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老师用大腿夹住我的头:人妻被丑老头玩的潮喷

2021-01-17 08:52:25【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手机突然变得沉重了起来,喉咙有些干涩的道:“你的意思是,我父母他们……有危险?”“不,不是有危险。他们已经遇害了。我给您打这个电话就是通知您一

手机突然变得沉重了起来,喉咙有些干涩的道:“你的意思是,我父母他们……有危险?”

“不,不是有危险。他们已经遇害了。我给您打这个电话就是通知您一声。并且,伴随您父母的故去,他们一手创办的公司不止即将被吞并,还会面临一笔巨大的债务,而根据联邦法律,这一笔巨额债务的法定承担人会落到您的身上,也就是说,您现在不止将面临父母故去的悲哀,还必须面对一笔天价债务。”

 

“多少?”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从接到这个电话开始,我就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不是源于王律师这个人,而是因为他告诉我的消息。

 

我也明白了他为什么会是这个语气,如果他真的是我父母私人律师,面对我这个独生子至少会表现出应有的尊敬,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冷冰冰的说话。

 

“大概……债务初步估算是一百五十万美元。”

 

王律师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我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发愣。

 

就在前一刻,我还想着要在我父母面前证明自己,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是我拖累了他们,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会用我自己的努力告诉他们,我并不是个废物,至少我能自己养活自己。

 

然而残酷无情的现实反手就给了我一记凌厉的耳光,将我所有的臆想全部烧成渣。

 

这个电话总共打了三分四十二秒,在这三分四十二秒里,我失去了亲生父母,同时还面临着一笔几乎一辈子都还不上的巨额债务。

 

我仰躺在沙发上,看着被灯光映照的明亮洁白的天花板发呆,手机倏地从我手心滑落,“砰”一声掉到地上。

 

现在是夏天,房间里很热,但我还是感到一种沁入心脾的冷,从四面八方侵袭过来,然后腐蚀我的身体,仿佛心脏都在被逐渐撕裂。

 

余光刚好瞥到之前随意摆在桌上的香烟,我拿过一只点了起来,刚入口就感到一阵辛辣和刺激感,但很快就忍受住了那股味道。

 

烟雾在房间里缭绕,烟丝在指间燃烧,周围寂静的可怕,很快一支烟燃烧殆尽,我继续点上。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我已经躺在烟雾里昏昏欲睡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然后走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恍惚间我认出来那是柳芳芳,她来这里做什么?

 

“小浩!我的小祖宗!你是抽了多少烟!”

 

柳芳芳一进来就连连咳嗽,一边努力的扇着面前的烟雾,一边朝我跑过来。

 

她扶起躺在沙发上的我,因为穿着睡衣的关系,她胸前大半个雪白的沟壑都显露出来,但我却提不起来一丝一毫的兴趣。

 

“小浩?!你怎么不说话?你怎么了?有什么事跟姐说。怎么不说话呢?来,小浩,姐送你去医院。”

 

柳芳芳紧张的摸摸我脑袋,又将手伸到我脑后,想抱起我,但似乎是我太重,柳芳芳努力了半天,直到脸颊上都流淌出细细的汗珠,也没能成功的将我抱起来。

 

最后只好一边咳嗽一边吃力的扶着我往门外走去。

 

临出门的时候我突然停下了脚步,我望着柳芳芳,她的脸像是会变魔法一般,在一阵水波般的律动中幻化成了我父母的模样,我不由道:“我好想哭。”

 

柳芳芳原本还以为我是出了什么状况,停下脚步仰头看着我,眼神变得无比温柔,“小浩,姐知道你心情不好。想哭就哭吧。”

 

本就苦苦忍耐的我听到这句话,终于再也受不了,抱着柳芳芳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趴在她的肩头哽咽了起来。

 

或许作为一个十九岁的男孩,我早已经过了哭泣的年纪,但在听到王律师给我的消息一瞬间,就是无法抵挡的眼眶酸涩和窒息感。

 

柳芳芳也紧紧抱着我,同时轻轻拍打着我的后背,我勉强对自己露出一个笑容,似乎在许多年前,我也曾像现在这样趴在我父母的肩头哭泣。

 

