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医生揉我的小蜜豆h文/地铁上的娇喘h

2020-11-22 22:05:29【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明明看起来那么文弱的女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那根长矛尽管是石头和木棍做成的,插在人身上可不是好玩的,千钧一发之际,我猛地向前一扑,卧倒在地上,长矛贴着我的头皮飞过,带

明明看起来那么文弱的女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文学

    那根长矛尽管是石头和木棍做成的,插在人身上可不是好玩的,千钧一发之际,我猛地向前一扑,卧倒在地上,长矛贴着我的头皮飞过,带走了几根头发。

    “艹!想杀人啊?”

    再次定睛,那女人忌惮地看着我,喝问道:“什么人?”

    我举起了双手,示意自己没什么恶意,是飞机失事幸存下来的人,在林子里找食物,误打误撞就找到这儿了,刚才的一切都是巧合。

    “对了,这个是不是你的?”

    我从怀里把那个bra拿了出来,女人一看到那玩意,顿时瞪圆了凤眼,双拳紧握,脚步后挪,摆出一个拳击的攻击姿势,“变态,原来是你偷了我的东西。”

    这算是作死吗?我扶额狂汗。

    “等等,你听我解释啊。”

    我话音未落,她就悍然无匹地冲了上来,一记漂亮的直拳朝我面门袭来,势大力沉,我好歹也是当过兵的,出于本能,一记擒拿手握住了她的藕臂,往边上一推,箍住了她的胳膊,绕到了后方,勒住了她的脖子。

    “姑娘,你听我解释,你这东西,是我从一只猿猴那儿抢来的,我刚来不久,怎么会干那种事啊?”

    “少废话!”

    我一个疏忽,这姑娘那修长的美腿,直接上踢,形成了一字马,脚尖踢中了我的胳膊,我一阵生疼,下意识地松开了她,往后退了好几步。

    “嘶~”倒吸了口凉气,我冲她比了个大拇指,“好身手!”

    “变态!”

    这姑娘脾气火爆,根本就不给我喘息的机会,再度朝我攻了上来,我被她逼得连连后退,身上好几处都被击中,钻心的疼痛,看样子,她是一点儿没打算留手。

    “喂,你再这样,我可要还手了。”

    “求之不得呢!”女人霸气地抹了抹鼻子,“你要是能击败我,我以后给你当女仆都成。”

    看来,她对自己武力很自信啊,俗话说,胸大无脑,她也不知道哪根筋乱了,竟然说这种话,这不是逼着我动手吗?

    “你确定?”

    “君子一出,驷马难追!”女子霸气地说。

    得!感情还是我华夏子孙,就冲她这点,我都不忍心伤害她了,既然不打不成,那就只能勇敢迎战了。

    我将bra重新揣进了兜里,笑吟吟冲她勾了勾手指,将左手背到了后面,“来吧,单手照样虐你!”

    那女人惊愕地瞪了凤眼,转悠,嘴角勾勒起一抹嘲讽的笑容,“自大狂!你简直找死,待会,我会揍得你爬不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她一个箭步上前,直接原地腾跃而起,在半空中使出了一招回旋踢,直奔我而来,我诡谲一笑,丝毫未动,女子美眸中流露中一丝疑惑,就是趁着这个空档,我猛然向前跑去,直接选择正面迎击,女人大为困惑,可脚下的力气,却丝毫没有减小。

    眼看着那光滑的美腿就要踢中我脖子了,我猛地一矮身,左肩上扬,直接朝她的胯间顶去,这个时候,她的招式已经到了末端,想要调整方向,根本就是痴心妄想,毫无意外,她被我顶在了肩上,不由分说,我没给她任何机会,两只手同时上扬,箍住了她的双臂,将其死死地抵在腰肢后,随后,一个翻身下坠,将她的身体彻底地倒转了过来,死死地压在了地上。

    此刻,她就像个皮球似的,脑袋从双腿中间冒了出来,双手双脚被扣在一起,不得动弹。

    “可以!你这身体柔韧度,一定可以解锁好多姿势……”

    女子挣扎了几下,恶狠狠地瞪着我,发现无能为力后,终于选择了认怂。

    “呵呵,我留手了,不然,你现在已经脊柱断裂了。”

    放开了她,我拍了拍手,长吁了口气,就在那一瞬间,这女子又暴起,一记断子绝孙脚,狠辣而霸道,我只觉某处一凉,吓得急忙夹紧了双腿,总算是抵挡住了这一招。

    MMP!老子还没娶媳妇呢!

