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高冷师尊随时随地h,说说女朋友被多少人睡过

2020-11-14 16:36:02【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顾少霆的手掌滑进宋斯曼的胸口,“没有以前大了。”“没有你捏,怎么大?要不然以后你经常给我揉揉,兴许还能大一点呢。”“还是那么浪。”“

文学

顾少霆的手掌滑进宋斯曼的胸口,“没有以前大了。”

“没有你捏,怎么大?要不然以后你经常给我揉揉,兴许还能大一点呢。”

“还是那么浪。”

“你不就喜欢我浪吗?”

顾少霆不置可否的笑着,“女人太浪了不好。”

“那是男人不行,像少霆哥这样猛的男人,我浪一点也能满足,怕什么呢?”

顾少霆大口喘着气,最后咬牙切齿的压着宋斯曼的腰,“小骚货,在监狱里被别的男人干过没有?”

宋斯曼没有回答,只是笑得暧昧不明。

那种不清不楚,含含糊糊的感觉让顾少霆心口一滞!

监狱那种地方,哪有外界看着那么干净,不说狱警,里面有很多男人能力可以通天,什么勾当没有?

而宋斯曼绝对是女人中的尤物,脸和身材都好到无可挑剔!

“说!有没有被别的男人干过?”顾少霆再问一次!

宋斯曼依然不答,只是更卖力的摇晃着身子,好像需要发泄欲望的人是她,而不是总裁椅上的这个男人。

顾少霆发现自己愈发不能容忍宋斯曼的沉默。

他抱起她走进休息室,摁在床上狠狠惩罚,可女人除了浪,什么答案也没有。

明明是他不要她的,即便她在监狱里傍了什么大树,他也无权干涉,可是她一副有其他男人的样子,让他感觉像吃了苍蝇一样。

他要脱了她的衣服,过去她都很配合,可这次,她没有,拉住衣服死活不脱。

他偏不遂她的愿。

最后将她脱得精光,他看着她肚腹上的疤痕,脑中一愣,“怎么回事?”

宋斯曼笑得坦荡,伸手圈住男人的脖子,继续用双腿去勾他的腰,“小手术而已。”

顾少霆记得,以前宋斯曼说她做了个阑尾炎手术也是这种口吻,很随意的笑。

“到底是什么?”

宋斯曼嘟起嘴,眯起眼睛笑,像个月牙一样弯起来,“没钱花的时候,卖了个肾而已。”

顾少霆只觉得从头到脚的冰凉。

之前所有的热情瞬间被浇灭,锋利的刀子又准又狠的扎在他的心窝子上,疼得他猛地一抽搐。

“没钱花,你就卖个肾?”顾少霆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这女人是疯了么?

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说得云淡风轻,好像不过是挑了一颗青春痘。

这个女人,已经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宋斯曼,她以前是妖娆,可是在他面前人畜无害。

如今的她在他面前,他总觉得她再怎么笑,好像都有毒。

顾少霆抬腿下床。

宋斯曼眼神一慌,抬手拉住他,“怎么啦,玩笑都开不起了?跟监狱里的一个男人睡觉,怀孕后宫外孕做了个手术。”

顾少霆猛地吸上一口气,抬手就是一巴掌甩到宋斯曼的脸上。

他像野兽一样扑在宋斯曼的身上,肆意的发泄冲撞。

他觉得自己怕是疯了。

她回答暧昧不清时,他心里已经开始猜忌揣测,恨不得她马上给他一个否定的答案。

她算什么啊?

一个他用来复仇的工具而已。

他为什么要去在意她给一个什么样的回答?

可既然如此,她又为什么要回答他?

“那个人怎么睡你的?啊?是把你放在身下草,还是压在桌子上草?还是你们监狱的某一个角落里躲着其他人?”

顾少霆目呲欲裂!他根本没办法接受这种事情,这个女人即便他不要了,他把她送进了监狱,他也不允许别的男人碰她!

第7章 避孕

 

宋斯曼感觉整个人都要被撞碎了,这个禽兽!

