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看得你流水的小污文:我和女婿天天做

2020-11-14 16:30:37【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唐放心中也不好受,怜惜的抱住陈娇,按按祈祷着安慰自己,也许真的是冤枉她了,亲了亲陈娇的额头,带着歉疚说,“娇娇,是我不好,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吧。”陈娇恩了一声,靠着唐放

文学

唐放心中也不好受,怜惜的抱住陈娇,按按祈祷着安慰自己,也许真的是冤枉她了,亲了亲陈娇的额头,带着歉疚说,“娇娇,是我不好,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吧。”

陈娇恩了一声,靠着唐放的肩膀,轻轻的点头。她骗了唐放自己是处女,其实是理亏在先,不过唐放能愿意不追究,愿意和她一起养育这个孩子,陈娇的心中有些难以抑制的感动,唐放是个好男人,陈娇抬起头,亲了唐放一下,小声说,“老公,我爱你。”

“老婆,我也爱你。”唐放想,他爱陈娇吗?在他们没有睡之前,他是爱的,到现在,陈娇仍然在他心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不过这爱里面应该也有一丝的埋怨和一点恨意吧。

唐放的心里堵得慌,心情在短短的时间里经过了一个大起大落,却无处发泄这种怒火,现在的他急需陈娇丰盈的身体来发泄自己的愤怒、来填满自己有些空落落的心脏。

唐放越想越激动,眼睛盯着怀里的陈娇,那诱人小嘴和起伏的胸脯现在都他的了,喘息一声,唐放就去寻找到陈娇的樱桃小口,吮吸起来。

陈娇显然早有准备,配合的抓住了唐放的衣领,仰着头乖巧的承受着唐放的进攻,一番攻城略地之后,陈娇的衣衫已经半褪,露出了一片粉嫩的春色,迷茫的眼睛里面全是充盈的水光,轻轻地舔了舔嘴唇,柔弱无骨的小手如同灵蛇一般探向了唐放的裤裆。

两个动情的年轻人都忘了一件事,就是唐放刚刚做完手术的小弟弟,还在长刀口,碰不得。

唐放本来已经抬头的老二被这来自陈娇的突然袭击弄得惨叫,嗷的一声,倒在了一旁,疼的脸都绿了。

陈娇本来不重的力道,却如同一把大锤子砸了上去,唐放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捏扁了,五脏六腑都搅合在一起,一瞬间疼的三魂出窍,五佛升天。

妈的,精虫上脑,忘了自己的老二还开着刀呢!这下不会直接弄废了吧?唐放一脸痛苦,想伸手去揉,还怕弄更加严重,一脸扭曲的哼哼着。

陈娇惊呼一声,从情欲的迷茫中清醒过来,一看唐放的样子,就知道自己闯祸了,妈呀一声,紧张的趴在唐放旁边,连声问道,“老公!你有没有事?我,我不是故意的......”

唐放嘴巴张了张,只觉得下身已经开始火烧火燎的张同庆起来,一点儿别的心思都没有了,唐放艰难的用变了动静的声音说,“没,没事......你给我找点冰块敷敷,我好像要着了!”

陈娇抹抹唐放和水洗了一样的脑门,抽噎着爬下床,随便扣上衣服,就一路小跑着出了门,很快就拿回了一兜子冰冻的矿泉水来。

唐放还保持着那个侧躺着的姿势,丝毫不敢动弹,甚至连喘气儿都觉得会拉伤刀口。

一时的放纵却差点要了老命,唐放觉得自己倒霉到家了。

陈娇麻利的将瓶子里的冰搞了出来,敲碎装在袋子里,柔声说道,“老公,我看看伤口崩了没,你忍着点别动啊。”

唐放喘了口粗气,自己一点点的转过了身,仰躺在床上,只这一个动作,就重新出了一头的汗,憋得脸红脖子粗。

陈娇更加内疚,小心翼翼的解开了唐放的拉链,将头够了过去,轻手轻脚将唐放的小弟弟解放出来,几乎要把脸埋进那里去看,唐放看着陈娇让人喷血的动作,只觉得下身一阵涨似一阵,更加疼痛难耐。

唐放没忍住还是怂了,开口请求陈娇换个动作,“娇娇,娇娇啊,你稍微离远点看行不,这动作我受不住啊!”

