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不要舌头进花裂缝中滑*贯穿女神娇躯

2020-12-31 14:15:26【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她的手滑过老罗大腿,隔着内裤触碰到了那庞大的东西。 “哎呦!” 老罗一个机灵,电流在身上快速游走,让他发出一缕舒爽的喘息。 马玲玲内心更是如同小鹿乱跳,那如同烙铁

她的手滑过老罗大腿,隔着内裤触碰到了那庞大的东西。

 

“哎呦!”

 

老罗一个机灵,电流在身上快速游走,让他发出一缕舒爽的喘息。

 

马玲玲内心更是如同小鹿乱跳,那如同烙铁一样炙热坚硬的触感让她瞬间打开了所有毛孔,无法抗拒的流淌出大量水渍。

 

二人四目相对,从马玲玲眼中流露出来的欲望目光瞬间让老罗有些呆傻。

 

这所有的一切看似无意,但老罗清楚这是马玲玲在诱惑自己,如果依靠本能上了她,那自己肯定会宣泄二十多年的寂寞。

 

可自己摸不清马玲玲的底,如果招惹到了麻烦,搞不好会有性命之灾。

 

在左右徘徊时,马玲玲的手机突兀响了起来。

 

“玲玲,电话响了,你快接电话吧。”老罗怯生生催促一声,见马玲玲有些生气的去办公桌上拿手机,他急忙撕开创可贴贴在刺伤表皮的伤口上就提起了裤子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回到办公室,老罗坐立不安,脑子里全都是刚才的事情。

 

如果将自己看到裙下风景当做偶然还说得过去,可马玲玲在触摸自己裤裆的那个动作就绝对不是偶然。

 

这御姐范十足的女人竟然对自己这个老男人都如此感兴趣,搞不好就有传说中的恋父情结,故意在诱惑自己。

 

虽说这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老罗也想掀开这层纱在身后扳住马玲玲纤细腰肢粗鲁撞击她的丰臀,可这个女人让老罗有些畏惧,诱惑到了如此地步,他也不敢贸然动手。

 

不安搓了把脸,门外一缕脚步声惊得老罗差点跳了起来,定下神见办公室没有打开,这才安静下来。

 

呆坐了很久,不深的伤口流淌出大量血液让办公室弥漫起了血腥味道,他思来思去,决定先清洗了腿上的鲜血。

 

公司办公楼后是一栋员工宿舍,因为公司绝大多数都是女的,所以规定男员工都在外面住宿,只有女员工在公司里面。

 

澡堂里面也只提供给女性,可老罗现在这副模样,回家清洗肯定不妥,此刻正是吃饭时间,宿舍楼里面根本就没有员工停留,也只能硬着头皮进入了澡堂里面。

 

澡堂里面空无一人,里面干净整洁,处处弥漫着女人独有的清香味道。

 

老罗做梦都想进入女澡堂看看,今天终于有了机会,可又怕被发现有些鬼鬼祟祟。

 

女澡堂每个隔间都有防水帘遮挡着,老罗随便进入其中一个隔间就准备将腿上的血渍清洗一下。

 

可刚刚脱光了裤子,外面突然传来一缕急促的脚步声,跟着就听到一缕熟悉的声音:“妈,我先不跟你讲了,刚才吃了顿饭热的我一身汗,我先冲个澡,挂了啊。”

 

这声音正是熟女周媚的声音,自从来到公司,老罗好几次想要挑逗一下周媚,可苦于找不到机会,没成想,今天竟然在澡堂碰到了。

 

可接下来老罗又有些紧张,这里可是女澡堂,要是被周媚发现,那自己可就坐实了老流氓的罪名了。

 

就在思索这个问题时,周媚朝他这边走了过来,直接就掀开隔壁的隔间防水帘走了进去。

 

老罗瞬间懵掉了,就寻思着应该怎么窥探,没想到皱眉竟然就来到了自己身边,要是不好好看个仔细,那可枉费老天爷给自己这么好的机会了。

 

不多时,稀稀落落的脱衣声响起后,莲蓬头的流水冲击在肌肤上的声音也传入了老罗耳中。

 

他咕噜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将防水帘掀开了一条缝隙,顺着缝隙一看,刚才被马玲玲刺激的大家伙又直接站了起来。

