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宝贝夹住樱桃别掉下来*强行 绑住 震动 求饶

2021-01-04 08:19:53【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傻狗蛋,你干啥呢?大猛叔和你闹着玩呢!不要你家大水牛就是了,快把石头放下!”赵狗蛋看了一眼李春娥,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女人胸前上,鼻孔里不由得喷出一股子热气。 “老

傻狗蛋,你干啥呢?大猛叔和你闹着玩呢!不要你家大水牛就是了,快把石头放下!”

赵狗蛋看了一眼李春娥,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女人胸前上,鼻孔里不由得喷出一股子热气。

 

“老子早晚要给赵大猛戴这顶绿帽子!”

 

赵狗蛋心里恨恨的想着,稍微转个身,将赵大猛的视线挡住了,一把抓在李春娥身上。

 

也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李春娥当即发出一声声音。身后的赵大猛连忙说道:“春娥,你怎么了?”

 

李春娥白了一眼身边的赵狗蛋,对这个傻子竟然敢当着自己丈夫的面吃她的豆腐,一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半响李春娥轻咳一声,恢复了过来,说道:“没事,刚才被蚊子叮了一下!”

 

这时,赵狗蛋也把身体转了过来,将手上的大石头扔在了地上。

 

赵大猛也不疑有他,打死他都不会相信,自己的婆娘会当着他的面和一个傻子调情。

 

他看着赵狗蛋,又说道:“蠢狗子,这件事可不会这么容易就翻篇!要我看,你要不想把大水牛充公,就得付出一点代价!”

 

赵狗蛋涨红着脸,哼哼哧哧的半响没说一个字。

 

因为赵狗蛋知道,这时候他要是说话了,肯定会引起两人的怀疑。

 

李春娥一看赵狗蛋有点受委屈了,顿时也拉下了脸,看着赵大猛说道:“大猛子,你干啥呢?你还真打算找他们叔嫂两人算账不成?一个寡妇,一个傻子……说!你是不是又打起了田瑶那小寡妇的心思了?”

 

说着,李春娥还真觉得有这个可能,顿时化身母夜叉,一把捏住了赵大猛的耳朵,面色凶横的说道。

 

别看赵大猛在外面是生产队队长,可在家里,一切都还得看李春娥的脸色行事。

 

赵大猛脸色一白,嚷着道:“疼疼疼!快松手!你个婆娘,对自己男人下手咋这么狠呢?”

 

李春娥冷哼一声转过身去,说道:“赵大猛!你肚子里那点花花肠子,还当老娘不知道?也不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赵刚二十多岁的大伙子都死在那个女人的肚皮上了,你要真敢去找那个黑寡妇偷腥,我李春娥立马就改嫁!”

 

说着,李春娥的声音还带上了哭腔。

 

赵大猛一看自己婆娘都生气了,顿时也顾不得疼了,连忙安慰道:“春娥,你说啥呢?我就是有九条命也不敢去招惹那个黑寡妇啊!我这不是刚从镇子上回来吗?明天上面就要派一个新书记下来了,我琢磨着应该给人家腾个安身地方!”

 

李春娥脸色一缓,说道:“那这和傻狗蛋有什么关系?”

 

赵大猛小眼睛一眯,变得猥琐无比,说道:“咱山头村也就这屁眼大的地方,家家户户都有人住,到哪里去找空房子?我寻思着,刘老汉死之前,不是留下了一套空房子吗?”

 

村头刘老汉虽然是一个鳏寡老人,但住的房子却并不差。

 

平日里给村里人看病,再加上自己务农,也积攒了不少的积蓄,盖了一栋土砖房。

 

可是在刘老汉死之前,这栋房子是被刘老汉留给了赵狗蛋的。

 

而且当时村长陈富贵和很多村里的老人都在场,虽然是刘老汉的口头遗言,但这个消息村里人都知道。

 

然而村长陈富贵却以赵狗蛋是傻子的缘由,将这栋房子暂时扣押了下来。

 

所以导致这栋还不错的土砖房至今都没人搬进去住。

 

李春娥一下子想到了自己丈夫打的主意,说道:“可是这房子是刘老汉留给傻狗蛋的,这么让人搬进去,也得问问狗蛋同不同意吧?”

 

赵大猛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他一个蠢狗子,我跟他说啥?”

 

赵狗蛋一听赵大猛和李春娥竟然把主意打到了自家的水牛身上,顿时脸色也涨红了起来。

 

大水牛是他父亲赵涛走后,留给他唯一的一点家产了。

 

而且这么多年来,大水牛也早就和自己有了感情,赵狗蛋一直都将大水牛当成家人一样看待的,怎么可能让赵大猛骗去充公?

 

说是充公,到头来还不是变成了村长和赵大猛家的东西了?

 

赵狗蛋脑子一转,弯腰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作势就要往赵大猛脑门子上招呼,一边还涨红着脸说道:“水牛,狗蛋的!水牛,狗蛋的!不给你!”

 

赵大猛一看这傻子竟然来真格的了,顿时也泄气了。

 

一个傻子要是失手把自己打死了,那估计自己哭都没地方哭去。

 

法律上都制裁不了这个傻子!

 

不过现在赵大猛也看出来了,那头大水牛在赵狗蛋心里的地位还真不一般。

 

赵大猛连忙一个摆手,板着脸说道:“行行行!蠢狗子,我不要你家大水牛了,不过你家水牛把我的菜园拱了,赔点酒菜就想万事大吉?”

 

一听赵大猛这话,赵狗蛋知道他葫芦里又打起了另外的算盘。

 

手上的大石块也没放下,瞪着眼说道:“赔了!春娥婶,赔了!”

