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老师脱了胸罩让我吃奶头/快穿之色蜜蜜h

2020-11-17 10:52:16【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女人醉心一笑,主动脱掉了小花褂,然后调转身子,像小狗似的跪趴在了炕上,并把肥臀凑到了男人的面前。当裤子被男人扒下来之后,林萍在窗外紧张了。“哼,臭男人,憋不住了吧,本姑娘

文学

女人醉心一笑,主动脱掉了小花褂,然后调转身子,像小狗似的跪趴在了炕上,并把肥臀凑到了男人的面前。

当裤子被男人扒下来之后,林萍在窗外紧张了。

“哼,臭男人,憋不住了吧,本姑娘倒要看看,你小子是龙还是虫!”

她咬牙切齿,两眼紧盯着屋内,这时候男人并没起身,而是把脸往前凑了凑,然后伸出了舌头。

“这……这怎么回事?他要干啥?”林萍看糊涂了。

当年哥嫂的战斗场面,她偷看的不少,而且当时她还小,哥嫂也不怎么避讳,甚至当她面都弄过,却从没见过这样的招式。

她眨巴着眸子,屏住了呼吸。

结果在她瞠目结舌中,男人用手掌掰开女人的圆润,把舌头伸了进去。

“哎呀……脏死了!”林萍看得直咧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但正是这种异样的刺激,让她腿间开始变得奇痒难忍,好像舌头在舔她那儿似的。

随着屋内女人呻吟颤抖,林萍的腿间也仿佛有千百条虫子在咬,实在忍不住,就伸手挠了一下。

啊的一声,她身子抽搐,慌忙间想去捂嘴,却又不舍得松手,本能的去用另一只手,结果手里还捏着剪刀。

咔的一声脆响,剪刀碰到了门牙,那个酸爽。

好在屋中男女心无旁骛,才让她松了口气。

可腿间依然奇痒难忍,只好又尝试着揉捏,酥爽的感觉一阵强似一阵,让她忍不住咬牙暗骂起来:“嘶……该死的林萍萍,你啥时候也变得这么浪,看着嫂子偷人不去阻止,还在这儿做这么羞耻的事情。那臭男人也真是的,怎么还不动手,不,动那玩意儿。”

纠结与咒骂中,屋里那个臭男人终于直起了身子,但是当其胯下那个大家伙挑起来的时候,林萍的小嘴顿时的张的老大。

天呐,这是人嘛,不会是野驴精变的吧,这么一只大驴子要是捅进去,还不得把人捅死!

于是乎,为了嫂子的安危,她不顾一切的冲向了门口。

土炕上,李壮甩着大家伙,正得意地在张惠的肥臀上甩的啪啪作响,还没反应过来,林萍就窜进了门口,同时大吼了一声:“别动!”

“卧槽。”李壮差点被吓软,第一时间用身子护住了张惠,然后才有心思看来人是谁。

当然,他不认识林萍,也来不及细看,只注意到了其手里端着的剪刀,还有那紧包在臀部的卡通小内裤。

抢劫?!

难道这年头,美女也来抢劫了?

还穿的这么奔放!

不会是要劫色吧!

正在他浮想联翩的时候,张惠也反应过来,顾不得身上还光着,挡在了他的身前:“萍萍,你听俺说……”

“有,有什么好说的,我,我已经看了你们老半天了。”林萍晃动着剪刀刀,舌头有点不利索。

隔着窗户是一回事,此时近在眼前是另一回事儿,一个挺着大驴子近在咫尺,另一个浑身都是口水,腿股之间更是狼狈不堪。

就是这样,二人还抢着为对方遮挡,辩解。

林萍凌乱了。

不过与她相比,张惠更凌乱。

光着身子被小姑子捉奸在床不说,还被观看了全过程,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李壮,她恨不得找个老鼠窟窿钻进去。

不管怎么着,她这辈子算完了,而且还得搭上身边的男人。

如果她今天挨得住寂寞,不主动勾引人家,也不会弄成这样。

面对林萍的质问,她再也没脸辩解,垂下手臂,苦着脸央求道:“萍萍,嫂子没什么好说的,看在嫂子陪你这么多年的份上,你放他走吧,嫂子求你了萍萍!”

话未说完,泪如雨下。

李壮哪儿受得了这个,把张惠往旁边一推,蹭的从炕上跳了下去,大马金刀的在林萍面前一戳:“要杀要剐冲我来,别为难我的女人。”

屋子里的空间本就小的可怜,他这一米八的身高,再加上胯下的大家伙还在晃着,这哪儿是求人啊。

林萍啊的一声尖叫,立即靠到了墙上,一手捂脸,一手晃着剪刀:“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喊人了。”

“行,我不过去。”见对方也不过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李壮也松了口气,回了话就去穿衣服。

可他刚要转身,林萍就又喊了句:“别动。”

“拜托,我只是穿衣服。”

“不许穿,你跑了咋办?”

