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丝袜护士好紧好滑好湿|长篇绿官场小说

2020-11-22 22:08:06【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田野,思绪不断回到杂乱的过去。
这是叫做近乡情切吗?也不知道姑姑还在世吗?姑姑大了父亲二十来岁,今年怕是快到七十了吧?表姐林薇过的好吗?外甥女韩舒也长

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田野,思绪不断回到杂乱的过去。
 

 文学

   这是叫做近乡情切吗?也不知道姑姑还在世吗?姑姑大了父亲二十来岁,今年怕是快到七十了吧?表姐林薇过的好吗?外甥女韩舒也长大了吧?

   县城离城市并不算太远,高速两个小时的路,一转眼江琪驾车进了小城。

   十年了,可这里的变化并不大,只比以前多了些楼宇,多了些喧嚣。罗啸熟练的指点江琪找到了一座破旧的居民楼,江琪把车停下,罗啸下车走到了一户门前,迟疑一会,手按到了门铃上。

     响了好一阵,门缓缓的打开了道缝,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问道:“谁啊?”

     罗啸仔细看了眼,是姑姑,显然没认出自己。

     “是我啊,阿啸。”

     “谁?”

     “阿啸!”老人的听力看来不大好,罗啸把声音大了些。

   “是阿啸?”老人不大相信,把门打开仔细看着,真是阿啸!

   是阿啸回来啦!老人有些激动,一把拉住罗啸,哽咽着说:“孩子,这些年你跑哪去了?怎么也不回来看看?姑姑可想你了!”

   罗啸柔声道:“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老人把二人让到屋里坐下,却一直拉着罗啸的手不肯松开。

     “阿啸,这几年你都去哪了?怎么连个信也没有啊?”

     罗啸笑着说道:“就是在外面闯闯,也没时间回来。姑姑你身体还好吧?姑父没在吗?”

     老人叹了口气道:“我还好,你姑父前年就没啦。”

   罗啸低下头,默然了一会,打量了一下姑姑的家。

   屋子已很破旧,还是十年前的样子,墙角的一幅镜框里还有父亲和自己的照片。

   家,自己多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老人打量了下江琪,问道:“阿啸啊,这是你媳妇吗?有孩子没啊?”  

   江琪有些忸怩,罗啸拉住她的手,道:“是女朋友。”

     “这姑娘多漂亮啊,你可要好好对人家啊,”老人渐渐高兴起来,接着道:“我得告诉你薇姐一声,她要知道你回来,高兴死了。”说完打了个电话。

     “你薇姐乐坏了,一下班就回来,你不急着走吧?你外甥女也在家,一会让她们娘俩一起过来。”老人说。

     罗啸问道:“表姐过得好不好?”

   老人又叹了口气,道:“你薇姐啊,就凑合过呗。你姐夫跟她早都下岗了,她给人卖衣服,你姐夫到处给人打零工,也挣不到什么钱。小舒今年刚上大学,供个孩子,不容易啊。” 

   罗啸脑海中泛起了孩童时表姐林薇带着自己嬉戏的情景,酸甜苦辣,五味杂陈。

   二人跟老人说了会话,罗啸对老人说道:“姑,我去看看爸爸的墓。”

   “去看看吧,一晃十来年没去看你爸爸啦,你薇姐每年清明都去。哎!要是你爸还在……”说着说着,老人又抽泣起来。

   江琪劝了劝,跟罗啸出门上了车。

   开了半个小时,到了郊区的陵园。

   江琪下车买了束花和一些供品,随着罗啸到了他父亲的墓碑前。

   罗啸掸了掸墓碑上父亲照片的灰尘,跪倒近前,磕了三个头,站起拿过花束,放在上面,静静的站在那里,却不说话。

   江琪接着也行了礼,见男人不做声,就跟着站在那里。

     沉默了好一会,男人长出了口气,走了出去。

   江琪见男人情绪低沉,便问道:“啸哥,你长得不像你爸爸呀,是像你妈妈?”

