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从上往下捣得她汁水四溅:全文

2020-11-21 15:35:35【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沈燕把罗森交到自己办公室,语重心长地说:“罗森,三元制药还是没有消息吧?” 罗森说:“我正在跑。” 沈燕摇摇头说:“罗森,我不是泼你冷水,其实,你有一

沈燕把罗森交到自己办公室,语重心长地说:“罗森,三元制药还是没有消息吧?”

 文学


   罗森说:“我正在跑。”

   沈燕摇摇头说:“罗森,我不是泼你冷水,其实,你有一定的业务能力,来公司这段时间,之所以业绩不好,是因为你把太多的时间,耽误在一些大客户身上。可是你知道吗?那些百万元以上的订单,像我们这种二流的广告公司,是很难争取到的。”

   罗森点点头,他知道自己太看重大客户,小客户拜访量不够。“燕姐,可是我认为,只要我们的标书做好,好好与大客户沟通,我们的努力一定会得到回报。三元制药厂的新药即将问世,他们公司董事会决定,投入一千万的广告费。这么大的蛋糕,我们没有理由不争取啊。”

   沈燕说:“你的企划书,我看过了,确实做得不错。这样吧,你拿去给金总看一下。若是能获得她的赞赏,让金总亲自出面帮你,或许会有点机会。”

   罗森就拿着企划书,来总经理办公室找金总,说起这个金总,罗森有点怵头,这个金总名叫金友熙,是个韩国美女。这个广告公司是她叔叔的产业,这女人不但貌美,而且才华横溢。她不是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她有谋略,有眼光,而且有手段,管理的水平很高。集东方人的美貌智慧和西方人的洒脱张扬于一体,是魔鬼和天使完美结合的天才管理家。

   她的美貌绝世无双,她的性格也是举世无双,年龄不大却心狠手辣,甚至有点灭绝人性,因为,她对新人苛刻至极,只要完不成她定的任务,就算是市长的亲戚,也得滚蛋。上次公司开会,如果不是沈燕为自己美言,自己早就被开除了。

   罗森敲了一下门,里面没有反响,难道金总不在?罗森打算把企划书先放到她的办公桌,然后再让她的秘书通知她。这样不跟他直接面对面更好。于是,罗森径自推门而进。谁料,他推开门后走进来后,就发觉情况不对劲。

   美貌的女上司,正仰在真皮老板椅上,衬衣解开,里面的黑色胸罩也脱落,秀发披散在双肩,双手抱着胸口,张着嘴,眼睛盯着罗森,一副很惊恐的样子。她的旁边,电脑正播放着很激烈的成人片。

   “一点规矩也没有了!你不敲门就敢闯进来?”金友熙怒不可遏的责问罗森。

   罗森感觉很委屈,自己明明敲了门,她没有听见而已,谁知道你躲在办公室看这东西?“金总……我是来送企划书的……”罗森磕磕巴巴说道。

   金总恼羞成怒地说:“什么企划书,你先出去,敲门再进。”

   罗森没办法,只好出去敲门,在外面等了足足一分钟,里面传来金友熙的声音:“进来。”

   罗森叹口气心说:“今天真倒霉,本来我业绩就差,今天还撞见女老板自慰,看来非要被辞退不可。”

   办公室内,金总恢复了正常,头发已经整理好,眼镜也带上了,衣襟也掩好了。她板着脸对罗森说:“什么企划书?”罗森就把企划书递过来,“金总,这是我亲自做的,针对三元制药广告代理的方案。我们主管已经看过了,很赞同,希望你再审一下。”

   金总接过企划书,皱起眉头说:“三元制药?你小子胆挺肥的哦。那么大的广告你也敢接?”金友熙也知道,三元制药为新上市的新药,投入了一千万的广告费。如果能够接下这个单,那么给广告公司带来的不仅仅是巨大的利润,而且还有良好声誉。可是,金友熙知道,连省城的好几家知名广告公司都加入了这场争夺。即使自己亲自出面,也不一定能够拿下这个单。

   她仔细看了一下企划书,点点头说:“罗森,你这个企划书做得不错。可是,我劝你还是脚踏实地的好。三元制药的广告业务,你是争取不到的。你上月的销售业绩为零,如果这个月还是好高骛远,不思进取,我是不会对你留情面的。”

   罗森心想,看样子是打算报复我了,反正也这样了,他鼓了鼓勇气说:“金总,三元制药这个单,我一定要做。如果做不成,不用你开除,我自动滚蛋。”

   金友熙轻蔑一笑,在企划书上面签了字,“勇气可嘉,你们这些年轻人就会感情用事,不尝尝失败的滋味,你们永远得不到成长。我就看看你怎么接下三元制药这个单?”

