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他的手摸上胸前的丰盈/全文

2020-11-21 11:50:41【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突然娇喘出声。我本来就忍不住,一看到她这么妩媚,情不自禁的抱着她。没想到她比我还主动,更加激烈的唇迎了上来。 我猴急的贴上去,她亲吻着我的贝齿,然后我们两个人的舌头就像

突然娇喘出声。我本来就忍不住,一看到她这么妩媚,情不自禁的抱着她。没想到她比我还主动,更加激烈的唇迎了上来。

    我猴急的贴上去,她亲吻着我的贝齿,然后我们两个人的舌头就像是水蛇一样的交缠在一起。我很享受的吮吸着,仿佛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

    她的身子莫名其妙的火热起来,特别滚烫。胸前的两团嫩肉死死的抵着我,我实在忍不住,将手伸入她的衣服里面。

    “轻,轻一点。”她的声音越发充满魅惑。

 文学


    我哪儿还管的了那么多,直接把她的衣服掀开。我们的身体很快贴在一起,热情的相拥和激吻,就像是到了世界末日一样。我的手一遍遍的在她的身上抚摸,感受着光滑和细腻。

    她不断的喘息着,我很快也到了她身上。就在我也神魂颠倒的想进入主题的时候,我看到她似乎突然反应过来,身子不断的颤抖着,跟吃了摇头丸似的,而且她的眼睛变得血红,吓了我一大跳。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赶紧推开我。

    “不好,我这是怎么回事……”她大口大口的喘气,一看自己浑身赤条精光的,她也给吓瘫了,眼睛瞪得老大。

    等她看清楚是我,眼里满是愤怒。

    “周芸嫂子……”

    “你个王八蛋,你给我让开!”

    我还没反应过来,她一把推开我,匆匆忙忙的穿好衣服。下一刻,她连滚带爬的冲出病床,我只听到张雅芝在外头纳闷儿的问她:“诶,怎么了,这么快就出来了?小芸你干嘛去!”

    张雅芝气呼呼进来的时候,我脑袋还是蒙的。当我看到她那模样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次肯定又是她从中搞的鬼。

    “雅芝婶儿,怎么回事?”我严肃的问她。

    “你还问我咋回事,你个小王八蛋真不中用,药都给她吃了,我还在门口帮你们把风,我还以为你们两个能水到渠成,你咋又让她跑了?”

    卧槽!

    我就知道又是这个老女人,只是不知道她居然又用下药这种手段来坑周芸。我就说今天的她咋这么不对劲儿,要不是她半路上反应过来,我怕是真会把她给上了。

    “不然能咋办?”

    “当然是把她给睡了。”张雅芝一拍大腿,痛心疾首:“你个小王八蛋真要气死我啊,这么好的机会真不多见,两次都被你丢了,你这咋办事儿的啊?”

    一听这话,我也气得不行。

    “雅芝婶儿,这事儿不是这么办的。”

    “你个小王八蛋,你有种,那你说怎么着。”张雅芝只差没恼羞成怒了。

    “我当然是希望周芸嫂子能心甘情愿让我睡。”

    一听这话,她的火气腾地就起来了。

    “放屁,你以为周芸是谁,她就那么容易让你睡?”

    “那也不得用这种犯法的法子啊?”我撇撇嘴:“大不了,我不睡她了还不成吗?”

    “不成!”张雅芝恶狠狠的看着我:“今儿个我还听到那群老寡妇跟她聊村里的老少爷们儿的事儿,你想想要是她哪天嘴漏把咱俩的事儿说出来了,咋整?”

    我一下子心虚了。

    “明天镇上赶集,我把你也叫过去。”张雅芝一脸愤懑的盯着我:“这回你再成不了事儿,老娘真得把你废了。”

    我也火了。

    尼玛,关老子什么事儿。明明是你自己勾引我未果,把我拖下水了我还没找你麻烦呢,真是个骚婆娘。

    张雅芝回去之后,我一个人在诊所待到五点钟。看看也没人会来瞧病了,我关了诊所的门就打算回去吃饭睡觉。我走在大路上的时候,正好遇到好几个村儿里的寡妇,她们看到我的时候,眼神闪烁,有人甚至噗嗤笑了起来。

    “哟,陈医生回家了啊?”刘寡妇话里有话的说道:“听说今天张寡妇又来找你瞧病了,陈医生有没有好好招待招待啊?”

    卧槽!

    我倒吸一口凉气。这咋回事,她们这笑得不正经啊,难不成我跟张寡妇的事儿真给泄露了?

