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女下属耸动_日本按摩院精油按摩中字

2020-11-14 10:22:22【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刚出门就遇见胖子在小区门口等我,看见我他问:“昨晚上没事吧,你爸揍你没?”我咧咧嘴,冲他笑着说,“当然没事了,我爸才不揍我呢。趣*讀/屋”不知道为啥,说这话的

刚出门就遇见胖子在小区门口等我,看见我他问:“昨晚上没事吧,你爸揍你没?”我咧咧嘴,冲他笑着说,“当然没事了,我爸才不揍我呢。趣*讀/屋”不知道为啥,说这话的时候我又有点想哭。

    去学校的路上,胖子又问我陈冰的事。想起来今天到学校还能继续在陈冰身上占便宜,我心情逐渐好转了起来。

    到了学校,陈冰已经在座位上坐着了,她今天穿了件窄脚的牛仔长裤,虽然坐着,但那条长腿却依然很勾人。看到我,她用一种很复杂的延伸看着我,似乎想开口说点什么,但最终也没说出来。

 文学

    我没理睬她,拿出刚才买的包子,大口吃了起来。说来也奇怪,以前我从不会当着陈冰面,不注意形象的大口吃包子,但经过昨天那件事之后,我一下子就放开了。

    快上课的时候,夏磊忽然吊儿郎当的过来问我昨晚上过的怎么样,我知道他这是故意来取笑我。狠没说话,只是狠捏住拳头,妈的,早晚有一天,我要把这孙子打得像死狗一样。

    上课之后,我手又不安份了,很想继续摸陈冰,但不知道为啥有点不好意思,不过陈冰似乎比我还着急,才上午第一节课,她就又坐不住了,低着头,双腿夹着,身体不时扭动。偶尔她还把手伸下去,双腿夹住胳膊蹭几下。不过今天她却是不敢去夹桌子腿了。

    被她这么一撩拨,我脸皮也顿时厚了起来,直接就伸手按到了她腿上。虽然她今天穿的牛仔裤,但那种丰腴软弹的感觉一点也没减少,依然让我心里忍不住一荡。

    我没着急往目的地进发,只是慢慢在她腿上摩挲着,静静的享受着那种感觉。说实话,虽然做的事情不怎么光彩,但我心里却对陈冰涌生出来一种奇异的爱恋,或许有些罪恶,但绝对炙热。

    逐渐的,我手开始往陈冰大腿深处摸进去,或许是经过昨天的事,陈冰认命了,她咬着牙,眼睛盯着黑板上边,没再伸手拦我。只不过她双腿紧紧夹了起来,我虽然尽量往深处摸,但停在边缘地方,根本没办法摸到那紧要的地方,让我急得不行。而且她穿着牛仔裤,刚摸时候还觉得很有手感,但时间久了,却也索然无味。

    于是,我转移目光,把目标放到了陈冰的上三路。

    感觉到我收回了手,陈冰有些惊讶的转头看了我一眼,不过很快,她的惊讶就又变成了幽怨,因为我的手已经放到了她的腰上,慢慢往她胸部摸了上去。

    陈冰被我的动作惊到了,她猛的一挥手,打到了我的手臂上,把我的手打得往下面退了一点,没碰到她的胸部。我本来以为今天陈冰已经彻底认命,我可以为所欲为了呢,没想到她却忽然激烈反抗了起来。

    接下来陈冰使劲儿夹着胳膊,我废了半天劲儿也摸不到上面。再加上这是在课堂上,我也不敢太放肆,于是整整一上午,我就只是在陈冰的腿上和腰上摸摸,不过陈冰那滑腻的腰身,给了我另外一种诱惑,让我一上午都心跳加速,心里像是有只猫在挠一样,痒的不行。

