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少妇借种的娇吟/奶霸全部露出不遮来

2020-11-16 17:17:24【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还是那个警察:“小子,你打人了,你知道吗,而且打的还是光头哥。”柳小飞转头看了一下那警察,“我打人,你看见了?”那警察一愣,“有人报案了。”说完竟

文学

还是那个警察:“小子,你打人了,你知道吗,而且打的还是光头哥。”

柳小飞转头看了一下那警察,“我打人,你看见了?”

那警察一愣,“有人报案了。”说完竟拿出手铐来,“怎么样,小子,跟我回局里坐坐吧。”

柳小飞站起来,装出正经的样子“你确定你查清楚所有事情的经过了?”那警察被他问得又是一愣,有些恼羞成怒:“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小子是你自己铐上,我还我来啊?”

秦玉玲生气了:“纵算是他打人了,那不过最普通的案件,你们怎么可以用手铐呢?”

年轻的警察有些蛮横:“警察办案,你罗嗦什么,小心我告你妨碍公务。”

秦玉玲轻笑一声:“是吗?公安我见过不少,可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横的公安。”

她是S市的市委书记办公室的副主任,怎么说都是市里主要领导身边最亲近的人,就是县里的县长书记见他也要客客气气的。

这两个警察平日里仗着自己是警务人员,是吃皇粮的,在地方上横行惯了,一时间听到秦玉玲的话,气得满肚子火,对于秦玉玲为什么这么从容,而且还敢这样说他的原因一点也不没有想。还是那个年轻的警察:“是吗,那今天老子就让你见识见识。”

说罢,又亮出一副明亮的手铐。

从始至终就不发一言的向阳这时候说:“不用。”

说完对秦玉玲说:“对不起,打扰诸位一下,我们只是接到皇冠KTV的报案说你们拐骗了他的员工,也就是这位李晓敏小姐。现在想请你们回到公安局做个调查。”说得非常客气。

从进来后,他便一直观察柳小飞跟秦玉玲。秦玉玲气质雍容,浑身散发着一种高贵的气质,想来是有一定身份的人,而柳小飞看起来不大,竟可以打倒身怀武功的光头,看起来是个高手,如非必要,他实在不想得罪这两个人。

可是现在他又不能不得罪他们,这倒不是因为光头的原因,而是因为光头上背后的副局长胡中全。说实话,他以三十岁年龄可坐上公安局刑侦队的队长宝座,除了他自身打拼的原因之外,尚有副局长胡中全的提携。

胡中全已明确跟他表态过,只要跟着他好好干,过几年就让他成为局领导。三十几岁,就成为公安局的几个领导之一,那是多么大的荣耀啊!为了这份荣耀,几年来,他跟在胡中全身后,全心全力的为他办事,他的刑警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他胡中全的私人武装。

在永安呆了好几个年头的他自然知道‘皇冠KTV’跟胡中全之间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今天胡中全要他来抓人,为了表现自己对副局长的忠心,他马不停蹄的就来了,待见到秦玉玲跟柳小飞后,心想:“这两个人可不是普通人啊!”于是留了个心眼,别对柳小飞他们用手铐。

看秦玉玲要说什么,柳小飞已说:“好啊,既然配合警察查案,是每一个公民的责任,我们跟你走吧。”

“那请吧。”

柳小飞他们在前,当下一行人浩浩荡荡上了警车而去。刚刚有见到柳小飞痛打让他们恨之入骨的光头的人见此,纷纷叹了口气:“这下可遭了。想不到他们来得这么快。”

在永安县公安局审讯里,柳小飞背靠单椅,颇有点吊儿郎当的意思。审讯他的两个警察见此一愣,他们当公安也有好几个年头的,不管你以前有多厉害,进了局子还不是个个驯若绵羊,何曾见过这么嚣张的。

其中年轻干警依旧蛮横:“姓名?”

这两个警察就是刚刚逮捕柳小飞的那两个警察。

半晌没有人回答。

年轻干警抬头瞧了瞧眼前这三人,只见柳小飞东张西望,眼睛瞪得大大的,在左瞧右瞧,敢情他将公安局当成旅游景点了,对他的问话,好像没有听到似的;而秦玉玲则拿着一把指甲刀,在修剃着她修长的指甲,只有李晓敏战战兢兢地坐在那里。

“三位兴致不错啊,不知将我永安公安局当成什么了。”年轻干警不怒反笑。他妈的,以前不管你如何厉害,进了公安局的哪一个不是乖乖的,今天竟碰到了三个怪物。

“不当成什么啊?”柳小飞说完后对他的审讯室瞧了起来。

另一位干警哈哈大笑,“你恐怕是第一次进局子吧,难怪对我们公安局不熟悉嘛。不过,没有关系嘛,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会让你对我们公安局有个深刻的印象的。”

柳小飞站了起来,“这把椅子不错,就是太硬了。”

秦玉玲也笑了起来“你在学校坐的不就是这种冷板凳?唉,我都好久没有坐过这冷板凳了。”

“是啊,可是不知怎么了,感觉就是不一样。”

“好好,感情你们上这里是来忆苦思甜来了。”一连又说了几个好,才对身边的另一位早已看不下去的警察说:“今天咱们就公事公办?”

