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父子三根一起会坏掉的好痛_校花张开双腿让人桶

2020-11-13 16:38:19【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我整个人都有点兴奋了起来,莫名的激动。 但我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我只是拿着化验单,迷茫的看向韩微,同时摇着脑袋,示意她我不愿意接受。 韩微没好气的骂了我一句,还伸手在

我整个人都有点兴奋了起来,莫名的激动。

    但我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我只是拿着化验单,迷茫的看向韩微,同时摇着脑袋,示意她我不愿意接受。

 文学

    韩微没好气的骂了我一句,还伸手在我耳朵上拧了一下。

    然后她才用手机打字告诉我,她说她晓得我有个生病的妹妹,她说只要我能帮她骗她妈妈,只要骗过一年,以后我妹妹的医药费她全帮我出了。

    我寻思自己资料肯定是我那朋友给韩微的,也不用担心装聋哑的事情暴露。而韩微的话一下子就让我动心了,最终为了妹妹,我暂时压下了报复的念头。

    于是我就点头应了下来,而韩微非但没对我表示感激,反倒不屑的看了我一眼。

    没一会功夫,韩微的妈妈就来了,她似乎很喜欢穿旗袍,今天穿的是件紫色的旗袍,让她看起来雍容典雅。这也让我很好奇,我为什么从来没见过韩微的爸爸?

    不过我也只是随意想想,才没心思管这么多呢,很快韩微就下去和她妈妈谈话了。

    我听到韩微对她妈说:“妈,你来啦,我还正准备联系你来着呢。”

    韩微妈妈心情好像不错,笑着问韩微肚子里有动静没。

    韩微突然就叹了口气,说:“妈,还真被我说中了,我前两天刚带陈名去男科检查过,他有问题,现在要不了小孩。”

    我气的握紧了拳头,却不敢出动静。

    然后韩微妈妈就挺生气的说:“什么?陈名不行?我看他身体不是蛮好的嘛,怎么会不行。小微,你不会是又想办法骗妈妈了吧?”

    韩微说怎么可能,婚都结了、证也领了,怎么可能还骗她。然后她就给我短信,叫我带着化验单下来。

    下楼后,我尴尬的看着韩微妈妈,羞愧的红着脸、低着脑袋。

    她妈盯着我看,就像是想要看清我到底是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一样。

    我把化验单递给了她,同时用准备好的纸和笔写给她:岳母,对不起,我去医院检查过了,我确实有问题,我对不起小微,更对不起您,暂时不能给您添孙子了。

    韩微妈脸色顿时就难看了,她质问韩微怎么选男人的,杂选了个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

    我脸丢死了,但还是继续写给韩微妈妈看,我说:岳母,对不起,但医生说了,我这病不难治,只要好好调理,是可以恢复正常的,医生还说治好了以后,给我开个药方吃,可以生儿子呢。

    这时韩微也附和了起来,她说反正婚都结了,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了,总不能刚结婚就离婚换男人吧,她丢不下这脸。

    最终韩微妈妈也就没说啥了,她留下来吃了个午饭就走了,午饭是我做的,我感觉得出来,她看我的眼神都有点变了,对我很不满意,当时我真想给她解释,却又只能忍。

    这事之后,韩微甩了我两千块钱,说是我的尊严费,我虽然不爽,但还是把钱收了。

    接下来几天时间韩微都没在家,应该是上航班了,而我也抓住这几天去市里溜了一圈,我想给自己找份工作,将来要是和韩微闹掰了,也好有个退路。

    但由于我怕被韩微现,我就只能是个‘聋哑人’,聋哑人想要找个适合的工作真挺难的,一时半会我也没找到满意的。

    而没有韩微在家,虽然寂寞,但我也乐得清静。渐渐的,我现我已经适应这样的日子了,就算几天不说话,也没啥感觉。

    至于韩微妈妈,她对我的事倒是挺上心的,时不时的还会给我短信,要么是叫我吃什么补品,要么就让我锻炼身体……

    跟她妈妈聊这话题,我感觉很尴尬,不止一次我想告诉她,我其实是个正常男人,只是韩微不让我碰她,但有时候字都打好了,我还是不敢出去。

    日子就这样慢慢过着,而就当我感觉自己已经完全适应这个角色的时候,韩微却再次做了一件非常伤我自尊的事。

    她居然把她那个女人带回家过夜!