    我脑子里一直在盘算着,怎样才能从腰摸上去,去感受一下陈冰的胸部。班里的女生中,陈冰绝对是发育最好的,她的胸部甚至比最神秘的部位还要吸引我。

    可惜一上午,我也没琢磨出来啥主意,等中午放学,我正准备跟胖子一起回家的时候,陈冰忽然叫住了我,说有事情想跟我商量一下。

    胖子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旁边又几个同学听到陈冰的话,也是呆呆的看着这边,他们估计是没想到,陈冰这种白富美竟然会主动找我这种*丝说话。

    我心里大概明白陈冰要做什么,故意做出一幅平静的样子,跟着陈冰出了校门。

    跟陈冰一起走在校园外的路上,这种场景不知道我意淫过多少次,但今天真的实现之后,我反倒觉得全身都不舒服,总感觉四周的人总是往我们这边看。

    陈冰依然还是那幅高高在上的样子,等走到人少的地方之后,她停下来,抬头看着我,咬着嘴唇说:“陈锋,之前的事情我不计较了,但以后你不准再那样子了。”

    你说不准就不准?本来我一路上都挺高兴,但陈冰这不容辩驳的语气让我很不爽。这小*自己夹桌子腿时候明明骚劲儿那么大,到我面前非要装清纯,真他妈虚伪。

    陈冰看我不说话,有点着急,又开口说:“你要是以后还敢那样,我就告老师……不,我就报警……”

    “好啊,你爱告诉谁就告诉谁,你去报警,我去给同学讲你的事,看咱俩谁害怕。”其实我心里很害怕这事儿被我爸知道,但这时候肯定不能怂,一怂就鸡飞蛋打,什么好处也捞不到了。

    听了我的话,陈冰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她问我,“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天天上课做那种事,恐怕已经不是处女了吧?我就是想跟你弄一次。”我也不想把这事儿拖太久,咬着牙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不行!你别做梦!”陈冰被吓了一跳,说话声音都提高了不少,咬着嘴唇瞪着眼。

    “不行就算了,我回头就把你的事说出去,看你以后怎么做人。”我说完,假装转身就走。

    走的时候我心里其实挺忐忑的,她要硬事不答应,我也不会把她的事说出去。虽然她很下贱,但她毕竟是我暗恋的女孩儿,我不想别人笑话她。

    “你等等!”陈冰最终还是叫住了我,但我转过来之后,她却又不说话了,只是低头看着脚尖。

    我看不清她的神色,有点不耐烦了,“究竟行不行你说句话,我也不是非要跟你弄,看你自己的选择。”

    妈的,上课夹桌子腿的时候可没见她这么磨叽。

    过了足足一分多钟,陈冰终于抬起头,眼睛有些红红的,眼角还能看见泪珠。她对我说,“陈锋,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别的事情我可以答应你,但这种事,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

    她的话把我气坏了,我觉得她还是瞧不起我,宁可夹桌子腿,宁可自己身败名裂,也不愿意跟我搞。但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想得到她。

    我转念想了想,不能把她逼的太极,于是我假装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你要真不愿意,我可以退一步,这样吧,我还没见过女生的身体,什么时候你脱光了让我看看摸摸也行。”

    我心里有自己的小算盘,陈冰本来就那么贱,到时候脱光了衣服,我稍微撩拨几下,哪有搞不到手的道理?她要还是不愿意,那我就强行办了她,只要把她整爽了,肯定也不会出事。

    陈冰脸色还是很苍白,表情很纠结,我马上给她下了最后通牒,“这已经是我的底线,你要还不同意,那我就真的满世界说去了。”

    “我……我同意。”陈冰快走了两步,拉住了我的衣服,含着泪终于点头了。

    她答应了!我心里一下充斥着巨大的惊喜,有些不可置信的抬头盯着陈冰,她目光很倔强,也很凄苦。但这时候我哪会注意到这些,只是有种梦想成真的感觉。

    说定之后,陈冰脸色好看了一点,又跟我说,“我已经答应了你的条件,你也必须保证以后不再纠缠我,另外,等这件事过去之后,我会跟老师说把咱俩座位调开。”

