,我赶忙躲进了溶洞,米娜被吓了我一条,不快地道:“喂,那么大地方,你往后身上挤算怎么回事啊?”

    “嘘!”

    我指了指黑影前来的地方,米娜顿时害怕了捂住了嘴,怯生生地躲到了我身后,我手里摸起了一块石头,紧张地盯着那两人,只觉得身后的米娜在瑟瑟发抖。

    过了没多久,那两个黑影已经到了我们十米之外的地方,我觉得不能再等,猛地跳了出去,大吼道:“什么东西?”

    两个黑影看到我也是吓了一跳,其中一个男声道:“兄弟,别动手啊,我们也是落难者。”

    “郝建?你是郝总?”我身后的米娜突然喊了一声。

    那个男人一愣,火速跑到了前方,在火光的照射下,我才看清楚了他的样子。

    一米六左右的身高,大腹便便,典型的地中海发型,身上穿着一件破烂的蓝色衬衫,下面就剩一条花底大裤衩了。

    “哎呦,这不是米总吗?”

    这两人认识?

    米娜看到熟人也是心情大好,笑得跟个花儿似的,”太好了,你居然也活着。”

    真是的,对这个肥猪一样的男人笑得那么开心,却对我这个救命恩人,板着脸,充满了戒备。

    “快别提了,都是泪啊。”他故作高深地叹了口气,突然问道,“有吃的吗?我快饿死了。”

    “这儿有螃蟹,快吃吧。”

    米娜根本就没问我,直接把两个招潮蟹给了那什么郝总,那家伙跟饿死鬼似的,几分钟就给吃了个精光,意犹未尽的望着米娜,“还有吗?”

    “有呢。”这傻姑娘不知道哪根筋有问题,竟然将剩下的两个都给了她,这时,我注意到剩下那个人影,畏畏缩缩地一直不敢近前。

    “哎,你也过来啊。”米娜喊了一声。

    当那个人影走到火光中的时候,我惊得差点下巴没掉下来,“小莲?你也活着?”

    “是我,凡哥。”她苦涩地笑了笑,似乎对我也在这架飞机上并不感到意外,难道她事先知道?

    目前证据不明,我也不好说她什么,米娜是个热心肠,一看到是女人,激动地不行,赶忙将潘莲给拉了过来,“你是叶凡的女朋友啊?也是我公司的人?似乎有点印象了。”

    “米……米总好。”

    潘莲恭敬地跟米娜打了个招呼,就在这时,她肚子里响起了一声不和谐的声音。

    “咕噜噜……”

    都一天了,肯定是饿了。

    我扭头看向死秃顶,他大口大口地啃着一只螃蟹,剩下那一只还紧紧地攥在手里,生怕谁抢了似的。

    “给我一个。”

    我伸出了手,这货斜眼瞪了我一眼,转过了身去,骂骂咧咧的,“什么玩意儿?你说给我就给啊,滚一边去!臭屌丝!”

    “你骂谁呢?”我登时就火了。

    “骂你呢!怎么的了?”死秃顶噌一下站了起来,满手油腻地指着我,“瞧你那股子寒酸气,在外面你要是敢这么跟我说话,我早找人修理你了,不识抬举,滚!”

    好嚣张啊!不愧是有钱人。

    “我再问你一遍,给不给?”

    “给你麻痹!”

    “砰!”

    不由分说,我一脚就踹在他的小腹上,这货就是脓包,没有一点抵抗力,顿时起不来了,趴在了地上哀嚎骂娘,我冲过去骑在他的身上,抡起了拳头照着他那肥脸就砸,“狗日的,你修理谁呢?我叫你狂!叫你狂!”

    两人女人吓得惊声尖叫,米娜突然一瘸一拐地跑上来把我给推开,扶起了那秃顶,“叶凡,你怎么这么野蛮啊?动不动就打人。”

    “是啊,米总。”死秃顶找到了靠山,颐指气使地瞪着我,“你这么跟这种下等人待在一起啊,垃圾玩意儿,要不是老子没吃饱,早就干翻你了。”

    “快给他道歉。”米娜板着一张脸道。

    我死死盯着她,冷笑道:“呵呵,做梦吧。”

    捡起被我打掉的那个螃蟹,我跑去海边清洗了下,递给了潘莲,她痴痴地看着我,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谢谢,谢谢你凡哥,还是你对我好。”

    我回头瞥了眼米娜,她这才意识到了什么,那张俏脸顿时变得通红,那死秃顶也是个人精,当下起身,跑到了潘莲身边,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

    “抱歉啊,小莲,我刚才实在是太饿了,一时没有顾忌到你……”

    潘莲笑呵呵摇了摇头,将螃蟹分了半个出来,递给了他,“没关系,反正我也吃不了,您再吃点。”

    “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

    郝建得意洋洋看着我,跟示威似的,那样子气得差点没爆炸了,我辛辛苦苦为人家出头,没想到到头来,却是这么一个下场。

    潘莲跟这个贱男肯定有一腿。

    米娜看到我即将要爆发的样子,忽然拍了拍我的肩膀,低声道,“跟我过来下,我有话跟你说。”

    她在前面一瘸一拐的,我跟在后面看着那完美的身材,不断地咽着口水,最终来到了海边。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挺进警花翘臀/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