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教官架起腿一深一浅的律动:魔女玉足榨精调教

2020-11-22 08:57:06【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免得走路发出声音,将耳朵贴在表姐的门上。 这一听,杨羽的身子都沸腾了,房间不断有有节奏的声音传了出来,,没错,这是表姐的声音。表姐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趁着大家都不在,偷起汉

免得走路发出声音,将耳朵贴在表姐的门上。 

 文学


    这一听,杨羽的身子都沸腾了,房间不断有有节奏的声音传了出来,,没错,这是表姐的声音。表姐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趁着大家都不在,偷起汉子? 

    那美妙的嗯嗯之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响,杨羽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太好听了,心想原来表姐的叫床声如此销魂。 

    杨羽恨不得撞进门去,把表姐压在身下。 

    声音越来越急促,似乎快到了顶点。杨羽再也忍不住了,心里早已经痒痒。 

    杨羽的心里是百般煎熬,倒是羡慕起房内的汉子,竟然可以搞自己倾国倾城的表姐,真是被占进了便宜。 

    杨羽脑筋一转,这二妹的房间跟表姐的房间不是同阳台吗,而昨晚二妹的钥匙还在自己这呢。 

    这么一想心里乐开了花,提着鞋子捏手捏脚得往二妹房间走去,轻轻地掏出钥匙,小心翼翼得开门,不敢发出一丝声音,现在表姐还不知道自己和三妹放学回了家。 

    而这时,啪的一声门开了,结果呻吟声停了,杨羽那个后悔,糟糕,表姐一定发现家人回来了。 

    正在杨羽懊恼之际,又传来了嗯嗯的声音,杨羽才松了口气,悄悄关上了门,一步一步小心得走到阳台上。杨羽心里乐开了花,不仅可以听到表姐的那种声音,还能一睹表姐的那模样,杨羽别提心里多刺激了。 

    平时看这表姐端端正正,正想象不出来,在床上发骚的样子会是什么模样。正当杨羽幸灾乐祸得意洋洋之时,一看窗户,顿时从头冷到脚,竟然拉着窗帘,杨羽失望至极。 

    这正气得要走时,突然发现,窗帘并没有拉得那么紧,另一边似乎还露出了点缝隙,这一发现让杨羽喜出望外,上帝果然留了一扇门给他。 

    杨羽整个身子趴下,像小狗一样,从窗户下面爬了过去,然后站起靠在墙上,这动作,活像个特工。深乎了口气,马上就可以看到表姐的真身了,心里不知多兴奋。 

    杨羽一点一点的探出身子,屏着呼吸,心乱跳不止,强憋着欲望,眼睛离窗帘越来越近,终于杨羽透过窗帘的一点缝隙往房间内望去。 

    视野有限,只看见了表姐的半个身子,房内哪有什么汉子,仅仅只是表姐一人,原来表姐在自那个什么慰! 

    想到此,杨羽想死的心都有了,表姐你那么难受,表弟恨不得马上冲进去帮你一把。 

    表姐媛熙正背对着窗户,平躺在床上,看不到脸,只看到个后脑勺,她穿着上衣,而下,身却是模样任何遮挡,露着两条美腿。 

    杨羽瞪大着双眼,连眨都不舍得眨,以免错过什么好戏,可杨羽无论怎么转移视角,愣是看不到那性感地带。 

    可恶的上衣,杨羽差点骂出来,表姐穿的上衣有点长,几乎都遮住了整个地带。 

    杨羽弯着腰,目不转睛得看着听着,突然,表姐的声音越来越快速,而整个身子完全颤抖起来,只见她那双手频率也是飞速,紧接着,猛地停了下来,一阵抽搐。 

    表姐整个人的身子都挺了起来,双腿不断地踢着传单,一手紧紧得抓着被单,狠狠得抓着,显然表姐到达顶峰了,杨羽看得早已经按捺不住,下面极其难受。 

    杨羽终于忍不住了。 

    三步变成两步,没几秒下,就到了表姐的门前。 

    砰砰砰! 