    “你放心吧,以后肯定不纠缠你。”我马上点头答应。嘿嘿,以陈冰的骚劲儿,只要这回把她整爽了,以后说不定就是她来纠缠我了……

    “还有,上课的时候你也不准再动手动脚。”陈冰又补充了一条。

    “没问题。”我继续答应,为了能搞她一回,啥条件我都同意。

    说好之后,陈冰就一脸厌恶的走了,似乎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多呆一秒。我心里不在意,看着她那高挑的身材,我高兴坏了,这小娘皮,终于要被我搞到手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四章 前女友的邀请

那天午休的时候,我心里想着即将发生的事,怎么也睡不着,最后还是用上午摸过陈冰的那只手很狠撸了一管才终于睡着了。趣*讀/屋

    下午上课时候,我很想继续摸陈冰,但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只好苦苦忍着。

    一下午时间就这么过去,中途课间的时候,夏磊那孙子又来找我一次,问我中午跟陈冰一起去干嘛了。没想到夏磊也听说了这事儿,这小子也暗恋陈冰,见我跟陈冰走得近,估计他心里不平衡。我跟他说你管那么多干嘛,然后就不想搭理他了,没想到夏磊又警告我,让我以后不要接近陈冰。

    我心里冷笑了一声,这家伙脸皮真厚,陈冰是不喜欢我,但她也没搭理过夏磊,以前有一回下雨,陈冰没有带伞,夏磊讨好的把自己伞给陈冰用,但陈冰根本没搭理他,而是冒着雨回家了,当时弄的夏磊很没面子。

    我没把他的警告当回事。夏磊虽然平时跟学校的小混混走的近,但他又矮又瘦,跟条小哈巴狗似的,论打架我可不怕他。

    放学后,我又跟陈冰商量了一下,到时候去哪里办事的问题,陈冰说最好去找宾馆开个房间。我一听吓尿了,宾馆开房间得多少钱啊,我一天零用就十块钱,估计连钟点房都不够。

    陈冰见我不说话,就问我是不是没钱?我又自卑,又好强,红着脸说,我有钱,只是我们都是未成年,宾馆肯定不会给我们开房间的。

    我这话完全是扯淡,不过陈冰好像不知道这道理,只是问我,“那你说去哪里?”

    “不如就去我家里吧,家里比较安全。”我本来是想说去公园的小树林里,但觉得陈冰肯定不会同意,没好意思说出来。

    陈冰不同意去我家,反倒是提议去她家。我一听就急了,去她家做这种事情,还不得被她爹妈打死啊。问了陈冰才知道,她父母在外地工作,偶尔才回来几天,平时家里就她一个人。

    原来如此,我心里一喜,到时候我俩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肯定能上了这个*。在她家里跟她搞,想想还真有点小激动。

    那天晚上回到家里,我爸不知道为啥,又在喝闷酒。他一喝酒就爱打我,我不敢招惹他,赶紧回自己房间写作业了。第二天早上我很早就去教室了,这几天我特别想来学校,特别想看见陈冰。

    陈冰这么早还没来,让我奇怪的是,杨婷婷忽然过来找我说话。她坐在陈冰的座位上,问我说,“快要中考了,你最近复习的怎么样?”

    杨婷婷跟我们家一个小区,她爸是我爸他们厂子的副总,我俩也算是发小了,打小她在我们这群人里面就是小公主,我也一直暗恋她,小时候我俩关系还挺好,但长大后她的心气高了,一直看不上我。要是搁以前,她主动过来找我说话,我肯定特别兴奋,但最近我心里想的都是陈冰,所以我只是不冷不淡的跟她应付了两句。

    闲扯了一会儿,杨婷婷又装作不经意的说,“听说你最近跟陈冰关系不错啊,昨天中午你俩还一起回家?”

