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男朋友让我张开腿给他吃|皇帝受 纯肉

2020-12-22 15:24:41【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 第1章还没缓过神,一只冰凉修长的大手拉住她,“叶如雪,你有没有看到凤怜希?” 她猛地回神,望着屹立在她面前神色有些焦虑的凌天奇,唇瓣微微一动,刚想说些什么,

 
 
 
第1章

还没缓过神,一只冰凉修长的大手拉住她,“叶如雪,你有没有看到凤怜希?”

    

     她猛地回神,望着屹立在她面前神色有些焦虑的凌天奇,唇瓣微微一动,刚想说些什么,一个念头又瞬间跳了出来。

    

     凤怜希只是个低贱的佣人罢了!她是生是死,是不是被人轮跟她有什么关系?怪也只能怪她命不好!况且,这件事传出去,对她的名声也不好……

    

     她冷冷地甩开了凌天奇的手,“凤怜希在哪,我怎么知道?”话完,她走到街道上,打了个计程车直接坐车离开。

    

     凌天奇眉头几不可觉地皱了一下,又继续在旁边寻找了起来。

    

     巷子里,凤怜希一路狂奔,却因为男女之间的力气天差地别,再加上她抽了血,身体本来就虚弱,没多久,身后的男人一把抓住她的衣领,啪地一声,反手重重甩了她一个耳光。

    

     凤怜希身子撞到墙壁,头一阵眩晕,还没有从剧痛中反应过来,有人揪起她的头发猛地将她头往墙壁一撞,砰地一声闷响,头晕目眩,凤怜希整个身子不受控制地往旁边倒。

    

     在身子下坠的那一刻,她的手一把夺过其中一名混混手中的钢管,狠狠地一棒子打了过去,拽着她头发的青年被她挥中,疼得退了两步。

    

     就趁着这个机会,凤怜希拔腿就往旁边巷口的方向跑。

离路口只有三十米了……

    

     二十米……

    

     十米……

    

     一米……

    

     单薄的身子猛地从巷口跑出,这时,路边黑色劳斯莱斯车上,一袭熟悉欣长的矜贵身影从车上迈步而下。

    

     凤怜希没刹住脚,再加上因为失血过多意识浑噩,直接扑进男人怀中。

    

     下一秒,她腰肢遽然一紧,原地一个旋转,恍惚中,她就看见她之前所站的位置,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人面目狰狞,手中拿着根钢管直接打了下来,砰地一声,重重地打在了男人欣长挺拔的背脊上。

    

     她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叶墨深黯黑深邃的眼眸猛地变沉,他微侧身,修长矫捷的长腿猛地一踢,那男人直接被他踹飞。

    

     “收拾好。”叶墨深打横抱起凤怜希,对着身旁林磊沉声吩咐,“把他们全都送到该去的地方。”

    

     “是。”林磊颔首。

    

     叶墨深将凤怜希抱近车里,直接开车离开。

    

     叶如雪本来想直接回到叶家,又想起自己衣衫不整,回去肯定惹人怀疑。

    

     她叫计程车在V吧停下,准备去地下车库取车,然后换上新买的衣服。

    

     地下车库的灯有些暗,她才刚走到拐角,黑暗中,有人直接拿了张湿纸巾堵住了她的嘴,将她带到了旁边狭小的屋子里。

    

     叶如雪愕然地睁大了眼,发现是刚才那混混中其中的两个人。

    

     她拼命的挣扎,浑身却虚弱无力。

    

     嘴被塞上破布,双手被那两名男人裤子的皮带绑住,叶如雪看着那两个男人,内心前所未有地升起绝望。

    

     突然,男人一把抓住她。

    

     她脸色煞白如纸,下意识地想要挣扎,剧痛钻心,她猛地躬了下身,泪水彻底落了下来。下一秒,整个人无力绝望地瘫倒在了地上。

    

     煦日般温润的阳光从窗外而入,照耀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

    

     凤怜希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天亮。

    

     熟悉的卧房摆设进入眼帘,想到昨晚晕厥过去的前一秒,男人替她挡下的那一棍,她身子细微地颤抖了一下。

    

     掀开被子,起身下床,刚打开门,就听到隔壁不远处撕心裂肺的哭泣声响起,“墨深哥,是凤怜希,是凤怜希那个贱人害我的。要不是她故意丢下我自己逃跑,我就不会被那些禽兽给玷污!是她……是她……”

    

     凤怜希呼吸猛地窒了一下,只觉得浑身血液开始莫名转凉。与此同时,隔壁卧室门吱呀地一声,被人从里推开,那一身白衬衣黑西裤的矜贵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目光不经意相交,男人冷漠地移开了视线,修长挺拔的腿迈步往旁边走,“跟我来书房一趟。”

    

     凤怜希僵硬着身体,艰难地走到了书房。

    

     男人慵懒地坐在了旋转椅上,低头,幽蓝的火焰点燃了指尖的长烟,他眼眸暗了一下,声无起伏道,“跪下。”

    

     凤怜希抿了下苍白的唇,缓缓朝他所在的方向跪了下去。

    

     指尖的薄荷烟放入唇瓣,男人深吸了一口,白色缥缈的烟雾在从唇瓣鼻息间悠然吐出,他黑如耀石的眼眸没有半点温度地望向她,“昨晚,你跟她遇到了地痞流氓?!”

凤怜希嘶哑着声音道,“是。”

    

     叶墨深眼眸暗了几分,“她说去引开那些流氓,让你跑去报警。既然如此,有那么长的一段时间逃跑,为什么不选择报警?”

    

     凤怜希愕然地抬起眼望向他,“我没有……明明是我……”

    

     “就算是你时间上来不及,你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叶墨深摁灭指尖的烟蒂,站起身,从墙壁上拿着一条鞭子,“她姐姐因为你父亲而死,现在,她又因为你遭受到了这么大的变故。凤怜希,这是你跟你的父亲欠她的!”

    

     扬手,啪地一声,皮鞭狠狠地甩向她的后背,凤怜希呼吸一滞,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这一刻凝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男朋友让我张开腿给他吃|皇帝受 纯肉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