   罗森收回企划书,自信地说:“金总,我一定会拿下三元制药这个单的。”说完,罗森大步离开总经理办公室。

   沈燕正在办公室看文件,突然,财务总监季东辉走进来,他还顺手把们关上了,沈燕不由得心里一沉。

   这个季东辉是个好色之徒,他一直对沈燕心怀不轨,沈燕平时穿着稳重大方,她拥有着精致五官、曼妙身姿、优雅气质、虽然算不上天姿国色,却极富才情,温和、真实,是个极具成熟魅力的知性女子,像她这样的成熟美妇很容易成为好色的季总狩猎的对象。季东辉经常趁谈工作时候,手上小动作占沈燕的便宜。

   “沈燕,看报表呢?我也看看。”季东辉走过来,以查看业务任务报表为由,手就不老实的在沈燕的丰硕的胸部轻轻的碰一碰,应该不是碰,而是用力的摸了一下,尽管隔着衣服和胸罩,但是那饱满的感觉,还是让季东辉心神一震。

   沈燕十分反感地一甩手,推开季东辉的手,厉声说:“季总,你放尊重点。”

   季东辉厚着脸皮又凑过来说:“沈燕,我听说,金总要调整干部班子了。你的部门业务成绩太差了,你这个主管估计要被调离了。”

   沈燕吃了一惊,说:“你胡乱说的吧?”

   季东辉一撇嘴,说:“我怎么会胡说,别忘了,我可是公司的副总。这件事是总公司决定的,据说还要裁减一些没有业务能力的业务员。”

 

季东辉又说:“沈燕,你要是不当部门主管了,每月至少要少拿两三千块钱吧。”这句话说到了沈燕要害,她很害怕失去现在的职位。自己的丈夫是个没有正当职业混混,虽然很疼爱自己,可却给不了自己经济补贴。他们夫妻俩甚至都没敢要孩子。一直租着房子过日子。

   沈燕的丈夫张斌嗜赌如命,沈燕每个月还要给他几千块钱零花钱,除此之外还要交房租,自己还要买化妆品。自己每月六千多的收入刚好够家庭开支。如果每月少挣那两千多块钱,自己稳定的生活将会被打乱。

   看到沈燕脸色骤变,季东辉阴阴一笑,说:“沈燕,我是公司副总,在公司说话很有分量。我要是跟金总说不让动你,金总肯定给面子。”季东辉淫笑一下,大手又放在沈燕的翘臀上轻轻抚摸起来。

   沈燕心中很惆怅,她知道,季东辉是金总的表哥,说话肯定管用,可是她不想被季东辉沦为禁脔,又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如果现在拒绝他,他一定会给自己穿小鞋。或许不用金总调离自己,他就直接让金总解雇自己。心里一犹豫,等于给了季东辉可趁之机。

   季东辉猜想,沈燕的心理防线已经崩溃了,他双臂一张就把沈燕拦腰抱住,坚硬的下体正好顶着沈燕的翘臀。那极富弹性的地方,季东辉兽性大发。他一发力就把沈燕按倒在办公桌上。

   沈燕吓的惊叫,“季总,你要干什么?别这样!”发现季东辉动真格的,沈燕吓坏了,声音都变味了。

   季东辉呼呼揣着粗气说:“沈燕,给了我吧,我保证你的主管不会改动。”季东辉说着从后面将她的职业裙撩起来,沈燕那雪白翘臀立刻全部呈现眼前,看的季东辉一阵欲血沸腾。

   “季总,请你放尊重点,再这样,我要报警了。”

   季东辉不肖地说:“沈燕,你报警我就说你勾引我。派出所的所长跟我是哥们呢。哈哈,你这荡妇,居然穿丁字裤?这不是成心引诱我干你吗?”