    “过分了啊……”我死死地瞪着她,目光中涌现出几抹杀气。

    女人怔了怔,羞愧地低下了头,朝我深鞠一躬,“对不起。”

    见她道歉了,我的怒火也就消散了,没想到还能碰上个工夫少女,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

    “之前说的话,还算数吗?”

    这才是我关注的重点,其余都是扯淡,试想一下,要是能有个这么牛叉的女仆,以后的生活,还不得爽歪歪了?

    “当……当然。”

    女子显得有些不情愿,但没有反悔,不过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在羞于启齿。

    “有什么话,直说吧。”

    我是那种直爽的性子,受不了这个,女子也没打算继续犹豫下去,语气凝重地跟我说,她的确会当我的女仆,但我不能跟牛马一样的使唤她,女仆也是需要有自己的私人空间,而且,更为重要的一点,她不提供陪睡服务。

    陪睡?

    我顿时邪火蹿腾,目光不由自主地她那丰腴的身材上游走,一阵口干舌燥,没想到,这姑娘思想还跑得挺远的,都想到了陪睡这种事,估摸应该是宅看多了,说实话吧,她刚才说的话,我根本就当做了一句戏言,她就算赖掉,也没什么,她答应了,已经让我很意外了。

    至于,羞羞的事儿,虽然她这种女人是所有男人的幻想,可我也有自己的操守。

    强扭的瓜不甜,就算我对她有想法,我也是需要那个心甘情愿的她。

    “行了,你想多了。”我笑了笑,再次将bra给了她,女子接过一问,顿时就明白了,“该死的猴子!”

    她那是狗鼻子吗?为啥我先前没闻出来呢?

    她冲我微微一笑,说是要去小溪里洗bra,毕竟被猴子给使唤过了,上面指不定残留着什么病菌呢,我也跟着去了,一来二去,两人也聊开了,这姑娘叫顾廷芳,是美籍华裔,今年十九岁,他老爸是中国人,职业是模特,混维密的,只是预备役,还没有太出名,打小在唐人街的武馆学过功夫,什么太极、咏春、形意拳等等,都会一些,另外也练过散打和泰拳、拳击。

    妥妥的功夫少女啊,都是从小培养起来的,难怪会有那么好的身手。

    “奇怪,我怎么在飞机上没见过你啊?”

    我这人,一向喜欢欣赏美女,而且对看过的人,过目不忘,对顾廷芳却一点印象也没有,结果人家鄙夷地回了我一句,羞得我差点没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在头等舱。”

    我:“……”

    她洗衣服的动作很娴熟,很快bra就被她给洗好,晾晒了起来,我们又聊了些飞机失事后的事情,顾廷芳告诉我,与我们不同,她醒来的时候,是在丛林里,四下一探寻,找到了一个山洞,所以,这两天都是在山洞里生活。

    不得不说,她一个女孩倒是挺坚强的,就算一个大男人,遇到这种情况,也不一定比她做得好,她之后带领着我,参观了一番她的山洞,里面用茅草扑出来一个柔软的床,角落里还有用石头和泥浆做得火炉,上面还有一个大大竹节做成的被子,炉子里还烧着火,那竹节里面的溪水,已经在翻滚了。

    “好家伙!你行啊,这都能想到?”

    “没什么,小时候常跟爸妈一起去黄石公园野营,这些小时候我就知道弄了。”

    流弊啊!我心中赞叹不已,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对孩子简直太残忍了,小小年纪就让做这做那的,哪像我们,只要你专心做作业学习,家长恨不得把月亮都摘下来给你。

    这个‘白捡’的女仆,太鸡儿爽了,以后我可能要过上好日子了。

    想到这儿,我没控制住自己,嘿嘿地笑了起来,顾廷芳嫌弃地瞥了我一眼,嘱咐道,“你要是想在这里住,必须得劳动,我讨厌吃白食的人,何况,你还是男人。”