 

李春娥也被赵狗蛋手上的大石块吓坏了,这要是真给赵大猛脑门上来一下,估计自己下半辈子可就真的要守寡了。

 

虽然赵大猛床上功夫不行,可好歹也是山头村的生产队队长不是?

 

平日里捞的油水也不少,夫妻生活虽然不和谐,但物质生活倒还过得去。

 

李春娥连忙走过来一把拉住赵狗蛋拿着大石块的手,说道:“傻狗蛋,你干啥呢?大猛叔和你闹着玩呢!不要你家大水牛就是了,快把石头放下!”

 

赵狗蛋看了一眼李春娥,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女人胸前上,鼻孔里不由得喷出一股子热气。

 

“老子早晚要给赵大猛戴这顶绿帽子!”

 

赵狗蛋心里恨恨的想着,稍微转个身,将赵大猛的视线挡住了,一把抓在李春娥身上。

 

也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李春娥当即发出一声声音。身后的赵大猛连忙说道:“春娥,你怎么了?”

 

李春娥白了一眼身边的赵狗蛋,对这个傻子竟然敢当着自己丈夫的面吃她的豆腐,一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半响李春娥轻咳一声,恢复了过来,说道:“没事,刚才被蚊子叮了一下!”

 

这时,赵狗蛋也把身体转了过来,将手上的大石头扔在了地上。

 

赵大猛也不疑有他,打死他都不会相信,自己的婆娘会当着他的面和一个傻子调情。

 

他看着赵狗蛋,又说道:“蠢狗子,这件事可不会这么容易就翻篇!要我看,你要不想把大水牛充公,就得付出一点代价!”

 

赵狗蛋涨红着脸,哼哼哧哧的半响没说一个字。

 

因为赵狗蛋知道,这时候他要是说话了,肯定会引起两人的怀疑。

 

李春娥一看赵狗蛋有点受委屈了,顿时也拉下了脸,看着赵大猛说道:“大猛子,你干啥呢?你还真打算找他们叔嫂两人算账不成?一个寡妇,一个傻子……说!你是不是又打起了田瑶那小寡妇的心思了?”

 

说着,李春娥还真觉得有这个可能,顿时化身母夜叉,一把捏住了赵大猛的耳朵,面色凶横的说道。

 

别看赵大猛在外面是生产队队长,可在家里,一切都还得看李春娥的脸色行事。

 

赵大猛脸色一白,嚷着道:“疼疼疼!快松手!你个婆娘,对自己男人下手咋这么狠呢?”

 

李春娥冷哼一声转过身去,说道:“赵大猛!你肚子里那点花花肠子,还当老娘不知道?也不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赵刚二十多岁的大伙子都死在那个女人的肚皮上了,你要真敢去找那个黑寡妇偷腥,我李春娥立马就改嫁!”

 

说着,李春娥的声音还带上了哭腔。

 

赵大猛一看自己婆娘都生气了,顿时也顾不得疼了,连忙安慰道:“春娥,你说啥呢?我就是有九条命也不敢去招惹那个黑寡妇啊!我这不是刚从镇子上回来吗?明天上面就要派一个新书记下来了,我琢磨着应该给人家腾个安身地方!”

 

李春娥脸色一缓,说道:“那这和傻狗蛋有什么关系?”

 

赵大猛小眼睛一眯,变得猥琐无比,说道:“咱山头村也就这屁眼大的地方,家家户户都有人住,到哪里去找空房子?我寻思着,刘老汉死之前,不是留下了一套空房子吗?”

 

村头刘老汉虽然是一个鳏寡老人,但住的房子却并不差。

 

平日里给村里人看病,再加上自己务农,也积攒了不少的积蓄,盖了一栋土砖房。

 

可是在刘老汉死之前,这栋房子是被刘老汉留给了赵狗蛋的。

 

而且当时村长陈富贵和很多村里的老人都在场,虽然是刘老汉的口头遗言,但这个消息村里人都知道。

 

然而村长陈富贵却以赵狗蛋是傻子的缘由,将这栋房子暂时扣押了下来。

 

所以导致这栋还不错的土砖房至今都没人搬进去住。

 

李春娥一下子想到了自己丈夫打的主意,说道:“可是这房子是刘老汉留给傻狗蛋的,这么让人搬进去,也得问问狗蛋同不同意吧?”

 

赵大猛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他一个蠢狗子,我跟他说啥?”

 

赵狗蛋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

 

赵狗蛋喘着气,只感觉鼻孔里有腥味了,一抹才知道自己竟然流鼻血了!

 

他觉得自己守了十八年的童子身,终于要破了……

 

一想到这,赵狗蛋感觉到自己小腹处突然涌现出一股强大的暖流,就像烧了一团火炉。

 

李春娥皱着眉,说道:“傻狗蛋,别看了,你快点来吧,婶子好好教你玩游戏!”

 

赵狗蛋一个劲的点头。

 

然而很快赵狗蛋就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始,急得满头大汗。

 

赵狗蛋哭丧着脸,说道:“这游戏,不好玩,不好玩!”

 

李春娥一把搂住男人的腰肢,说道:“傻狗蛋别急嘛,你别动,婶子教你!”

 

赵狗蛋点了点头,傻笑着说道:“婶子动,婶子教狗蛋,玩游戏!”

 

“你个小冤家!”李春娥说着,一把将赵狗蛋推到在玉米地上,自己爬了起来。

 

“哦!傻狗蛋,别乱动!”说着,李春娥就要坐下去。

 

咔嚓!

 

一阵玉米杆子断裂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

 

李春娥和赵狗蛋两人同时穿过脸,顿时间两人都怔在了原地。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宝贝夹住樱桃别掉下来*强行 绑住 震动 求饶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