 

周媚正双眼紧闭的洗着头发,白皙滑嫩的肌肤沾染着水渍看得老罗口水从嘴角流了下来,眼前这香艳画面让老罗瞬间跟打了鸡血一样兽血沸腾,‘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周媚的身材非常极品,如同木瓜一样硕大的胸脯并没有下垂,反而非常坚挺,就跟两座山岳一样高耸挺立,被水流打湿的丰满翘臀一颤一颤,跟玉石雕刻的一样,极具诱惑。

 

老罗色眯眯的躲在防水帘后没有放过周媚每一寸肌肤,特别是看到灌木丛下的生命之门,从站立的姿势和颜色来分辨,老罗有九成把握周媚还没有得到过男人的开采,目前仍是个原装货。

 

如果可以骑在这么一匹凶猛澎湃的马驹上疯狂的驰骋,即便是下一秒死在周媚两腿之间,老罗都觉得此生足矣。

 

不由得,老罗已经忘记他来澡堂是为了擦洗腿上的血渍,目光快要喷出火来,直勾勾盯着这具迷人的身子,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将她就地正法了。

 

强烈的渴望之下,老罗握住了大家伙幻想着周媚性感殷红的小嘴正将其含在口中,疯狂的自我满足了起来。

 

周媚根本就没有想过女生宿舍的澡堂里面会有一个男人出现,更是没有想过,此刻自己洗澡时,那个最让她厌恶的老流氓老罗正躲在隔壁隔间里面放荡的偷看。

 

冲干净头发上的泡沫,周媚将脸上的水渍也擦了个干净,下意识就睁开眼前朝侧面看了过去,可是透过撩开的防水帘缝隙,她一眼就看到了老罗一脸享受的样子,闭着眼睛耸动身体。

 

周媚虽然没有和男人有任何实质性的关系,但毕竟已经成年,老罗这种动作完全可以想象得出他在做什么。

 

震惊之下,目光本能下移,当透过缝隙看到老罗正自我满足时,惊恐的脸上瞬间被错愕所席卷。

 

“啊!”

 

近乎是一瞬间,一缕尖叫声突兀响了起来,将全神贯注自我满足的老罗吓得差点跳了起来。

 

他猛地睁开眼睛急忙看了一眼,发现周媚脸色苍白,身子绷得紧紧的,好像看到了什么凶猛的野兽一样。

 

老罗脑子瞬间一懵,根本就没有想到关键时刻会被周媚发现,可这里毕竟是女澡堂,而且吃饭的员工正陆陆续续回来,如果有人听到声音进来,那自己的老脸可真没地儿放了。

 

“周媚,你别喊,我不是故意要看你的!”

 

老罗哪儿还管的那么多,猛地拉开防水帘,也不顾自己光着的下身,猛地就冲过去朝周媚嘴巴捂了上去。

 

“你干什么?”

 

周媚苍白的脸色满是惊恐,这阵势让她以为老罗要侵犯自己,吓得连连后退,可脚下的瓷砖早就被水渍打湿,而且还有泡沫存在,光着的脚底突然一滑,整个人顺势就仰面朝上朝地上倒去。

 

“哎呦!”

 

娇嫩的身体贴合在地上,疼的周媚惨叫一声。

 

老罗也没想到周媚会突然摔倒,猛地稳住冲过去的动作,可因为强大的惯性加上地面太滑,一个趔趄朝前飞了过去。

 

“啪”的一声闷响,老罗摔倒瞬间,上身并没有与周媚贴合在一起,而是趴在了地面上,但下身却压在周媚的上身,裤裆处也不偏不斜的压在了她的脸上。

 

“我……”

 

亢奋无比的大家伙此刻正顶在周媚俊俏的脸庞上,一阵柔软顺势弥漫而来,让老罗舒爽的不能自已。

 

这一刻周媚彻底被吓傻了,自己被这个老流氓看光了不说,而且此刻自己的嘴角正被一个炙热如同烙铁一样的东西顶着,如果稍微偏差分开,就直接顶到了自己的嘴里面。

 

自己的身体从来都没有被男人碰过,此刻竟然被一个老男人用如此羞人的姿势趴在身上,这地周媚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愤怒之下,她举起粉拳重重在老罗腰部砸了一下,匆忙钻了出来。

 

身下没有了周媚,大家伙撞击在地面上疼的老罗清醒过来,老罗急忙就爬起来准备解释,可刚才周媚的喊叫声引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老罗不敢迟疑,见周媚准备冲出去,急忙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小声说道:“周媚,我只是过来洗伤口,真不是故意要偷看你的,你千万不要说出去。”

 

“你放开我,你这个老流氓,我要报警,让警察抓了你!”

