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同桌不让我穿内衣内裤_粗大强撑开紧窄嫩缝

2020-11-16 15:03:56【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  听到丁香嫂子的吼叫,我自然跑得更快了,差点把进小卖部的一个女人给撞倒在地,还好我急时暂停侧身,同那人擦肩而过。我定晴一看,进小卖部的是丁香嫂子的婆婆陈冬梅。冬梅婶虽然

文学

  听到丁香嫂子的吼叫,我自然跑得更快了,差点把进小卖部的一个女人给撞倒在地,还好我急时暂停侧身,同那人擦肩而过。

我定晴一看,进小卖部的是丁香嫂子的婆婆陈冬梅。

冬梅婶虽然年过四十,但由于嫁给了村长马富贵,下地非常少,保养得自然十分不错。

再加上马雪和马春两人的美貌可是从冬梅婶那儿继承过来的,现在的冬梅婶活脱脱就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少妇。

而村里那些嘴甜的人,在小卖部看到冬梅婶和丁香嫂子在一起看店的时候,都会说她俩像姐妹,并不像婆媳。

我被冬梅婶一阻,停在了小卖部门口,但我自然是不会停下来等着冬梅婶骂我,立刻又迅速的离开了,只听到身后冬梅婶的吼声和丁香嫂子的关切声。

“张二狗,你跑这么快急着投胎吗!”

“妈,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

“您怎么……”

我一口气跑出一百多米,才放慢步子,走在村里宽大的泥泞路上。

围着村内的泥泞路,我一边走着,一边在三家院子外停了一下,在外面学了两声狗叫,径直向村尾的石桥走去。

上了石桥,我拆开刚买的烟,拿出一根,点上,抽了起来。

就在我第一根烟才抽了两口,身材高大、皮肤幽默赵铁柱跑了过来,一把抢过我手上的烟,抽了一口。

“二狗哥,你不够意思,我还没来你就先抽上了。”

手上的烟被抢,我只得又拿出一根,重新点上,问他。

“你小子怎么这么快?”

要知道自从赵铁柱撺掇我和他一起去临村偷看丁香嫂子洗澡的事败露之后,他父母认为是我教坏了他,严禁他跟我来往。

虽然我们改了平时的联系方式,但铁柱妈秋霞婶精明得很,一听肯定知道其中有问题,我原本以为铁柱可能会是最后一个来的。

“妈下地干活去了,我在家正没事呢!”铁柱美美的抽了口烟,继续说,“二狗哥,难得我们聚在一起,要不今晚我们去偷看月婷嫂子洗澡怎么样?”

赵铁柱又想使坏,可月婷嫂现在可以说是我的半个女人了,我带着自己兄弟去看自己女人洗澡,这事好像很怪啊!

就在我不知道怎么对赵铁柱说这件事时,身材消瘦、带着眼镜的王全蛋走了过来。

“二狗哥!”王全蛋过来叫了我一声,从我手里拿了根烟,自己点上了。

一旁的赵铁柱看王全蛋戴了幅眼镜,取笑道。

“猫蛋,你现在怎么成四眼田鸡了?”

“这叫有文化!”王全蛋瞪了赵铁柱一眼,头一仰,表示不想和赵铁柱说话。

“呦!上了几天高中就变得……”

就在赵铁柱还想调侃王全蛋时,我在一旁打断。

“大奎哥怎么还不来,他可是离这里最近的?”

“他啊,有了老婆自然要忘了兄弟!”一旁的赵铁柱吐了个烟圈,马上回答。

“有了老婆白天就不出门了,不抽烟了。”我瘪了瘪嘴。

今天我主要是想问问大奎哥怎样娶一门媳妇,好为后面迎娶马雪做准备,也好听听他的意见,之所以叫上赵铁柱和王全蛋,完全是好久没见了,大家聚上一聚。

“出什么门,抽什么烟,什么东西有刚娶回来的媳妇好,我要是娶了老婆,保证一个星期不出门!”赵铁柱两眼发光,一脸神往的表情。

“去、去、去!”我鄙视了他一眼,“你的那支铁柱受得了?”

赵铁柱明白我的“支”字是什么意思,大叫道。

“二狗哥,我这一年可是发育得很大了,可以用根来形容了!”

“哦!”我刚准备开口,一旁的王全蛋接过话,叫。“那我们比比!”

