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两个男人整夜摸搓揉我的奶头:城中村泻火大波气质少妇

2021-01-14 16:29:11【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也就是楚传宗的养母唐慧得了重病,无钱医治,楚梦韵身为长女,四处借钱无果,最后不得不向村长陈尚元借钱。陈尚元本来是不想借的,但是他的儿子陈品文看中了楚梦韵的美色,想娶她为妻,便

也就是楚传宗的养母唐慧得了重病,无钱医治,楚梦韵身为长女,四处借钱无果,最后不得不向村长陈尚元借钱。

陈尚元本来是不想借的,但是他的儿子陈品文看中了楚梦韵的美色,想娶她为妻,便让父亲借了十万块给楚梦韵。前提是三年之内必须还清,如果三年之内没能还清,楚梦韵就要嫁给陈品文做老婆,那十万块就当做彩礼,不用还了。

 

陈尚文知道自己的儿子不学无术且长得尖嘴猴腮,奇丑无比,估计很难娶到老婆,就借了钱给楚梦韵,并且要她签下合约,三年之内不许跟别人相亲,不许跟别人谈恋爱,三年期限一到,如不还清十万块,就要嫁给陈品文。

 

这合约非常霸道,相当于要以身做抵押,楚梦韵当时救母心切,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就跟陈家父子签下了合约。可惜的是,那十万块最终还是没能治好母亲的病。母亲撒手人寰,楚梦韵却背上了十万巨债。

 

十万块对于一个一贫如洗的家庭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楚梦韵不但要照顾两个妹妹,还要照顾楚传宗这个只会吃饭不会干活的傻子弟弟。这三年来,她不管怎样辛勤劳作,都没有多余的钱还债。

 

想起这些往事,楚传宗不禁一阵心酸,楚家养了自己这么多年,梦韵姐付出了这么多,而自己竟然不但没能做出一些贡献,还成了梦韵姐的负担。

 

本来楚传宗应该叫楚梦韵为姐姐的,但是他是傻子,一直跟人家叫楚梦韵为梦韵姐,从小就叫她为梦韵姐叫习惯了。

 

这时,屋里传出来了激烈的扭打声,伴随着梦韵姐撕心裂肺的哭叫声:“快放开我!救命啊……”

 

“你喊吧,尽管喊!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敢来多管闲事的!我是在跟我媳妇行夫妻之事,谁敢来多管闲事?在杏花村,敢惹我陈品文的人还没出生!”陈品文狂妄地说道。

 

听到这里,楚传宗顿时怒不可遏。从小到大,梦韵姐一直都对他爱护有加,从不嫌弃,他现在不但恢复了正常,而且身怀绝技,绝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他的梦韵姐了,不管是谁,哪怕是真正的姐夫也不行,更何况现在陈品文还不是。

 

楚传宗怒气冲冲地冲了进去,见到陈品文已经将梦韵姐推倒在床上,正在疯狂地撕扯她的衣服。而梦韵姐一边哭叫着,一边不停地反抗。

 

“放开我姐!”楚传宗怒吼一声,上前一把提起陈品文,将他狠狠地摔到了一边。

 

楚传宗的速度之快,让陈品文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你这个死傻子,你敢破坏我跟你姐的好事?我是你姐夫,你懂不懂?”陈品文气急败坏地吼道。

 

“我是傻子我懂个屁,敢欺负我姐,哪怕你是天王老子,我也照打不误!”楚传宗说完,一掌扇在了陈品文的左脸上。

 

陈品文被打得都有些懵逼了,那张尖嘴猴腮的脸颊顿时肿了起来。

 

“你这个死傻子突然发什么疯?你竟敢打你姐夫?”陈品文气炸了,以往只要自己给这个傻子一颗糖,他都会姐夫姐夫的叫得非常甜,今天不知道他发什么疯了?难道是因为自己没带糖来给他吃?

 

“草!就凭你这个鸟样,也想做我姐夫?”楚传宗说完,反手又一掌打在陈品文的右脸上。如此一来,陈品文的两边脸都肿了起来,左右对称了。

 

楚传宗打完之后,又说道:“我姐是杏花村第一美女,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有哪一点配得上我姐?”

 

正伤心欲绝的楚梦韵听了传宗的话,有些愕然,自己的这个傻子弟弟怎么突然间变这么能打,而且说话也这么流畅,这么有水平了?

 

“反了反了!我今天要是不打死你这个死傻子,我就不姓陈!”陈品文被打得火冒三丈,马上从地上爬起来,朝楚传宗冲过来。

 

楚传宗刚刚得到神秘女子的传承,并不想表现得太过惊世骇俗,只是很随意地抬起脚,一脚踹在陈品文的心口上。

 

但就是这随意的一脚,却已经让陈品文蹬蹬蹬地连连后退,直撞到了墙壁才停了下来。

 

楚传宗本来不想再理会陈品文的了,可是当他转身看到到楚梦韵被欺负得泪流满面,衬衫的衣扣都被扒开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又上前揪住陈品文又是一顿暴揍。

 

“敢欺负我姐,我打死你!打死你……”楚传宗一边喊一边打。对付陈品文这种长期沉溺于酒色的人,他根本就无需要使出什么绝招,就是像傻子打架一样,只管猛揍就行了。

 

陈品文被自己未来的小舅子揍得鬼哭狼嚎,狠狠地说道:“楚梦韵,你这个傻子弟弟打你未婚夫,难道你就不管吗?如果你不管,我就叫人来收了他!”

 

楚梦韵回过神来,知道这个陈品文惹不得,急忙上前拉住楚传宗,说:“传宗,别打了,别打了。”

 

楚梦韵本来还打算自己如果真的嫁到了陈家,那就将楚传宗一起带过去照顾,可是现在楚传宗将陈品文打得这么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楚传宗也不想闹出人命,便对陈品文喝道:“快滚!下次再敢欺负我姐,我绝不轻易放过你!”

 

陈品文那张尖嘴猴腮的脸被揍成了猪头饼,他咬牙切齿地说道:“楚梦韵,你今天不给我,我就等到洞房花烛夜那一晚再狠狠的收拾你!如果七天之后,你不跟我去民政局登记结婚,你这个傻子弟弟怎么死你都不知道!”

 

抛下了狠话,陈品文便气呼呼地走了。

 

  楚传宗听了陈品文的话,已经暗下决心,如果七天之内赚不到十万块给梦韵姐赎身,那就想办法废了陈品文,让他做不成男人,绝不能让他欺负梦韵姐!

本文标签:两个男人整夜摸搓揉我的奶头

很赞哦! ()

推荐两个男人整夜摸搓揉我的奶头:城中村泻火大波气质少妇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