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办公室不行太深了顶破死了:卧室征服 美艳人妻

2020-11-13 17:23:57【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叶成业抬手狠狠地扇了自己几个耳光,然后深深地埋下头,禁不住流了眼泪。 等心情稍微平静之后,叶成业打电话把钟雪芳叫过来,满口烟气与酒气地告诉她,房子的事儿没戏了。不

叶成业抬手狠狠地扇了自己几个耳光,然后深深地埋下头,禁不住流了眼泪。

 文学

    

     等心情稍微平静之后,叶成业打电话把钟雪芳叫过来,满口烟气与酒气地告诉她,房子的事儿没戏了。不过,他是真心爱她的,他希望她嫁给他,两人先租房住着,再等几年,他攒够了首付就买房!

    

     再等几年?钟雪芳一阵狂笑,笑得大胸剧烈地抖动着,大有快要掉下来之势:叶成业,你也太幼稚了吧?就算是乌龟,人家爬几年也能从纽约爬到伦敦,那房价是什么?是火箭啊,嗖嗖地上涨。几年后,你攒的钱别提首付,估计连个号都买不起!

    

     那怎么办?那房价又不是我能控制的,我让它降下来它就降下来!叶成业摸出根烟,掏出打火机想点着,忽然想起钟雪芳痛恨吸二手烟,就把烟放回兜里。

    

     很简单!钟雪芳朱唇蠕动了几下:分手!......其实,我早就下定决心跟你分手了!

    

     你说什么?你早就下定决心和我分手?叶成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钟雪芳谈恋爱好几年了,期间两人卿卿我我,感情很好,对未来充满了憧憬。钟雪芳怎么能把两人的感情当儿戏?

    

     没错!所谓一定有房其实是个借口。我已经看透你了,坐了这么多年的办公室还是副科,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永远都升不了官,你能混到的最大级别也就是副科了。跟你这么个窝囊废在一起,我不会有幸福的!钟雪芳冷冷地说。

    

     一股热血往脑门冲,叶成业拳头紧握,牙齿咬得咯咯响。苏雪晴位高权重瞧不起他,那倒也罢了,钟雪芳跟他谈了几年感情,她竟然也瞧不起他,他实在吞不下这口气!

    

     叶成业很想将钟雪芳狠狠地揍一顿,甚至像刚才对待苏雪晴那样,把钟雪芳给办了,出出心中的恶气。可他还是忍住了。这份爱情来之不易,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冲动而毁了。

    

     芳芳,咱俩从相识到相爱,差不多五年时间了,五年的感情,难道你真的舍得放弃?

    

     有什么舍不得的?俗话说得好的啊,贫贱夫妻百事哀。跟你在一块儿,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你说我会快乐吗?

    

     芳芳,算我求你了行不行?你知道,我是真的爱你的,你是我的精神支柱,没有你,我会垮掉的,算我求求你了,行不行?钟雪芳那冰冷的语气,使叶成业意识到,她真的下定决心离开他了。工作上已经受到挫折,钟雪芳如果再离开他,他真不知道该如何走出这段感情的阴影。

    

     叶成业,你少在我面前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那样只会让我更加讨厌你,更加觉得你是个窝囊废。你要是男人的话,就好好跟我分手,咱俩以后还可以当普通朋友。如果你是这幅德性的话,咱俩估计连普通朋友都当不成。实话告诉你吧,我的心已经另有所属了!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你已经劈腿别人了?

    

     那不叫劈腿,叫自由恋爱!这条衣服不合身,还让我穿着,你当我傻子呀?

    

     叶成业双眼快要喷出火来了,扪心自问,他对钟雪芳可是付出真情的,他是真心对待她的。两人相恋的几年时间里,他对她呵护有加,带她去吃大餐,给她买衣服、买零食。只要她喜欢,他尽量满足她。

    

     对她付出了这么多,她却脚踏两只船,暗中劈腿别人。这娘们还是人吗?她的良心给狗吃了?

    

     叶成业双手抓着钟雪芳的肩膀,使劲地摇晃她,怒吼道:钟雪芳,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为什么要这么伤害我?当初,你要是看不上我,尽管拒绝我,别跟我谈恋爱。跟我谈了几年,谈得好好,却又背叛我,你还有没有良心?

    

     叶成业,你放手啊!钟雪芳费力地将叶成业的手拿开,怒道:当初我之所以接受你,是看好你的个人职业发展。谁想到,你这么窝囊,在副科的位置坐了几年还是原地不动?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谁不想嫁个好老公过上好日子?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没本事!

