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地铁被后面进了H短文*受夹东西去上学

2020-11-14 10:40:38【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依然瞪着郭淼雨胸前震颤不已的两只大白兔,哈喇子又流了下来。 大,实在是太大了!吸着,摸着都舒服。 小样儿,小爷吃了多少王八,猪鞭,不然大象鼻能有这么肥?旺子暗自欣

依然瞪着郭淼雨胸前震颤不已的两只大白兔,哈喇子又流了下来。

    

     大,实在是太大了!吸着,摸着都舒服。

    

     小样儿,小爷吃了多少王八,猪鞭,不然大象鼻能有这么肥?旺子暗自欣喜不已。

    

     俗话说:女人的胸,男人的根!自己这玩意儿要一掏出来,指定吓傻一片人,估计长毛子的家伙事儿都没自己的厉害!

    

     看样子表婶也被自己这玩意儿给吓傻了,待会儿是给她用用呢,还是先吊吊她的胃口呢?旺子开始盘算起来了。却不知道这会儿的郭淼雨心里涌起的惊涛骇浪!

    

     这家伙也太大了一点儿吧,怎么看怎么像一条大蟒蛇,脑袋还冲着自己一点一点的。这家伙要放在自己下面,要是用来日自己,那该

    

     郭淼雨打了个寒颤,爽是爽,可自己能遭得住么?

    

     表,表婶,我要,我要吃奶,旺子看出了郭淼雨的惊惧,根儿大是好事儿,可也容易吓坏别人。看样子表婶是害怕了,这么大一根儿棒子要捅下去,还不得又红又肿啊,指不定几天时间都下不了地。

    

     郭淼雨从震惊回复过来,看着旺子一脸殷切的模样,心软了两分,伸手抖了抖双峰,爽快道:想吃就吃吧。

    

     心情却久久无法平静,这么大的玩意儿啊,用还是不用呢?太大了,怕伤着自己啊。不用吧,这么大这么好的宝贝,放着多可惜啊。

    

     嗯婴胸前又被抚弄起来,两颗小蓓蕾撩拨的坚硬无,大白兔都红了。郭淼雨又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

    

     小手似乎害怕般的抓着旺子大象鼻,太大了。慢慢的撸动起来。旺子乐了,暗笑道:小样儿,小爷这么大家伙,不信你还忍得住?想着想着又搓了起来。

    

     倒不是旺子有恋奶癖,实在是郭淼雨的奶真挺好,虽然结过婚,尝过禁果,可没生养过,坚挺如初不说,貌似以前还大了两分,软了两分。斜挂在胸前跟大香瓜似得。

    

     小,小旺子,来,摸表婶下面,更软和哦郭淼雨哪里把持得住,浑身燥热难挡,小腹处那团邪火早已冲破大脑,冲破理智。一手把着旺子的根儿,一只手硬把旺子的手往自己裤裆里塞,那里早就水灾泛滥了。

    

     旺子心里暗喜,脸上却露出惊惧之色。

    

     表婶,表婶,你那里有,有毛,有毛的话,里面肯定有怪物,怪物要咬人的。我,我不去,小旺子,小旺子怕怕

    

     郭淼雨此时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抚媚笑了笑,这小子还挺二愣的。那里怎么会有妖怪呢?

    

     小旺子,乖,快把表婶摸摸,里面没有怪物的。里面有水,很甜的泉水哦,还是热的。不信你摸摸看嘛。

    

     旺子心里暗笑不已,却装出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颤巍巍的伸出了右手,滑过那一片草地,找到了两片还泛着红的面包。

    

     果然,滑腻的液体从里面流了出来,侵湿了花裙子,流到了床板上。

    

     旺子伸出两只手轻轻摸了摸,木讷问道:表婶,是,是这儿吗?我该怎么摸呢?

    

     啊郭淼雨第一反应夹紧了双腿,娇躯猛地一颤,颤声道:伸进去吧情欲冲破头脑的郭淼雨早已失去理智,显得语无伦次。

    

     啪啪啪旺子装愣,仗着手劲大,硬生生扳开郭淼雨大腿,对准湿地,伸出两根儿手指猛地抽插起来。出啪啪啪的声音,伴随着点点泉水撒了出来。

    

     啊,啊,啊郭淼雨一阵狂叫,纤细小手握着巨大的大象鼻,使劲儿撸了起来,张开了大嘴一个劲儿的呻吟,喘息。

    

     更甚!