    没想到她竟然也听说了这件事,我故作平静得说,“也没一起回家,就是一块走了一会儿。”

    我装的很平静,但心里高兴坏了,虽然只是别人误会我和陈冰的关系,但依然让我觉得好像跟陈冰亲近了一些似的。见我承认了,杨婷婷很惊讶的看着我,满脸的不可置信。

    她的惊讶并不奇怪,陈冰是个女神级别的女生,不光男生在她面前自惭形秽,就连女生面对陈冰的时候,也多半有自愧不如的感觉,杨婷婷虽然也算比较优秀,但跟陈冰比起来,相差不止一个档次。她见一个她自己都看不上眼的男生,竟然能跟陈冰走到一起,自然心里震惊。

    过了一会儿,杨婷婷笑着跟我说,“陈锋,你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不光说话自信了很多,还能跟陈冰走到一起,挺好的。”

    我不明白陈冰的意思,笑笑没说话,这时候,陈冰来了,她脸上依然还是冷冰冰的样子,看见杨婷婷在她座位上坐着,也不说话,只是站在一旁看着。

    杨婷婷站起来,在我肩膀上亲密的拍了一下,说让我下午放学跟她一块回家。说完她抬头冲着陈冰笑了一下,然后才离开。

    我被杨婷婷搞的有点莫名奇妙,她以前一直瞧不上我,怎么忽然让我跟她一起回家了?等看到她看陈冰的目光,我心里才隐隐明白了,杨婷婷似乎有点吃醋。虽然她不喜欢我,但以前喜欢她的人现在喜欢陈冰去了,估计她心里挺不爽的,所以才故意在陈冰面前跟我说这话。

    陈冰冷冰冰的坐了下来,以她的性格,恐怕班里没一个人能被她看在眼里,自然不会对杨婷婷那挑衅的眼神有什么反应。

    等上课之后,陈冰很快又开始夹腿了,看的我血脉贲张,但也只能忍着。我心里很奇怪,陈冰这人一会儿高傲,一会儿发骚,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实在太古怪了。

    想了半天我也想不明白,好在今天已经是周五,距离实现目标的时候不远了,我焦急的等着。

    下午放学之后,我跟陈冰约定好周六下午两点在学校门口见,然后她带着我去她家。陈冰走了之后,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考虑要不要去找杨婷婷,结果胖子过来跟我说杨婷婷在学校门口等我,让我快点。催着我的时候,胖子还向我眨眨眼,说,“你小子可以啊,不声不响的,就向杨婷婷出手了。”

    我跟杨婷婷之间早不可能了,我也懒得解释,跟胖子一起到了校门口,杨婷婷果然在等我,出乎预料的是,夏磊和黄杨也在。

    黄杨是我们班副班长,陈冰是班花,他是班草,而且他也一直追求陈冰,在很多人眼里,他跟陈冰是很般配的一对。所以看见他的时候,我心里本能的很讨厌,就走过去问杨婷婷究竟有啥事,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我过去的时候,黄杨好像正在讲笑话,杨婷婷笑的前仰后合,在黄杨面前的杨婷婷跟在我面前的时候完全是两个人,她捂着嘴,矜持的笑着,既显得活泼,也不会太张扬,身上那粉色的公主裙也让她别具魅力,可惜我能看出来,就像她对我没意思一样,黄杨也对她没什么意思。

    看见我过来,杨婷婷冲黄杨抱歉的笑笑,然后跟我说,“陈锋,我们几个人约好了周日晚上七点去银柜唱歌,你要不要一起来啊?”

    她的话大大出乎我的预料,她们那个圈子里的聚会,怎么忽然想起叫上我了?

    还没等我说话,夏磊在一旁先惊呼道:“杨婷婷你疯了?你叫他这个穷逼干啥?”

    本来我下意识就要拒绝,但听见夏磊的话我气坏了,我也没招惹过他,不知道他为啥老针对我,操他妈的,要不是黄杨他们在,我非揍他不可。

    杨婷婷这时候帮我说话,“夏磊,你别说话这么难听。”

    夏磊对杨婷婷一直有想法,听了杨婷婷的话,他讨好的笑笑,不过转头面对我,他又是冷嘲热讽,“不是我说话难听,咱们去ktv,一个人要凑五十块钱份子钱,你问问陈锋,他能出得起五十块吗?”

