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舌头伸进去里面吃小豆豆:周末在商场碰见闺蜜

2020-12-23 16:11:37【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贺璘睿的喜欢,自然别有含义。他是男人,怎么会不明白?贺璘睿连正眼都不瞧雅菲,谁知道会一眼看上清苓。 不过这种情况,谁都知道贺璘睿只是图新鲜,想玩一玩而已。 他真的要牺牲清苓吗

贺璘睿的喜欢,自然别有含义。他是男人,怎么会不明白?贺璘睿连正眼都不瞧雅菲,谁知道会一眼看上清苓。

 

不过这种情况,谁都知道贺璘睿只是图新鲜,想玩一玩而已。

 

他真的要牺牲清苓吗?以清苓的性格恐怕是不愿意,挂上电话,叶鹏远发了一会儿呆,心里有了主意。

 

他马上给叶清苓打电话:“钱我给你准备好了,晚上一起吃顿饭吧,我们父女俩很久没在一起吃饭了。”

 

叶清苓正在家做晚饭,闻言说:“我晚上还要去照顾妈妈,饭就不吃了吧。”

 

“清苓!”叶鹏远沉下声音,“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你爸爸,你就只知道问我要钱,一顿饭还不陪我吃了?”

 

叶清苓一怔,心里翻江倒海,委屈、愤怒……各种情绪纷至沓来。

 

很久后,她平静下来:“好……不过,钱算我借的,包括之前的那些,我全都记下来了,将来我工作挣钱了会还你。”

 

叶鹏远喘了喘粗气:“我马上让司机去接你。”

 

……

 

挂了电话,叶清苓将切了一半的菜分装好、用保鲜膜封起来放进冰箱里,解下围裙,去换衣服。

 

过了二十分钟,司机来了。

 

上车后,她闭眼靠在座椅上,不知开了多远,车停了下来。她以为到了,下车却被司机带进一家时尚沙龙。

 

“做什么?”她问。

 

司机说:“院长订的餐厅需要穿正装,特意嘱咐我带小姐过来打理一下。”

 

清苓看着自己的穿着,是很朴素,本来就着急没什么闲心,没想到跟自己父亲吃饭还要打扮,心里很窝火。不过为了妈妈的手术费,她忍了!

 

两个小时后,她到达吃饭的地方,肚子已经饿得不行了。

 

这是一家会员制的私人会所,司机带她走到门口,报了叶鹏远的名字,马上有服务生来领路。

 

司机不能再进去了,叶清苓一个人跟在服务生身后,看着周围奢华的一切,心里惴惴不安。

 

周围的空调开得很大,她觉得肩膀发凉,想伸手捂一下。但那种动作太不雅观了,她只能忍着。

 

走进叶鹏远所在的包间,她发现那里不只叶鹏远,还有一个男人,是下午在公司碰到的那个。

 

她心里咯噔一下,有不好的预感,迟疑地看着叶鹏远:“爸……”

 

叶鹏远急忙站起来,笑道:“你来了,快过来。”

 

她吓了一跳,因为叶鹏远的笑容里居然有讨好的成分!这不正常!绝对不正常!

 

就在这时,贺璘睿看了过来,懒散的双眼闪过一抹精光。

 

叶鹏远将她拉到桌子前,催促道:“这是贺氏集团的总裁,快叫贺总。”

 

她僵立在原地,僵硬地道:“贺、贺总。”

 

贺璘睿似笑非笑地打量她。

 

她穿着浅紫色的抹胸小礼服,头发堆叠在一边,画着干净又完美的妆容。向下一瞄,她精致的锁骨裸露在外,一条闪光的水晶项链垂在胸前,招摇地吸引着人的视线。

 

不错的打扮,他满意地勾唇,对叶鹏远说:“不错!。”像是在说叶远鹏汇报的公司情况不错,又像是在说叶清苓这个人不错。

 

“好!”叶鹏远一喜,对清苓说,“给贺总倒一下酒!”

 

清苓防备地看了他一眼,犹豫地拿起红酒瓶,缓缓地倒进贺璘睿面前的高脚杯里。倒完后,发现他在看着自己,她僵硬地说:“贺总请用。”然后放下酒瓶就想走。

 

第4章 感谢

 

贺璘睿突然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拉到身身边坐下。

 

她吓了一跳,正要出声,他另一只手捏住她下巴,拇指轻抚过她的唇,说:“我不喜欢擦口红的女人。”

 

清苓吓得不行,急忙挣脱他跑到叶鹏远身边:“爸——”

 

贺璘睿端起酒,淡淡地瞄了她一眼。

 

叶鹏远将她按在座位上,说:“贺总和你开玩笑的。我去一下洗手间,你先吃。”

 

“不……”清苓想拉住他,但他已经飞快地走了。

 

清苓惶然地坐在椅子上,偌大的包厢里,只有她和贺璘睿。

 

她紧张地站起来:“对不起贺总,我还有事……”

 

“坐下吃饭吧!”贺璘睿没有动,端起她给自己倒的那杯酒,慢悠悠地品着,声音平淡但是不容抗拒。

 

叶清苓看见叶鹏远离开了会所,顿时怒火中烧,心里明白自己亲爹为了生意把她把她当作讨好工具了。

 

她心里一阵恶寒,心里暗骂:“叶鹏远,你这个人渣!”

 

她本想离开,但是就这么走,叶远鹏肯定不会给她钱,没有钱妈妈的手术就得一拖再托,好不容易等到有了匹配的肾源,绝不能不救妈妈。

 

既然叶远鹏无情靠不住,她还能继续指望他么!她要任由自己被当作交易的工具,让叶远鹏得到好处?