    

     算了,死就死吧。大点儿也好,反正小旺子是自家人,天天都能用。再说了,跟小旺子也没什么血缘关系,让他日了又能怎么地?郭淼雨握着巨大无的大象鼻,脑子里突然清醒了两分。

    

     小旺子,别抠了,来,表婶教你怎么弄,方便多了还不费劲儿哦。郭淼雨翻身而起,笑盈盈的看着傻愣愣的旺子,来,你躺在床上。表婶来教你。

    

     旺子依然是那副傻笑,流着哈喇子,怔怔盯着郭淼雨两只晃荡着的大白兔。心里却是无洞悉,这肯定是放炮的前奏啊,得,自己终于也快把这处男之身送出去了。

    

     郭淼雨将旺子平放在床板上,将裤衩衣服都给脱了下来,这才知道,旺子不仅根长又粗,身板儿也分外结实,肌肉疙瘩一坨一坨的。

    

     脱下长裙,旺子终于近距离接触到表婶完美无缺的身条了,完美酮体宛若上帝精心雕琢过一般,雪白,嫩滑,曲线更是婀娜多姿。

    

     摸,我,我要吃奶旺子紧盯着郭淼雨胸前坚挺的木瓜,傻乎乎喊道。

    

     小旺子,别着急。郭淼雨一边回复着,一边慢慢握住那蟒蛇一般的大象鼻,找了找位置,猛地塞了进去。啊啊

    

     不知是痛还是舒服,那呻吟充斥着旺子耳膜。也不管郭淼雨同意与否,抓着两颗大木瓜又是一阵揉搓。

    

     许是过了起初那番痛,郭淼雨慢慢加快了速度,一上一下,翘臀一撅一撅,紧夹着大象鼻,磨砂起来。紧闭着双眸,仰着脖子慢慢呻吟喘息,享受着最美妙的一刻。

    

     旺子却是笑了起来,一具完美的酮体在自己身上鼓捣,怎么说也有些成就感,不费吹灰之力就骗得妹子主动上钩,这份儿能耐一般人可做不到啊。

    

     何况,这还是传说的观音坐莲呢?

    

     啪啪啪约莫半个小时过去,随着郭淼雨一阵猛烈的抽动,以郭淼雨的败退而宣告结束。

    

     郭淼雨的确是累了,爽是爽了,可爽过之后,下面两片面包却火辣辣的痛,一看更不得了,又红又肿,不禁又感叹了一番小旺子家伙大。

    

     旺子却有些不满意了,区区半个小时,哪里够自己吃的啊?连塞牙缝都不够!

    

     表,表婶,你怎么不动了?刚刚那样好舒服的哦,你,你怎么停下了呢

    

     郭淼雨狂汗不止,看了看那依然坚固的根儿,背后冷汗直冒,不免为自己担心起来,这要真把这根儿棒给喂饱,不都把自己给日死了么?

    

     小旺子乖,表婶有些累了,明天,明晚再来好么?郭淼雨连哄带骗。

    

     岂料旺子既然一把抓着郭淼雨的两只大白兔,死也不松手,哭丧道:不嘛,表婶。我还要嘛呜呜呜

第四章 实乃第一利器!

 

     旺子当然不满意了,心想,你丫儿倒是满足了,在老子处子之身上为所欲为,自己倒是爽了,小爷却还没到高潮呢。

    

     不行,小爷不能在破处之夜如此窝囊,虎头蛇尾算什么?一定要来个十全十美!

    

     表婶,表婶,来嘛。小旺子还要嘛,刚刚那样好爽哦,难道表婶不舒服吗?旺子哭丧着求乞道:要不,表婶,你教教我,我在上面,你就不累了。好不好嘛

    

     郭淼雨叫苦不迭,细细一想,倒也正常,这家伙事儿,旁人两三个加起来都还大,需求量自然小不了。只是自己这下面疼痛难忍,别说继续了,就算下床走路都感觉火辣辣的疼。

    

     小旺子,表婶,表婶突然感觉有些不舒服,要不,表婶明天陪你玩儿,好不好啊?看着盘坐在床上,一脸不甘,裤裆处一撮黑黝黝的卷毛上一根儿擎天之柱,威风凛凛,仿佛得胜归来的大将军一般,高昂着头颅。

    

     郭淼雨不禁打了个寒颤,这玩意儿得吃多少女人才能满足啊。不过,那滋味儿真好,坚挺,粗壮,放在里面饱满而紧实,绝对的好宝贝。

    

     表,表婶,人家想要玩儿嘛。表婶,表婶你不疼小旺子了么?说着说着,旺子又挤出了两滴猫尿水儿,要不看裤裆处那玩意儿,这幅傻样儿还真像个小孩子。

    

     郭淼雨心里一软,这也是个苦命的孩子。被查出来天萎,不能传宗接代,爹妈抛弃不算,一个响雷下来还成了傻子。想想也是,自己把人给调戏了,自己下面这洞倒是填满了,可别人还没到点儿呢,自己多少也有些不负责啊。

    

     小旺子乖,小旺子不哭啊。郭淼雨哄着旺子,小声道:小旺子,表婶儿今天确实有些不方便,下面肯定是不行了,这样

    

     旺子心里冷笑不止,骂道:屁得不方便,把老子日了,下面日肿了就不来了。妈的,又不是来大姨妈了,求的不方便!