    杨羽呼吸急促,狠狠了敲了三下门。表姐媛熙刚高潮后,整个人软瘫在床上,像个死人一动不动,突然听见敲门声,活活被吓了一跳。 

    “谁?”媛熙吃惊得问道,急忙到处找内裤,却不知被自己刚才踢到了哪里。 

    “是我,表姐!”杨羽回答道。 

    “哦,你回来了啊,我马上开门。”媛熙那个紧张,心中乱了方寸,心想刚才的呻吟不会被表弟听见了,那要丢脸丢到家了,可该死的内裤,却在这时,怎么也找不到,也就没多想,内裤也懒得穿,直接穿了牛仔裤。 

    门被打开了,媛熙头发凌乱。 

    “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媛熙故意笑着问,心里却是惊慌不已,瞄了瞄两眼自己房内,天啊,那内裤就在床下,从这望去,正好看得清清楚楚,更要命的是,被单上还湿了一片。 

    媛熙急忙站到了杨羽面前,挡住了他的视野,脸色洋溢着微笑。 

    “表姐一个人在房内干嘛呢?”杨羽明知故问。 

    他本来是想直接冲进房内二话不说,强行上了表姐,可一看到表姐的可爱样子,尤其是笑起来时,美丽至极,杨羽那禽兽的想法又放弃了,心道如此美丽的表姐如果不能心甘情愿的给自己上,只强暴一次那太暴殄天物了。 

    “没,没,我刚才睡觉呢,好了,醒了,我们下去吧。”媛熙一直挡在杨羽面前,生怕表弟看见自己床下的内裤和床单上的那一滩汁液。 

    杨羽笑了笑,打趣道:“表姐刚睡醒的样子可真美!” 

    “你啊,嘴巴那么甜,还是快想想怎么帮表姐悔婚吧。”女人天生就是喜欢被哄,喜欢听好话,这表弟嘴巴那么甜,也听得自己心里美滋滋的。 

    杨羽看着表姐下楼的背影,那屁股一挪一挪的,恨不得自己有透视眼,好看看表姐的那里,现在是不是还湿着一片。 

    小姨和姨父都去了山上,还没回来,三妹和表姐承担起了烧饭烧菜的责任,在农村里,几乎每个女孩子都承包家里的农活,而男孩子都需要上山砍柴,种田等重活。 

    杨羽一直在思索着怎么才能泡到这个表姐,让她心甘情愿,显然杨羽已经有点等不住了,晚上,就今晚,杨羽决定用自己充满男人味的身躯去勾引自己的表姐。 

    姨父似乎每天的心情都不好,回来时,又是一阵怒火,这些怒火就会感染所有人,让一家人的心情都会堕入深渊。 

    “那鱼苗绝对是那笨二牛偷的,哼,敢偷我家的鱼,看我怎么收拾你。”姨父咬着牙,被偷了鱼苗心里极度气愤,这鱼苗刚刚用媛熙的彩礼买来的。 

    “你又没证据,不要乱说!”小姨卸下了柴火,显然对姨父的猜测有所顾忌。 

    “我怎么乱说了,我们家的鱼田就在他们家下面,寡妇自从死了老公,生活本就拮据,那笨二牛又是个傻子,每次看见鱼就呵呵地笑,早想偷了,只是没料到,心这么狠,连鱼苗都不放过,我非找那寡妇算账去不可,不知生了个什么野种。”姨父越说越气,呸得吐了口痰,活得气都喘不过来。 

    “爸妈,先吃饭吧。”还是三妹最乖巧,烧了饭菜,还安慰父母,要不是姨父脾气太差,否则这日子过的会开心许多。 

    饭桌上,大家都只吃自己的,没人敢说话,生怕扯到自己身上。 

    这时,三表妹夹了口菜放到杨羽碗里。 

    “表哥,吃吃我烧的菜!”三妹露出害羞又可爱的笑容。 

    “这么快就贿赂表哥了啊?”表姐也笑着打趣道。 

    “哪有贿赂。”三表姐红着脸低着头,心里美滋滋得吃着自己的饭,时不时得偷瞄一眼杨羽,每看一眼心里就暖烘烘的。 

    “小羽,这三妹在你班级吗?”小姨关心得问道。 

    “嗯,我会好好照顾她的。”杨羽笑着说道,同时看了看芸熙,芸熙也正好看来,两人四目一对,芸熙急忙低下了头。 

    “那就好,芸熙赶紧吃,上楼做作业去,让表哥好好教你,也许还能考了好高中,读大学,像你表姐一样。”小姨越说越开心,整个人也乐了起来。 

    “哼!就她考那点分数?塞牙缝都不够,就算考全校第一,就我们村这学校,连续七年全校倒数第一了,正是丢脸丢到家了。哼!”姨父没好气的说道。 

    “爸,那也不一定,我看好表弟。” 表姐媛熙插话道,唯独二妹吃管自己吃饭。 

    姨父看了杨羽一眼,不屑,又转头了吃自己的饭,夹菜时,突然说道:“对了,那隔壁村的傻二狗他爹,下周就来我们家提亲,你们准备下。”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放下碗筷。 

    “你们干嘛这么吃惊?这是迟早的事。”唯独姨父还夹着菜,吃着饭。 

    “我不嫁!不嫁!不嫁!”表姐脸色当即一变,放下碗筷,饭也不吃,哭着奔回了房间。 

    “哼!!由不得你!”姨父冷哼了一声。 

    杨羽看着表姐哭泣的身影,心中也非常气愤,这姨父想钱想疯了,这简直就是卖女儿,完全不顾自己女儿的幸福,更何况,这么漂亮的表姐怎么可以嫁给那个傻二狗当媳妇糟蹋呢? 