    那天晚上九点多,我在楼底下给自己做夜宵的时候,韩微回来了,身旁站着一个女人,正是上次和她在香格里拉的那个女生。

    这女生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出头的年纪,穿着类似学生装的短袖衬衣和短裙,让她又多出了一丝别样的清纯。

    我躲在厨房不敢出来,没脸去面对她们,但我却竖着耳朵听着。

    我听到韩微对那女人说:“小水,今晚就在我家过夜吧。”

    那叫小水的女生立刻怯羞羞的说:“那男人长什么样啊?不会被他发现吧,男人狠起来可都是疯子啊。”

    韩微轻哼一声,不屑的说道:“知道了又怎样,他就不是个男人,本来就是我花钱买来的东西而已。这些天,他连我的手都不敢摸,他要是敢胡来,我打断他的腿。”

    这时,韩微她们听到了厨房里的动静,于是韩微立刻进了厨房,她看到了我,然后就将我拉了出来。

    她指了指叫小水的女孩,然后用手机打字告诉我:今天我朋友在我家睡,你在楼底下打地铺。

    我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这时小水噗嗤一声就笑了,她显然也知道我听不见,她笑着就说道:“这男人是挺听话的。”

    我心中怒气升腾,但不得不装作没听见的样子,还挤着笑脸,做了个手势,问她们要不要一起吃夜宵。

    韩微冰冷的瞪了我一眼,然后就带着小水上楼了。

    等她们上楼了,我才一拳狠狠的砸在了空气中。

    然后我就准备上楼拿我的被褥,可就在这时,韩微居然从楼上把我的被子给扔了下来,嘴上还嘟囔着:“一股男人的臭味。”

    我虽然是农村的,但我其实很讲干净,韩微的话真的很伤我自尊,但我不得不默默的在楼底下给自己打了个地铺。

    我也没心思吃什么夜宵了,一个人躺在地铺上,大脑完全一片混沌,我真的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老婆,在家里给我戴绿帽子吗?

    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不止一次提醒自己,我只是个扮演老公,韩微不是我真正的老婆,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了。

    但这理由并不能说服我,因为我观念很传统,我们都领证结婚了,我就是她的老公,她带别的女人回家,那就是骑在我头上拉屎!

    最终,我一咬牙,蹑手蹑脚的就来到了楼上。

    我小心翼翼的站在门口,大气都不敢喘,当时很有冲进房间的冲动,却又心痒的想多听一会。

    而就在这时,那个叫小水的女孩却突然开口说道:“微微,房间门口好像有人。”

第4章 暗中报复

小水说门口有人,我吓得就身体僵硬在了半空。下意识的我就准备跑,但我忍住了,我必须镇定,就算她们真发现了我,我也得装作刚好上楼的样子。倘若我跑了,那不仅人要暴露,就连我的听觉可能都要暴露。

    而韩微却一点也不慌,她不屑的说:“他估计都呼呼大睡了,就算真上来了又怎样。反正他听不见,就算在门口也无所谓,反正我不会给他开门的。”

    小水轻笑了一声,说‘老公’真威武,然后她俩就不管门口有没有人,继续了。

    而我则始终躲在门口听着。

    但最终我却陷入了无边的空虚,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小丑,连狗都不如。一只狗只要摇尾乞怜都能得到主人的赏赐,而我呢?

    我心有不甘,狠狠的握着拳头,却始终没有勇气撞门而入。

    但我躲在门口却听到了她两的另外一段谈话,也让我对这个小水有了更多的了解。

    小水好像是哪个酒的驻唱,现在被经纪公司看上了,但是酒老板不让她走,她还让韩微帮她想想办法呢。

    韩微好像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她说会帮小水解决的。而这也让我一下子怂了,我寻思要是一时冲动得罪了韩微,我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最终我只得落寞的下了楼,直到夜里三点多我才睡着,那晚我做了一夜的恶梦,梦里全是嘲笑我的嘴脸。

    第二天一早韩微和小水就出门了,当时我还躺在地上。

    等她们一走,我就迫不及待的回了房间,韩微她们只是简单收拾了一下被子啥的。我没忍住,趴在床上,闻着两个女人的味道,好不陶醉。

    那天中午我刚做好午饭,韩微和小水突然又回来了。她们没跟我打招呼,径直就上了楼。

    不过很快她们就下楼了,我以为她们是回来拿什么东西的,不曾想韩微却突然走到了我身边,抬手就在我脸上扇了一巴掌。

    当时我整个人都懵了,脸火辣辣的疼,愤怒的看向韩微,但怒气转瞬即逝。

    而韩微很快却用手机打字给我看:小偷,把东西交出来。

    这下我就彻底傻眼了,韩微说我是小偷?我偷什么东西了?