    我憋的一腔怒火一下子全泄了,夏磊说的没错,我还真没有五十块钱。我身上只有十几块钱,还是这几天攒的,准备晚上去买个套子,为明天去陈冰家做准备。

    我冲杨婷婷苦笑了下,说我周末还有点小事,还是不去了。杨婷婷说,“你别着急拒绝啊,大不了我们不让你凑份子钱,只不过你要把陈冰一起叫来。”

    叫陈冰?我似乎明白了,杨婷婷他们的小圈子虽然在我们眼里高高在上,但陈冰却没放在眼里,虽然不知道她要叫陈冰干嘛,但显然她的目的是邀请陈冰,而我只是个邀请工具而已。

    这时候黄杨也笑着说,“是啊,你把陈冰叫来嘛,你俩第一次跟我们玩,就不用凑份子钱了,你俩的钱我帮你们出。”

    他一副高大阳光的样子,说话也温和,还是我们班副班长,但我们都知道,这小子心狠手辣,暗地里是我们学校的大混子。

    面对黄杨,我有点害怕,没敢拒绝,而且我还有点暗暗的兴奋,从这件事上能看出来,黄杨也是苦追陈冰无果,要不然也不会让我去邀请陈冰了。他这种大混子竟然要请我帮忙,我心里还有点得意。

    “我晚上给陈冰打个电话问问吧,她来不来我可不敢保证啊。”我给了他们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打电话什么的是吹牛逼,陈冰从来没跟别人说过她家的电话,我也根本不知道。

    黄杨他们都惊奇的看着我,杨婷婷客气的跟我说一会儿她爸就开车来接她了,让我一会儿趁她家的车回去。

    我摇摇头拒绝了,以前我趁过她家的车,她爸一路都在嫌弃我身上脏什么的,我可没心情去受这份闲气。我跟她说胖子还在等我,就转头走了。

    回去路上,胖子问我怎么回事,我把刚才的事说了,胖子咂巴咂巴嘴,开始给我分析,说杨婷婷很可能对我有意思了,让我加把劲儿,争取把杨婷婷拿下。

    我心里当然知道怎么回事,杨婷婷能对我有意思,太阳得打西边出来。跟胖子扯淡了一路,到了小区,等胖子回家之后,我又从小区里偷偷跑了出来。

    我得去买套子,为了明天的事情做准备。虽然胖子跟我关系铁,但这小子是个大嘴巴,买套子的事要是让他知道了,绝对得闹的全校人都知道。事关陈冰的名誉,这事儿我必须得背着他。

    我们小区外面就有一家成人用品店,平时只有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在经营。那个少妇身材又丰满又妖娆,每次我跟胖子从那里路过的时候,都忍不住往里面看,我还稍微好一点,胖子跟我说,他每回只要看见那少妇,下面就会硬,晚上打飞机的时候也经常幻想着那少妇。

    听别人说那少妇还是个寡妇,男人前两年死了,平时就一个人。我经常想,三十岁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不知道这少妇平时想弄的时候咋解决的。

    我在店门口转悠了半天,脸红的不行,就是不敢进去,毕竟我还是个初中生,别人要是看见我进这种店里,该咋想啊。

    最后一直等到天都黑了,路上没啥人的时候,我才做贼一样,偷偷溜了进去。

    进去后,我心跳的跟擂鼓似的,只想着赶紧买了闪人,没想到店里竟然没人,那少妇不在。我气坏了,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进来,没人让我咋买套子?

    就在我准备走的时候,听到后面传来有人下楼梯的声音,我赶紧过去一看,正好看见那个少妇穿着一件红色的吊带睡衣往下面走。

    看到她的样子,我眼睛差点没瞪直,她的吊带睡衣在身上十分凌乱,左边胸部露出来了一大半,睡衣的下摆也是超短,两条大长腿全露在外面不说,她这时候正在下楼,从我站的角度,能隐约看到她双腿中间,有一片黑黝黝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女下属耸动_日本按摩院精油按摩中字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