柳芳芳紧致的身躯和我紧紧贴合,我的鼻尖紧靠着她的脖颈,不用刻意去嗅都能感受到那股淡淡的香气。

 

但我此刻真如我的名字一般,没有任何欲望,只想找一个肩膀就这样沉沉的睡过去。

 

“小浩,从今天开始,姐就是你唯一的亲人了。”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我正躺在卧室的床上,衣服也都被脱掉了,而旁边的床头柜上放着两杯水。

 

可能是昨晚抽烟抽的太多,现在只觉得喉咙有一股极其严重的异物感和呕吐感,干燥的感觉充斥着我的全部思维。

 

混混沌沌的我端起杯子就猛灌了起来,连续两杯水下肚,这才感觉那种嗓子冒烟儿的感觉好了些。

 

这时候我才回忆起昨晚的事情来,我穿上衣服走到隔壁的房间,果然柳芳芳正一脸倦容的躺在床上,看样子受我昨晚抽烟的烟雾荼毒不浅,即使是睡着了,也是微皱着绣眉。

 

我走过去替她掖了掖被子,回到客厅沙发上坐下来,打开桌上的香烟盒,里面只剩下寥寥三五支,拿出一支烟点燃,昨晚还觉得刺激辛辣无比,今天便觉得多了几分舒爽的味道。

 

我按着自己额头,整理思绪。

 

或许是闻到了烟味儿,没多久柳芳芳一边捋着头发一边皱着眉头走出来,责备道:“小浩,你怎么又在抽烟?!”

 

说着将我手里刚点燃的一支烟掐灭掉。

 

柳芳芳理了理衣服坐在我面前道:“小浩,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了,咱们永远都是要朝前看的。不管以前怎么样,我们现在需要关心的,只是以后。”

 

说话间柳芳芳将自己的手轻轻附在了我的手背上,温柔的摩挲着。

 

“我知道,但姐你应该也知道,我现在还欠下了接近一千万人民币的巨额债务,如果我去外面的小店里打工,一个月两三千块的工资,就是干到死也赚不到。”

 

我的目光瞟向窗外,看着外面被炽热的夏风吹动的树影。

 

柳芳芳道:“姐之前说过……”

 

“等等,谢谢姐了,你的意思我知道,但我希望我能靠自己的努力…”

 

“小浩!你在想些什么,凭自己的努力,姐跟你说句不好听的,你没有任何学历,虽然年轻,但现在这是个看学历,看文凭的社会,如果你去找技术性稍微强一点的工作,那家公司愿意要你,技术性不强的工作倒是有可能,但那种工作,你自己觉得你能够挣到足够的钱嘛!”

 

我们的话都被彼此接二连三的打断,不同的是,柳芳芳此刻是真的生气了。

 

我苦笑着揉了揉太阳穴,“那芳姐,你让我考虑一下行吗?!”

 

柳芳芳脸色这才缓和了些,点了点头,然后去洗漱。

 

我看着柳芳芳的背影,原有的一些心猿意马的想法也瞬间消散。

 

到现在我都没问她是作什么工作的,但我知道,如果我答应了她,待遇肯定不会低,甚至于靠着我们之间的关系,还可能很轻松。

 

但这是我要的生活吗?

 

等柳芳芳出来我问,“芳姐,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给我介绍的工作是做什么?”

 

柳芳芳嫣然一笑,走到我面前抱着我的胳膊道:“小浩你放心,难道姐还会把你卖了不成?”

 

自从发生了那天的事情,我就不敢再和柳芳芳有过多的身体接触,我怕到时候难堪的不只是我。

 

我微不可查的将手臂从她怀里抽了抽,假装不悦道:“芳姐,我不是担心这个。我就跟你直说了吧,你给我介绍工作,我当然愿意去,还很高兴。但要是我的努力和我拿到的

本文标签:人妻被丑老头玩的潮喷

很赞哦! ()

推荐老师用大腿夹住我的头:人妻被丑老头玩的潮喷景点