    看到我一脸迷茫的样子,韩微更来气了,直接就伸手拧着我耳朵,骂我:“就知道你这穷酸样,总有一天会不老实,没想到这才没几天呢,就原形毕露了,连我的东西都敢偷。”

    我一个劲的摇头,冲韩微摆手,示意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而韩微则直接在手机上打了字给我看:快把我朋友的项链交出来,要不然我可报警了。

    原来是小水项链丢了,看到报警两个字我吓了一跳,但我真的不知道什么项链不项链的。

    我打字告诉她,她弄错了,我都没见过什么项链。

    而韩微根本不相信,她打字告诉我,东西交出来,她可以不计较。她还说我肯定是穷疯了,见到值钱的东西就顺走了。

    这时小水走了过来,她挺鄙夷的看了我一眼。

    不过小水没有韩微那么凶,她只是对韩微说:“微微,算了,看他样子也怪可怜的,你不是说他有个生病的妹妹嘛,估计也是急用钱。而且他天天面对你这样的大美女,又没法碰,也可能需要钱去解决生理问题呢。我们给她个机会,让他一个人的时候把项链放回去就好了。”

    韩微说我这种手脚不干净的人就得给点教训,不过她说听小水的,也就没再动手打我了,她只是用手机打字告诉我:看在你第一次偷东西的份上,这次就不教训你了,你找机会把项链放回原处。

    边把这句话给我看,韩微边说着:“人真是越穷越不检点,这种黑心钱就算偷了拿去治病,也治不好。”

    妹妹是我唯一的亲人,韩微这句话真是把我刺激到了,我整张脸都气的瘪红了。

    最终我没忍住,一把就将韩微给推开了,愤怒的冲了出去,由于我比较冲,一把还将小水给撞倒了,气的韩微都忘了我听不见了,气呼呼的就在身后骂我:“好你个废物,还反了你,给我站住。”

    我没有理会她,一口气就跑出了很远。

    韩微最终也没追我,而渐渐的我就冷静了下来。虽然依旧生气,但我也懊恼了起来,我觉得我不该就这样跑了,这么多天都忍下来了,怎么能在这事上就忍不下来呢。

    可是我真不知道什么项链啊,突然我冷不丁就打了个哆嗦,韩微不会真的报警?我现在跑了,不是真的就畏罪潜逃了吗?

    越想我越害怕,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回去了,我觉得必须把这事给弄清楚了,解决掉。

    可回去之后我发现韩微和小水已经不见了,我寻思韩微和小水完全没必要拿我偷东西来侮辱我,应该不是骗我的,于是我就打算去房间找找看。

    不过我在床上找了一圈,还在床底下找了一遍,确实没看到什么项链。可就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我看到床头柜的缝隙里有个闪闪发光的东西,用手电筒一照,果然是个水晶项链。

    我顿时就是心底一喜,忙给韩微发了条短信,我说我去房间找了,找到这项链了,叫她回来拿。

    很快韩微就回我短信了,她说:把项链放我床头柜上,今天算你懂事,这次我就不追究了,要是以后再敢偷我家里的东西,就不会这么轻易收场了!

    看完韩微的短信,我脑袋轰的一下就炸了。韩微居然还一口咬定是我偷了项链,她完全就不听我的解释,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目中无人?我真的就连狗都不如吗?

    越想我就越气愤,我感觉‘小偷’这个名头,韩微已经死死的钉在我头上了,我根本连洗白的机会都没有了。

    愤怒、屈辱、委屈、自卑,种种情绪在我心头升起,最终我决定‘反抗’。

    我觉得我可以怂,可以在韩微面前装孙子,这一切都是为了生活,为了钱。但我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废物,我可以动动脑子,让韩微付出点代价。

    于是我就用一个v信小号,加上了丈母娘的v信,她的v信号就是她的名字,陈雅。

    然后我把那天晚上录的韩微和小水去酒店的视频发给了丈母娘,同时还给她留言,说她闺女不正常。

    很快陈雅就问我是谁,不过我没再回应她。

    搞定完这一切后,我长长呼出了一口气,感觉心里爽多了,也没那么憋屈了,我相信陈雅一定会找韩微的,而韩微明显还挺怕她妈妈的,这一次一定会让韩微吃大亏。

    果然,第二天韩微妈妈就来了。

    陈雅是下午来的,当时韩微还没回来,她就将我喊到了楼下大厅。

    她打字问我:陈名,你给我说实话,你和微微感情深吗?是不是真的在竭力生小孩?

    我点了点头,然后她又问我:那小微对你怎么样?她平时是不是经常有应酬什么的,很少回家?

    我打字说:还好,小微还是挺顾家的,很少应酬,就算有朋友要玩什么的,也是带家里来,前几天还带了个朋友回家过夜呢。

    我不露声的将韩微带小水回家过夜的事说了出来,陈雅的脸顿时难看了下来,我估摸着她一定更加相信韩微不正常了。

    很快韩微就回来了,她们让我上楼,我上了,然后就听她两在楼下吵了起来。

    令我没想到的是,陈雅似乎知道小水的存在。

    因为她上来第一句话就是:“小微,你给妈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还跟那女的混在一起呢?”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父子三根一起会坏掉的好痛_校花张开双腿让人桶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