   “你这无赖,流氓,你放开我。”沈燕脸羞得通红,极力挣扎,可是她的身体被季东辉死死按住,不管怎样用力都挣脱不开。

   季东辉嘿嘿一笑,伸手拽住沈燕的黑色蕾丝内裤,用力往下一扯,那丰美的桃源圣地立刻全部暴露出来,那鲍鱼真是鲜美多汁。季东辉看的直流口水,大手摸过去,又说:“沈燕,你要是不愿意,我立刻让金总开除了你。”

   沈燕身子一颤,大滴的眼泪从眼眶里流出来,呜呜……

   季东辉猴急地解开腰带,狰狞的武器对准那片湿润的丰美之地就要进攻。

    

   罗森从总经理办公室回来,发现沈燕的办公室门锁上了,不由心中纳闷,“大白天的燕姐锁门干嘛?”突然,屋里传来沈燕的哭泣声。罗森意识到出了事,一脚踢过去,办公室的门被踹开了。

   罗森冲进办公室,就发现沈燕虾米一样被季东辉按倒在办公桌上,内裤都滑落到脚踝去了,季东辉紧紧抱着沈燕的腰肢,听到破门声,季东辉扭头过来。还来不及看清楚,罗森的拳头就砸过来,狠狠砸中他的鼻梁,顿时鲜血长流。

   罗森跟爷爷练过功夫,加上身体也壮实,对付三五个棒小伙都不成问题,别说季总这种没有啥战斗力的中年男子。季总被打的摔倒在地,他提着裤腰带站起来,手指罗森怒吼:“罗森,你敢打我?”

   罗森气得牙齿咬的咯咯直响,“季东辉,你这畜生,光天化日竟敢欺负沈燕,我不打死你。”罗森的拳头雨点一样落下来,季东辉腰带都没有系好,哪里有能力还手?被罗森打得抱头倒地。

   沈燕这功夫赶紧整理好衣服,看到季东辉被罗森打的满脸是血,连忙拦住,“罗森,别打了!”

   罗森看看季东辉的惨象,说:“燕姐这混蛋这般欺负你,报警吧。不能饶了这混蛋。”

   “这……”沈燕犹豫了一下,她心中暗想,“如果报了警,自己肯定就要被公司开出了。谁让季总是老板的亲戚呢。”

   季东辉虽然挨了揍,但是他自知理亏,小眼珠转了转,对沈燕软语说:“沈燕,真是对不起,我不过跟你开个玩笑,你不要认真。报警对谁都没好处的。”

   沈燕咬着嘴唇,说:“罗森,这件事就算了吧。”

   “什么?”罗森怒气不消看了看季东辉,愤恨地说:“燕姐,就这样放过他?”

   季东辉陪着笑说:“沈燕,既然你不追究,我给你道个歉,我还有别的事要做,我先走了。”

   季东辉跑了。

   罗森叹口气说:“燕姐,这禽兽欺负你,你就忍了?”

   沈燕苦笑一下,说:“罗森,我不想把事情闹大,那样对你,对我,都不会有结果。”她心有余悸可怜的模样,如同一只将要被关进笼子的白兔。

   看了看沈燕委屈的脸庞,罗森轻叹一声,他知道沈燕担心的是什么,“燕姐,你知道季东辉为什么这样大胆子吗?就是因为你们太纵容他了,所以他才会肆无忌惮。”罗森早就听说过,办公室里司管文职的几个女同事,不管是漂亮的,还是不漂亮的。都被季东辉占过便宜,甚至强行上过。这些女人为了保住自己那份高薪,为了保住那个脸面,都没有声张。如果报了警,季东辉被抓了,自己的脸面何存?以后还怎么在公司做下去呢,可悲。如果被自己男朋友或者老公知道后,自己更不用活了。

   沈燕话题一改,“罗森,我请你吃午饭,吃完饭,我陪你去三元制药公司看看。咱们争取把这个单拿下来。”

本文标签:东西小东西这才一根手指

很赞哦! ()

推荐从上往下捣得她汁水四溅:全文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