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最简单交而不泄的方式_么公要了我一晚

2020-11-18 09:25:53【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一听要用嘴吸出来,美妇和女孩同时脸红了,女孩更是有些羞愤地瞪着林成,更加认定他是心怀鬼胎。“那……怎么个吸法呀?”尽管美妇也觉得很尴尬,但想到自己女

文学

一听要用嘴吸出来,美妇和女孩同时脸红了,女孩更是有些羞愤地瞪着林成,更加认定他是心怀鬼胎。

“那……怎么个吸法呀?”尽管美妇也觉得很尴尬,但想到自己女儿身上还有蛇毒未清,她的心就惶惶不安了起来。

“如果两位信得过我,那就找一处比较隐秘的场所,我来为她把毒吸出来。”林成表情真诚地说道。想到那个有些香艳的治疗的场面,他的心里也有些痒痒的,开始浮想联翩起来。

女孩顿时急了,一口回绝道:“不可能!你这个臭流氓分明是想占我的便宜,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林成耸耸肩,无奈地道:“你不信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你体内的蛇毒目前只是被银针压制住了,并没有完全消除,如果不及时吸出,后果不堪设想!”

女孩被他说得也有些担心起来,但仍嘴硬道:“就算你说的有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非要用嘴吸出来?”一想到自己那么私密的地方要暴露在这个陌生男人面前,她的脸更加涨得通红,同时又有些气恼。

“嘿……你以为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做这事么?只有像我这种内力精纯深厚的人为你吸毒,才不会被蛇毒反噬……”林成不无自豪的说道。

“内力精纯……噗,你武侠小说看多了吧!”女孩本来已经将林成的话信了七八分,听到这里却忍不住笑了出来,觉得对方果真是个不靠谱的家伙。内力这东西,不是武侠小说瞎编出来的么?

林成见女孩对自己露出不屑的表情,顿时觉得兴致索然,他虽然很愿意包容长得漂亮的妹子,不与她一般见识,但也不是没有底线的。此刻他已经不想再多做解释,只是淡淡的说:“既然你们不信,那就去医院治疗吧,我走了。”说着当真收起了针灸包,转身就走。

美妇看着林成的背影略一迟疑,忽然上前一步叫住了他:“医生,请你留步。我相信你能知道我女儿中的毒,如果方便的话,就去我家里治疗吧!”

这美妇并不是个会随便带陌生男子回家的轻浮女人,多年的社会阅历让她对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了精准的认识。

她直觉眼前这个年轻人虽然是油嘴滑舌了一些,内心却很善良正直,从他教训白胖子一事就能看得出来。再者,他确实医术高明,不像是漫天扯谎的江湖骗子。他既然说自己有办法治疗自己的女儿,那就不妨让他试试。

女孩听了美妇的话,不相信似的睁大眼睛尖叫起来:“妈,你怎么可以让一个陌生人去我们家啊?万一……”她后面的话没有说下去,对林城充满敌意和防备的目光却说明了一切。

美妇看着女孩柔声道:“你就别管了,这事听妈的话!”

女孩听美妇这么说,只得闷声忍住自己的抗议,从鼻子里面哼了一声。

“医生,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呢?”美妇望着林城微笑着再次问道。

“方便是方便,不过令爱好像……”林成见女孩一副咬牙切齿要吃了自己的模样,露出不情愿的表情。自己好歹也算是救了女孩一命,真不知道这女孩为何对自己的印象这么差?难道就是因为自己称赞了她母亲的美貌吗?

美妇人心领神会,知道林成所担心的事,说:“一切有我做主,医生,你尽管用你的办法为她治疗!”

“这……好吧。”林成装模作样的犹豫了一会,勉强答应了。他还是很愿意继续跟这位风姿绰约的美妇多多接触的。

“麻烦医生跟我上车吧,就在前面不远的停车场……”

“哎,你别叫我医生了,怪别扭的,我叫林成!”

“呵呵,那就叫你小林医生吧!”

