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和相亲对象多久过夜才正常*男按摩师让我高潮好多次

2021-01-13 09:07:46【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动作利索的上前,他用双手握住董婉的臀部揉捏了起来,不愧是年轻大学生的身体,臀部弹性十足,让人爱不释手。 董婉是个保守的孩子,这种地方她平时都不会碰,被人这样肆无忌惮的揉捏着,

动作利索的上前,他用双手握住董婉的臀部揉捏了起来,不愧是年轻大学生的身体,臀部弹性十足,让人爱不释手。

 

董婉是个保守的孩子,这种地方她平时都不会碰,被人这样肆无忌惮的揉捏着,她害羞得不行,双腿也开始发颤。

 

老杨趁机借口扶住她,用手从她的胸前横过压住了她的胸,并随着揉捏的动作有节奏的挤压。

 

因为受不了刺激,董婉低声喘息着,下身黏糊糊的一片,很不舒服。

 

她扭了扭身体,咬着下唇问了句,“伯伯还没好吗,我觉得有点奇怪。”

 

老杨一惊,担心继续下去会把人吓跑,端起了医生的架子,“已经好了,我们来检查下半身吧。”

 

董婉的脸涨得更红了,可事已至此,她也唯有照办,迟疑了一秒后,她睡到了检查床上。

 

老杨激动得心脏砰砰直跳,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那隐藏在黑色丛林里的花园入口,恨不得现在就让自己的老二钻进去,在里面舒服一下。

 

最终理智战胜了情欲,他假装专业的把董婉的大腿绑在了两边,董婉羞涩极了,下意识的用手挡住了自己的秘密花园。

 

“你这样我可没办法检查。”

 

老杨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欣赏到两位美人的花园,说这话的时候,吞了好几次口水。

 

董婉的内心很纠结,最后一闭眼把手握在了胸前,为了治病,她顾不了那么多了。

 

老杨看到这幕欣喜若狂,犹如看到她在自己身下娇喘的画面,深吸了口气,打开了手电筒。

 

在光芒下,美人的私密花园一览无余,肥厚的门户上翻着水光,似在邀人品尝,他用手指拨开肉片,往里面挖了挖,带出来的白带糊满了阴毛,全粘在了花园里的门口。

 

老杨突然想起今晚打算用在王娟身上的东西,眼珠子转了转,打算先在董婉身上试试,“果然跟我想的一样,你里面发炎了,我帮你清理一下,这样有助于康复。”

 

董婉看了看他,脸上全是感激:“真是太麻烦伯伯您了,不过这样您会不会太累,要不我回去自己清理吧?”

 

“不幸苦,不过你们这些小年轻自己清理不好,我才真的幸苦。”老杨色眯眯的看着她,心情格外愉悦。

 

见她再三感谢,老杨多少有些愧疚,只是很快就被欲望冲淡了,他将剃胡须的泡沫慢条斯理的涂满了董婉的下身,用刀子一点点把阴毛刮干净,指节有意无意的从小山丘上擦过。

 

董婉不敢动,洞口不断的收扩,透明的液体顺着沟壑往下淌,老杨暗喜自己捡到了宝,居然这样都能有感觉,真做起来怕是更加放.荡。

老杨吞了口唾沫,恨不得把那蜜液舔干净,然后用自己的东西把董婉深处的花蜜挤出来,他重重的喘息了几声,手指抚弄着待放的花苞。

 

在她渐入佳境时,忽然觉得上半身有些凉,睁开眼睛一看,原来她身上的衬衫在扭动时扯开了,风直往两个大白馒头上吹。

 

发现自己走光了,董婉惊呼了声,刚要用手遮住就听见老杨开了口,“刚才给你检查的时候,我发现你是体内积热过多导致的发炎,这热气散不了,你的病还是会复发的。”

 

董婉一听,吓得眼泪直往下滚,害怕的抱着他的手臂,两团软肉全贴在了他身上:“伯伯,那要怎么散热?”

 

老杨异常兴奋,他压着声音,故作严肃:“所谓积热就是你体内的热气比常人多,伯伯有套按摩手法能够帮你散出热气,只是这按摩需要坦诚相对…….”

 

董婉红着脸摇了摇头,低声道:“那伯伯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老杨哪里想到她会这么说,暗叹了口气,却并不打算放过这个送上门来的美人,于是他先点点头,而后微微摇首:“吃药能治,但治标不治本,复发的几率很大,还有可能变得越发严重,到时候就是我也没办法了,你只能去医院做手术了。”

 

董婉年轻,没遇见过这样的事,当时就被吓得煞白了张小脸,做手术肯定需要不少钱,她家并不富裕哪里拿得出那么多钱?