饶是这么紧张的时候成交,仍然被唐凤的青涩给逗乐了,扑哧一声,笑得埋在唐放的小腹上,颤抖着肩膀,好半天才抬起身来。

唐放也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毕竟是一个才脱离了五指姑娘的雏儿,虽然在床上的时候可以通过之前看着那些教育片儿,给自己增加经验,不过一旦实战起来,就显出他的经验不足了。

笑了一通之后,陈娇有些轻松的抬起头来对唐放说道,“吓我一跳,还以为不小心把你给弄断了呢,却原来只是有点发红,放心吧,你的哥们儿好着呢。”

唐放自己也坚持着抬起了一点头看向自己的老二,陈娇已经将他的纱布拆掉了,老二看起来很端正,不过确实除了顶端有点发红,什么事儿都没有。

唐放松了口气,不过心中还是有一点儿惴惴不安,陈娇轻轻柔柔的将冰袋放到唐放的小兄弟下面,帮他冷却一下。

唐放被冰块儿的温度刺激了一个哆嗦,很快就舒服起来,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也缓缓的消退了。不过心中仍然有些担心,毕竟涉及到自己传宗接代的宝贝,万一有点什么闪失,自己下半身的性福可就毁了。

陈娇见状善解人意的说道,“我们去医院看看吧,还是让医生检查一下才能放下心,这可不单单是你的宝贝,也是我以后的宝贝呀。”

唐放对于陈娇的有些不好意思,支吾了一下说道,“没什么大碍,就算了吧。”

这下轮到陈娇着急了,拍了一下唐放的大腿,急切的说,“那怎么行,你这样是讳疾忌医,小心以后出了毛病我可不要你了!”

说着赌气的撅着嘴背过身去。

唐放有些尴尬,其实他并不是讳疾忌医,而是有些难堪的不想面对医生。想到万一被医生发现,他的老二是被媳妇随手一捏给捏坏的,那人家该怎么想他,本来就已经又弯又软了,万一再变成扁的,他还怎么抬得起头来。

不过说到底还是担心大过难堪,唐放的老二被冰块给冰的凉丝丝的一点都不疼了,就缓缓的坐了起来,看着自己虽然软绵绵,不过已经直溜溜的老二,心中非常满意。

也敢在陈娇面前大方的展示自己了,就那么光着屁股遛鸟,唐放扳过了陈娇的肩膀,低声下气的承认错误,“娇娇,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是我的思想不对,我们这就去医院好不好?”

第7章 被甩了

 

陈娇微微侧过头看了唐放一眼,“你知道错了没?”

“知道了知道了,媳妇说的就是道理,我不该质疑,别生气了,老婆。”唐放好声好气的哄着陈娇,好一会儿陈娇才阴转多云,不生气了。

“我们明天早上去吧,顺便做个产检。孩子隔上一段时间就要检查一次。”陈娇轻抚着自己的肚子,脸上带着一点期待。

唐放的心咯噔一下,一腔柔情仿佛被浇了一瓢凉水,从里冷到外,是啊,孩子,还有那个来历不祥的孩子。

唐放咬咬牙,极力克制住自己不断翻涌上来的怀疑,硬生生答应下来,“行,明天咱们一早去,先给你看。”

陈娇高高兴兴的转了过来,却被唐放还在外面溜着的已经恢复了正常颜色和形状的鸟给惊了一下,惊呼一声,低头看过去,“老公,你的这个好像恢复的不错呢!”

唐放也满意的不行,大大方方的挺了挺自己的鸟,豪气万分,“嗯,等我好了让你知道什么叫日的下不来床。”

陈娇娇羞的推了唐放的胸口,“死鬼,整天口花花。”

“男人不坏女人怎么爱?”唐放虽然嬉皮笑脸的说着情话,心中却掠过一丝阴霾,自己射不了的事情,不知道能瞒到什么时候,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或许应该硬着头皮去问问男科的大夫,看看还有没有救了,唐放的心中有些忐忑不安,早知道那些年就少看点片儿了,撸多上身,现在报应来了。

陈娇没有注意到唐放有些异样的神色,叉着腰对唐放叫道,“不许对别人口花花!”

唐放楞了一下,没反应过来,陈娇立马来脾气了,用出了河东狮吼,大喝一声,“听到没!”