林成愉快地坐上了美妇的车,这车型低调奢华,从外面看并不显眼,车里却很宽敞舒适,这让他对美妇有了新的认识,真是个低调奢华有内涵的气质美女啊。

闲谈中美妇得知,林成原本在终南山跟随师傅学习医术,不久前才来到上京,他既没有名牌医药大学的显赫学历,也没有考取行医资格证,是个地地道道的赤脚医生。

女孩听了这些之后,更加对林成的医术心存质疑,满口说他是乡下人、土包子。

美妇却不这么想,她觉得这年轻人有如此传奇的学医经历,必定有一番不凡的境遇,他的医术也一定是独树一帜、与众不同的。

同时,林成也了解到这对母女花的信息。美妇名叫方琳,她的女儿叫黎诗诗,方琳的丈夫是名震上京的黎氏集团前任董事长。

林成初来乍到,并不了解这个黎氏集团在上京究竟有多大的影响力,以为不过是个土豪而已,也没放在心上。

“对了,我这么贸然的去您家里,黎先生不会生气吧?”林成问道。

“不会的,他十年前就去世了。”方琳风轻云淡的说道,并没有流露出伤心的表情。

“呃,抱歉……”林成以为自己触及了方琳的伤心处,有些尴尬。

方琳只是淡淡一笑,说道:“没事,都过去了。”

此时坐在副驾驶位的黎诗诗因毒性发作,已经昏昏沉沉的睡着了。方琳满眼爱怜地看着女儿的睡颜,一脸宠溺之色。

这十年来,她们母女二人相互依靠着走到现在,想必也是不容易的吧。林成心里这样想着,忽然有了一种想要探寻她们的人生故事的冲动。

当然,也是因为这对母女动人的美貌吸引了他,毕竟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很快,轿车在一栋高档别墅前停了下来,这是一座三层欧式建筑,前有花园,后有泳池,布置得十分奢华。

林成虽然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站在这豪华的别墅前面也不觉得自惭形秽,他自小长在深山,对金钱没有概念,既不会鄙视穷人,也不会艳羡富人。

美妇见林成始终表现出一副安之若素、不卑不亢的样子,觉得这年轻人非同一般,对他更生出几分好感和喜欢。

黎诗诗被直接送去了卧房,林成也直奔主题,说道:“黎太太,令爱的毒已经开始发作了,必须尽快为她治疗。”

方琳点了点头,道:“小林医生,请跟我来。”

两人进了黎诗诗的香闺,见她趴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着。方琳不好意思在林成面前脱掉黎诗诗的裤子,便用剪刀把她的牛仔裤剪开一个大小适宜的口子,刚好露出伤口。

林成看着睡在床上的美人那动人的身体曲线,心里不由自主的燥动起来,他到底是个年轻的男人,见到美女不免要心猿意马、难以自制。

第5章 纯阴体质的妹子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林成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蹲在床边凑近了黎诗诗的臀部,一口一口地将暗红色的血液吸吮了出来。

 

原本青紫的伤口渐渐恢复了本来的颜色,黎诗诗虽然还在睡着,表情已经舒展了许多,一定是体内的蛇毒被吸出以后,她也感到舒服了很多。

 

方琳松了一口气,却发现林成的嘴巴肿了起来,那是蛇毒的作用。

 

“哎呀,小林医生,你的嘴没事吧?”方琳担心地问道。

 

林成摇了摇头,干脆在地上盘腿打坐起来,此刻他的神情特别庄严肃穆,丝毫没有方才轻浮的样子了。

 

运气调息了半个多小时,林成才把刚才吸毒时不小心沾染的蛇毒清理干净了,他的嘴唇也恢复了正常。

 

“没事,我说过用嘴吸毒很容易中毒的了,幸好我内力精纯深厚,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林成又开始讲解起自己那一套内力精纯的理论来。

 

方琳对他的话表示将信将疑,追问道:“小林医生,这世上真有武功、内力这种东西吗?”

 

“当然,其实我跟着师傅在终南山静修十年,学的不仅仅是治病救人的医术,还有练气强身的古代武术……”林成说起这个来了精神,毫无保留的对着方琳侃侃道来。

 

林成并没有说大话,他的确身具内家武学的精纯内力,也是他那老头子师父教给他的。老头子管这门功夫叫动天奇术。

 

黎诗诗不知何时醒来了,听到林成又在夸夸其谈,对他很是鄙视,忍不住说道:“吹牛皮不上税,哼!”