    不行,这绝对不行!杨羽决定一定要想个办法让这婚事给黄了。

 

    天又黑了下来。 

    姨父白天帮弄了几块床板,小姨打扫了阁楼,整个地和玻璃都擦了一遍,拿了被子,把唯一的一间阁楼布置得清清爽爽,而杨羽以后就睡在这里了。 

    三妹已经洗好了澡,正在自己的房间做作业;二妹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她的腿一直不闲着,跟家人杨羽都不太合群,老往外跑;而表姐一直躲在房间哭泣,杨羽几次想进去安慰,但是在没想到办法前,也帮不上什么忙,看到表姐那个样子,本来打算勾引的心情都没了。 

    而姨父冲了澡,就像猪一样去了房间呼呼大睡,这可是才七点钟了,小姨一直在忙着家务活,又洗澡又喂鸡鸭还喂猪,忙得转圈。 

    杨羽再后院脱光了衣服裤子,就冲起澡了,夜色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哪怕开着灯,这后院的门一关,也就啥也看不到了。 

    后院本来就是和隔壁房相连,没有围墙,直通的。 

    这时,隔壁房的后院亮起了一点微弱的灯光,走出个女孩子,那女孩子一见到杨羽在后院洗澡,便来了兴趣,靠在墙上,吃着瓜子,欣赏起杨羽来了。 

    杨羽当然不好意思,自己又没穿内裤,这样赤裸裸的被人看哪里自在,悄悄的侧了下,身子,只让她看到了后背。 

    “洗个澡而已啊,害羞什么呢?”那女孩子吐着瓜子,倒调戏起杨羽了。 

    “姑娘,这样看,不太好吧。”杨羽一个大男人当然不怕被人看,但是也不能太放肆了,矜持一点给点对方点想象才是最好的勾引。 

    “哎呀,都是邻居,怕什么,以前我没见过你啊,你是谁?”女孩子一直盯着杨羽结实的后背目不转睛得看着。 

    “我昨天刚来,来村里教书,这丝小云是我小姨。”杨羽如实回答。 

    “哎呀,你就是那个高材生啊,我早就听说了,我叫林依娜,你呢?”女孩子聊得越来越有兴致了。 

    “我叫杨羽,你好。”杨羽继续冲着自己的澡,也偷偷看了眼林依娜,这林依娜看起来也就比自己小一两岁,165左右的身高,只穿了件背心,鼓着两对饱满,那沟壑远远望去都能显而易见,外貌虽可不及表姐的美,但是却透着一股特别的味道,让杨羽越看越着迷。 

    这时,小姨正出来喂猪,见那林依娜正色迷迷得看着自己家的小羽,心里已经知道了这妞的想法,喊道:“小娜啊,你下个月都要结婚了,还出来勾引我们家小羽呢。” 

    “阿姨,你看你说到哪去了,我这不是还有个月才结吗。”林依娜倒是撒娇起来了,杨羽这才知道,这林依娜何止有男朋友,都要快结婚了,果然跟自己猜得一样,骚货一个。 

    杨羽洗好了澡,穿了内裤,临走时,朝林依娜微微一笑,还特意道了个别,可林依娜的眼睛却始终看着杨羽的下面,差点看得她留鼻血,惊讶万分。 

    杨羽正要上楼时,小姨喊住了他:“小羽啊,你表姐心情不太好,上去多安慰安慰她,啊?” 

    “小姨放心吧,包我身上。”杨羽自信满满得说道。 

    杨羽先爬到了自己的楼阁,到阁楼还没有楼梯,用的木梯,木梯从杂货物的房间而过,和她们三人的房间隔得都比较远,也比较安静。 

    楼阁很小很矮,杨羽站起来,差不多要顶到了天花板,靠外的两面墙和地面是水泥砖块,还有两面是木板隔成。三个表姐妹的房间天花板也都是木板的,她们房间天花板的上面也就是杨羽阁楼的外面,就是说,杨羽可以通过阁楼走到她们三人房间的上面。 

    楼阁被小姨理得一尘不染,窗户也擦得干干净净,透过侧面的窗户,杨羽即可以看到房内的美景,还正好对准了隔壁放二楼的窗户,还挨得很近,而且像是隔壁房的一个卫生间,农村很少有人把卫生间建到二楼,倒也很有城市人的模样。 