 

“伯伯,您能给我按摩吗,我没关系的。”

 

美人都这样要求了,老杨焉有不从的道理,他清了清嗓子,端起了医生的架子:“小婉啊,伯伯可以答应你,但你也知道中医不如西医效果快,你的情况虽不严重,但这引寒祛热可不是一两天就可以的,至少需要按摩七八次才能痊愈。”

 

董婉低着头死死咬住下唇,迟疑了好一会儿后,她还是点了点头,反正都这样了,一次还是七次又有什么区别:“伯伯,您放心治吧,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看到她一副任君采摘的性子,老杨的下半身蠢蠢欲动,把她的衬衫脱了下来,没了衣服遮挡,两个饱满挺拔的馒头呼之欲出。

 

老杨看得眼睛都直了,难耐的搓了搓手,却不敢急于求成,忍着胀痛的下身,扶着董婉躺回了检查床上,当然抽手时也趁机在她的纤腰上摸了一把。

 

城里女人的皮肤果然更好,像上等的豆腐似的白皙滑嫩,光是摸着都让他血脉喷张了。

 

董婉的软肉全在腰上,被老杨这么一碰她觉得像是有股电流从自己身上窜过,舒服得她直哆嗦,肉球跟着上下跳动,肩带滑落了一半,顶上若隐若现的两枚桃粉色小圆点如熟透的樱桃。

 

老杨色眯眯的盯着,不住的吞口水,想要咬住尝尝是不是甜的。

 

“啊!”董婉被他这么一看,慌忙用手挡住了,不料动作太剧烈反将双球挤了出来,她涨红了脸,手忙脚乱的想爬起来,但越慌越乱,一个没坐稳竟把老杨扑倒在地,双球全压在了他脸上。

 

老杨紧紧抱住她,将自己的脸深埋在双球里,弹性十足的软肉紧贴着他的面颊,舒服得他飘飘欲仙,在董婉挣扎起身时更是装疼哼哼了几声,让她不敢再动。

 

对此他喜悦不已,动了动头咬住了粉色的果实不断的吸允,空出的手也不着痕迹的从她下面的小山丘上扫过。

 

董婉觉得又酥又麻,嘴里哼哼着的同时,不耐的扭动着身体,双球把老杨的脸团团包住。

 

老杨舔了半天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只能暂时松开这到嘴的美肉,扶着双脚虚软的董婉躺回检查床上。

 

董婉还没从刚刚的刺激中缓过来,眼神迷离的看着老杨,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老杨被她的样子勾得魂都快没了,强压下饿虎扑食的冲动,把手举到董婉面前,专业的道:“你的病情比我想得严重啊,这么多粘液,看来我得先给你做阴.道冲洗了,可能会有点不舒服,你一定要忍住。”

 

总算平静下来的董婉本来还疑心他是在占自己便宜,闻言觉得自己真是太可耻了,杨伯伯好心帮她检查,她竟然把对方想得那么龌蹉,愧疚之下,她嗯了声:“我会的,伯伯你开始吧。”

 

老杨嘿嘿一笑,从消毒盒里把扩阴器拿了出来,他这些年来也算欣赏了不少的花穴,可那里面的景色,他可从来都没有瞧过,今天有这个好机会,他一定要好好利用才是。

 

用手在董婉的大腿根部轻重交替的揉捏了几下,董婉的花园门口已经全湿了,他用手指探了探,被轻松的吞进去了半截不说,还在被不断的往里吸。

 

老杨欣喜异常,他抬眸看了董婉一眼,见她眯着眼睛一脸享受,激动不已,声音都有些沙哑了,“你愿意配合真是太好了,我马上给你冲洗。”

 

话音落下,他把器械压在了花园门口,稍微一用力就顺利推了进去。

 

董婉早就被老杨弄得春心荡漾,但门户开始被撑开时她还是闷哼了声,“伯伯,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

 

老杨被她的话吓得后背冒出层冷汗,强装镇定的道:“你多心了,这是正常反应,你坚持下。”

 

事已至此,董婉也不好让他停下,咬着牙关害羞的别开了脸,“您快点,我怕我撑不住。”

 

老杨哎了声,打开手电筒,将器械固定好就看到粉嫩的花肉微微颤抖着,不断分泌出来的花蜜布满花肉。

 

老杨顿觉口干舌燥,身体某处涨得似要爆炸,急需找个地方钻进去,险些让他没把持住。

 

喘了几口粗气,他翻出支最粗的针筒,抽了好几管生理盐水打了进去后,拿出打算送给王娟的小礼物塞进去堵住了出口,并打开了开关。

 

董婉本就被冷冷的液体惊得肌肉收缩,眼下感觉有东西在那里震动,更觉难受,下意识的想挤出去,快成功时,老杨重新把东西推了进去,还假装好心的提醒道:“伯伯知道你不舒服,但只有这样才能让药物把你里面清洗干净,你能忍住吗,不能的话…….”