    我顿觉尴尬,忙收起了笑容。

    “行啦,那都不叫事,以后我主外,你主内,我可舍不得真把你当女仆使唤。”

    顾廷芳笑了,衷心的微笑,媚而不俗,似是一朵盛开的水仙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我顿时看痴了。

    那边上还放着烤肉,顾廷芳大方的用石刀隔了一块给我吃,说这是獐子肉,她自己打到的,还有小半只呢,我可以多吃点。

    我一边说着谢谢,一边大快朵颐,这肉不知道她是怎么加工的,吃起来棒极了,甚至还有股孜然味,在这种地方,真是匪夷所思啊,我一问才得知,原来她是找到了一种野草,叫什么麻黄蕨,碾碎了撒在肉上面,可以提高口感。

    “人才!”

    女仆的能干,超乎我的想象。

    吃饱了之后,我突然响起了米娜,估计那个傲娇女总裁,这会儿正在喝西北风吧,跟着那种爱吹牛的死肥佬,她能填饱肚子才怪。

    吃完后,我试着问她,能不能带点回去给我的朋友?顾廷芳一本正经地说,这事儿以后我自己做主就是了,她现在是我的女仆,一切以我为中心。

    “那就太谢谢你了。”

    之后,我去林子里,把那个行李箱给拖了回来,“礼尚往来,你这衣服,在丛林里行走,多有不便,换一件吧。”

    “好。”顾廷芳莞尔一笑,充满了温柔。

    我一愣,痴痴地望着她,过了半晌,顾廷芳轻咳了一声,我才意识到,人家要换衣服,我待在这儿干嘛啊?

    “嘿嘿……”我尬笑了几声,恋恋不舍地跑了出去,“我给你守着。”

    嘴上这么说,脑海里却忍不住幻想起先前的那一幕,她的身材,简直太完美了。

    可就在这时,山洞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

    “怎么啦?”我赶忙跑了进去,却看到了令人喷血的一幕!

 福利!总是出现的很意外。
    
    当我冲进去的时候,顾廷芳赤着身子贴着墙壁站在角落里,娇躯狂颤,手里攥着一件白衬衫,护在胸前,其余的地方,一览无余,如此近的距离,盛景无限,我感觉全身每个细胞都悸动了。

    美!怎么可以这么美?

    “喂,你还愣着干嘛?快帮我赶走它啊!”

    我这才意识到,那只该死的小猿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洞里,此刻,拿着顾廷芳脱掉的衣物,津津有味地在那轻嗅着,活脱脱一副小变态的模样。

    “你……你怕这个?”

    我有些惊愕地道,毕竟,以她功夫少女的实力,这玩意,没什么好怕的,就算是小孩子,也不怕它。

    “嗯嗯。”

    她乖巧地点了点头,垂眸间,忽然意识到了自己身无寸缕,顿时羞得面颊绯红,惊叫着蹲在了地上,浑身泛起了一层不健康的红色。

    “你都看到了?”她气呼呼地问道。

    “嗯嗯。”我本能地点了点头,突然意识到不对,忙摇了摇头,扑向了那只小猿猴,这个关头承认,那不找死吗?

    “小畜生,今天老子扒了你的皮!”

    本来陶醉在顾廷芳衣物间的小猿猴登时瞪大了眼睛,朝我呲牙咧嘴,作势一副要扑上来的架势,说实话,这玩意虽然体型不大,可尖牙利齿的,弹跳力好的惊人,它长期生活在野外,没准体内带着什么病毒,被抓一下,或者咬一口,可就赔大了。

    那啥,艾滋病不就是有人作死跟大猩猩那啥,才传染到人类社会的吗?

    不然,以前哪有这种病啊。

    所以,我几乎下意识地抱着脑袋,往后退了一步,谁知这小畜生没冲上来,麻溜地贴着岩壁蹿了出去,我气得不轻,赶忙追了上去,到洞外一瞧,这货已经上树了。

    “妈卖批!有种下来!”

    我举着兰博刀冲它比划,实际上是在发泄心中的怒火,生为万物之灵的人类,被畜生给耍了,总觉得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儿,我气得不轻,现在还真想宰了它。

    “吱吱吱……”那畜生挑衅似的朝我吼叫,站在树枝上左摇右摆的,时不时地把它那红彤彤的屁.股转过来,冲着我拍打,极尽侮辱之能事。

    妈的!这只猢狲成精了!