    杨羽躺到了床上,深呼吸了口气,关闭了台灯,顿时,房间黑了下来,黑夜中总有很多眼睛。杨羽在想,怎么才能帮表姐搅黄了这婚事,想着想着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这里没信号,没网络,杨羽的电脑和手机早已经搁那里自生自灭了。 

    可想着想着,就想到白天表姐那勾魂的呻吟声和那刺激的画面,就一股冲动,下体硬了起来,猛得坐了起来,准备下楼去找表姐。 

    这刚出门要爬楼梯,黑夜中撞到了个人。 

    “哎呀!表哥你怎么不开灯?”三妹不知何时爬了上来,正好和杨羽撞上了。 

    杨羽一听声音是三表妹,就伸手去牵她,免得在这黑漆漆的地方摔倒,牵回了房间,关了门,才开了台灯。 

    只见三妹穿着一身粉色睡裙样子一下子从可爱变成了性感,杨羽做梦也没有发现,这三妹穿睡衣的模样会那么性感,睡裙只能勉强遮住了屁股,两条洁白的大腿白花花的露在外面,虽然没有表姐的那大腿那么纤细修长,但是却比表姐的大腿更加鲜嫩稚嫩,秀色可餐啊。 

    杨羽也只是穿了条内裤,某处正好雄壮地顶起,而这一景象被芸熙看得清清楚楚,顿时瞪大了双眼,急忙转过了头去。 

    杨羽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心中却是暗自好笑,不知道这三表妹看了自己的那东西,会是什么反应。 

    “表哥,有些题目不会做,所以来找你!”三表妹芸熙说话吞吞吐吐,脸颊通红通红。 

    杨羽看呆了,在这微弱的灯光下,表妹的面色更加粉嫩,就像个婴儿一样,红润鲜嫩,弹性十足,这种皮肤在城市的女孩子里早已经绝种了,这简直就是上天赐予芸熙的礼物,让男人垂涎三尺的礼物。 

    “嗯,坐下来吧,帮你一起解!” 

    阁楼还没有椅子,表妹和杨羽就一起坐在了床上,紧贴在一起,房间里很寂静,杨羽几乎都可以感受到三妹那急促的呼吸声。 

    杨羽看了下题目,题目对他而言很简单,看了一眼就知道怎么做了,就开始给她解析:“第一步,我们先看清题目,第二步看清条件,不用去题目要我们答什么,你看,根据这两个条件,我们可以得出什么?” 

    杨羽边解析着题目边看看芸熙。 

    芸熙睁大着眼睛,使劲得摇摇头,而她挤压在说上的那一对,因为没有胸,罩,露出了一条美丽的深邃的乳沟。 

    杨羽一看,解题的心思都没了,芸熙那胸前的一对绝对人间极品啊,不仅白皙丰满,富有弹性,杨羽都看呆了。 

    “表哥,别看那里。”芸熙害羞得低着头,却丝毫没有去遮掩甚至整理下睡裙的样子。 

    “表哥帮你把这题目弄懂,你让表哥看一眼咪咪怎么样?” 

    杨羽故意试探她,虽然知道这程度应该已经过了,甚至很可能会岂到反面影响,但是看到那乳沟,杨羽心里那是百般煎熬,连自己都纳闷竟然说出了这句话。 

    “不可以!表哥要再这样,我就走了。”说着,芸熙起身想走。 

    杨羽怎么可能会让她走?一把拉了过来,也许是太过用力,芸熙没有站稳,一把完全正面扑到了杨羽身上,更凑巧的事,杨羽被突然一扑,也没做稳,往后倒了下去,芸熙也跟着压了过来,却正好脸对脸,嘴对嘴压了过来。 

    竟然就这样,两张嘴巴封在了一起。 

    芸熙睁大了双眼,那双眼睛清澈纯洁,这是她的初吻啊。杨羽真心没想到会有这样一遭,只感觉到芸熙那湿润弹性的红唇紧贴着自己的嘴唇,顿时惊呆了。 

    芸熙愣在那里,双眼和表哥对视,又是一阵触电,触电下芸熙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甚至都忘记了正嘴巴和表哥对着嘴巴,这一触电足足有半分钟之久,而这半分钟,嘴巴就这么对着嘴巴,眼睛看着彼此。 

    直到杨羽的嘴巴动了一下,芸熙才从触电总反应过来,两脸瞬间通红,啥也没想没说,直接奔了出去,慌乱爬下了楼。 

    杨羽长呼了口气,松了口气,刚才那一刻,真是太爽了,心中暗自得意,表妹一定会喜欢上自己了,干她是迟早的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本文标签:书房宠婢

很赞哦! ()

推荐教官架起腿一深一浅的律动:魔女玉足榨精调教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