“顾少霆!你生什么气!你在乎我吗?你在乎你仇人的女儿跟别的男人上床吗?哈哈!你笑死我了!”

“你可千万别说你心里有我,我现在回来找你,是因为我的案底没有公司愿意要我,我找不到工作,缺钱而已。”

顾少霆压着宋斯曼,原来宋斯曼说的话也可以如此恶毒,她以前就像只又妖又嗲的猫,永远在他面前挑逗,微笑。

她何时这样来讽刺他?

他闭上眼睛,狠狠的发泄,最终释放。

他不会为了这个仇人的女儿难受,下床穿戴好,回到办公桌前,开了支票,扔给她,“滚,另外……”他刚要开口,就看见宋斯曼从包里掏出一盒紧急避孕药。

她顶开锡纸,压出药片,轻轻松松的抛进嘴里,拿起他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咽下去。

“我因为跟别的男人那什么宫外孕过,不能怀孕,要小心点,那手术可真是有点吓人。”

顾少霆本想开口让秘书去买避孕药,可看见宋斯曼自己带来了避孕药的时候,他感觉头皮又紧又麻。

宋斯曼看着支票上的数字,眉开眼笑,就像个刚刚接过恩客银票的妓女,顾少霆伸手拉了拉已经重新结好的领带。

“还不滚?”

“谢谢顾老板,花光了还能来找你吗?”

顾少霆很想像拎着她在宋渊跟前做爱的时候一样骂她贱人,可她的父亲已经死了,她也坐过牢,似乎真的不欠他的了。

“记得你在法庭上说的话,两清了。”

宋斯曼拿着支票,屈指将支票愉悦的弹了一下,“好勒!那顾老板以后可以介绍点大方的大老板给我,毕竟我活儿好您是知道的,以后不能上班就不上班了,趁着还有点姿色捞点快钱养老也行。”

“滚!”顾少霆随手操起烟灰缸朝着宋斯曼砸过去!

那烟灰缸堪堪从宋斯曼的耳边擦过去,砸在墙上。

宋斯曼站在原处,纹丝不动,她慢悠悠的把支票放进支票夹,转身离开,并礼貌的带了门。

有曾经的同事看见她,她故意拉低领子,让他们看见她脖子上的吻痕,满脸都写着——“我刚刚和你们老板已经干过见不得人的事情了,知道吗?”

走出大厦,宋斯曼背挺得笔直的拦了一辆出租车。

坐上出租车关上车门,她突然仰头捂脸,大声哭了出来!

司机吓得直问,“姑娘怎么了?怎么了啊?”

宋斯曼抽泣着,“被老板炒了鱿鱼,怕父母知道自己过成这样,没有可以说的地方,觉得生活好苦,好辛苦!”

司机头发发白,也红了眼睛,“哎,你们这些孩子,就喜欢报喜不报忧,做父母的不会嫌你们没出息的,家里的门永远给你们开着的啊。”

“叔叔,我没有家门了,没有了!我永远没有家了!”宋斯曼哭得伤心,司机把车子靠在路边,把打表器摁了停止。

“姑娘,你想哭就哭,叔叔不收你钱了,你哭够了,叔叔把你送到目的地,我也有个女儿,和你一般大,离了婚,一个人带个孩子,她不知道背着我像你这样哭了多少次……”

宋斯曼看到司机眼角的泪花,其实为了生活,每个人都不容易,下了这辆车,不要矫情给任何人看。

到了银行,宋斯曼给了司机车钱,她不占人便宜。

宋斯曼提了现金支票存进自己的卡里,然后去医院看女儿。

快要两岁的豆豆剃着小光头。

白血病,她还不到两岁。

她一定要怀上顾少霆的孩子,一定要!豆豆需要。

避孕药盒子里的药片,不过是维生素罢了。

一次不可能那么容易怀上,她需要确定怀孕后才能断了和顾少霆的联系。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高冷师尊随时随地h,说说女朋友被多少人睡过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