年轻干警强压了心中的火气,问:“姓名?”

审讯的手续做完,等一下才可以畅快的‘玩’。小子等一下我会让你为你今天的行为而忏悔的。

柳小飞突兀地说:“你真的要做笔录?”显得很端正,正经无比。

“请你配合警方的调查。”

要走程序吗,那我就陪你走一趟,只不过要看你如何收场。想此,柳小飞说:“姓名柳小飞,性别:男,年龄16岁。”

秦玉玲则回答:“姓名:秦玉玲,性别:女,年龄:32岁,政治面貌:党员,工作单位:S市政府办公室,职务: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市开发办公室主任,兼共青团团长。”

负责记录的那个小警察,听到秦玉玲那一长串的头衔,顿时蒙了,手中的笔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了。

两位审讯的干警脸色苍白,惨然,虽竭力保持镇静,但双腿却不听话地颤抖起来了。

与此同一时间,在刑警队的办公室里,向阳泡着一怀铁观音,端起来正要喝时,又放了下去。不知怎么了,今天的右眼皮老是在跳,心绪不宁。

这时候,公安局局长周云鹏急冲冲而来,向阳见到周云鹏,忙行了个礼。公安是一个纪律部队,这上下级可不能乱了,虽然他不是周云鹏一派的人。

周云鹏显得很急,:“好了,好了,别行什么礼了。向队长,你今天是不是抓了一下年约十七八岁的小男孩。”

向阳说:“是啊。”

“马上给我放了。”周云鹏语气坚定,不容违抗。

向阳为难说:“局座,那人涉嫌拐卖妇女,你要我将他放了,这程序上是不是……”

他不说,周云鹏也知道他要说什么,当下冷笑几声,哼说:“向阳,记住我也是从片警一步一步坐上这个位置,你跟皇冠,胡中全那些破事,我心里跟明镜似的。”

听到这些话,向阳心里打了个冷颤,暗想:“谁说这周云鹏无能,他妈的,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胡中全跟周云鹏一向不合,自己是胡中全一方的人,那以后。”想此,他不禁为自己今后的仕途担忧不己。

周云鹏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当下又说:“向阳,我知道你是老胡的人,别以为有他撑你,你就可以天不怕,地不怕了。记住,我也可以制你的。乘现在还没有搞出事来,我劝你还是将那个男孩放了吧。”

听此,就是傻子也知道那个男孩的背景不简单了,向阳试探地问:“周局,由于我是刑警队的,胡副局是负责刑侦,所以有什么事我……”

在公安局里,他跟周云鹏仅有的接触,都是在一些大会上一些工作的安排而已,长得普普通通的周云鹏给他的感觉跟他给其它的人的感觉一样,平凡,普通。今天见到周云鹏,这哪里是什么无能的人,他只是一直在隐忍或者说深藏不露。想此,向阳不禁暗自庆幸自己以前没有做过什么对周云鹏不利的事情。

现在他所见到的周云鹏可比那个张狂,平日里一副以公安局老大自居的胡中全强多了,为了自己在警队的前途,看来要做出选择了。

:“你那些事我不想听。说实话,向阳你是南方警校的高材生,办案能力不错,以后会很有前途的。”

听到周云鹏的这一句话,向阳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小心翼翼地问:“周局,那男孩是?”

周云鹏的语气十分郑重:“一个我们不能得罪的人。”

向阳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似的,脸色一变,:“不好。”

周云鹏被他吓得一愣“出什么事了?”

第六章 小祖宗终于走了

 

向阳脸上一红,说:“刚刚我听胡副局的吩咐叫***跟***好好招待……”

周云鹏闻言,脸色一变,:“向阳,你啊你啊,枉你在警队也混近十年,怎么连这点眼力都没有。若是柳小飞出了什么事,别说我无法保你。就是你的上司胡中全背后的那位也无法保你了。”说完两个人急跑向三楼的审讯室。

到了审讯室,见到柳小飞跟秦玉玲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两人才放心下来。周云鹏见到柳小飞,呵呵一笑,说:“小飞,你到永安县了,怎么也不打电话给周叔叔啊,周叔叔好替你接风啊!”

这一情景,又让两个审讯的警察一愣,他们以为周局长如此兴冲冲来,是向秦玉玲这个市委办公室副主任赔罪的,哪知道他竟是来看那个小男孩的,在他们眼里,这个市委办公室的副主任可比局长这类官大多了。

柳小飞呵呵一笑,“我本想去拜访周叔叔的,哪知道你们公安局的公安这么热情就将我带到了审讯室。”

听此,向阳跟两个警察脸上一红,要有多尴尬就有尴尬。

周云鹏忙点头哈腰,极尽讨好:“小飞,

本文标签: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很赞哦! ()

推荐少妇借种的娇吟/奶霸全部露出不遮来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