   罗啸想了想,道:“听家里人说,都不像。”

     “你没见过你妈的照片?”江琪随口问道。

     男人口气有些冷,道:“没,我没那个女人的任何印象。”

     江琪见状不再问了。

   回到姑姑家,二人跟姑姑唠了会家常,到了下午,听见门铃响,正是表姐林薇回来了。

   进了屋,见了罗啸,林薇一把抱住他,哭道:“阿啸,阿啸,好弟弟,你可回来了,姐姐天天都惦着你。”话到此处,已是泣不成声。

   罗啸轻轻拍了拍表姐的肩膀,安慰道:“姐,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别哭了,应该高兴才对。”

   林薇破涕为笑,拉着男人坐下,问起他这些年的经历。

   罗啸笑着说道:“也没什么,就是满世界的转了几圈,在省城开了家小公司,盖点房子什么的。”

   林薇听了大喜,说道:“我就知道我弟弟一定有出息,看吧。”说着又问起江琪,“这是我弟妹吧?真漂亮,阿啸有福气。”

   江琪红着俏脸,望着罗啸,眼波缠绵。

   男人看着表姐林薇,岁月似乎没给她带来影响,反而多了些成熟的魅力,穿着的水蓝色牛仔裤腰间还挂着价签。

   罗啸知道这是表姐给店里穿的样品,不禁有点心疼,问道:“姐,工作辛苦吗?”

   薇姐叹了口气,道:“哎!就那样吧,你姐夫不争气,小舒又要上学,仗着我还没老,替人家卖衣服,想开家店自己干又没本钱,谁知道以后能怎么样。”

    罗啸低头想了会,说道:“薇姐,你跟我去省城吧,我给你开家店,什么都不用你,你管钱就行。小舒的学费我也负责,至于姐夫,我帮他在这做点小生意,顺便照看下姑姑。”

   薇姐有些不信,道:“真的?阿啸,你现在有这么多钱?”

    江琪在旁边笑着说:“让他送你十家店他也送得起。”

    薇姐听了大喜过望,也不再客气,连声说好。

   罗啸跟表姐要了个账户,让江琪给财务打了个电话,安排好汇款的事,对薇姐说道:“这笔钱给姑姑换个房子,请个保姆,剩下的给姐夫干点什么吧,让他自己拿主意。过完了十一,你就去找我,其他的事情我给你安排。” 

   不知不觉到了傍晚,门铃又响起来,表姐夫韩俊成带着外甥女韩舒来了。

   还没进屋,小姑娘就嚷着:“妈,妈,门口停着一台法拉利啊,是法拉利没错,我还是头回见啊,真帅!”进了屋,见了罗啸,韩舒有些害羞,怯生生叫了句小舅舅。

     罗啸看着十年未见的外甥女,女孩早已长大,跟表姐生的极像,纯白的休闲上衣,水墨蓝牛仔裤,婀娜的身姿,青春逼人。

   寒暄片刻,韩舒便不认生,拉着江琪问东问西,一口一个小舅妈,嘴儿甜得很。

   江琪听得心花怒放,很是欢喜这女孩,一时间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表姐夫大是关心罗啸的生意,得知罗啸干的不错,仿佛是自己成功了般,很是得意客套话讲完,三人继续用餐,冯秀娟倒是好酒量,推杯换盏,跟罗啸斗起酒来,到显得梁主任有些多余了。

   罗啸偷空仔细打量下了这妇人,冯秀娟容貌其实稍逊廖云雅半酬,但也是绝对的上乘之姿,少了些雍容,却胜在多了份风骚,嘴唇有些厚,但十分性感诱人。

   谈笑间,罗啸才知道她原本是省里小有名气的女中音,后来歌舞团改制成演艺集团后领了份闲职,做了几次生意也都没成功,反到赔了些钱。

   罗啸惦记着正事,找个时机向梁主任问道:“老哥,我上次问您的事怎么样?”

   梁主任想了想,刚要回答,冯秀娟抢过话头说:“不就王副市长的事吗?上边有专案组在查他,他够呛了。”

   梁主任显然有些忌讳,故意咳嗽了一声。

   冯秀娟却对丈夫的提醒毫不理会,继续说道:“罗总,你也小心点,有人举报你和国土局的廖云雅有不正常的关系,在批地过程中违规转让。”

   梁主任见事已至此,只好说道:“这些事还没定案,但你还是早做些准备吧,有备无患。”

   罗啸面不改色,笑着说道:“这都是小人恶语中伤,没有的事。”心中却在暗自琢磨,怎生把自己和廖云雅从这案子里摘出来?

   这梁主任职务虽不高,却很有用,纪委的动向他都清楚,再有这么个老婆,控制他不难。

   罗啸灵机一动,从怀里掏出支票簿,写了张三十万的现金支票,放在桌上,对冯秀娟说:“嫂子,这是小弟的一点意思,谢谢嫂子这么帮忙。”

   梁主任还要推脱,冯秀娟却眉开眼笑一把抢了过去,丝毫没把丈夫放在眼里。

   罗啸对女人极为在行,早看透彻,梁主任虽未年老,气色却不太好,头顶已见白发,冯秀娟却是眉宇间尽是春意,显然在床上无法满足老婆才这么惧内,只要走冯秀娟的门路,再想知道什么消息就容易多了。

   拿定主意,罗啸又说道:“嫂子,小弟要成立一家娱乐公司,却苦于不通门道,既然嫂子是演艺界的人,想请您给帮帮忙,策划策划,改天能不能到我公司谈谈?”