    我一边冲它笑着,一边慢慢地蹲下来,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猛地一下扔了出去,这货吓得吱吱乱叫,却很灵巧地躲开了,然后,它生气了。

    一眨眼跳进了我树丛里,没多久,手里就捧着几颗松子似的东西,照着我乱扔,我明明已经躲避的很灵巧了,没想到脑门还是挨了一下,三番两次被这只畜生戏耍,我简直快要爆炸了,偏偏人家会爬树,我根本就够不着。

    这种滋味,特别难受!

    就在我气得抓耳挠腮的时候,顾廷芳出现在我的身后,她选了一套运动装,姣好的身材将衣服撑得满满的,由于身高优势,衣服裤子,就跟短装似的,藕臂和美腿,都有一部分露在外面。

    她无奈地摊了摊手,“这件已经是最大的了。”

    “没事,你穿什么都好看。”

    她嫣然一笑,瞧着那边手舞足蹈的猴子,马上就明白了什么,冲着我使了个眼色,从洞里抄起了长矛,然后还丢给了我之前的bra和那换下来的小裤裤,指了指小猿猴,示意我往树前走走。

    手里拿着她贴身的衣物,我几乎能嗅到一股子芳香,大脑就像是短路似的一片空白,这感觉怎么说呢,特别刺激,我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应激反应。

    “吱吱吱……”

    那只小猿猴这时候叫得特别疯狂,一下子把我的思绪给拉了回来,我抬眸,刚好撞见顾廷芳羞赧的目光,毕竟我们才刚认识没多久,为了一同惩治那死猢狲,差点就忘了男女有别。

    “嘿嘿……”我尬笑了几声,转移了注意力,那死猢狲看到我手里的东西,哈喇子都流出来了,两只大大的眼睛,滴溜溜地乱转着,急切地在树上跳来跳去,伸手做了个抓取的动作。

    联想起顾廷芳刚才的交谈,我明白她的意思,旋即偷笑着,将两件贴身衣物拿在手里挥了挥,“喂,想要吗?”

    我不知道那玩意听不听得懂人话,反正我说完后,它竟然点了点头,激动地跳在了低处的树枝上,吱吱吱地兴奋地叫着,我一看这肯定有戏,试探性再度接近那棵树,那猢狲极其忌惮,马上又跳回了上面的树枝,眼睛却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我手里的东西。

    再狡猾的生物,只要有弱点,就注定是遭殃的。

    我继续逼近,趁机回头瞥了一眼,顾廷芳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我估摸着她肯定去什么地方伏击了。

    “想要下来拿啊。”

    现在,我已经来到了树下,将那两件衣物放在了树荫下,往后退了几步,“快来拿吧,算我送你的。”

    “吱吱吱……”

    它更加兴奋了,也不知道这猴子的脑回路怎么长得,居然对人类的女人,有这么深的执念。

    显然,它还在忌惮,我又往后退了几步,指了指那衣物,这畜生终于开始蠢蠢欲动,它猛一下跳在了地上,而后又害怕地蹿了上去,如此尝试了好几次后,终于装着胆子,跑去拿贴身衣物,也就在这时,旁边一处草丛里,窜射出来一根长矛,冲它袭来。

    “吱吱吱……”

    这畜生太过机敏,一听到那声音转身就跑,可它还是慢了一步,被长矛捅中了屁.股,身子跟破布娃娃似的倒飞了出去,我趁机举着兰博刀冲了上去,大喝着朝它砍去,那货呜咽一声,一双眼眸里充满了泪花,那一刻,我竟有些同情了,迟疑了一下,谁知它突然扬了一把草芥给我,等我再次定睛,那东西已经没影了。

    “畜生!”

    我气得狂跺脚,四下巡视,哪里还有那货的身影?

    顾廷芳阴着一张脸,从草丛里走了出来,我知道自己犯了错,于是跟她道歉,说自己大意,本以为会被说一顿,没想她却笑了笑,说她发现了一件比杀死那猴子更有价值的事情。

    好家伙!差点没吓死我,干嘛阴着脸啊?