王全蛋刚才被赵铁柱取笑之后,抓住机会想要取笑一下赵铁柱。

我们四个小男孩聚在一起,有时候会比谁的鸡儿大,谁尿得远这些,而在谁的鸡儿大这项比试中,赵铁柱虽然叫铁柱,但他是四个中最小的,即使青春期到了,他依然还是最小的那个。

“跟我比算什么本事,你跟二狗哥比啊!”赵铁柱叫。

“我就要跟你比!”王全蛋笑了笑。

就在我和王全蛋正在大笑时,脸色有些暗青的刘大奎走了过来,问道。

“比啥呢?”

我连忙给刘大奎递过去一根烟,笑着打圆场。

“我们正想着比谁尿得远!”

“都这么大了,就不要比这个了吧!”刘大奎点上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刘大奎来了,赵铁柱看了刘大奎一眼,小声的问。

“大奎哥,娶个媳妇真有书上说的那么好吗?”

“什么书?”

“就是那个什么书来着,说女人像水一样,我感觉女人是不是水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喜欢洗澡,要不,我们今天……”

赵铁柱又想撺掇我们干坏事,我连忙说。“今天就不要去干什么坏事了,我找大奎哥有正事呢?”

“正事,二狗哥你能有啥正事?”赵铁柱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我。

我白了赵铁柱一眼说。

“大奎哥都娶媳妇了,你说我有什么正事?”

我们四个半大小孩中,赵大奎最大,十八了,一到,他父母就给他娶了一门媳妇,我第二大,无业游民,赵铁柱和王全蛋两人最小,一个跟着一个亲戚当学徒,一个在乡里读高中。

“哦!”赵铁柱瞬间明白过来。“二狗哥,你也想娶媳妇啊!”

刘大奎一听,连忙问。“二狗,你看上哪家姑娘了?”

我想了想说。

“马雪。”

马雪!?

听到我说了“马雪”之后,三人表情各异。

王全蛋一脸“对啊,马雪天天跟在二狗哥,二狗哥看上她很正常”的表情。

而赵铁柱则是“二狗哥怎么会看上马雪呢,马雪那小妮子可没有寡妇刘月婷来得丰满动人”。

最后的刘大奎则是皱了皱眉头,问。

“二狗,你真的喜欢小雪?”

“嗯!”我点了点头。

第六章 怂恿

 

  “哎!”刘大奎看我点头之后,叹了口气,“这事难办啊!”。

“难办?”一旁的王全蛋一脸疑惑的看着刘大奎,说,“大奎哥,马雪一直粘在二狗哥身边,肯定是喜欢二狗哥的,这有什么难办的?”

刘大奎看了王全蛋一眼说。“猫蛋,你还小,有些事你不懂。”

一旁的赵铁柱听后,不干了,插嘴说。

“大奎哥,什么叫我们还小不懂,再说即使我们不懂,你说说,我们不就全懂了。”

刘大奎一听,深深的吸了口烟,问他们。

“你们知道为什么马雪的大姐马春这么大了才嫁到临村去吗?”

我在一旁听到大奎哥的话之后,立刻明白了他想说什么。

由于马雪一直粘着我,她姐姐马春的许多事我是知道的,更何况我还和马春很熟。

在马春十八岁的时候,周围几个村看到马春如此水灵,托人过来说媒的人自然无数,但马春爸爸马富贵可不想这么早将马春嫁出去,而是想把她培养成像沈燕一样的大学生。

可马春真不是什么读书的料,复读了一年还是没有考上大学,后来不读书回家也快二十了,不过马春即使是一个二十岁的大姑娘了,但过来提亲的人还是排着队。

马富贵在提亲的众人中千挑万选,两年后才把马春嫁给了临村首富的儿子,马春的老公叫吴杰,他不仅有钱,听说还是个大学生,在临村当着村官。

娶马雪姐姐马春的吴杰即有钱,又是村官,可现在我什么也不是,凭什么娶马雪呢?

“我也知道难办!”我开口,“这不,想让大奎哥给我出出主意。”

我把话说完,又给大奎哥递过去一根烟,大奎哥把手上已经快到屁股的烟猛吸了两口,又续上我递过来的那根,夹着烟,思考了起来。

“这有什么难的!”