 

周媚剧烈反抗,疯狂扭动娇躯想要挣脱出去。

 

但老罗就站在他身后,二人的身体也贴合在一起,随着周媚的扭动,丰满的翘臀摩擦着大家伙,让老罗身体如同生铁般坚硬。

 

阵阵酥麻爽快辐射全身,可这个节骨眼根本就不是享受这种快感的时候,老罗心一横,压低声音说:“你要是想说就说吧,你应该还没结婚吧,如果让其他人知道你被我这个老男人糟蹋了,你看看还会有谁敢要你。”

 

“你……”

 

这番话让周媚听出了威胁的意思,刚才还气势逼人的她此刻也有些忐忑起来。

 

“周媚,刚才好像听到你尖叫,你没事儿吧?”

 

声音从隔间外面传来,并没有人掀开防水帘。

 

老罗猛地加重了力道,身体也挤入了周媚的股沟,阵阵舒爽让他兴奋的差点喊了出来。

 

虽然此刻无比爽快,但如果周媚稍微喊叫一声,自己可就会被人发现,到时候等着自己的肯定是牢狱之灾。

 

“周媚,你不要乱说话,不然就算我死,我也会拉一个垫背的!”

 

老罗说完,见周媚惊慌点头,这才慢慢松开了捂着她嘴巴的手。

 

“没,没什么,刚才我没站稳摔倒了,已经没事儿了。”

 

听到这话,老罗松了口气。

 

外面的人也囔囔道:“既然没事儿,那我就先准备上班了,你也赶紧洗吧。”

 

“嗯!”周媚应了一声,确定脚步声离开澡堂,这才察觉到自己双腿间有个烙铁般的东西。

 

她心头一热,从未有过的快感让她有些欲罢不能。

 

可带给自己这种感觉的毕竟是老罗这个老流氓,她用力屏蔽这种感觉,急忙向前走了两步,随手披了件浴袍,扭头凶戾瞪了眼老罗,凶戾喝道:“滚出去,如果有下次,我绝对不会饶过你的!”

 

老罗呆若木鸡,眼中全是周媚那半个剧烈晃动的胸脯。

 

周媚急忙捂住胸口,可目光下移,看到那挺立的身体,一股电流瞬间在体内激荡起来……

刚才就是这个东西带给了她从未体会过的快感,虽然无比厌恶这个老流氓,可不知为何,竟然有些期待那种感觉再来一次……

 

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得面红耳赤,周媚用力屏息克制住了疯狂想法,再次恶狠狠瞪了眼老罗,骂了一声‘不要脸的老流氓’后匆忙离开。

 

等慌乱脚步声消失耳边,老罗这才回过神来。

 

刚才虽然经历了惊慌一幕,但老罗非但没有后怕,反而非常得意自豪,甚至有些跃跃欲试。

 

周媚在关键时刻没有大喊救命,而是将敷衍过去,足以证明她是一个要面子的人,既然如此,那老罗就可以以此为依仗,更加疯狂的挑逗周媚,直至将她彻底给开发了。

 

匆忙擦干净腿上的血渍,趁着外面没人,老罗一溜烟就流出了宿舍楼。

 

长吁一口气,扭头朝宿舍楼看了一眼,转身正准备回办公室,可朝前一走,突然就撞在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上面。

 

老罗倒吸一口凉气,顺势一看,发现自己撞得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办公室以修办公桌为由诱惑自己的马玲玲。

 

再次看到这个自己不能招惹的女人,老罗心里面直打鼓。

 

如果可以,他真想上了马玲玲,甚至用尽自己所知道的招数,美美的干的她哭爹喊娘。

 

但这个女人背景有些混乱,自己宁愿自我满足,也不敢接这个烫手的山芋。

 

老罗憨笑说:“玲玲啊,我还以为是谁呢,吓我一跳。”

 

马玲玲捂着嘴巴咯咯笑了起来:“罗叔,你干什么呢?鬼鬼祟祟从女宿舍出来,不会是偷看哪个女员工吧?”