 

身边气定神闲优雅喝酒的男人,叶远鹏那么卑躬屈膝的讨好他,他肯定很有钱,只要他喜欢自己,妈妈的手术费就有希望借到的。

 

而且!叶远鹏在求这个男人投资,她一定不会让叶远鹏如愿以偿!

 

机会就摆在眼前,于是她小声开口:“贺总你喜欢我吗?”

 

“喜欢!”贺璘睿发笑,没想到这个小鹿一样的女人这么直接。

 

“我妈妈生病了,需要钱,我想请贺总帮我……?”叶清苓美丽的眼睛里泛着泪光,像星星一样闪烁。

 

“需要多少?”贺璘睿问。

 

“50万……我会还给你的!”叶清苓知道第一次见面就问人借50万有点贪婪,但是没办法,只能厚着脸皮,反正她已经给自己标了价,做好了等价补偿的准备。

 

“我可以给你钱,不过,你怎么感谢我?”贺璘睿脸上带笑,觉得这个面色涨红,内敛倔强的小鹿很可爱!

 

叶清苓一愣,没想到这么容易这个男人就答应了,她感激的望着他,认真思索:怎么感谢。

 

突然,她凑过去,柔软的唇凑上去,在贺璘睿的唇上亲亲一点,因为不会接吻,还学着电视剧里一样认真的贺璘睿的唇上咬了一口。

 

本来气定神闲的贺璘睿被突如其来的感谢吻怔住了,眼睛不自觉瞪住了,内心被这小鹿一样可爱的女人咬的很痒。

 

他从来不是委屈自己欲望的人,对喜欢的东西他就够直接了,没想到这个女人比他还直接。

 

第5章 读书

 

“你这个感谢我很满意!”贺璘睿舔了舔唇,感觉被这么一吻,很香甜,还想要。“明天我就安排你妈妈手术,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的女人不应该操心钱这种事情。“

 

叶清苓有点懵,她没想到一个吻就可以解决50万,顺利帮妈妈做手术,他还说他是她的女人。

 

两个人用晚餐,叶清苓不自觉的跟在贺璘睿身后,上车后,贺璘睿问:“你几岁?”

 

清苓看了他一眼,结结巴巴地说:“十……十八。”

 

“才十八?还在读书?”

 

清苓像小鹿一样哆哆嗦嗦地摇头。

 

“正是读书的年纪,怎么不读书?”贺璘睿声音温润。

 

她只觉得紧张:“妈妈……妈妈生病……没、没钱了,还要照顾她……”说完,她紧紧地咬着下唇,她想克服内心的紧张。

 

他伸手捏住她下巴,将她的脸扳过去:“别咬,都咬破了。”说完倾身吻住她。

 

他将她重重地压在了座椅上,叶清苓本能的想要推开他,但被吻的全身发软动弹不得,于是半推半就的迎合。

 

不久,车停下来,他拉着叶清苓的手下车。

 

叶清苓抬眼看到一栋别墅,顿时双腿发软。

 

贺璘睿干脆将她打横抱起,叶清苓伸手推着他胸口,却使不出力气。

 

“不要紧张,我没那么可怕。”贺璘睿笑着看着她说。

 

上了楼,走进自己的卧室,轻轻的把叶清苓放在床的中间,然后,开始脱衣服……

 

贺璘睿在心里嘲笑自己:这个女人就是个妖精,勾的他按耐不住,过去,没有谁能让他这么急切的想要。

 

叶清苓瑟缩地抱着双臂,身体不自觉的像床的另一端靠去,她有点怕……

 

贺璘睿看着她一点点挪过去,声音柔和说道:“你不用勉强,不想就跟我说,没关系的。”

 

“不,我,我只是害怕。”叶清苓声音颤抖,带着一点讨好的微笑凑上去搂住贺璘睿的脖子,纤长白皙的双腿缠住他的腰,“我没有做过,可能做的不好,是这样吗?”。

 

叶清苓紧闭的双眼,有点微微的颤抖,嘴唇轻轻地碰到贺璘睿的脸庞,她的呼吸打在贺璘睿的脸庞上。

 

贺璘睿的身体也不自觉地紧绷,“你还真是个妖精啊。”

 

他感受着叶清苓不算成熟的调戏,终于贺璘睿忍不住这个节奏,一把抱过叶清苓,两人倒上床上。

 

“啊——”感觉到他的手在自己身上乱摸,越来越粗暴,嗤啦一声撕破了她的礼服。

 

她感觉胸前一凉,急忙用手挡住。

 

他掐住她的下颚,猛地吻过去。

 

“啊……”清苓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有痛,又有陌生的颤栗。

 

在床上,他从来都是凶兽般的男人,不知道温柔是什么。

 

她求了很久,慢慢地没了力气,只剩下呜咽的哭声。最后,她的身体也开始慢慢享受这种快感,这种感觉让叶清苓感到陌生,又有那么一丝愉快。

 

她不知道他持续了多久,当他再次低吼着瘫倒在她身上,她已经完全累趴了。

 

他喘息了几分钟,爬起来,退开。

 

下了床,他缓步走到床头,捏住她的下巴,让她看着他。

 

他眨了眨眼,手微微颤了颤,低头在她眼睛上吻了一下,几秒钟的停顿,又放开,头也不回地走向浴室。

 

清苓仍然躺在床上,激烈过后她全无意思,这种事情,痛苦过后她的身体居然在享受。她觉得自己很不争气,很放荡,对自己生气。

 

几分钟后,他走出来,不着寸缕,浑身上下挂满水珠,只拿了一张毛巾擦拭头发。

 

贺璘睿一把将叶清苓抱起来,将她放在早已放好水的浴缸里,“好好洗澡,如果还想再来一次,你也可以选择不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舌头伸进去里面吃小豆豆:周末在商场碰见闺蜜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