“听到了听到了,”唐放一缩脖子,对陈娇的彪悍作风没脾气,连连保证着,“绝对不对别人口花花,只调戏我老婆一个人!”

陈娇满意了,“走吧,为了等你,我都没吃饭,这回可以去吃个饭了吧?”

“可是我刚刚吃完啊......”唐放小声说道,摸了摸自己鼓溜溜的肚子,打了个饱嗝,一股子干锅鸭头的味儿。

陈娇嫌弃的用手扇了扇,捏着鼻子站了身来,小包一挎,一手拎着唐放的耳朵往起拉,不依不饶的叫道,“谁叫你偷摸去吃好的了,不行,饱了也得给我重新吃!”

唐放哎呦一声,被陈娇的怪力给疼的紧忙站了起来,一边将裤子提上,一边踉踉跄跄的跟着陈娇往外走,口中还惊呼着,“老婆!我的鞋子!等一秒钟!”

陈娇畅快的笑着,非但不停,还加快了速度,恶作剧的搞着唐放,“让你还欺负我,我不发威你还当我是病猫了!”

唐放眼见着都到了门口了,自己的一只脚还光着,这个样子如果被别人看到了,自己妻管严的名头就算是落实了,当下有些羞怒的大喝一声,“快放手!”

陈娇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松了手,“你喊什么?一惊一乍的。”

唐放的直男性格让他很受不了这种情况,有些下不来台的,干脆光着脚回了屋子,手一插兜,坐在了床边儿,“不去了,你去吧。”

“哟,生气了?趁着我揪你耳朵?”陈娇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凑到了唐放身边好奇的看着唐放。

唐放其实也不是生气,就是觉得自己在拿了陈娇的钱之后,好像就比陈娇挨了一头,处处都要受到压制,连吃个饭都要强迫自己。

他只是借钱,以后会慢慢还上的,又不是占女人便宜的小白脸,陈娇这样强迫他,让他觉得很不爽。

“又怎么了嘛,好好地生啥气啊?”陈娇看唐放的脸色越来越黑,有些不理解的拉了一把塑料凳子,坐在唐放面前,正色的问。

唐放摇摇头,低声说道,“陈娇,我给你写一张欠条吧,钱我会还你的。”

陈娇眨眨眼睛,眉毛也皱了起来,“我又不用你还,欠条就别打了。”

唐放最受不了的就是被女人瞧不起,尤其是他的女人,陈娇可以有钱,可以漂亮,可以有能力,他都不会介意,这些都能证明他的眼光好,他的女朋友找的好。

但是唯独不能施舍他。

他一个堂堂正正的爷们,顶天立地的汉子,怎么可能拿女人的钱养活自己?

“陈娇,你要是还当我是你的男朋友,就收下欠条。”唐放坚持着拿了一张纸写了张欠条,放在手里,要给陈娇。

不过唐放这个疏远的动作却让陈娇有些恼火起来,拿过欠条就撕得粉碎,起身大喊着,“唐放,你是不是不想和我好,所以才要算的清清楚楚?”

唐放揉了揉自己被震得嗡嗡响的耳朵,也有些受不了陈娇这个火爆的脾气,语气不自觉的就有些强硬,“亲兄弟还明算账,我们连亲戚都不是,我不想占你的便宜。”

“占便宜?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会满大街跑着让别人占便宜吗?唐放,你有种的就再说一遍?”陈娇的眼圈都红了,随手一抹,就朝着唐放质问。

唐放其实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想认错,又拉不下面子,冷着脸僵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这个样子让陈娇更加气愤,“连话都不想和我说了吗,唐放,你分明是嫌弃我!”

唐放立刻否定了,神色有些灰败,低着头说,“没有,我没嫌弃你,我只是嫌弃我自己,没能耐,连做个手术都要靠女朋友给钱。”

陈娇冷笑一声,“所以呢,我伤了你的自尊心了?”

唐放忍无可忍,“我只是想要保留一点尊严,你为什么要咄咄逼人?”

“我咄咄逼人?好啊,嫌弃我了,那分手好了。你找个不逼人的吧。”陈娇将手里的碎片扔了一地,擦了擦眼泪,冷笑着走了。

徒留唐放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着一地的碎片发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看得你流水的小污文:我和女婿天天做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