 

“能,能!”唯恐他会把工具从里面取出来,董婉连连颔首。

 

“伯伯相信你,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万一你实在撑不住我会帮你的。”老杨半眯着眼睛瞧着她,心想他再好好调教她几次,肯定能把她吃掉。

 

董婉感激的朝他笑笑,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到了那里,凉意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种强烈的痒意。

 

就在她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老杨扶着她坐到张坐凳中间被挖空的椅子上,并在下面放了个瓷盆,示意她可以把东西排出来了。

 

她如获大赦,放松肌肉的瞬间,带着腥味的液体几乎是喷了出来。

 

“我平时都有清洗的,怎么会这样?”董婉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老杨。

 

老杨心知肚明这是正常现象,董婉白带增多应该只是经期快到了而已,却还是睁着眼睛说瞎话:“错误的清理方式很容易导致这样的情况发生,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定期到我这里来做清理。”

 

董婉有些不情愿,杨伯伯虽然一直都在尽心尽力治疗她,但始终是个男人。

 

老杨引导她看向瓷盆后,继续说道:“而且很多人的皮肤变差就是因为身体里堆积了太多毒素,如果能够把毒素清理出去皮肤会越来越好的。”

 

女人都是爱美的,董婉也不例外,她内心挣扎番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老杨本来是准备多欣赏下董婉的身体的,奈何时间不等人,想到很快他的小情人就要来了,他借按摩的借口把她上下摸了个遍后,把人送走了。

 

从黄昏坐到夜幕低垂,老杨都没有看到王娟的身影,他长叹了口气,心想大概是王娟知道自己骗了她不肯再来了。

 

他刚失落的锁好门,他心心念念的王娟敲响了诊所的门,他赶紧上前打开门让人进来:“小娟你怎么才来,你个女孩子这么晚出门不安全,让伯伯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说着,他火热的视线扫过了王娟的全身,王娟被他看得面颊发烫,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昨天的事情,下面又痒又麻,还有水流了出来。

 

她夹紧了双腿,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出了句完整的话,“我没遇见坏人,就是那里这会儿又开始痛了。”

 

老杨见状知道她是有了反应,揽住她的肩膀到沙发上坐下,和蔼的道:“不用怕,只要你继续接受伯伯的治疗一定会痊愈的。”

 

王娟推开他,眼神里带着些许防备,杨伯伯帮她治病不假,但也占了她的便宜,“杨伯伯,我们不能一错再错。”

 

老杨闻言也不着急,王娟愿意来找他,就说明她对昨天的事情并不怎么排斥,于是他长叹了一声,佯装失落的道:“昨天做的时候,我就想到你会讨厌我了,但我也没办法,你的病不想做手术,就只能够那样治疗了,你也知道我一直当你是我的孩子,若不是万不得已,我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王娟还有些半信半疑,第一次对女生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您说的是真的吗?”

 

老杨一听,心知自己有戏,挤出了几滴眼泪,哽咽道:“昨天我本来是想,你要是不同意我说的治疗方式,就先给你两千去做手术,钱没有了还可以再赚,但你的身体出了问题就麻烦了。”

 

为了让自己的话更可信,他从抽屉里拿出个信封递给了王娟,里面装的正好是两千元。

 

王娟实在太单纯了,根本不知道人心险恶一词,听老杨这么说就全信了,“杨伯伯,对不起,您明明是为了我好,我居然还这样怀疑你。”

 

老杨瞧见她愧疚的模样,心酸不已,这么善良的孩子,他还真有些于心不忍,但事已至此,他也没有回头路了。

 

压下心头的情绪,老杨握住她的小手,关切的问了句:“你能够相信我,伯伯很高兴,这笔钱你拿去做手术吧。”

 

这种事王娟自然不会同意,她把钱还给老杨,摇了摇头道:“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不能拿您的钱,而且我相信您一定会治好我的。”

 

老杨热血翻涌,惊喜又带着几分怀疑的看着她:“你真的愿意让我继续为你治病,就算会发生昨天那样的事情

本文标签:一直在哭着说不要了太大了

很赞哦! ()

推荐和相亲对象多久过夜才正常*男按摩师让我高潮好多次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