    

     表婶,旺子当然不会直说,使劲挤了挤眼睛,望着郭淼雨那对大奶,心里荡起阵阵涟漪,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呢,小旺子,小旺子想要嘛。小丁丁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被你刚才一弄,胀得慌,想尿尿,又尿不出来,你就让小旺子玩玩嘛

    

     小丁丁?郭淼雨一头冷汗,这么大的家伙事儿还小的话,那自己原先那男人不就成了掏牙棍儿了?

    

     好好好,表婶陪你玩,好不好?郭淼雨见不得旺子滴猫尿,这心眼儿忒软。

    

     好哦,好哦,表婶陪小旺子玩咯。旺子拍打着手掌,傻愣愣笑着,好不高兴,活像个天真活泼的孩子。

    

     郭淼雨却是犯难了,自己下面受伤严重,又红又肿,要再来一轮,自己肯定也跟死去男人一样,精尽人亡了。

    

     想了想,郭淼雨再次惊心胆战的握起了那条蟒蛇,硕大的脑袋伸出来吓了郭淼雨一跳,如今想起来,心有余悸,暗忖:刚才怎么就塞进去了呢?嗯,不过挺舒服的

    

     见郭淼雨用手给自己解决,撸来撸去的,旺子又不乐意了。

    

     虽说郭淼雨小手嫩白,温润。可这感觉跟放在那里面不一样啊,里面湿滑温热且紧实,那种被包裹的扎实感,想想都怀念,如今却是干撸,有求的意思?

    

     表,表婶,这样,这样不舒服,小丁丁,小丁丁的皮都被你磨掉了,一点儿都不舒服。旺子支支吾吾,皱着眉头,嘟囔道:小旺子,小旺子还是想把小丁丁放在你那里面,那个地方好,光滑舒服,还没有妖怪哦

    

     扑哧!

    

     郭淼雨一声轻笑,那里面怎么会有妖怪呢?不知道多少人想进去呢,这小子居然说里面有妖怪。真是好笑。

    

     表婶,你,你笑什么啊?小旺子说的不对么?旺子偏着脑袋紧盯着郭淼雨那张俊俏的面庞,双手却死死抓着两颗大木瓜不松手。手指更是轻轻拿捏着樱桃小点。

    

     咯咯,郭淼雨许是被逗笑了,亦或者被旺子捏的有些难以把持,笑了起来。没,小旺子说的对。说得对。

    

     郭淼雨美眸轻轻一转,望向了旺子裤裆处那根儿擎天之柱,战斗了半个多小时,依然坚硬如铁,丝毫没有缴械投降的趋势。好货,实乃天地间第一利器!

    

     不行,这个玩意儿老娘一定要收着自己用,千万不能被别人给夺去了!嗯,先满足满足小旺子才好,正值青春期,可别给憋坏了才好,还得帮他解决解决!

    

     郭淼雨心思急转,突兀杏口一张,含了下去。

    

     啊啊舒服旺子虎背一震,原以为郭淼雨会忍痛再来一次,可没想到居然用嘴巴给自己解决。

    

     低头一看,郭淼雨双手像捧着圣物一般捧着大象鼻,薄薄的红唇,整个儿将大象鼻脑袋给包了起来,温润的感觉再次袭来!

    

     滑腻的香舌宛若一条灵动的小蛇,缠绕着大象鼻脑袋,时而吮吸,时而舔舐,时而撩拨,可谓十八般口技,一一展现出来!

    

     吧唧吧唧郭淼雨变换了姿势,趴在床板上,螓深埋在旺子裤裆,一上一下,吧唧吧唧的砸吧着嘴。

    

     表婶,表婶舒服,舒服旺子心里别提多爽了,可还得装傻充愣啊。

    

     伸手抚摸着郭淼雨脸颊秀,那脸颊嫩的出水,好不诱人。下体传来阵阵刺激之感,要不是大象鼻经过锻造,只怕早就投降了。

    

     郭淼雨很满意旺子的反应,心道,小旺子虽然傻,可身体的直观反应还是正常的。别说小旺子了,一般人也受不了自己的魅惑啊。

    

     似乎起了调戏之心,郭淼雨突然松口,一口含住了下面的两颗鸟蛋!

    

     啊嘶旺子虎背一震!惊愕的睁大了双眼,这种感觉

    

     吧唧吧唧,

    

     啊啊啊舒服

    

     又是小半个小时过去了,却看见旺子如同疯了一样,双手搂抱着郭淼雨的头,猛地朝自己裤裆里面塞,一进一出。

    

     啊啊啊伴随着一阵阵舒爽声

    

     表,表婶,表婶,你快看,快看。旺子从郭淼雨嘴里掏出大象鼻,惊叹道:咦,小丁丁怎么吐口水儿了呢?还是白色的

    

     郭淼雨白眼一翻,累得倒了过去,嘴角也挂着一丝乳白色液体,胸前两只大白兔急剧起伏跳跃,哈驰哈驰喘着粗气阅读!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地铁被后面进了H短文*受夹东西去上学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