 

老罗老脸瞬间通红,急忙摇头:“没有的事儿,我这不是腿受伤了,就去澡堂清洗了一下,又怕被人看到,就慌张出来了。”

 

“这样啊,罗叔洗伤口怎么不喊上我呢?其实只要罗叔愿意,我可以帮你清洗的。”

 

这个露骨的话题让老罗不知如何去接,他感觉口吃发干,也不敢墨迹下去,急忙摇头:“这种事情就不麻烦你了,对了,我还有点事情,先回去了。”

 

“等一下。”

 

老罗本能稳住脚步,不安问:“玲玲,还有事儿吗?”

 

马玲玲点头笑道:“罗叔,我也是刚得到消息,你前几天修改的那几款里衣已经被合作商看中了,并且花重金推广,老板非常高兴,所以晚上让我给你举办庆功宴。”

 

老罗诧异问:“给我庆功?”

 

马玲玲咯咯笑道:“那是自然,你是这次合作的功臣,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还是别了吧,我这才刚来公司没几天,我担心会树大招风。”

 

“罗叔,你放心好了,我会妥当处理这件事情的。”马玲玲说完朝老罗大腿瞄了一眼,见老罗的身体虽然已经疲软,但依旧鼓囊囊的,心里顿时小鹿乱撞,轻声问:“罗叔,要不我帮你看看伤口怎么样了?”

 

一想到办公室那画面,老罗就有些吃不消,连连摇头:“已经没什么大碍了,那个……我先回去工作了。”

 

生怕被马玲玲纠缠,老罗不敢怠慢,急忙一溜烟就朝办公室跑去。

 

下午马玲玲再就没有找到老罗,让他心里面安心不少,而自己在澡堂和周媚发生的暧昧事儿也没有传出去,更加让老罗放心不少。

 

晚上下班,在老罗各种推辞之下,最后还是极不情愿的被马玲玲生拉硬拽到了酒店。

 

今晚老罗是主角,自然少不了被人敬酒,本身就不胜酒力的老罗三杯酒下肚就晕晕乎乎,看什么东西都是重影。

 

等庆功宴尾声,众人相互谈论闲事儿,没有人注意到角落的老罗和马玲玲。

 

“罗叔,喝的还好吧?”马玲玲凑在老罗耳边咯咯娇笑,那如兰似麝的香味儿喷在老罗脸上,让他心跳加快。

 

酒壮怂人胆,老罗被这亲昵的动作瞬间就弄得热血沸腾起来。

 

“还好,玲玲啊,今天可是罗叔我喝的最痛快的一次了。”老罗嘿嘿笑着朝马玲玲看了一眼,这一眼看得老罗瞬间就瞪大眼睛。

 

马玲玲身上那件贴身白衬衫的纽扣不知何时已经解开,满是纹身的玉兔就呈现眼前。

 

‘咕噜噜……’

 

老罗口干舌燥,用力吞咽唾沫,急忙收敛目光,可这画面太过诱惑,让他无法抗拒又看了过去。

 

“罗叔,其实这世界上还有比酒更好喝的东西呢,你要不要试试?”

 

马玲玲享受着老罗炙热目光,用力挺了挺胸脯,挤压在里衣中的玉兔猛烈摇晃,更是诱人无比。

 

“是吗?要是真有,我倒是想试试滋味怎么样。”

 

老罗一时间没听出来其中意思,本能一问,可下一秒就回过神,马玲玲这话的诱惑力非常强,说的就是她的身子。

 

“那罗叔既然想要试试,我一定会让你好好过过瘾的。”马玲玲捂着嘴巴笑了一声,突然起身故意朝老罗凑了过去。

 

敞开的衣领直接撞向了老罗,两只玉兔挤压形成的缝隙直接抵在老罗的鼻尖,一股清香席卷而来,让他的身体有了强烈反应。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不要舌头进花裂缝中滑*贯穿女神娇躯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