    “刘婶儿……我不知道你啥意思。”

    旁边的李寡妇又捂嘴笑起来。

    “陈医生,你长得贼俊俏,得到村儿里女人的惦记也是很正常的不是?”她也一脸媚态:“就连我都对你有意思呢。”

    “是啊是啊,陈医生,你也得多照料照料咱姐妹,可不要偏心啊。”

    尼玛!

    我感觉背后一阵凉风,紧赶慢赶的回了家。在路上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那些村民异样的目光,有几个大婶儿还不住的笑,让我毛骨悚然。

    吃了饭,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这两天咋村儿里的人都不正经了,难不成真像张寡妇说的那样,我跟她的事儿被抖落出去了?

    我们俩的事儿,我不会说,张寡妇不会说,那就是周芸了!

    想到这一层,我恨得牙痒痒。周芸啊周芸,亏我以为你是个好嫂子,居然这么害我!这要是让所有人都知道我这么个年轻后生爬上了张寡妇这个老鲑鱼的床,那不得笑掉大牙啊。

    越想越生气,我一想起张寡妇跟我说明天叫我把握机会,我决定这次一定要把事儿办成,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第二天一大早,张雅芝到门前叫我起床。

    “陈松林,起来了没有?”

    我穿了衣服开门,发现周芸也跟在张雅芝身旁。她看到我,忙低了头。我不知道她是因为在背后嚼了舌根对不住我,还是因为昨天差点儿和我滚床单的事儿而羞臊。

    反正我看到她的时候心里挺不是滋味儿。周芸嫂子,她一直在我心里是贤妻良母的形象,咋就成了这种人?说了婆婆的丑事出去,对她有啥好处?

    看我闷闷不乐,张雅芝大大咧咧的走过来拍我的肩膀。

    “陈松林,我这两天胃不舒服,想去镇上买点儿药材熬汤喝。我跟小芸说了,你是医生你懂得多,就跟咱一块儿去。”

    我知道这又是她想出来的损招,也没啥话说。

    一看周芸低着头不说话,我心里闪过一丝报复欲。我就想着,今儿个要是真有机会,我再不会跟前两次那样心慈手软了。要真睡了她让她闭嘴都是小事儿,搞不好她惦记上我了,以后都得叫我替她暖床。

    那岂不是爽歪歪?

 因为村里跟镇上有段距离,我们到镇上已经是中午了。镇上人多,很热闹,到处都是小摊贩和人流。我帮张雅芝买了药材,又吃了顿饭。周芸琢磨着该回去了,一再提醒张雅芝,可张雅芝心里有鬼,故意磨磨蹭蹭。这不,一眨眼的功夫,日头快下去了。

    “哎呀,婆婆现在都五点了,咱回去还得三四个小时,是不是该回去了。”周芸提着一堆草药,脸上急了。从村里到镇上,中途会经过很长一段山路。到时候回去的时候都是晚上了,路上蛇虫又多,她一个女人,说不怕都没人信。

    可张雅芝不听她的。

    “急什么,今天回不去就明天,镇上又不是没旅店。”

    “啊,那得多费钱啊。”

    “费什么钱,多久没来镇上了,耍耍不行?”

    周芸闷头不语。可能是想到昨天的事儿,她异样的看了我一眼,张了嘴想说啥,可还是放弃了。我们在周围逛了逛,张雅芝嚷嚷着要上茅房,只剩下我跟周芸尴尬的站在一起。

    “那个,昨天的事儿,真对不住……”

    我没想到周芸会主动跟我道歉,着实一惊。

    “周芸嫂子……你跟我有啥好道歉的?”

    “我昨天太冲动了,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周芸的脸更红了,滚烫一片,都快烧起来:“你不会怪我吧?”

    我当时就站不住了。

    这对我来说是好事儿啊。虽然没睡成,好歹周芸嫂子也让我摸了一通,我兴奋还来不及,怪她干啥?而且她还是被张雅芝下了药,跟她有啥关系。

    “周芸嫂子,我不怪你。”我对她说:“那天我跟雅芝婶儿的事儿,你误会了……”

    “没啥误会的,婆婆都跟我说了,我也知道你是个好人,没多大事儿。”

    “那你为什么……”

    后半句话我硬生生的吞了下去。其实我是想问她既然这么想,为什么要在相亲邻里面前嚼舌头,可听她这一说,我觉得周芸嫂子还是个好女人,我之前是不是误会她了?