    

     你说得倒好听,我问你,你是跟我的人谈恋爱,还是跟我的职业谈恋爱?叶成业有点失控了,说话的声音大了许多。

    

     跟你的职业谈恋爱又怎么了?女人长得好不如嫁得好,我想嫁个好老公有错吗?你什么脑子?都说你自己不争气了,还听不懂?钟雪芳喘了几口粗气,捋了捋被微风吹乱的头发,说:叶成业,我不想跟你啰嗦了,总之一句话,你我已经结束了,请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

    

     钟雪芳说得倒容易,叶成业却如何甘心?男女谈恋爱,女方劈腿别人,这跟让他戴绿帽没什么区别。身为一个大男人如何受得了这种屈辱?

    

     眼见钟雪芳转身想走,叶成业一把拽住她:钟雪芳,话还没说完,不许你走!

    

     叶成业,你干吗你?你放手啊!钟雪芳转身,和叶成业厮扭在一块儿。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奔驰车嘎然而至,停在两人身旁。高亮度的灯光刺得叶成业睁不开眼。

    

     等叶成业将钟雪芳拽到一边,躲开车灯的直刺,他才看到车上下来两名年轻男子,这两人均浑身名牌,满脸傲气与乖戾之气。

    

     其中一人走到叶成业的身旁,将钟雪芳拉开,然后猛地一下,将叶成业推了个趔趄,喝道:王八蛋,敢碰老子的女人,找死啊,你?

    

     毫无疑问,此人就是钟雪芳的新欢了!

    

     叶成业眼里燃烧着怒火,把牙齿咬得咯咯响:是你破坏我和钟雪芳的感情?

    

     什么叫破坏?男子嗤笑了一下,说:这是一个竞争的社会,你竞争不过我,说明你窝囊不中用!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叶成业特别反感别人喊他窝囊废,尤其这个人还抢走他女人!

    

     我有说错了吗?难道你不是窝囊废吗?身为大男人,给不了女人幸福,还好纠缠她!我要是你,早特么撒泡尿把自己给淹死了!

    

     叶成业刚才在苏雪晴家喝了许多酒,这会儿酒劲一股股地往上冒,脑袋又胀又痛,思维也很混乱。被男子这么一刺激,他哪里受得了?

    

     叶成业冲上去,对着男子的脑袋,狠狠一拳砸过去。这个时候,打架的后果什么的,他全顾不上了。他只是想证明给钟雪芳看,他叶成业真的不是窝囊废!

    

     大学时代,叶成业参加过武术兴趣小组,会那么几招,这一拳又快又狠,夹带这一股十分凌厉之气。钟雪芳的新欢没料到叶成业出拳这么快,想躲避已经来不及。

    

     就在叶成业的拳头即将打中钟雪芳新欢的时候,钟雪芳发出一声尖叫。与此同时,另外一名男子骤然上前,右手握拳对着叶成业的手打去,将叶成业的手给格挡开,钟雪芳新欢才避免吃叶成业一拳头。

    

     打死他,给我打死这个窝囊废!钟雪芳新欢指着叶成业,对他的同伴怒吼道。

    

第4章 暴怒的美女局长

 

     钟雪芳的新欢名叫邓文安,他父亲是名商人,伯父是市商务局局长。官商相助,他父亲把生意做得很大。邓文安没有跟父亲学做生意,而是在伯父的帮助下,在国土局当一名公务员。因为有父亲的财势和伯父的权势,他平时没少胡作非为。

    

     邓文安的同伴名叫江海成,是一武术教练,身手相当不错。邓文安没少给江海成好处,江海成于是经常跟在他身边,几乎成了他的贴身保镖。

    

     得到邓文安的指使,江海成欺上一步,一个凌厉的扫堂腿,便将微微有些醉意的叶成业给踢倒在地上。没等叶成业爬起来,江海成一脚踩住他的胸膛,使他动弹不得,然后给他的主子邓文安递了个眼色。

    

     刚才差点被叶成业打到,邓文安已经憋了一肚子气,见叶成业被踩住,他上前抬脚狂踢叶成业,嘴里骂着粗话。

    

     叶成业反抗不了,也不想反抗。得罪了美女领导分不到房子,女友又移情别恋,他心情很低落,甚至都麻木了。钟雪芳新欢将他踢死了倒好。省得让他去承受这一个个致命的打击!

    

     钟雪芳到底和叶成业谈过几年感情,坦白说,叶成业对她真的不错。叶成业被打,她多少还是有些愧疚和难受的,当然,最主要的是害怕叶成业出事。

    

     在邓文安踢了叶成业几脚后,钟雪芳上前将邓文安拉开:文安,算了,犯不着跟这种窝囊废置气,咱们走吧!