一旁的赵铁柱眉毛一挑,一脸淫笑的小声说。

“二狗哥那家伙什大得,只要把雪姐直接给睡了,那雪姐可不就直接成二狗哥的媳妇了,有什么难办的。”

“铁柱!”带着眼镜的王全蛋推了推眼镜。

“你这是在怂恿二狗哥犯罪啊!”

赵铁柱撇了一眼王全蛋,笑着说。

“我又没说用强的,我说的是你什么来着……”

“你情我愿!”王全蛋连忙接话。

赵铁柱拍了拍大腿。

“对,没错,你情我愿。”

“不能这样做!”刘大奎一听,连忙摆了摆手,说。“即使是你情我愿,但真把马富贵惹怒了,把二狗一绑,送到乡里,说他强奸,他不得被关进号子里啊。”

我一听,感觉大奎哥说得很对,虽然山里名节大过天,但马富贵可是村长,在乡里也是能说上话的。

“那可怎么办?”

“对啊!”

一旁的赵铁柱和王全蛋看着刘大奎,两人毕竟比我还小,也没考虑过这样的事,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

而就在这时村里响起了尖细的叫喊声。

“猫蛋、猫蛋、回来吃午饭了!”

我一听这是猫蛋妈妈玉芬婶在叫他回家吃饭了,玉芬婶对于猫蛋经常和我一起玩耍倒没什么意见,有时我路过他们家,玉芬婶还会问我吃了没有,没有的话,进去吃点。

一旁的王全蛋一听,连忙把手上的烟一把弹进桥下的河里。

“二狗哥,大奎哥,我回家了!”

“嗯!”我点了点头。

王全蛋一走,赵铁柱向自己家的方向看了两眼,两大口把手上抽了一半的烟给消灭了,搓着手,准备对我说点什么。

看他这样,我笑了笑,连忙说。

“你也快回去吧!”

“嘻嘻!”赵铁柱笑着往家跑,一边跑一边对我说,“二狗哥,下次买烟,一定要叫我!”

“好!”我点了点头。

铁柱妈秋霞婶可是这十里八乡出名的彪悍人,铁柱可不敢惹他妈生气,如果他妈知道他又出来和我瞎混,一顿打肯定是免不了的。

铁柱和猫蛋一走,桥上就只剩下我和大奎哥了,大奎哥看着我,再次确认的问。

“二狗,你真的想娶小雪?”

“嗯!”我再次点了点头。

“哎!”大奎哥一听,先是叹了口气,说。

“我本来是想劝你放弃的,既然你这么坚持,我这里有一个办法,但不保证能成功。”

我一听,连忙问。

“什么办法?”

大奎哥扫了眼四周,发现四周无人,揍到我身边,小声的说。

“铁柱刚才说的,如果你情我愿是可以做的,但不要申张!”

“哦!”我一听,张了张嘴,说,“大奎哥,你刚才不是坚决不赞成的吗?”

“你听我说!”大奎哥打断我,继续小声的说,

“能做是能做,但要在你做出点成绩之后,现在你这样瞎混做了也不行!”

我一听,连忙点了点头。

看我点头,大奎哥停顿了一下,接着说。

“我们村都知道你手上有点钱,但这点钱马雪爸马富贵肯定是看不上的,你现在这个年纪外出务工又太小了,先在地里干两年农活长点力气,等十八岁之后,和我们一起外出打工,见见市面,用那笔钱看能不能做点生意,说不定能够发达,如果发达了的话娶马雪就有可能了。”

“可,这……”

听完大奎哥给我出的主意,我皱了皱眉头。

“这是不是时间太长了,万一小雪她……”

大奎哥知道我的顾虑,挑了挑眉毛,说。

“你想想马雪的大姐马春!”

“哦!”我立刻明白了,马雪的大姐马春二十二才出嫁,现在马雪比我还小了一岁,这样来看,马雪要出嫁也得等上好几年,这正好能让我干出一些成绩来。

就在我觉得大奎哥的主意可行之后,他又接着说。“这两年你在村里务农的时候,多和马雪接触,等你快十八的时候,就可以……”

大奎哥并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而是伸出两只手的大拇指,把两个大拇指对在了一起!

我自然是理解大奎哥的意思,他这是怂恿我在出去打工前把马雪给睡了,可听完大奎哥的主意,我在心里下了决定,一定要混出个名堂来,让马雪爸马富贵同意了,才睡了她!

本文标签: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很赞哦! ()

推荐同桌不让我穿内衣内裤_粗大强撑开紧窄嫩缝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