    难不成那些老寡妇们挑逗我,不是因为我跟张寡妇的事儿,而是我想多了?我开始矛盾起来。

    正想着,张雅芝从茅房出来了,我们也没再说啥。

    “你们还愣这儿干嘛,该干啥干啥去。”

    一转眼的功夫,日已西沉,天灰蒙蒙的开始下雨,我们赶紧去找旅店。来到一家远客公寓里头,我正要去开房,张雅芝鬼使神差的说让她来,还冲我挤眉弄眼。

    我那时就明白她是啥意思,果然她在前台跟老板唠叨半天,回头跟我们说店里只有一个单间了。一听这茬儿,周芸急了。

    “一间房咋住啊,婆婆咱还是回去吧?”

    “回去,你有胆你一个人回去!”张雅芝火气一下就上来了:“大晚上的还下雨,你也不怕撞着鬼!”

    “那要不咱再去找别家?”

    “没得找,这附近就这一家。”

    看她这势头,今儿是非住这儿不可了。我们进了屋,发现屋里窄得很,就一张床,一米五的,又窄又短。我琢磨着这玩意儿睡一个人还差不多,三个人那不得被压扁?

    “周芸嫂子,雅芝婶儿,我要不还是睡地上吧?”

    张雅芝直接把我的话打断了。

    “大下雨的睡地上,病了咋整?你是跟着我们过来的,这是存心让乡亲指着笑话咱!”

    “那啥,我跟你们睡一个床,更不像话吧?”我看周芸也尴尬的坐在床头,她只是没说。

    “有啥不像话?你不说我不说小芸不说,谁知道?”

    我无话可说了。这老骚婆子她做的荒唐事儿还少吗?也不差这一桩!

    她让周芸睡中间,周芸推了半晌,被她吼了一嗓子,这才安分下来。但她跟我保持距离,两只手护在胸前,身子也蜷缩着生怕碰着我。

    我看她这样,知道也没啥赚头,就怪张雅芝总是想些毒招,背对着她们就睡了。

    大晚上的,我都快睡着了,稀里糊涂感到似乎有人起身。不多一会儿,伴着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我一惊,赶紧起身,却看到张雅芝鬼鬼祟祟的准备从门口出去。

    周芸也醒了,同样狐疑的看着张雅芝。

    “婆婆,大晚上的你干嘛去?”

    “哦,我这个……”张雅芝兴许也没料到我们都这么精明,脸都黑了:“我去拉个屎。”

    我以为她真去拉屎,也没当回事儿。可是个把小时之后,我就觉察过来了。

    尼玛,拉个屎要一个小时,玩儿我呢吗?

    就在这个时候,张雅芝给我发信息过来了。我一看上面是这么写的:我去隔壁屋了,今儿个晚上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不然别说我不给你好脸色看!

    我靠,恐吓我!

    张雅芝果然贼心不死啊,今儿个又兜了这么大个圈子想让我睡了周芸,我都觉得她做婆婆屈才了,该做个老鸨。

    接下来,氛围变得怪怪的。屋里就一张床,床上睡了一对男女。孤男寡女的,而且互相都发生过肢体暧昧关系,这其中的意味阴森的很。

    “陈医生,婆婆咋还没回来?”看来她也觉察出毛病了。

    我强打马虎眼。

    “应该有事吧?”

    “大半夜的能有什么事啊?”

    “哦,她不是说要拉屎吗,应该茅房没纸,她出去买纸去了……”

    我信口胡诌几句,周芸狐疑的看我。

    “这么久?要不咱出去看看吧,雨越下越大了,她也没把伞,我担心婆婆。”

    看来这周芸果然是个好女人。张雅芝对她这么差,动不动就吆三喝四的,还想着把她拖下水,可是她还这么记挂着她,我心里倒不舒服了。

    但我不可能说张雅芝就睡隔壁,只好陪周芸下了楼。她问了店老板,老板说没见张雅芝下楼,周芸越发急了,硬要出去看看。

    我和她才刚出门,“卡啦!”一声闪电划破黑色的天空,宛如一把利剑在天空中挥舞,沉闷的雷声轰隆隆的似乎要把大地给震碎一般。

    “啊!”周芸下意识的抓住了我的胳膊。

    “干嘛!别怕周芸嫂子,有我呢!”我挺了挺胸膛说道。

    “好大的雷啊!”

    我笑了。周芸嫂子虽然嫁人了,还是跟个小女人一样。

 

 

本文标签:硕大律动紧致戳刺贯穿

很赞哦! ()

推荐他的手摸上胸前的丰盈/全文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