    

     邓文安虽然霸道,但还不至于鲁莽到不计后果的地步。叶成业到底没打到他,他踢了叶成业几脚也算解气了。指着叶成业臭骂了几句后,邓文安然后和钟雪芳、江海成上车,绝尘而去。

    

     叶成业从地上爬起来,连身上的尘土都懒得去拍,他看着奔驰车远去的背影,心在剧烈地抽搐和疼痛。他第一次感受到,原来钱和权有这么大的魔力,能彻底改变一个人!

    

     失恋的打击使叶成业非常痛苦,仿佛被人挖走了心,整个身体空荡荡的!

    

     痛苦过后,叶成业深深地后怕和忧愁,不是因为失恋,而是因为冲动之下上了美女领导苏雪晴。人家比他官大,给小鞋穿是免不了的了。

    

     事实上,给小鞋穿还是小事,要是苏雪晴把他告上法庭,他铁定是输官司和坐牢的。如此一来,他不但丢工作,而且人生还留下一个污点,往后还怎么做人?在亲友面前,他还能抬得起头吗?

    

     自他从考上公务员,父母一直引以为荣。而他当了人事科副科之后,父母更是高兴得不得了,说他光宗耀祖,给他们二老挣足了面子。要是苏雪晴告他,他如何向父母交代?他还不如死了算了!

    

     一连几天,苏雪晴竟然都没动静,她还是像往常那样正常上下班。尽管穿着正装,还是没能隐藏住她那热火的身材,尤其那挺得老高的胸部和翘翘的PP,走路的姿势还是那么夸张。

    

     不过,细心的叶成业还是发现,苏雪晴走路有点瘸。这也难怪,女人经历第一次都会很痛,他如此野蛮地要了她的第一次,她走路自然才怪!

    

     走廊里和苏雪晴相遇,她还是那副傲娇的样子,跟她打招呼,她像往常一样微微地点头并且不说话。叶成业有些纳闷,苏雪晴为什么没对他采取措施?难道她不知道上她的人是他?

    

     这应该不大可能!

    

     人醉酒之后,多少还是有些意识的。苏雪晴酒醒过后,应该隐约记起事情的经过,知道他上了她。既然如此,她为何无动于衷,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难道她甘心被他白白上了?

    

     叶成业绞尽脑汁思考了一番,认为只有一种可能:苏雪晴打算打落门牙往肚里吞!

    

     从苏雪晴的角度,她要是把他告上法庭,确实是可以将他关进监狱。但与此同时,人人都知道,她苏雪晴被他上了,她已经是个破瓜,她还有脸见人吗?再说了,当时两人都喝了酒,而且是她主动抱他的。她还不一定能赢官司呢!

    

     这么一分析,叶成业的心就稍微宽了宽,甚至有些得意起来。苏雪晴,这就是不给老子分房的下场!以后敢刁难老子,老子有机会还要上你!

    

     叶成业万万没料到,这几天竟然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苏雪晴到底还是对他下手了!

    

     这天下午,苏雪晴一个电话把他叫到她办公室,说是有事要跟他谈。

    

     叶成业已经预感到不妙,进入苏雪晴办公室后,不敢多看她一眼,尽管她今天穿得很漂亮,一套紧身的咖啡色裙子,将她突出的三围给完美地展示出来!

    

     苏雪晴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慢条斯理地说:老叶啊,咱们教育局最近开展干部下乡活动,活动的内容就是,挑选一名干部到乡村小学指导工作,或者出任乡村小学的校长,或者辅助校长把教育工作做好。这项活动的目的就是提高乡村小学校长的教育管理水平,然后把经验让所有的乡村小学校长一起分享!

    

     苏雪晴话还没说完,叶成业就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了。在教育局待了这么多年,他只知道有教师下乡支教,从来没有过干部下乡帮扶。这个所谓的干部下乡活动必定是苏雪晴为他特意发起的。他只要下去,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或者什么时候回来!

    

     苏雪晴最近仕途势头很猛,人人都在传,她将接替即将退休的马家兴出任教育局正局长。她要是由副转正,他回教育局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

    

     果然如叶成业所料,苏雪晴又喝了一口水之后,话锋一转,说:我刚才和其他两个局长商量之后,认为,您是这次活动的最佳人选。您给我们带个好头,以后,我们会继续把这项活动发扬光大,让其他干部也到下乡开战帮扶活动!这次,我们给你选定的小学是明安小学,你觉得怎么样?

    

     苏雪晴所说的明安小学是全京海市最偏远的农村小学,说是小学,其实包括校长只有三名教师。像这样的小学有什么帮扶可言?完全就是将他流放!

    

     毫无疑问,这是苏雪晴报复的手段!

    

     叶成业冷笑了一声,说:苏局长,我觉得有一个人更加适合!

    

     哦,那人是谁?好歹在官场历练了几年,苏雪晴城府还是有的,她的脸色出奇地平静!