也不知是脑子短路,还是被那条大驴子吸引,林萍竟脱口来了这么一句,而且还真的往前凑了一步,把剪刀横在了李壮身前。

那只手还在捂着脸,只不过五指已经叉开,形同虚设,眼神还一个劲儿的在那条大驴子上打量。

 

第6章

 

太大了,还冒着青筋,要是再往前凑凑。

她真的又往前凑了半步。

李壮哭笑不得。

剪刀在肚皮上顶着,两人腰胯却隐隐有挨上的趋势,这林妹子怎么回事?看嫂子被弄看上瘾了,嫉妒了?趁机劫个色?

当然,他只是意淫罢了,为了稳妥,干脆抱肩坐在了炕沿上,挺着大家伙静观其变。

如果这位林妹子见台阶就下,他能省去不少麻烦,也为张惠免除一些隐患。

但要是真的撕破脸皮,他于情于理都没错,实在不行还可以把张惠接到林场。

那是他的地盘,没人敢说三道四。

但让他诧异的是,张惠此时竟也没顾得穿衣服,紧紧的靠在他的身后,似乎跟他共进退似的。

这让他心里暖暖的,更坚定了信心。

不过这样一来,林萍慌了。

张惠刚才说的不错,守寡十年,不只是陪她这小姑子,而是养了她十年,没有一句怨言。

从那一句哭诉开始,林萍就已经没了任何怨气,可眼前这个臭男人太嚣张了,还口口声声说嫂子是她的女人。

不行,坚决不行!

她一咬牙,撤了捂脸的那只手,正气凛然的问道:“你到底是谁,叫什么,哪儿来的?”

“李壮,林场新来的站长。”李壮面不改色。

“林场的,还站长?你骗鬼啊,站长不是老陈嘛,再说了,你才多大,毛儿都没长齐,哼!”林萍满脸鄙夷,说着还把剪刀在那只大驴子前晃了晃。

李壮可要哭了,心说不长毛也不是老子的错吧。

再说了,长那玩儿多不卫生。

正在他无言语对的时候,张惠伸手护住了他那大家伙,苦笑着朝林萍解释:“萍萍,他没骗你,老陈退休了,李壮他真是新来的站长,还是个大学生呢。”

“大学生怎么了,我还大学生呢,大学生就能干这种肮脏的事情?”林萍胸脯一挺,得理不饶人。

“肮脏?”李壮笑了,“张惠没男人,我目前单身,我俩情投意合,干的也都是人干的事,哪儿肮脏了?”

“你……你强词夺理!”林萍的气势瞬间下去一大截。

毕竟她也受过高等教育,心里明镜儿似的,如果真的弄僵了,嫂子跟这小白脸,不,跟这只大驴子跑了,她可怎么办。

可她又不甘心。

怎么办啊,林萍萍,你不是一直都挺聪明嘛,怎么一见大驴子就傻了?

呸呸,大怎么了,大也是臭男人!

拾回了立场,她的小脑瓜也突然灵光了许多,馊主意一串一串的冒了出来。

“好吧,看在我嫂子的份上,今天就饶了你,不过还有个条件,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把今天的事儿捅到县林业局去。”

林萍翘着嘴角,晃着剪刀,一副吃定了李壮的样子。

“好,你说吧。”李壮也知道这林妹子不是省油的灯,索性开口应了下来。

“哼,算你上道儿。”林萍得意的抬起了下巴,挑眉道:“从今晚起,你就是我的人……”

“啥?你的人?”李壮以为听错了,赶紧插了句嘴。

林萍则小嘴一撇:“臭男人,你再往歪处想,看我不剁了你的大驴子。”说着还比划了两下。

李壮倒没怕,张惠却当真了,赶紧捂住了那只大家伙,无奈一只手根本捂不住,大半截依然挺在外边。

这场景太那啥了,林萍刚退烧的脸上再次涨红,心里则忍不住好奇。

吓唬了这么半天,那大驴子为啥还挺着,难道是铁做的?

见其脸色古怪的往自己裤裆里打量,李壮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赶紧咳嗽道:“早死早逃生,有条件赶紧说。”

“咳咳……”林萍尴尬的要死,紧跟着咳嗽了两声,然后一本正经的解释:“条件不难,从今晚起,只要不影响日常工作,你必须到我诊所打义工,朝五晚十,包吃包住。”

似乎是说溜了嘴,竟把包住也说了出来,就连张惠都听得满脸诧异。

今晚起,还包住?

住哪儿?

住家里自然没事,张惠她求之不得,可要住诊所呢?

林萍未嫁,李壮未娶,年龄相当,孤男寡女……

张惠坐不住了,但又不好意思直说,只好替李

本文标签:夫君的大东西

很赞哦! ()

推荐老师脱了胸罩让我吃奶头/快穿之色蜜蜜h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