 

方琳见女儿醒了,很是高兴,关心地问道:“诗诗,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黎诗诗的头脑已经清醒了许多,不得不承认林成的医术确实很高明,但她对林成的人品还是充满了怀疑,不希望他继续留在自己家里,便故意皱眉说道:“我还是觉得头很晕……妈,这人根本不会治病,快把他赶走吧!”

 

方琳听了将信将疑,追问道:“你真的还觉得头晕吗?”

 

林成听黎诗诗这么说,也有些疑惑,自言自语的说:“不可能啊,你现在体内的毒素应该全部清除了才对!”他忽然抓起黎诗诗的手腕,诊断起她的脉象来。

 

这一测不要紧,林成把自己的内力送入黎诗诗体内流转了一圈,竟然发现了对方体内玄阴真气的存在,不禁心头狂喜起来。

 

“喂,你这臭流氓,把你的手拿开啊!”黎诗诗气恼的尖叫起来,林成却把她的手腕抓得更紧了,想要进一步确定自己刚才的判断。

 

真没想到啊,老头子师父让林成寻找的纯阴体质的女子,竟然这么快就被他找到了第一个,而且还是个这么漂亮的妹子!

 

说到寻找纯阴体质的女子,这正是林成下山前老头子交给他的第二个任务。

 

不仅是要找纯阴体质的女子,而且要找够七个这样的女子才行。

 

不仅要找够七个,还要设法吸取她们身体里的玄阴真气为自己所用。

 

只有这样,林成才能在玄阴真气的帮助下弥补自己修炼功法的缺陷,把动天奇术炼到大圆满重的境界!

 

等等,这怎么听起来像是女鬼靠吸取男人的阳气来提升自己修为的古老桥段?

 

当然不是了!吸取纯阴体质女子体内的玄阴真气,不仅对女子本身毫无损伤,还可以帮助对方清理体内过于旺盛的阴气,改善对方的体质。

 

换句话说,纯阴体质的女子多半体弱多病,就像林黛玉那种……

 

所以,林成要做的事不仅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功法和修为,同时可以使纯阴体质的女子大大受益,可谓一举两得。

 

练到大圆满重境界又有什么用呢?老头子并没有说清楚,只说等他练成之后日是出师之时,出师以后林成就自由了,再也不用听老头子的话了。

 

这对已经在深山老林里窝了整整十年的林成来说,真是无比巨大的诱惑啊!

 

纯阴体质的女子并不是那么好找的,林成单凭肉眼观察无法判断,但他可以借助与对方肌肤相亲的机会,把自己的内力输送到对方体内进行探测,就能查探到玄阴真气的存在了。

 

既然发现了黎诗诗是纯阴之体,可不能轻易放过她!林成放开了黎诗诗的手,脑子一转计上心来,咳了两声说:“黎太太,令爱身体内的毒素的确还没有完全清楚,需要再服几次药,外加药物外敷才能痊愈,我这就给她开方子。”

 

黎诗诗一听傻了眼,其实她的身体已经基本恢复了,为了让母亲把林成赶走,才假说自己头晕,意图贬低林成的医术。

 

岂料林成将计就计,又要给自己开方子抓药,还要外敷内服……呜呜,她可是最怕喝中药了啊!

 

“妈,我不要吃他开的药,快把他赶走啊!”黎诗诗抓狂般的尖叫起来。

 

方琳却不理会她,急切的对林成说:“小林医生,那你快开方子吧,我这就让人去抓药!”

 

林成很快写好了药方,叮嘱道:“按照剂量文火慢煎,第一次水滚后煎三十分钟,倒出药液加入新水,第二次水滚后煎十五分钟……还有,外敷的药剂要研磨成七分碎,用无根水浸泡三天……”

 

林成故意将制药过程讲得极其详细和复杂,方琳已经听得一头雾水,快要晕过去了。

 

“小林医生,我从来没接触过中医,如果煎药的方法不对会影响疗效的吧?”方琳问道。

 

“那是当然,煎药一定要把握火候,否则就很难发挥全部的药效。”林成一边说一边起身拿包,“事情都交代完了,我也该走了,两位,告辞!”他这却是欲擒故纵、以退为进之计。

本文标签: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很赞哦! ()

推荐最简单交而不泄的方式_么公要了我一晚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