   冯秀娟听了大喜,连声说好,定了后天。

   三人又喝了几杯,冯秀娟人逢喜事,提出去KTV唱歌。

   罗啸当然也不拒绝,梁主任虽酒意上涌但不敢反对,当下在美丽会订了个VIP,起身离去。

   下楼时,罗啸走在后面,看了看梁主任,狠狠盯了眼冯秀娟扭动的细腰丰臀,心中暗道:“老子两天掏出去一百万,要不把你老婆搞得叫亲爹,就对不起那些钞票。”

   三人坐上冯秀娟的本田车,来到了美丽会,刚走到VIP包的门口,碰见了也在这里玩乐的省委组织部的王处长,他与罗啸和梁主任也都相熟,又都在酒兴上,就一同进了包房。

   美丽会的经理知道罗啸来了,立刻前来招呼。

   冯秀娟大感有面子,也不客气,点了几瓶洋酒,又喝又唱起来。

   梁主任则与王处长攀谈甚欢,罗啸只是坐着听冯秀娟唱歌,心想着妇人嗓子倒是确实不错。

   大家喝了一阵,罗啸对冯秀娟大献殷勤,恭维她歌唱得好,人也漂亮性感。

   美妇七分醉意三分得意,只觉得这年轻男子说不出的可爱。

     这时王处长要回自己的包房,还有几个领导在,梁主任赶忙要求去敬几杯酒。

     罗啸婉言谢绝了,冯秀娟见丈夫已然醉了,也懒得理他,任他去了,只顾跟罗啸说笑。

   二人玩了几把骰子,又喝了两杯,偌大的包房就只有两人。这时音响放起了慢曲,冯秀娟来了兴致,拉起罗啸让他陪着跳舞。

   罗啸顺手将灯光调暗了一点,揽住妇人的蛇腰,跳起慢步。

   昏黄的灯光,婉转的乐曲,房内的气氛越加暧昧,美妇人挺耸的双峰紧贴着男人的胸膛,弹力十足,男人两腿间的权柄也早已硬了起来,顶在冯秀娟柔软的小腹上。

   罗啸低头一看,美妇双眼紧闭,满面绯红,红唇微启,竟是十分享受,胆子大了起来,附在腰上的手向下滑去,按在丰腴的臀瓣上,轻轻抚摸,只觉得又圆又软,很是享受。

     冯秀娟靠在男人怀里,年轻的男子气息直扑入鼻,春心荡漾,只觉得小腹下一个硕大的东西跃跃而动,比自己丈夫那东西不知大了几倍,面红心跳,浑身都酥了。

   一支舞曲结束,罗啸拥着妇人坐到沙发的角落里,刚想更进一步,冯秀娟却让他陪她合唱首知心爱人。

   罗啸只好依她,左臂环住妇人,应付了几句,搂着这么个尤物,哪有心情唱歌?左手悄悄下滑,伸进了短裙里,将嘴凑到妇人耳边,轻吻着耳珠。

   美妇早已情动,半推半就,任他挑逗。

   忽然,包房的门被推了开,却是梁主任回来了。

   二人大惊,连忙分开。

     梁主任对眼前的情形一无所知,他步履踉跄,嘴里不知嘟囔些什么,一头倒在沙发上,醉死过去。

   罗啸看了一会,见梁主任不省人事,手指又动了起来。

   冯秀娟看了看喝醉了的丈夫,又看了看罗啸这个英俊帅气的阔少,拼命摇着头,一手紧抓着男人的狼爪,一手捂住自己的嘴,扭着细腰,上下套动,短裙几乎提到腰上,黑丝长靴,两条美腿不住绞动。

   罗啸哪还受得了,拉起美妇人,钻进了包房内的洗手间。

   反锁上门,罗啸掀起美妇的裙子,拉下裤袜和三角裤,把肥白粉嫩的丰臀高高翘起。

   美妇人不停扭着身子,嘴里叫着:“不……不要,我是你嫂子啊!”

本文标签:白丝学生羞涩被弄得喘不停

很赞哦! ()

推荐丝袜护士好紧好滑好湿|长篇绿官场小说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