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接吻时男生为啥手不闲,摩托 岳 进入

2021-01-13 09:59:59【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我……来”说着,张富贵进了厨房开始做起家务。 兰兰跟了进去,只见他手脚麻利,动作熟练,淘米,下锅,放水,生火,一气呵成。 兰兰在旁边发现他真的是个好男人,可

“我……来”说着,张富贵进了厨房开始做起家务。

 

兰兰跟了进去,只见他手脚麻利,动作熟练,淘米,下锅,放水,生火,一气呵成。

 

兰兰在旁边发现他真的是个好男人,可能其它的女人真的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嫁给他多有福气,你再看他那脸,虽然胡子没理,虽然不算帅,肩阔体壮,方脸大眼,很阳刚,也极具男性气概和魅力,兰兰看得砰然心动。

 

张富贵坐在灶前,开始把柴草熟练得扎成团往灶里塞。

 

兰兰走了过去,站在了他身后,张富贵知道她站在背后,但没有理他,还是很专心地添着柴火,灶里的火旺了起来,照映着兰兰粉润的油,使得她的脸蛋更加红润水嫩,锅里响起了“唭唭”声,可以想象得见锅水的水正在欢快地冒着水泡,很快蒸气在袅袅上长升,蜿蜒着飘上屋顶。

 

兰兰感到温暖,家不就是这样吗?这种感觉真美,真踏实,真切。

 

她不禁靠了过来,两只小手轻柔地搭在他的双肩上。

 

张富贵顿时感到两只温热的小手柔柔地放在他的肩膀上,是那么舒服和舒心,让他倍亲切和温馨,兰兰见他没有反应,她得寸进尺地靠了过去,丙团饱满而柔软的东西贴着他的后背,让张富贵很舒服,但他不敢多想,因为他马上就想到他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他试图摒弃一切想法,反正他与她不应该有什么结果,这样也未免不是一件好事,这是他关在屋里想通的结果。

 

兰兰见他没有反应,觉得很奇怪,这孩他大伯,是身体真有问题还是已经不喜欢她了呢?为什么他现在对她没有一点反应,她不相信,于是进一步试探他。

 

她再一次贴紧了他,她的头伏了下来,小脸贴着他的脸,轻轻地摩擦着他粗糙的脸。

 

她的心儿怦怦地跳着,脸火辣辣的,身体很快燥热了起来,双手轻轻从他的双肩滑了下去,滑到了他的胸前,隔着他的粗布衣服,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胸口,他在用行动说,“大哥,我们再试一次,让我来帮你。”

 

张富贵不禁起了生理反应,他很想反过身来,把弟媳压在柴草上,痛痛快快地来一场,但他一想到自己的不行,他突地站了起来,跨了两步,与兰兰拉开了距离。

 

“还……是……你来……?做饭”张富贵很慌张。

 

兰兰羞红了脸,心里在骂,瞧你都这样勾引他了,这根木头居然溜了开,她羞怯地说,“大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没……,没有”张富贵赶紧摇着头。

 

“那你为什么不理睬我?”兰兰坐了下来,一边烧火,一边说,眼睛盯着灶里的火。

 

“我……”张富贵说不出话,他想说,鬼才不想碰你,只是我怕不行。

 

那天的事让张富贵心里充满了阴影,他又羞又愧,转身走了。

 

兰兰立马站了起来,“大哥,你去哪?”

 

“我……去……走走”张富贵头也不回地走了,很快消失在兰兰的视线中。

 

兰兰失落了起来,一方面她真的喜欢上了这个不会表达但细心体贴又能干的大伯,另一方面她自己这么久没得过滋润,她多么希望他大伯可以回来,或许就在这,在稻草上,抱着她,滋润她,但他还是走了,留下了她一个人对着灶里的灼灼燃烧的火苗。

 

张富贵觉得自己无脸面对兰兰,那天的事,让他脸都丢尽了,男人嘛,最大的自尊就在那,可是那都不行,他哪来的自尊?

 

张富贵低着自卑的头,抬着无奈的两条腿走出了院子,走着走着,突然与一人撞了个满怀,不小心摔了一跤,正好压着一个软绵绵的身体,更要命的是他的头碰到了一团胀鼓鼓而柔软的东西。

 

“要死了你,走路不长眼睛啊?”那女人骂了起来。

 

张富贵美美地躺在她身上,他装晕,因为躺在她身上很舒服,软软的柔柔的,还弹性十足,虽然他不知道她是谁,但管他呢,有得便宜就占呗。

 

“嘿,我说,你还赖着不起来啊!”那女人叫道,把他往边上推,“你重死了,哎呀……”,那女人使劲地推他。

 

要装就要装得像,张富贵不为所动地,赖在她身上,任她推。

 

虽说她力气小,但使上吃奶的劲,总算把他给开了,把他翻在地。

 

那女人气呼呼地看着仰着躺在地上的张富贵,自言自语地说,“嘿,真晕了,还是不是男人?我还没晕,你倒晕了。”

 

那女人一看,“是你,喂喂,醒醒。”

 

见他没有反应,她蹲下身来用小手拍着他的脸,张富贵又觉得她的小手暖暖的柔柔的,拍得真舒服,跟兰兰的小手可有得一比,张富贵想象中,此女是一个妙龄少女。

 

那女人见张富贵拍不醒,秀眉一皱,不会是装蒜吧!她站了起来,却见张富贵的裆部高高耸起,她心道,嘿,晕了还有这么大的反应,果然是吃老娘的豆腐装蒜,好啊,得给你点叫训。

 

她脚伸了过去照着他胯下就是一踢,用尽了全力。

 

张富贵被她这么一踢,疼地跳了起来,“啊……”,他双手捂着裆部,不断地上下跳着,表情很痛苦,他一边跳,一边在骂,“你神精病啊!”

 

“嘿,不结巴了你?”那女人眼中发出了亮光。

 

张富贵一边跳,一边还在笑,“诶,真的不结巴了,好奇怪。”

 

“哈哈,那你还得感谢我,要不然再来一脚,巩固一下疗效。”说着,那人又抬起了脚对着他的裆部。

 

“别,别别。”张富贵跳了开去,苦笑了一下,“够了,不要被你再来一踢给踢回去了。”

 

(备注:被踢要害,结巴的人不结巴了,虽然没有科学根据,但乡下既然有这样的传闻,也不是完全不可信,被人这么一踢,打通了什么筋脉也说不定,但提醒各位,只是传闻,未有亲见,切勿模仿。)

 

“哈哈,你怎么报答我?我可治了你的病啊!”

 

张富贵终于停了下来,一看此人,此人虽说不是他想象中的妙龄少女,她四十出头了,但姿色还很了得,肤色有点晦暗,依稀可见美人斑,但那脸蛋仍然风韵不减,特别是那身材更是迷人,体型修长而苗条,胸脯却高耸着,颇有成熟妇女的风范,看着她这身形,再想想刚刚压在她身上那滋味,张富贵很有一种想把她给霸占了的冲动。

 

本文标签:王爷一整夜在我身体里

很赞哦! ()

推荐接吻时男生为啥手不闲,摩托 岳 进入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