    我长出了口气,不解地问道,“到底是什么啊?”

    顾廷芳神秘兮兮地指着我说,“不告诉你,自己体会。”

    我体会什么?呵!女人,就喜欢搞这一套,没意思。

    那猢狲得到了教训,估计日后见到我们得绕着走了,眼看到中午了,我和她收拾了下,带着武器和一块獐子肉,赶往海边,到那儿的时候,我发现两个女人都在近海那儿拿着木叉捕鱼呢,郝建那个瘪犊子,却优哉游哉地躺在溶洞里休息,面前那堆火,已经快灭了。

    走近以后,我听到了如雷的呼声,感情这货睡着啊。

    一个大男人,在这偷懒,让女人干活,也不知道那俩女的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喂,醒醒!”

    我厌恶地踢了他一脚,这货‘噌’一下惊坐而起,骂骂咧咧地吐槽着,转眼看到身材高挑的顾廷芳,瞬间闭上了嘴,那哈喇子跟不要钱往下流。

    “美女,你哪来的啊?”

    顾廷芳厌恶地瞪了他一眼,往我身后站了站,直到这时,这货才看到了我,眼底顿时迸射出一道恨意。

    “呦呵,郝总,我还等着吃你的三文鱼呢,鱼呢?”

    郝建那张肥厚的脸抽了抽,变成了猪肝色,厌恶地瞪了我一眼,指了指自己的脚掌,“哼!神气什么,要不是老子踩到了砾岩块,受了伤,几条三文鱼算什么?”

    呵呵!总之,他无论什么时候,都能义无反顾地装起来,不管这X装得是尬还是不尬。

    “哦。”我戏谑地瞥了他一眼,用兰博刀把那块肉给串了起来,添了些柴火,架在火上烤,毕竟已经凉了,肉还是热点好吃,待会米娜回来了,他就知道,谁才是真正有能耐的人了。

    “卧槽!你从哪弄来的这块肉啊?”郝建摸了摸哈喇子,一脸的渴望,“快给我吃一口。”

    这家伙,也不知道脑子是不是有问题,竟然直接把手伸进火上面去拿肉。

    “等一下,还没热。”

    我话没说完,这家伙就一把抓住了獐子肉,硬生生抢了过去,而后被烫的哇哇直叫,手一抖,把獐子肉给扔进了火堆里,彼时,火燃烧的正旺呢,当即一通霹雳啪啦的脆响,等我将肉被挑出来,已经成一团黑炭了。

    “你特么有病是不是?”我直接火了,这一块肉已经够两个人吃一顿了。

    郝建愣了愣,蹭一下站了起来,“臭屌丝,你吼什么吼?不就一块肉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瞧你那熊样……”

    “一块肉?呵呵。”我怒不可遏,“说得轻巧,你特么倒是找来啊?”

    郝建被我回怼地哑口无言,怒气冲天地瞪着眼,摩拳擦掌,“你就是故意针对我,老子身价过亿,用得着受你的气?昨天被你给偷袭了,老子今天非得揍得你满地找牙!”

    话未落,他叫嚣着冲了上来,气势汹汹,可对于这种炸碎,我根本就不带正眼瞧的,简简单单一个扫堂腿,就把他放倒在地,一脚踩住了他那啤酒肚,我将兰博刀扔给顾廷芳,提起拳头就朝他身上招呼。

    “哎呦……哎呦……”

    这货止不住地惨叫着,米娜和潘莲听到声音冲到了我面前,潘莲那浪蹄子护着奸夫,祈求道,“叶凡,你别打他了,就算我求你了,不然我们回去没好果子吃……”

    “米总啊,我就在那休息,叶凡一来就把我踹了,不由分说就揍我,他就是想趁着你们不在,杀人灭口啊,这个人太坏了……”

    这个奸商,栽赃陷害的本事,同样出色。

    米娜一听火了,径直抡圆了巴掌朝我甩来,“叶凡,你这个垃圾人,暴力狂,怎么又打人啊?”

    可这一巴掌,好巧不巧被顾廷芳给拦住了。

本文标签:你看镜子里我们的结合

很赞哦! ()

推荐医生揉我的小蜜豆h文/地铁上的娇喘h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