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相亲认识多久后上的床,男生一见面就抱你吻你为什么

2021-01-13 13:54:21【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整个人却是愣在了那里,连呼吸都忘记了,似乎心脏也停止了跳动。这是怎么回事? 即使这个娃娃是李正改装过的,里面装上了手机,他怎么知道我会撕下娃娃的头发,预先录下骂我的那句话? 我

整个人却是愣在了那里,连呼吸都忘记了,似乎心脏也停止了跳动。

这是怎么回事?

 

即使这个娃娃是李正改装过的,里面装上了手机,他怎么知道我会撕下娃娃的头发,预先录下骂我的那句话?

 

我还有些侥幸,也许我以为是血液的东西,只是李正涂在上面的红墨水。

 

可是我再闻了一下,可以确定那真的是血。

 

而且那头发给我的感觉,也是真的头发,并不是某种丝线。

 

这一下,我只觉得自己的手指都僵住了,再也抓不住那绺头发,把它扔到了地上,慌乱地向后退了一下,靠在墙上,抓起枕头便向娃娃扔去,嘴里叫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滚,快滚!”

 

枕头扔到娃娃的身上,竟然被它一下打到了一边,它的两只眼睛里闪着戏谑的眼神,冷冷地冲我笑了一声,然后叫道:“我是什么东西?你到晚上就知道了!告诉你,你最好不要想着逃,否则所有人都得死!”

 

说完,它低头咬住了枕头一甩头,撕下了一块布条,反手扎在了自己头上的伤口上。

 

双手紧紧地抱在胸前,我一动也不动地看着那个娃娃的动作,心一下沉到了谷底。

 

再先进的玩具娃娃,也不可能会给自己包扎伤口,眼前的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把伤口包好以后,那个娃娃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过身去,纵身一跳,从门口离开不见了。

 

我用力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如果不是地上还有一绺头发,面前是一个被撕破的枕头,真的很难相信自己刚才看到的一切是真的!

 

一定是梦!

 

我在心底告诉自己,然后举起手指放到嘴里狠狠咬了一口,疼得我差点流出眼泪来。

 

没有醒!

 

并不是做梦。

 

怎么办?

 

我的脑海里飞快地回想了这几天在李正家里的经历,终于相信李正让我走并不是要赶我走,而是想要救我。

 

不行,我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李正的妈妈说晚上要给我和李正举行订亲仪式,一定是骗我的!

 

白天跑到田野里又被李正的妈妈追了回来,如果逃走再被她抓回来的话,她一定会把我绑起来的。

 

我考虑了一下,决定给我妈发个信息,告诉她如果我明天还不回家,就让警察到李正家里来找我。

 

可是信息编辑好以后,我点了发送,手机竟然显示发送失败,我给我妈打电话,也提示不在服务区。

 

我知道一切只能靠我自己了,不管怎么我也要试一试,不能在这里等着李家的人来找我。

 

再次背起自己的背包,我走到后门处,伸手推了一下,门板纹丝不动。

 

从门缝里向外一看,我不由在心里骂了一句,想不到后门竟然被人从外面钉死了。

 

我先前根本就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一定是在我睡着的时候他们钉上的那些木条,难道我睡得这么死吗?

 

我已经意识到一定是李正的妈妈给我送来的那些饭菜不对劲,可是我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想那些了,一咬牙便向前门走去。

 

“吱呀”一声,前门顺利被我拉开了,我特意站在门后等了两秒,门外没有什么动静,看来他们以为我还在睡觉,并没有人在外面守着我。

 

我抬脚便向外面迈去,可是左脚刚跨出去,眼前一红,有什么东西从门上面落了下来,直接就落在了我的身上。

 

然后身后有人推了我一把,我一个踉跄向前冲了几步,看到门外竟然停了一顶轿子。

 

轿子是白色的,从轿杆到轿帘,一直到上面的轿顶,都白得瘆人!

 

我立足不稳,一下便跌进了轿子里,这里看清自己身上竟然被罩上了一件红袍子!

 

正文第五章 鬼抬轿

鲜红色的袍子,就好像是用血染成的。

 

看着自己身上的这身衣服,我想起自己刚才从那个娃娃的头上扯下一绺头发以后,滴下的粘稠液体,忍不住一阵反胃,伸手想要扯下自己身上的袍子,可是趴在轿子里,空间有限使不上劲,而且袍子的料子似乎很好,根本就扯不动。

 

我挣扎着蹲起来,这才看到袍子上面竟然还锈着金色的图案,好像是凤凰。

 

这是古代新娘出嫁时才会穿的嫁衣,怎么会穿到我的身上?

 

我突然想起了娃娃给我说过的一句话,它说等晚上我们举行婚礼以后,它会折磨我。

 

难道说……后面的内容我不敢再想下去了。

 

不,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嫁给一个娃娃?

 

“李正,你在哪里,快点滚出来!”

 

我一边再次用力扯着身上的衣服,一边冲轿子外面大声叫道。

 

“刷”地一声,轿帘被人从外面拉开了,李正的妈妈出现在外面,面色如霜冲我低声叫道:“你乱叫什么?快点举行完婚礼,你和我们就都解脱了!”

 

说完,她伸手抓住我的肩膀,便把我摁在了轿子里的凳子上。

 

我想要反抗,可是却感觉自己身上的力气竟然一瞬间消失了,只能像木雕泥塑一样呆呆地坐在轿子里。

 

我只能无力地念叨着李正的名字,希望他能出现把我救走,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反响,他也再也没出现。

 

李正的妈妈似乎离开了,四周变得一片寂静,除了偶尔传来的风声,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

 

时间在缓慢流逝,我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知道轿帘里透进来的光越来越暗,最后变成了漆黑一片,应该是天黑了。

 

然后轿子突然晃了一下,我以为是李正来救我了,惊喜地叫着他的名字。

 

没有人回答我,然后我便感觉轿子似乎被抬了起来,晃晃悠悠地向前走去。

 

没有脚步声,轿帘随着轿子的晃动不时飘动,从缝隙里看出去,前面两根煞白的轿杆在黑暗中亮得刺眼,根本就看不到有人在抬轿子。

 

没有人抬轿子,难道说轿子是自己在动?

 

风声变得越来越大,轿帘飘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发出“刷刷”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布料,更像是纸。

 

从缝隙里看出去,轿子似乎是沿着李正家老宅子前面的那条小路向西南方向移动。

 

借着天边传来的微光,我甚至能看到前方远处的小山包,我记得李正给我讲过,那个山包是乱葬岗,周围十里八乡夭折的小孩子都被扔在那里。

 

李正给我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很不对,似乎有些怕那个小山包。

 

难道说,这顶轿子要把我抬到那里去?

 

我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自己的心底升起,瞬间传遍全身,我禁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可是全身还是一动不能动。

本文标签:儿子你的太大了我难受

很赞哦! ()

推荐相亲认识多久后上的床,男生一见面就抱你吻你为什么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