    

     这人就是苏局长您啊!叶成业头脑发热,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您想想,明安小学只有三名教师,而且全是男教师,生活多单调啊,您长这么漂亮,到那里会给他们带去很多生活色彩的!

    

     苏雪晴再怎么有城府都受不了了,她啪的一声,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怒道:放肆!叶成业,有你这么侮辱领导的吗?还想不想混了你?

    

     是,我是不想混了!既然已经撕破脸皮,叶成业也就什么都不怕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在故意报复我!是,前几天,我是上了你。但我是被逼的!凭我的条件,我完全有资格分到房子,你凭什么把我踢出局?要不是你欺人太甚,我至于上你吗?

    

     叶成业所说的一点都没错,苏雪晴确实是为了报复他才想出这么个办法。她苏雪晴什么人?堂堂教育局副局长!男友提了那么多次,她都舍不得把女人最宝贵的东西给他。这下可好,这个混蛋叶成业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把她给上了!别说把叶成业下放到乡村小学,要是不犯法,她立马就提刀把他给杀了!

    

     心里暴怒,苏雪晴却很快又忍住了:叶成业,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真的听不懂?苏雪晴的淡定让叶成业叹为观止:前几天,被我上,你感觉到爽吗?如果你还想爽,我可以满足你!

    

     苏雪晴城府再深,面对叶成业的咄咄逼人也沉不住气了:叶成业,你给我放尊重点!到乡下工作,条件很辛苦,搁谁身上都不乐意。但,这事是我们几个局长一起商量好的,没有特别针对谁!至于你刚才所说的分房,也是我们几个局长商量好的!

    

     鬼才相信你的话!叶成业怒道:你知不知道,那天晚上,你醉酒后跟我说了什么?你说,我是教育局的劳模,是窝囊废,谁都可以欺负,像我这样的窝囊废,根本不配有房子!

    

     喘了几口粗气,叶成业继续怒道:是,我在教育局是勤勤恳恳,那是因为,我热爱我的职业,我希望把工作做好,为单位创造业绩,同时自己也能得到提升。却不料,遇上你这么个女魔头,处处刁难我。苏雪晴,老实告诉你吧,我对把你开苞一事,一点都不后悔。如果有机会,我还会再上的!

    

     听叶成业越说越不像话,苏雪晴更加愤怒了,但是,她又不敢发作。总不能跟叶成业在办公室里大吵吧?万一把同事招徕,人人都知道她被叶成业开苞,她脸往哪儿搁?

    

     憋着一肚子气,苏雪晴起身就走,想离开办公室,躲开疯子一样的叶成业。

    

     叶成业已经杀红了眼,哪里会让她走?苏雪晴毁了他的爱情,又毁了他的事业,不给她点颜色瞧瞧,他不叫叶成业!苏雪晴想绕过他的时候,他快速趋上去,拽住苏雪晴的手,使劲一拉。苏雪晴尖叫了一声,收不住身子,倒在他怀里。不得不说,这美女真是个极品,身体柔软得好像一团海绵,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和女孩子特有的味道,比醇酒还诱人!

    

     叶成业,你干吗你?快放开我!苏雪晴怒道,却又不敢放声叫喊。

    

     哼,干吗?你毁了我的爱情,现在又将我下放农村,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真当老子是窝囊废呢!叶成业咬咬牙,眼里闪烁着怒火。

    

     苏雪晴这下才真有点害怕了,这个叶成业平时看上去很老实,甚至有点木讷,没想到发起飚来,这么吓人。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他要是真的再上她一次,她还真不敢叫喊!

    

     有道是急中生智,被叶成业搂在怀里,苏雪晴突然脑子灵光一闪,樱桃小嘴一张,在叶成业的胳膊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叶成业根本没提防,啊的一声惨叫,松开了苏雪晴。

    

     苏雪晴像受惊的兔子,冲到门口开门出去了。

    

     叶成业撩起衣袖,胳膊上有一排被鲜血染红的深深齿印。特么的,这美女真够狠!看来,那天晚上上到她,完全就是天赐良机啊。她要是清醒的话,凭着这一股狠劲,他别说上她,哪怕多吃她一点豆腐都难!

    

     叶成业拿出纸巾抹去伤口上的血迹,再将衣袖拉下来,理了理衣服,出了苏雪晴的办公室。

    

     教育局办公楼里每个办公室的门都很结实很严密,关上门,里面的人哪怕说话再大声点,外面的人都很难听得到。叶成业刚才在苏雪晴办公室里闹的动静,外面同样没人知道。他从里面出来,迎面走来的同事并没有异常的表情,像往常一样,微笑地跟他打招呼。只是他们看他的眼光怪怪的,有意无意地好像还疏远他。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办公室不行太深了顶破死了:卧室征服 美艳人妻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